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习近平“党领导一切论”是悬崖边建楼

出版《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一书,对习近平来说真是个不祥的信号。 (Naohiko Hatta-Pool/Getty Images)
人气: 29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31日讯】似为四中全会压阵,在其召开前日(27日),习近平《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一书全国发行。“压阵”在这有两重含义:一是为党,如果党没了,船翻了,我们这些人都得玩完,所以谁也不要想去凿船,大家都来“保党”;一是为习,现在惊涛骇浪,船随时要翻,要想不翻就只得靠舵手我了,谁要想把我换掉,这船只能翻得更快。

大家知道,四中全会之所以推迟了一年多才开,就是因为习在党内搞不定。中美贸易战、香港危局、大陆经济下坠,既是中共陷入绝境的表现,也是反习势力的攻击火力点。上述三大问题,只要局限在中共的框架内,习解决不了,谁也解决不了,反习势力借此来攻击习,不过是权斗而已。

“斗”是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之一,贯穿党的全部历史,在危机时刻尤其突出。例如,1930年代初期,中共存亡未定,毛却在江西苏区大搞“肃AB团”,“红一方面军当时在苏区不过三、四万人,前后两次肃反,搞了六千多人,其中一半是杀掉了,就是说,十个红军中有一个被杀掉了,而且差不多都是干部”(大陆中共党史权威廖盖隆语)。

而今中共遭遇“70大限”,内斗却越来越激烈。固然,习与反习势力都欲“保党”,比如这次四中全会研究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及治理能力现代化”,官方宣称为“第五个现代化”(外界评论为是“极权统治现代化”);但是,反习势力却认为习是造成当今中共身陷绝境的直接原因,要“保党”就必须追究习的责任。

习与反习势力之斗就有了二重性,既有利益、权力之斗,又有“政见”之斗。这种斗是难以调和的,在危机不严重的时候,双方尚能克制;如果危机严重,双方就是生死搏杀了,1991年苏联“8-19事件”就是这样发生的(苏共因此而亡)。

为“保党”而内斗,党却因内斗而亡,这是共产政权摆脱不了的宿命。苏共预演了一遍,中共也要再演。

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苏共灭亡的必然中,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等顺应了历史的选择,为自己选择了活路,使国家走出了共产浩劫;而在中共灭亡的必然中,习近平等当政者又何去何从呢?

出版《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一书,对习近平来说真是个不祥的信号。

37年前,历经文革浩劫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作为主事者之一参与制定的中共1982年宪法,在正文中断然删除了“中共领导”。36年后,亲历文革迫害的习近平,又将“中共领导”重新写入了宪法正文。

这看似一个轮回。但是,在1982年,中共还有“改革开放”的机会,还有求生的可能;而到了2019年,中共已经走到悬崖最边缘了,无法回头了,随时可能掉下去,粉身碎骨。

如此境地,习近平竟还想紧紧抱着这个党,无视那些要推他掉崖下的人,在悬崖边上建一坐高楼大厦!

如果习仲勋地下有知,会怎么说这个儿子呢?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0月号/第15期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0-31 3: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