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媒体大批死去 党报复活 学者析因

人气 5824

【大纪元2019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受网络媒体冲击和中共当局的肆意打压。今年元旦前后,大陆不少媒体报刊因广告收入骤减,入不敷出,纷纷停刊。但与之相对的,不受营利影响的中共党报,却出现“复活”现象。

今年元旦前后,《北京晨报》、《法制晚报》、《黑龙江晨报》、《新晨报》、《黄山日报·黄山晨刊》、《赣州晚报》、《安阳晚报》、《郴州新报》、《华商晨报》、《京郊日报》、《亳州新报》等十多家大陆媒体停刊的消息密集出现。

而早在去年元旦时,已经有《渤海早报》、《台州商报》、《湘潭晚报》等十多家报纸休刊;下半年又有《新疆都市报》、《淮南晚报》、《西部商报》、《羊城地铁报》等二十多家报纸相继停刊。

外界一般认为,大陆市场化媒体的停刊同网络媒体兴起抢了纸媒市场有关。

前《南方周末》报社记者方可成近日发表文章称,互联网“杀死”传统媒体,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尤其是近年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更使得报纸杂志的发行量和广告额都出现“断崖式下跌”。中国报纸的广告收入从2012年的410亿元急剧缩水至2016年的102亿元,短短四年间跌去了大约四分之三。

但是文章说,传统媒体在中国的衰落,有一个独特的特征:大批衰败甚至停刊的都是市场化媒体,而党报非但没有停刊,反而普遍出现了收入增长的情况。

文章援引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的王海燕教授和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的Colin Sparks教授最近在学术期刊《Journal of Communication》上发表的论文,详细分析了这一变化。两名教授的研究是基于对6家省级报业集团的104位高管和记者的深度访谈而完成的。

2012年后 市场化报纸硬气不再

文章称,在中国,传统媒体大多以“报业集团”的形式出现,一个报业集团往往是围绕一份党报发展起来的,同时拥有至少一家市场化媒体。例如,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是围绕党报《南方日报》发展起来的,旗下拥有《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全国知名的市场化媒体。

文章称,无论是党报,还是市场化报纸,它们都是国有媒体,但是市场化媒体一般拥有更大的报导空间,是出品调查报导的主力军,而党报则更多充当喉舌作用。

市场化媒体不仅在内容上更有突破性和吸引力,而且在商业上也颇为成功。从1990年代到2010年左右,有影响力的市场化媒体可以获得丰厚的广告收入,编辑记者的薪酬水平也较高。然而,这一切在2012年之后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一个大陆省份的报业集团主编回忆说:1997年,报业集团的一份都市报(市场化报纸)创刊,只花了一两年就实现了盈利,广告像流水一样涌入,每年的广告额高达三亿、四亿、五亿、六亿……而同一家集团的党报,同期收入只有两三千万,二者存在天壤之别。

与丰沛的广告收入并存的,是相对较大的报导空间。这位主编回忆:当时集团的社长帮他们抵挡了试图影响报导内容的力量,让他们拥有了相当大的报导自主权。“当时的都市报,用一个词来说,就是‘硬气’!”

两位研究者分析说,尽管市场化媒体并不真正享有完全的独立自主,但它们在商业上的成功确实成为它们抵抗政治压力的重要砝码。

然而,随着新媒体的冲击,市场化媒体的广告收入从2012年开始急跌,它们在新闻报导上也就不再“硬气”。一家市场化报纸的资深编辑回忆说,政府官员之前都是以商量的语气和他们说话,而现在指令则变成命令式的:“不准做!如果做了,就处罚!没有商量余地。”

党报“复活”

与市场化媒体的衰落同时发生的,是中共党报从一个相对影响力较小、收入较低的位置上“复活”。其原因是,党报拥有了多种新的收入来源。

首先是各地政府为党报提供了直接的财政补贴。例如,《广州日报》在2016年一年就获得了3.5亿元补贴。这些补贴往往用于支持党报的新媒体项目,以实现“占领互联网舆论阵地”的目的。

其次,在反腐高压态势之下,地方官员选择把钱花在党报广告上,投放了不少推广政绩的形象广告。此外,一些在官场内建立关系的非正式途径被堵上后,官员们需要更多通过阅读党报来了解政策风向。

此外还包括,地方官员通过增订党报的形式,展现自己的政治意识过硬。这使得很多党报的发行量不降反升。

目前,这篇文章在大陆网络上已经被删除。

政策左转 媒体言论收缩

上述文章侧重强调了市场化的作用,如广告收入的急跌造成市场化媒体不再“硬气”。但另一方面,早前专家分析认为,中共当局近年不断打压新闻自由,收紧媒体空间,使报纸缺乏独到分析和独家消息,更是造成媒体关门的重要因素。

旅美政论家胡平早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其实这些报纸本来都是官方媒体,写的东西都和中共党中央保持一致,但当中共中央进一步收缩言论管控时,他们能够说话的空间就大大缩小。

他以《法制晚报》为例,“谈法制的报纸,因为报纸总要登一些社会上不符合法制的现象,给出一定的批评,(中共)当局现在越收越紧,这种空间就越来越小。”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也表示,媒体倒闭潮有多种因素,但其中舆论控制现在非常厉害,所以它不需要那么多媒体,尤其是自由派的媒体。现在中共的理论宣传、舆论政策“左转”得非常厉害,导致中共党内偏向自由派的一批人空间越来越小,及至被完全封死。

中国《现代传播》2017年第11期曾发表的“新媒体环境下中国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显示,与6年前的相关报告做对比发现,中国大陆传统媒体调查记者从业人数减少幅度达57.5%。在2011年首次调研的74家传统媒体机构中有30家媒体已经没有主要从事一线调查报导的记者,整个调查报导行业面临人才流失和队伍萎缩的严峻考验。

去年9月,港媒《端传媒》曾访问了二十多位中国媒体人,有时政期刊资深编辑表示:“现在做新闻,知道什么才是本质,但不能写。要假装不知道背后有大佬,就写表面现象。”“现在最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底线’在哪里,底线到底有多低。”#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多家大陆纸媒头版整版刊阴霾炮轰当局
大陆16家报刊宣布元旦起停刊
山东卫视新年小品扭曲婚姻价值观 网民呛声
高天韵:川普天天看大纪元 为何是一件大事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 国会躺百兵 疫情超严峻
【财商天下】马斯克对决扎克伯格 挑战数码霸权
【西岸观察】杨安泽选纽约市长 再提发钱政策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思想领袖】格雷内尔谈大选争议与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