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评论:考虑到排华历史 使用“中国”一词时应小心

“中国”一词融合了各种地方语言、文化群体、历史和经验,并依据这些被识别为“中国人”。图为中国的英文词。(Shutterstock)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兰编译报导)在加拿大媒体中,部分报导把反对中共政府打上了反对中国的标签,《星报》特约作者 Kevin Huang提出在加拿大把中共政府的所为和中国或中国人混为一谈所带来的危险。

在2012 年的时候,一小群华裔加拿大环保主义者联合起来,向一个大型环保组织施压,要求他们
更改一个广告,不要把广告中的中国政府称为“中国”。这是一个全国性的报纸头版广告,提醒人们注意北京正在购买加拿大的资源。这个华裔组成的小组设法让环保组织将广告中的“中
国”更改为“中国政府”。

“中国”一词用来指文化团体、遗产、语言、国家和权威政权。时至今日,“黄祸论”仍是整个
西方世界的恐惧症幽灵。

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一个多世纪以前,一直到对中国人征收人头税之前,《排华法案》令中国人没有投票权以及当代形式的结构性、公开性和随意的种族主义。

今年在香港举行的大规模社会运动再次凸显了将中国和政府归为一类的习惯,特别是在负面新闻中。

上个月,香港的区议会选举中,泛民主阵营获得了压倒性胜利,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选民投
票率超过70%,选举导致一半议席从支持北京的候选人变为支持民主的候选人。普遍认为这一惊人的胜利,是对香港抗议活动支持程度的全民投票,该抗议活动已进入第6 个月。

但是,在1997 年交接后,香港人为维持自治权这一关键时刻的报导中,有国际媒体报导说,香港
大选中“反华”阵营赢得了胜利。

抛开这不正确的描述,考虑到与中国有关的新闻数量之多,这些天频频成为国际头条新闻,这
种角度已经不足为奇了。新疆有数百万人被投入集中营;有关5G技术的担忧;现在加拿大人唐明
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 被中共拘押了360 天以上;然后还有华为高管孟晚舟被引渡的案例。所有这些事情已经引起了加拿大和全球的关注。

然而在上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告诉加拿大对香港问题保持沉默。鉴于香港有30 万加拿大人居住,而且鉴于加拿大与香港有许多期的关系,这是非常不恰当的。

加拿大当选官员除了极少数勇敢人外,其余人对香港震耳欲聋的发声保持沉默。在香港,被拘留的
加拿大人和民众遭受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应该使我们所有人震惊。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谈论中国,但是需要更加全面的方法。

中国和中国人是长期存在的遗产群体,具有丰富多样的观点和经验,而现在的中共政府是相对较新
的管理机构,没有中国历史延续性,具有独裁方式的意见和经验。

我们可以使用特定术语,例如“中国政府”、“中国内地”、“北京”作为对该政府的指称来加以区别。

无论是简短、有力的媒体头条新闻,还是机会主义倡导者选择的谈话要点,草率使用“反华”等字
眼只能作为种族主义的特点。

在公众叙事中将对手过分概括,在吸引注意力和支持方面似乎是有效的,但是对我们的社会造成
了沉重的代价,尤其是在存在反华情绪历史的加拿大。

这些历史和社会问题,不应阻碍我们就如何应对中国政府的影响进行充分而迫切的论述。但是,如果我们继续使用夸大其词的表述和叙述,漠视加拿大悠久的反华情绪历史,那么我们就无法使自己组织起来抵抗对民主制度的侵蚀,我们公共言论也无法谈论中国而无需担心成为种族主义者,特别是加拿大人从来就具有道歉的礼貌,就更不愿谈论了。◇

—— 作者黄凯文(KevinHuang)是温哥华华人基金会的组织者和执行董事,该基金会致力于
弥合温哥华华人社区之间的文化鸿沟。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