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庭文件:中共窃商业机密 盯上硅谷

人气 984

【大纪元2019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过去20年来,美国经济间谍活动和窃取商业机密案的法庭诉讼量出现急剧攀升,尤其是美国科技中心硅谷成为遭盗的重灾区,而9成美国的商业机密被盗案都可以追溯到中国。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湾区分台的调查发现,中国(中共)的主要努力似乎集中于美国技术皇冠——硅谷的研究、开发以及受严密保护的技术上。

根据法院记录,NBC湾区分台发现硅谷的知名企业,如苹果、基因泰克(Genetech)、思科和英特尔都是知识产权盗窃的受害者。

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助理检察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表示,9成的美国商业机密被盗案都可以追溯到中国,且几乎没有任何公司,无论规模大小,可以免遭这类威胁。

在1998年,美国才9例经济间谍诉讼案,到2008年这一数字已经接近50例,到2018年更是突破100例,而北加联邦法庭受理的经济间谍诉讼案更是约占全美总数的一半。(资料来源:US District Court Clerk of Courts,大纪元制作)

尤其是中共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官方战略计划特别引入关注。该计划涵盖中共高层拍板的10个关键技术和产业,它们一直希望获取这些行业的领先能力、占据绝对优势。

美国司法部官员认为,中共2025计划的一部分涉及从美国公司窃取机密技术,而不是通过自行研发、发展技术和能力。

“(通过)偷窃(发展科技)更容易、更便宜,也更快。”德默斯表示,中共采取一套“抢夺、复制和替代”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发展——“抢走一家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复制美国公司生产的产品,然后取代美国产品和美国公司。”

FBI反间谍特工:中共动用整个社会偷机密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旧金山办事处负责反间谍的助理特工克雷格·费尔(Craig Fair)表示,中共动用“整个社会”从事经济间谍活动,这使得这类活动特别难以被制止。

费尔所在的湾区反间谍办事处负责处理美国近7成的经济间谍案件。

“不只是政府行为者在收集(技术)”,费尔说,“它们(中共)实际上在国外使用代理人——可能是记者、学者、商人或技术行业的人,无论是何种技术、营销流程,还是遇到或获得的任何源代码,在某个时候可转回给中国(中共)政府。”

他表示,私营部门需要更好保护这些技术秘密,并向当局报告发现的任何问题。

“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费尔说,“这也是我们作为政府不会放弃监管的问题。但这也是一项共同的责任,我们需要私营部门和学术界配合汇报,同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才行。”

联邦官员表示,硅谷公司有时不愿报告或公布被盗窃商业机密的行为,因为他们害怕激怒中共,他们在中国拥有制造工厂和数百万的潜在客户。

甚至还有一些政府消息来源告诉NBC湾区,许多经济间谍案在没有召开听证的情况下就悄然不见了。

但也有一些公司选择跟政府合作、直接反击知识产权盗窃。2018年,硅谷LED灯具公司Lumileds赢得了对中国广东德豪润达电气股份有限公司(Elec-Tech International Co. Ltd.,简称ETI)的民事诉讼案,法院裁决被告支付原告6,600万美元的补偿金。

在该案中,前Lumileds的华裔员工窃取了公司的商业机密,然后转给德豪润达,德豪润达再利用这些机密开发了自己的LED技术。

间谍民事诉讼案即便结案 不排除被另提刑事起诉

川普政府最新的进展是,对过去已结案的经济间谍民事诉讼案,不排除被联邦政府另提起刑事诉讼

2017年美国联邦法院裁决的T-Mobile诉华为案,在2019年美司法部对华为就此案提起刑事起诉。2014年美国联邦法院裁决的一起美国杜邦公司(DuPont)商业机密遭窃的诉讼案也没有完结,四年后有新进展。

杜邦案的被告美籍华裔化学工程师沃尔特‧刘(Walter Liew)是从1996年国会通过商业间谍法案(Economic Espionage Act)以来、首位被法庭定罪的人。刘被法庭判处15年徒刑以及罚款2,800万美元。

根据法庭记录,刘把偷来的商业机密藏在当地中国银行的保险箱里,而从中共国有企业换取了2,800万美元的回报。这些钱分散在新加坡和中国、由刘的亲戚掌控的公司中,因已被转移到美国境外,无法被追回。

据悉,杜邦公司开发的二氧化钛(titanium dioxide)增白涂料,可为杜邦带来每年40亿左右美元的收入。杜邦公司占全球130亿美元“白色涂料”供应量的29%,可用在轿车、纸张以及许多家居用品上。

“(中共)它们对刘说,这是项目清单。……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来拿到这些机密。”FBI的反间谍特工凯文·费仑(Kevin Phelan)说。

这桩2014年惊动美国各界的杜邦盗窃案仍没有完结。美国司法部2018年9月7日宣布,对4间中国国有企业及公司2名高层涉嫌参与经济间谍和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提出起诉。4间公司分别是四川攀枝花钢铁集团,及其旗下的3间子公司攀钢集团钢钒钛有限公司、攀钢集团钛业有限公司和攀钢集团国家经济贸易公司。

而刘在2014年的判决后,将本案上诉到联邦上诉法院,裁决结果仍是维持原判。

对中共经济间谍带来的危害,费仑表示,如果中共间谍成功窃取到美国的商业机密,可能破坏美国的整体经济部分,从而危害国家安全。

费伦说,避免这些盗窃,才“能够保护在硅谷工作的人,保护公司、银行和风险资本家为这些公司提供的注资”。

而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在硅谷,在某些情况下,美国中部一些小城镇的经济更容易受到中共经济间谍活动的伤害,因为这意味着抢走很多人的饭碗。

在田纳西州新约翰逊维尔镇,人口总数仅1,951人,那里的工厂The Company Chemours(前身为杜邦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钛制造工厂,雇用了约1,000名员工。

该镇的镇长大卫·卡格尔(David Cagle)曾在该工厂工作。他担心,万一有一天中共偷窃的二氧化钛机密配方把Chemours工厂挤掉破产,这个镇该怎么办。

“这是我们的最大雇主”,卡格尔说,“人们一直在那里工作,它真的很重要。”#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籍华裔窃杜邦商业机密  判监15年
中共窃取知识产权猖獗 美企自保妙招看这里
选301反制中共窃知识产权 美贸易代表透内幕
知识产权保护 美将加拿大列入优先观察名单
最热视频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时事军事】远程精确打击导弹 点中共死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