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藏躲4年 中国异议人士请求台专案庇护

人气: 15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净台湾报导)因为声援六四遭中共迫害出逃至台湾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龚与剑,日前正式向内政部移民署递交陈情书,希望台湾政府基于人权普世价值、考量国际惯例以及国际视听等层面,以专案方式受理其陈情,给与合法居留台湾。

滞台近4年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12日在台湾学者曾建元陪同下,向移民署递出陈情书。龚与剑向大纪元表示,他在陈情书中陈述自己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和证据,请求台湾政府根据目前还在立法院审核中的难民法草案、以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修正法案,请求台湾政府整体考量国际惯例以及台湾相关法的规范,以专案方式处理他的陈情。

参与六四被判劳教 恐吓不断决心出逃

龚与剑说,1989年六四事件那年他12岁,也参与了在老家湖南益阳的游行示威,此后就一直张贴推翻中共暴政的标语和大字报,直到1994年被中共当局以反革命罪送去劳教两年。劳教出来后,他说,每到中共各个敏感时间,他就会被当地国保恐吓、骚扰,甚至任意抓去关在小黑屋里几天,这样的次数多到数不清。

因为受不了长期被监视恐吓迫害,同时向往台湾是亚洲自由民主的灯塔,于是他决心出逃。龚与剑于2015年7月以旅游签证入台后,便未跟着原旅游团返回中国大陆,滞留台湾至今近4年。

恐被遣返 躲藏至今 生活艰辛

到台湾后龚与剑才发现,台湾并没有难民法,不可能申请政治庇护。龚与剑说,当时正值马政府的执政时期,有官员私下告诉他马政府的态度,因为他是通过旅游到台湾再跳机,在台湾是属于违法,如果在台湾申请庇护的话,可能会被毫不留情地遣送回中国大陆。

龚与剑说,因为害怕被遣返,所以他一直不敢正式向台湾政府递件。他同时无奈地说,3年多来,他是黑户的身份,无法像外劳可以去打工养活自己,走在街上怕警察临检,只能靠一些人权团体和一些朋友资助,过着饥一餐饱一餐的生活,十分辛苦。

龚与剑说,今年是八九六四30周年,他看到台湾政府明确对中共的打压作出应对,让他看到希望。特别是香港发生港府暴力镇压反送中的示威群众,“血腥的场面让我联想到八九年六四”,因此他选择此时公开提出申请,同时愿以自己的经历作出呼吁。

香港事件是警示  一国两制是谎言

龚与剑说,香港的和平游行让全世界人都看到香港人民的坚强和勇敢,但是,“12号下午看到香港警方向民众发射催泪弹和橡皮子弹,枪声和血淋淋的场面让我联想到八九年六四,觉得很痛心。”

“香港政府会变成这样,我不觉得奇怪,不懂的是,香港的警察为什么短短的20多年时间,就敢于向民众开枪。”他说,透过画面看到香港一位警务人员,对议员讲话的腔调和语气,“那种语气跟大陆的公安如出一辙,我就想一个邪恶的制度,为什么可以把一个民主的制度侵蚀的这么快。”

他强调,全世界都知道一国两制是骗局,“无论是中国人、香港人、新疆人、西藏人,最重要的还应该是台湾人,要从这个上面明确的看出,所谓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也必然走向失败。”

他说,香港事件是给台湾的警示,也给台湾上了很好的一课,不管是民间或是政府,对于中共,只能给予揭露和绝对的拒绝。

移民署回应 暂缓强制出境

移民署14号对龚与剑申请居留作出回应表示,鉴于当事人提出受迫害内容尚待查明,移民署基于对当事人之最佳处遇,已暂缓强制出境,并作成收容替代处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移民署指出,台湾目前尚无难民法,也没有政治庇护机制,仅设有大陆地区人民因政治考量专案长期居留相关规定。移民署将会同大陆委员会及相关机关依规定审议,参酌两公约之精神,考量国际惯例、保障人权价值、尊重当事人意愿及最佳处遇等层面,妥善处理。

责任编辑:于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