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签证拒签率上升 到底怎么回事?

仅去年一年,接近600,000名想要短暂来加拿大旅游、探亲、学习、经商或从事学术活动的外国人,连进入加拿大国境的机会都没有。(FOTOLIA)

人气: 8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加拿大的国际形象一直是欢迎外国人。但是,加拿大临时居民签证的拒签率却是持续上升,而且有升速加快的迹象。

加拿大对外国人的开放程度,从最近非法入境者大量涌入中可以看到,多伦多市的临时庇护所已经超负荷。刚好遇到暑假,高校的学生宿舍都被当成临时庇护所了。

但是,另一个通道是不同的景象,仅去年一年,接近600,000名想要短暂来加拿大旅游、探亲、学习、经商或从事学术活动的外国人,连进入加拿大国境的机会都没有。

《环球邮报》的报导称,他们获得的数据显示,2012年,加拿大临时居民签证的拒签率是18%(不包括学生签证),之后呈缓慢上升趋势,2016年上升到21%,2017年加速上升到26%。学生签证也类似,拒签率从2012年的26%上升到2017年的33%。

不包括学生签证,2018年的头3个月,拒签率继续上升到接近30%。

影响吸引力?

临时居民签证的高拒签率,已经给国际交流带来不便。环邮的文章称,他们从移民部获得的数据显示,拒绝率最高的是非洲和中东地区,在过去2年中,加拿大拒绝了索马里、也门、叙利亚和阿富汗等国75%以上的游客签证申请。

今年5月,当学者们聚集在女王大学参加他们的年度非洲研究会议时,来自非洲的12名受邀学者签证申请被拒,或无法及时获得签证。会议组织者被迫临时另找人选,或将一些小组会议合并,来解决专家小组缺人的问题。

来自渥太华的地理学家和非洲移民专家多德森(Belinda Dodson)对环邮说:“这令人沮丧,而且是破坏性的,它打击了人们考虑下次来加拿大的积极性。”

不管拒签是什么原因,这趋势被认为对加拿大与世界的关系有潜在影响。但是,这问题很少引起社会讨论,因为申请的审批是联邦政府中层官僚的责任,程序不透明。

对于大多数被拒签的申请,移民部官员会说,他们怀疑申请人在访问加拿大结束后会非法留下来。如果移民官认为申请人没证明其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他们在加拿大期间的开支,也会拒绝申请。申请人如果与加拿大有密切的家庭或经济联系,与他们的原住国的关系不强,申请也会通不过。

影响经济?

在商界的眼里,拒绝向游客或商业投资者签发签证,会使加拿大损失数以百万计的潜在收入。加拿大旅游行业人士认为,签证制度是他们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加拿大旅游业协会称,该行业有170万雇员,签证申请是他们一直关注的领域,它可能给访客带来“没必要的复杂障碍”。

该协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在签证要求、处理时间和互惠计划方面,加拿大持续落后于竞争对手。“加拿大必须找到方法,减轻或消除合法旅行者的这种通行障碍”。

影响声誉?

如果被拒签的是受到尊敬的学者或活动家,往往会引发一系列负面报导,削弱加拿大在自由和人权方面的形象。

多伦多大学法学教授麦克林(Audrey Macklin)表示,最近有许多非洲和亚洲学者的签证申请被拒,没能参加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会议,使得加拿大处于不利境地,不能鼓励跨国学术研究交流。

安哥拉最著名的反腐败活动家莫赖斯(Rafael Marques de Morais)及著名的巴林人权活动家哈瓦贾(Maryam al-Khawaja)最近申请加拿大签证被拒,后来还是获得了签证。这2人当时被拒的原因,是他们受到过刑事指控,但是,他们是因为参与人权活动,被专制政权指控的。

2013年,国际地理联盟(IGU)主席、俄罗斯学者科洛索夫(Vladimir Kolossov)要来蒙特利尔出席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大会,加拿大拒发签证,理由是他未能证明就业和财政资源,但国际地理联盟称,这两样证明文件都提供了。结果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对此提出抗议,国际地理联盟则称其为“任意和无理拒绝自由科学交流”。

世界经济论坛对世界各地旅游竞争力的研究结果,加拿大的签证要求被列为世界上最复杂和最不透明的要求。2017年的一项调查,对136个国家的签证规则从最好至最差做了排位,加拿大被排在第120位,比2013年的排位还跌了14位。

不忧申请量

尽管行业和专家担心拒签率高会影响加拿大的竞争力,但加拿大政府看起来不用担心,申请加拿大签证的数量近年不断飙升,从2012年的约130万增加到去年的约230万,许多增加的申请人是来自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游客或商务访客。申请数量的增加和拒签率增加齐头并进。

加拿大移民部需要面对的更实际问题,是如何应对迅速增长的申请量。政府坚持认为,通过技术更新,他们能应对全球网络中任何地方的申请处理负荷,能够使处理保持快速。

不过,处理量大,出错的机会也多。据环邮报导,38岁的津巴布韦人曼迪勾(Shuvai Mandigo)有8年的社区发展工作经验,她获得了新斯科舍省Coady国际学院的奖学金,但学生签证申请被拒,签证官认为她申请了错误的类别。

她第二次申请又被拒绝,签证官员认为她可能试图非法留在加拿大。其实,她之前曾2次访问加拿大,而且都按时离开。

因为加拿大政府已将部分相关工作外包给申请人所在国家的私营外国公司,因此,在许多情况下,相关的决定还不是加拿大公务员作出的。

大赦国际加拿大分部经常邀请外国人权活动家和民间社会领导人到加拿大参加会议。大赦国际加拿大办事处秘书长奈夫(Alex Neve)称,他们经常要面对“艰难、充满挑战且极不可预测的”签证申请过程。

加拿大政府在试图做的改善之一,是国会公民和移民事务常设委员会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建议政府,向申请人提供更详细的信息,解释其申请被拒的原因。 该委员会认为,移民部可以在保持快速处理申请的前提下,为失败的申请人提供更全面的解释。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