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年轻一代:站出来抗暴政 是肩负的责任

人气 594

【大纪元2019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十一”以来,香港的局势陡然升级,从港警实弹开枪,到港府实施《禁蒙面法》,并将大批学生控以暴动罪。对于当局一味压迫民众,香港年轻一代强烈不满,他们表示,年轻人要站出来反对制度上的暴力,是这个时代青少年肩负的责任。

10月4日下午3时,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通过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周六(5日)凌晨零时起生效。在新规例下,任何人身处受规管的公众集会、或公众游行、或未经批准的集结时,使用可能隐藏身份的蒙面物品,即属犯罪。

虽然林郑强调,引用的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但不等于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但民间人权阵线(民阵)认为,“极权统治,正式启动”。

全民抗议《禁蒙面法》

民阵对林郑以《紧急法》权力设立《禁蒙面法》,表示强烈谴责。指出现行的“禁止蒙面规定”,是打压了饱受社会剥削的社群的合法和平示威权利。“香港人必不言惧,民众自会迎难而上!”

10月4日,民阵发起在遮打花园起步的“反紧急法游行”。自4日下午,多地开始爆发民众抗议,入夜后更出现全港18区都有民众上街抗议的壮举。

一名在中环参加游行的男大学生向大纪元表示,“其实蒙面是无罪的,就算和理非蒙面出来,是不想让媒体报导自己的面孔。这个《禁蒙面法》是用《紧急法》来推行的,是很仓促的,并且今天突然发布,是不合理的。甚至通知了教育局和所有的学校‘不可以在学校的范围内戴蒙面罩’,这对学生想表达自己的诉求是一个很无理的行为。”

一名在场的女大学生说,“这个《禁蒙面法》其实根本就是打压现在香港的学生,因为普遍很多出来游行的都是大学生,甚至是青少年,也有中学生,就是想打压他们的声音。但是政府这件事是大错特错,因为即使有《禁蒙面法》,香港人都会坚持到底,很多香港学生都会继续为了香港的未来去争取民主。”

图为参加反《禁蒙面法》的两名女大学生接受采访。(骆亚/大纪元)

另一名游行的女大学生表示,“其实香港是我们的家,我们只是在争取自由平等的权利,因为媒体的抹黑,令很多人误会了我们的诉求。我们学生真的很简单,他们想要回一个很基本的权利,他们并没有收取金钱。我们这样一群最低层的一族被政府打压,我们这样对抗强权。”

“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们,我们争取的是一个时代的诉求,大家喊的口号‘时代革命’,其实真的是一个时代的革命,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人争取走出来做这件事。所以我们肩负起这个责任,这是这个时代青少年要付起的责任。”她说。

过千名义士被捕 学生声援被控手足

10月1日,警方发射6发实弹镇压民众,荃湾一名中学男生曾志健被近距离击中胸部。据“反送中已核实资讯频道”,该学生被控一项参与暴动及两项袭警罪,与另外6名被告于3日在沙田裁判法院提堂。仍在医院的曾志健等三人没有出席法庭聆讯。

香港反送中运动自6月9日至今,已有超过千名义士被拘捕。10月2日,香港六所中学紧急罢课,数百名学生到九龙裁判法院外静坐集会,声援被捕学生和被枪打伤的学生;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因9·29“全球反极权大游行”被捕的96人(80男16女,年龄介乎14至46岁)被控暴动罪,当日有近千人到场声援被控义士。

九龙裁判法庭外集会的一名撑伞呼吁的男中学生对大纪元表示,运动发生已超过三个月,明显是政府用了极权的手法,压制人民的声音,甚至用警察打压市民。到目前为止,警察无任何要承担的责任。反而为公义走出来抗争的人,他们却受到制度上的暴力,正面临着数以年计的监禁,这是一个非常之不公义的事。

六校中学生在法院外集会,其中一名男生撑伞在法庭大门口站立,声援庭内被控暴动罪的手足。(骆亚/大纪元)

该学生表示,对香港的司法系统其实没有信心了。“这就是我想说制度的问题。如果警察没有错,可以摆上法庭,我相信法庭还你一个、甚至独立委员会还你一个公道。现在很明显,这件事没有发生。”

一名参加中环反《禁蒙面法》游行的年轻人说,“那位不幸中枪的手足,他只是拿着塑胶棍,之后警察居然将他的塑胶棍换成铁管,然后诬蔑他,告他暴动,这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另一名法院现场的学生表示,“我觉得现在很难说什么是法,什么是认定的法。这几个月以来,说我们是暴徒的这群人,其实你拆开其(示威者)的面具,他们只是十多岁,顶多二十多岁学生,他们这个好像小孩的面孔你怎么忍心说他是暴徒,把他判坐牢十年八年,或者要他面对很长时间的刑期,或者审判时期的压力?”

“他们只是为自己,为正确的事情发声。其实在过去十多二十年,那个可以发声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受到的代价实在是太大,这是让我非常心痛。”他说。

香港人要求撤回暴动定性

据路透社报导,香港警方在10月1日香港大规模抗议爆发前,修改了警方使用武力的相关规定,令警方在镇压抗议者时有了更大的权限。

一名在中环参加抗议《禁蒙面法》的年轻抗议者表示,警方武力升级,民众申请上街(游行)不批,全部都是反对通知书,感觉根本没有渠道去发表自己的声音。

上述九龙裁判法庭外集会的学生表示,香港现在是白色恐怖。“(压力)越来越大,连自己也觉得随时可能是最后一次可以走出的游行。”他说,“但最重要我们走出来,我们现在是走出来,我们‘say no’,而不是忍气吞声把这个气吞下去,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成事在天,至少我们没忍下去,这个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另一位年轻的受访者也表示,“正如五大诉求所讲,我们需要撤回暴动的定性,到底什么是暴动呢?整个运动越演越烈,如果再有过火的事件发生,像外国的烧车、破坏任何的商铺、过度的破坏才可以定性。回顾过往,当初根本没有出现破坏事件,直至港铁站关闭让警察拘捕市民的时候,才出现破坏事件。”

一名年轻的受访者表示,“林郑一开始就以暴动去谴责,她一直在漠视民意。”(骆亚/大纪元)

“而林郑开始就用暴动去谴责(港民),她一直在漠视民意。”他说,“我觉得正如五大诉求所讲,唯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会制止这一切、才能真正地监控警察。才会对我们年轻人有较大的保障。”

他指出,从6月份到现在的反送中运动中,民众的想法是有变化的。从开始只是希望撒回恶法,后来发酵成为要五大诉求,到今天为止,在10月1日发生了枪杀事件后;民众由当初的想法到五大诉求,到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去制止警暴,到今日要解散警队,因为警队内部的腐败,使到人民不再相信他们、也是不相信这个政府。#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颜丹:中共提禁止示威蒙面法可笑在哪儿?
专访香港议员:《蒙面法》无法解决政治问题
香港六校紧急罢课 声援中枪学生和被捕学生
港府拟推禁蒙面法 民阵:警队先禁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