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仁遇袭大纪元遭纵火 分析:中共雇人行凶

人气 770

【大纪元2019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陈汉采访报导)香港民主派大佬何俊仁11月19日刚刚批评中共破坏一国两制、香港司法独立性,当天晚上就遭到歹徒袭击;同天,承接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遭纵火。外界普遍质疑,这可能是中共专门雇凶袭击,嫁祸“黑衣人”,但手法拙劣。

何俊仁遇袭

11月19日晚7时许,香港民主党前主席、现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在天后港铁站B出口处附近,遭数名“黑衣人”持棍棒袭击,头及背部受伤,头部的鲜血都滴到恤衫上。

据报,何俊仁背部有六至七条很深的血痕、双手受伤,左手需缝针,右手怀疑骨折,经在律敦治医院就诊后已出院,但稍后需要覆诊。

随后,香港24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谴责凶徒袭击事件,敦促警方迅速破案,将凶手缉拿归案。声明指,近月多名民主派人士相继遇袭,这是文明社会所不能容的,民主派再三要求警方必须重视一连串案件,尽速破案。

当晚10点多,何俊仁出院后接受传媒采访时,讲述了当时的情况:他乘港铁离开天后站B出口时,有街坊提醒他出口外有3名“黑衣人”,但他没在意;离开港铁站后转入一条横巷,准备乘坐小巴时,突然两名男子持长条形硬物从后袭击;何被打后随即逃走,并大声呼叫,走到近巴士站时跌倒。

何俊仁说,自己回头看到,施袭者是两名身穿“黑衣黑裤、戴口罩的男子”。

11月19日晚7时许,何俊仁在天后港铁站B出口处遇袭,左手需缝针,右手怀疑骨折。(视频截图)

何俊仁狠批中共

何俊仁遇袭,立即引发各界尤其媒体的关注。不少媒体质疑何俊仁遇袭事件时间点敏感,认为何遇袭可能与他批评中共全国人大有关。《自由时报》以“才批评中国人大伤害香港司法 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随即遇袭”、“新头壳”以“批评中国人大惹祸?香港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遇袭受伤”为标题予以报导。

何俊仁遇袭前,事件是这样的。香港高等法院11月18日裁决,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台的《禁蒙面法》立法方式违宪。中共全国人大法工委和国务院港澳办19日都发声,批评香港高等法院无权做出如此判断和决定,并宣称除了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之外,任何其它机关都无权做出判断。

随后,作为资深律师的何俊仁曾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批评中共官方的说辞“荒谬”,严重破坏“一国两制和香港法治”。

他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香港高院对此案经过审慎的裁定,应该受到尊重,中共官方攻击香港法院,这是对香港一国两制、对香港法治的严重破坏。

“我相信整个香港司法界非常震惊,我相信全世界都会怀疑,这样香港还有一国两制吗?还有法治吗?”

何俊仁指出,“最令人感到荒谬的是,它(中共人大)批评说,香港的法庭没有这个权力做出判断和决定。”他举例说,去年底,深圳香港高铁“一地两检”司法复核案,高院当时裁定没有违反《基本法》,但当时未见人大出声批评高院有没有权力,“显见法庭不是没有权力,而是法庭裁决是否符合(中共)中央和港府的意志,是否符合中央的要求。”

何俊仁直言,现在连香港法院都遭到中共打压、攻击,“这对香港司法来说,是非常致命的打击”。

何俊仁接受中央社采访时说,中共全国人大法工委发言人批评香港高等法院“态度粗暴”,他相信人大必定会就高院的裁定进行释法,而港府也会上诉。至于上诉或释法的时序并不重要,结果就是释法,然后香港法院必须服从。

他说,北京方面正从全方位箝制香港,包括在司法层面。

何俊仁并非首次遇袭

这是何俊仁近年来第二次遇袭。2006年8月20日,他也曾遭4名凶徒袭击。

当天,他参加完反对开征销售税游行后,在中环皇后大道一家麦当劳餐厅用餐,突然遭3名持棍棒男子的袭击。何的鼻梁骨裂,脸部包括嘴和右眼角严重肿胀出血,手脚多处受伤,后来接受手术后完全康复,没有造成永久伤害。

2007年2月12日,4名凶徒被判监禁4年8个月。被告当时声称因申请公屋及综援等问题向何俊仁寻求协助,但未获处理,因此雇人行凶。但主审法官认为,本案主谋另有其人。

截至目前,香港警方也未侦查出2006年这起袭击案背后黑手,但连何俊仁本人都认为,背后的黑手有多种可能性。因为他身为律师,曾不断接手各种案件,所以除因案件引发的雇凶伤人这种可能性外,他当时还不断替大陆维权律师高智晟、陈光诚发声,尤其是强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首先被《大纪元时报》披露后,何俊仁曾多次谴责中共政权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自由信仰者的反人类罪行,并与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立法会议员李卓人、立法会议员梁国雄、黄大仙区议员徐百弟、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等人,签名呼吁联合国等相关国际组织独立调查该事件。

同年4月,时任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还致信美国总统布什,要求布什与胡锦涛会面时向胡提出:开放全中国劳教所、监狱、医院等设施,以便国际社会进入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之事等。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加拿大独立调查团2007年7月公布两个月调查的报告,确证中共至少在5年多来的时间里一直大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称这是“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同月,何俊仁表示,该报告所披露的事实令人感到震惊、愤怒、非常不安,他质疑在中国貌似繁荣文明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这些罪恶。

同年8月,何俊仁就遇袭。

香港大纪元遭纵火

11月19日凌晨3点多,承接香港《大纪元时报》印刷的新时代印刷厂,突然遭到4个蒙面“黑衣人”的袭击,他们冲到工人面前,手持棍子指着大喊:“都不许动!”

印刷厂监视器(CCTV)显示,4名黑衣歹徒,其中一个人一只手里拿着一支可以弹出的伸缩棍,另一只手拎两个汽油桶,往报纸和印刷机器上泼汽油;另一个人拿着一些引火器到处点火;另一个人也拿着伸缩棍;一个年纪大的像是头儿,在指挥。

工厂起火后,4名凶徒就跑了,全过程约2分钟。好在印刷厂有自动灭火装置,顶棚花洒监测到烟雾自动喷水,同时印刷厂报警,叫来消防车,火很快就被扑灭。

印刷厂的4台机器受损,一些报纸和纸张被烧毁,很多纸张被灭火喷水浸湿。

这是新时代工厂第三次遭破坏。第一次是13年前的2006年2月28日晚上7点多,4名歹徒暴力刑毁,印刷厂的电脑制版机遭重击,大纪元报社大门的玻璃及印刷机被打烂。

第二次发生在2013年5月,凶手两度企图闯入印刷厂以及工厂铁闸门锁被刑毁等。

香港大纪元社长郭君表示,从闭路电视看,歹徒假扮成黑衣勇武派,明显是栽赃,不可能是勇武派来纵火烧大纪元。

她说,中共谎称香港人是暴徒、恐怖分子,《大纪元》一直在报导香港人的心声:“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郭君说,承印大纪元印刷厂被纵火,很多抗争者在采访中告诉大纪元,香港很多暴力事件是中共授意警察、黑社会干的,警察在记者会上公开承认,他们派出了警察冒充抗争者。

郭君表示,中共不是平暴也不是止暴制乱,而是以暴制暴,制作暴力,中共是动乱源头。我们不主张暴力,大纪元一直站在最前线真实报导香港民众抗争。

香港《大纪元时报》11月20日头版。(香港大纪元提供)

中共雇人行凶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民主派大佬何俊仁、香港《大纪元时报》同天遭到袭击,外界质疑其背后的黑手是中共。他也认为,这两起事件的背后主谋应该都是中共。

他说,何俊仁是民主派前议员,中共把他列为所谓的“祸港四人帮”,是属于中共特别怕的人物之一;而《大纪元时报》也是一样,不断地揭露真相,目前影响力越来越大。

港人反送中运动以来,港府、中共不但不回应港人的五大诉求,而且还利用港警残酷镇压抗议活动,导致冲突不断、局势局势不断升温。而中共从8月中旬以来,开始攻击民主派和西方民主国家,把何俊仁、律师李柱铭、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及香港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宣称为“祸港四人帮”,污蔑其与西方势力“勾结”等。

李林一说:“中共做不到直接政府露面搞破坏,就只能派一些歹徒暗中搞点儿破坏,其实从侧面也证明了这个政权很虚弱。”

“中共现在反扑,搅浑水”,李林一表示,“一个目的可能是欺骗各方,黑衣人就是‘暴徒’,为未来镇压提供理由。另一个目的是离间关系。但这种拙劣的手法,很难有效果的。”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11月号/第18期 #

责任编辑:林岑心

相关新闻
港议员:绝不容忍盗摘器官
港议员何俊仁遇袭 专家指中共转移视线
何俊仁:人大常委凌驾法律法庭 破坏香港法治
专访何俊仁:中共让港人灭声 等于谋杀香港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一线采访视频版】民众厦门举横幅要中共下台
【远见快评】新邮件新证人席卷民主党大佬
【新闻看点】拜登中资项目 贺锦丽等大佬卷入
【重播】川普拜登终场辩论八大主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