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学生遭射杀刀刺惨死 父亲:眼泪已流干

六四期间,北京教师声援学生。(Jian Liu 提供)

人气: 57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29日讯】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每年六四,对于“六四”受害学生的家属来说,这是他们不堪回首的日子。75岁的吴定富和72岁的宋秀玲的儿子吴国锋,1989年6月3日晚在北京西单附近被中共军警射杀和用刀刺死。

吴国锋被中共军警射杀和用刀刺死

吴国锋家在四川新津县,出生于1968年7月3日,遇难时不满21岁,生前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管理系八六级学生。“六四”期间,吴国锋是人民大学的绝食团筹委。

据《苹果日报》报导,吴国锋1989年6月3日晚在西单附近被射杀和用刀刺死,其后脑中弹,肩、肋骨、手臂都有散开的小弹孔,肚脐有超过5厘米长的刀口,死时双眼还睁着,仿佛是对政权的最后控诉…… 30年过去,吴家二老不再肝肠寸断,只剩下深深的无力感。

“悲痛已经过去了,只能把仇恨埋在心头,眼泪已经流干了。”吴定富说。

“六四”屠城发生后,吴定富夫妇到北京认尸后为了留存六四血证,于是托人给吴的遗体拍照。离京时要搜身检查,吴定富便委托一名同乡农民工,才将照片底片偷带返四川。

“我要保存我儿子死亡的真相,让世界明白,八九六四是怎么一回事。”吴定富说。

吴定富夫妇在1999年1月24日写的证词说,“国锋死得好惨啊﹗他后脑一枪﹐肩、肋骨、手臂都有枪伤﹐肚脐右下有7至8公分的刺刀创伤。可以断定﹐当时他连中几弹后还没有死﹐后来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两个手心里还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夺刺刀时划伤的。”

但致命的一枪是在后脑勺上,这一枪弹孔有筷子那么粗,里面冒着血浆。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吴国锋的遗体从上到下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肖杰被子弹打在心脏上

30年前,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的肖杰,是在6月5日正准备返回四川老家时被枪杀的。时年20岁的肖杰是中国人民大学学运的组织者之一,亦是高自联成员。

报导说,学运时期,肖杰就被“两名跟班”跟踪。这名新闻系学生,带一部相机广场上来回奔走,记录当时正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拍下屠城历史一刻。

肖杰“六四”当晚本在天安门广场拍照,因被同学拖回学校躲过一劫。但当时北京气氛紧张,他实习的报馆让他返回成都。6月5日下午途经北京南池子时,他因拍照现场被戒严部队射杀,子弹击中心脏,被民众用平板车送到公安医院时,已经没有血压、脉搏,医院诊断为死亡。

“大学给我讲的是,草丛当中突然把枪指出来,对着肖杰开打,子弹打在心脏上。”肖杰年逾八旬的父亲肖宗友说。

事后,肖宗友为爱儿收拾遗物时,在他床铺下发现一封长达3,000字遗书。“我绝不能眼看着我的国家、我的民族在错误路上越走越远,在黑暗不公平中越陷越深。我要起而与之抗争到底。”肖杰写道。

前中共军人揭露六四血腥大屠杀

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共调集二十多万的戒严部队进行血腥镇压,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用坦克车辗压民众。此事件被外界称为“天安门大屠杀”。

30年前,身为中共军方中尉的江琳(音译,Jiang Lin)担任军方记者,近日她打破沉默,向《纽约时报》揭露中共血腥镇压民众的真相。

报导说,6月3日当天,江琳毫不犹豫地赶到天安门广场,接近北京市中心时,她看到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们,在黑夜中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人群扫射,人们躺在血泊中,惨不忍睹。

江琳说,6月3日,她得知领导人下令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军队正在从北京西方前进到天安门广场,并且向人们开枪。她说,领导人的命令是必须在6月4日清晨前,以任何手段清空广场。#

责任编辑:许梦儿

评论
2019-05-29 3: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