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联社纪念被中共以间谍罪杀害的中国记者

图为美联社在纽约的总部大楼。(Mario Tama/Getty Images)
人气: 38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雅文编译报导)饶引之(Y.C. Jao)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中国记者,1949年4月他在美联社(AP)工作时,蒋介石败退,毛泽东的红军冲进了南京,随后共产党统治中国。

当年的饶引之四十多岁,身材高大,博学多才,思想开明。他曾在1920年代在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学习,十年后返国教授新闻学,并为外媒撰写英语新闻。

当时的美国驻华大使向饶引之推荐了美联社。作为一名记者,饶引之在美联社南京办公室负责人西摩·托普(Seymour Topping)的手下工作。那时的南京还在国民党的掌控之中。

但是,谁也没想到,中共当局于1951年4月下令处决了他。新政府指控饶引之从事“间谍”和“反革命”活动,并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他为美联社工作。

68年后,美联社周三(12月11日)为饶引之的牺牲举办纪念活动,在其纪念墙上放上了饶引之的名字,感念这名为美联社报导而倒下的记者。饶引之的两个孩子饶建(Rao Jian,音译)和饶继平(Rao Jiping,音译)特地从中国赶来美国参加纪念仪式。

美联社执行总编莎莉·布兹比(Sally Buzbee)表示,将饶的名字加到美联社的荣誉墙上是应该的。“饶引之在中国动荡的年代被杀害,但这不能消除他死于独立新闻事业的事实,我们为他的勇气和他为美联社全球的读者报导中国新闻而付出的最终代价表示敬意。”

饶的长子饶建说:“我父亲为美联社工作而牺牲了,美联社举行纪念仪式当然是正确的。它将抚慰我父亲的在天之灵。我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感同身受。”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父亲留在南京,但是他(在南京)继续为美联社报导,我记得我看到他用打字机打英文。他每周都会写一个故事,然后邮寄到美联社香港办公室,而他每月从美联社获得150美元报酬。”

饶建说:“所有这些活动都是公开的,他试图了解社会的发展,并根据报纸和广播电台的信息撰写故事。它与间谍活动无关。”

周三同时被纪念的还有前摄影记者穆罕默德·本·哈利法(Mohamed Ben Khalifa),他于今年1月份在利比亚的黎波里(Tripoli)被杀害。

饶引之侄子的信件

翻开美联社的历史,饶引之的故事几乎快被人所遗忘。直到2018年,饶的侄子饶季龙(Jilong Rao,音译)写信给美联社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加里·普鲁伊特(Gary Pruitt),呼吁人们关注饶的去世,这段故事才再次曝光。

饶季龙随函附上了一份正式文件的副本:1983年,中国(中共)法院拒绝了饶家人要求恢复饶引之名誉的上诉。饶家表示,没有证据能表明饶引之曾从事过间谍活动。

但中国(中共)法院仍裁定原判决成立。法院称,在美国通讯员被驱逐出境后,饶引之仍定期写信给美联社,这些信件内容包含“谣言、诽谤和反革命言论”,相当于“代表帝国主义搜集情报”。

中共上台后 托普把办公室钥匙留给了饶引之

饶季龙给普鲁伊特的信是美联社重新审视饶引之过去的催化剂。美联社的档案中几乎没有提到他,但他的同事、现年98岁的托普立刻想起了饶,并勾勒出了这段历史故事。托普是美联社在外国服务的资深人士,后来曾担任《纽约时报》的执行总编辑。

饶引之曾在南京担任托普的助理。共产党上台后,美联社的美国记者被禁止在中国报导,相继被转移到台湾或当时由英国治理的香港。

当托普离开南京时,他把美联社办公室的钥匙留给了饶引之。饶本人显然从未考虑过离开。据他的儿子饶建说,其父没有感到自己身处危险之中,相反,他将自己视为当局和美联社之间的潜在沟通桥梁。

托普在他的著作《冷战前线》(On the Front Lines of the Cold War)中写道,饶引之最初很乐观看待共产党的到来。“但是,随着夏天的过去,共产党开始加强控制,他开始谨慎地发表意见。当我离开南京时,……他对共产党并不信任。”

托普于1949年9月离开南京。那年1月,饶引之代表美联社前往北京与共产党会面,为托普申请签证,以帮助他为美联社在中国做报导。不久之后,饶给前美联社上海办公室负责人弗雷德·汉普森(Fred Hampson)写了一封信,信中谈到了这次旅行的结果以及他的不安。汉普森当时人在香港。

饶引之:为了真理我必须说

饶引之在1950年的一封信中说:“为了真理我必须说,北京对于美国记者来说不是一个非常宜人的地方。……长期而激烈的反美宣传对中国人有一定影响。”

“一名外国记者必须格外小心以避免被驱逐,一名为外国媒体工作的中国人需要双重的小心。事实上,他不能被驱逐,但是更糟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他身上。您可以因此迅速理解我的愿望,即我们在这里开工、任命一位外国人,这样我就可以将自己的精力限制在翻译和口译员的职责上。”

在短短几个月内,饶被召去参加共产主义灌输课,并被询问他与美联社的关系。他给汉普森写信说,他承受着压力,当局希望他为共产党从事宣传。不久之后,饶引之与美联社之间的所有联系都停止了,尽管他的家人说饶引之持续通过邮寄的方式毫不隐讳地向美联社致信。

1951年2月,由于朝鲜战争加剧了中美之间的敌对情绪,中共开始了大规模的内部清洗,敦促人民谴责反革命分子,大规模审判之后又执行了一轮处决。

饶的儿子说,中共派人来逮捕其父时,父亲并不担心。他告诉妻子他很快就会回家。

《上海解放日报》(Liberation Daily of Shanghai)1951年5月5日报导说,秘密警察4月27日,在南京、杭州和另外两个城市的突袭行动中,逮捕了数百人,其中有饶引之。

一篇美联社新闻被刊在《解放日报》上,称饶为“著名报纸人”(well-known newspaperman)和美联社前雇员。托普写道:“此后,我们从未听到过饶的任何消息,或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不过在这些新闻消息出来之前,饶就已经被处决了。他的家人后来得知了死亡日期:1951年4月29日。饶引之去世时,中共禁止西方记者入境中国大陆,而朝鲜战争引起了远东地区大部分的关注。美联社也没有与饶的家人联系。

饶季龙说,饶的家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而饶的孩子此后大部分时间都遭受迫害。饶引之死后不久,他的母亲很快因伤心而逝。他的妻子则以缝制衣服来抚养自己的孩子,随后在1960年代去世,部分原因是悲伤和生活艰辛。#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2-13 6: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