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让犯人插尿管 范家台监狱草菅人命真相曝光

左图为范家台监狱里的“火砖炮烙”酷刑,在高温的窑洞里,脱去法轮功学员的胶鞋,并踩住学员的双脚不让动弹,同时用烧红的砖往臀部垫;右图上为用小板凳往背上砸,凳子都被砸破了;右图下为反铐着架飞机、走队列。(明慧网)
人气: 439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范家台,范家台,血泪浇地无痕迹。红花绿树尸骨埋。”这是原华中科技大教师赵虎在湖北范家台监狱被非法关押时写下的诗。

2012年“十八大”前,赵虎因写揭露迫害法轮功真相的文章被抓,后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5月从沙洋范家台监狱出狱。

据介绍,湖北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几乎全部被非法关押在范家台监狱。赵虎说:“这是一个以迫害法轮功为特色的监狱。别的地方都是从边远的监狱转到省会城市,湖北省正好相反,是从武汉市转到边远的沙洋(县)。”

赵虎表示,范家台监狱曾因央视逼迫法轮功学员廖元华否认揭露酷刑迫害的文章而臭名远扬。

明慧网资料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先后有近两百名法轮功学员在范家台监狱遭到残酷迫害,不少人被迫害致死,目前至少有七起迫害致死案例在明慧网报导。这七名在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分别是:郑捍东、陈启季、邢光军、江中银、郭正培、郑忠、刘运朝。

郑捍东被迫害冤死真相

据明慧网报导,湖北法轮功学员郑捍东于2007年8月8日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44岁。他去世后的第三天,8月11日下午2点左右,郑捍东家乡下了约五分钟的雪,老百姓说炎暑飞雪,必有冤情。

原武汉市一发廊经理人、法轮功学员徐建君向记者确认,2007年3月,郑捍东和他一起从琴断口监狱转到范家台监狱,郑捍东是被监狱医院那些医生迫害死的。

徐建君因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13年,2003年被送到琴断口监狱,当时郑捍东已经在入监队了。他说:“郑捍东在看守所因为绝食,身体虚弱,血压高。在入监队时,他一说头晕,血压就是200多。一个月后,郑捍东下队了。”

“他在四监区,我跟他有一次接触。”徐建君说。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下午,徐建君在收工后,郑捍东把新经文从监区的铁栅栏里传给他,被四监区的监督岗看见了,后来这件事惊动了监狱,两人都被告知对方被送禁闭室了,最后不了了之。

徐建君说,“后来,琴断口监狱的环境已经相对宽松了,因为琴断口监狱是一个城市监狱,平时在楼上可以看到学员在外面,学员也经常打电话给监狱讲真相,监狱里的学员基本上都有了电子书学法。”

“学员石磊、郑悍东等人反迫害,不理囚头,不穿囚服,进门不打报告,不配戴监狱的胸牌。蕲春县学员韩善河在下工的时候,用红油漆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监狱慌了,拍照后把他关禁闭。”他说。

2007年3月,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移到范家台监狱,郑捍东和徐建君分在四监区的二分监区,住在一个屋子里。监室里共有5名学员,每人2个包夹(被狱警指派协助管理的犯人),有个学员打坐,包夹就打他。平日只要看到学员坐着不动,他们就敲凳子、敲床。

“不到一个月,监狱要求给每个人查血压,郑捍东的血压高,就被送到监狱医院里去了。”徐建君说,“当时我们的血压都很高,非常奇怪,而隔壁那边全部是低血压。但是我并没有感觉不舒服。”

当天晚上,郑捍东被送入监狱医院(沙洋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他走的时候,寝室的灯泡突然炸了,碰一声巨响,学员当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徐建君当时曾提出,派个代表去看看郑捍东,但被狱方拒绝。后来一直打听他的消息,问不出来。七八月份的时候,监区公告栏很蹊跷地张贴了一个东西,说郑捍东病情加重,有肾上腺等疾病。8月8日,郑捍东被迫害致死。

徐建君想了解郑捍东为什么会被迫害致死。他说,“我在分监区换押的时候,(曾经)包夹郑捍东的两个人就在伙房,我就问他们情况,原来问一直都不说,快出来的前两天,其中有一个人就把这个事跟我说了。”

他说,据包夹回忆,出事前几天,郑捍东的保外就医手续已经下来了,但是监狱一直没有放人的意思。头一天白天下午的时候,他还和包夹下了象棋,晚上吃了一点饭,后来感觉头有点晕,就去睡了。到晚上8点多钟,郑捍东打鼾昏迷不醒,包夹就把医生叫来给他打药水,开始“抢救”。

徐建君说,狱医要给郑捍东插尿道管,叫两个包夹动手插。后来郑捍东全身水肿,小肚子绷得圆圆的,身体都发亮,在他快不行了的时候,狱医检查才发现是尿道管插反了,包夹说:“我也没有插过,他们要我插!”等导尿管被换过来的时候,淌出来的都是血水,人已经不行了。

徐建君表示,由于尿道管插反了,尿排不出来,人是活活涨死的。监狱长去看郑捍东时说,你醒过来啊!你醒过来我马上就放你走,其实郑捍东已经都没气了。

徐建君说,监狱还用照顾来封包夹的口。监狱要包夹什么都不要说,后来给他们安排到比较好的伙房监区,做一些比较轻松的事情,对他们有一定的照顾。

范家台监狱残忍的酷刑折磨

徐建君表示,范家台监狱原来是关战犯的,有非常完整一套的迫害手段。

前湖北省武穴市农业局纪检书记廖元华曾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酷刑折磨,2004年出狱后把自己遭酷刑的演示图投稿到明慧网发表。当局为此对其进行迫害,央视逼迫他承认监狱酷刑是伪造的。

廖元华遭受了近三十种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其中“火砖炮烙”,是在高温的窑洞里,人穿着鞋都烫脚,包夹脱去廖元华的胶鞋,踩着他的双脚不让他动弹,犯人每两人一班轮流这样折磨廖元华。廖元华双脚被烫得站不稳了,包夹用烧红的砖往他的臀部垫,直到他昏死在窑洞里。

徐建君说,很多学员都曾被关在砖窑里烤,监狱已经把它当成了一种酷刑。

徐建君曾被关到禁闭室18天。他描述道,禁闭室是一个8平米的小房间,有一张固定在地上的木板,边上有一个蹲坑式的冲水马桶,高高的铁窗。每天从门上的孔洞里送二两饭,洗澡、喝水只能用马桶里的水,阴暗潮湿,夏天蚊子很多,环境恶劣。

他还表示,狱警让包夹白天睡觉,晚上专门折磨学员。和他同在一个监区(不同分监区)的张伟杰也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包夹不让他睡觉,吃饭时往他的饭里掺机油,晚上半夜打他,冬天晚上把他的衣服浇湿,想尽办法整他。张伟杰的腰被打伤,一直是弓着的,在入监队用凳子打他,把凳子打垮了好几个。

此外,原北京一家猎头公司的高管、法轮功学员魏龙,也曾曝光范家台监狱的酷刑迫害。他被中共非法判刑6年,其中3年10个月是在范家台监狱里遭受各种酷刑和折磨,包括暴力殴打、长时间罚站、不让上厕所、剥夺睡眠,甚至针扎手指。

法轮功学员魏龙在范家台监狱曾遭受老虎凳、钉大板(“板镣”)、十指插针及野蛮殴打等酷刑。(明慧网)

魏龙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曾表示,以前所了解的酷刑都是纸上的文字,当自己亲身经历时,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邪恶。他被用手铐吊在门上直至休克,锁在老虎凳上六天六夜,一个月内被4次施以“板镣”酷刑,最长一次长达5天。他还曾绝食抗议,被加戴重刑具,后在禁闭室被关押三个月。

做为监狱酷刑的见证人,徐建君深感这场迫害的残酷。“人们认识真相是一个良知慢慢复苏的过程,”他说,“在监狱里边,为什么不让法轮功学员有接触、交流?它就是要断绝消息来源,不让里面的迫害消息流出去。虽然是这样,但是还是被揭露出来了。很多都是学员亲身经历的。”#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5-29 10: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