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锐丧礼千人送别 中共禁异议人士出席

李锐追悼会,千人出席,很多人在八宝山有关大厅外面排队,等候瞻仰遗容。(推特网页截图)
人气: 189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方晓采访报导)已故中共党魁毛泽东的秘书,被视为中共自由派元老的李锐的丧礼今早(2月20日)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很多大陆异议人士被禁出席。一些维权人士在八宝山附近的地铁站遭到国保拦截。得以参加李锐告别式的人士透露,有上千人出席葬礼,但未见中共高层到场。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翟岩民对大纪元记者介绍说,“在八宝山地铁口遭到警方电话阻拦,不允许我进告别厅。想送李锐老人最后一程,无奈被国宝电话阻止(拦截)。(中共)对送个死去的老人为什么这么恐惧?答案应该心知肚明!”

北京维权人士翟岩民在八宝山地铁口遭国保电话阻拦不得参加李锐追悼会。(受访者提供)

他说:“李老在自己的晚年看清楚了中共的真实面目,反省了自己前半生很多错误的判断和观点。尤其是他临终前的‘三不’遗嘱令我等无比的钦佩,‘不盖党旗,不进八宝山,不开追悼会’。”

他还表示,地铁口处穿制服的警方人员不算多,但是便衣人员,无法估计。

同时被国保电话阻止的还有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

李锐八宝山追悼会,有异议人士被阻出席。从左至右:从左至右,王福磊,翟岩民,华颇,刘浩律师,陈洪旺。(知情者提供)

得以参加李锐葬礼的深圳公民王福磊(网名:渔夫)向大纪元记者介绍,“参加追悼会的人很多,有上千人,很多人都在外面,进到里面的就是八个人一组鞠躬,没有其它仪式。里面有几个日本记者被他们控制了,后来被带走了。”

“没看到中共高层领导人出席追悼会,只有胡德平、胡德华及一些党内开明派人士去了。我去现场就是想看李锐有没有被盖党旗,结果还是盖了。”

王福磊透露,“因为不能停留,被往外赶,后面很多人排队。”他说,现场严禁拍照,现场工作人员中安排了很多的便衣,让大家赶紧走。当他出来时发现有不少警察。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社交媒体披露,蒋彦永医生手中的iPad马上就失去用场,告别厅内禁止拍照,不准送鲜花和花篮,不准展示悼词,一切只能发生在东大厅外。厅内没有悬挂悼念横幅和生平文字。亲属排首的是李锐长子范苗,其后是夫人张玉珍,她因身心疲惫坐在椅子上。

官家的花圈排首的是习近平、其二是李克强,后边有胡启立、田纪云的花圈。但礼堂门上没有挂上挽联,没有生平介绍也没有讣告。

此外,现场不允许官方安排以外的记者采访,有驻北京的记者向大纪元记者披露,他和两个助手错开时间,怕被国保挡住不让进。他为了避开地铁口的警察,专门坐公交车到达离八宝山最近的车站,未遭到警方阻拦。

有很多异议人士事先遭到警方电话拦截,被禁参加李锐葬礼。高瑜此前18日披露,她与维权律师浦志强都接到通知,不准去李家吊唁,也不能参加20日的丧礼。

维权人士张宝成也向大纪元记者介绍,“昨天就接到警方电话,禁止我参加李锐的追悼会。我原计划是去的,他们说你偏要去就采取强制措施了。所以没去成。”

大纪元记者了解到,从来未跟李锐有任何接触的北京异议人士高洪明20日也接到警方的通知,要他在家待着,不要出去。

李锐曾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共官方定于2月20日按“正部级”待遇为他举行告别仪式。

此前,李锐女儿李南央发声明重申,作为女儿不参加这种中共安排的仪式。

李南央早前发表声明表示,李锐绝对不能接受将他定位为一个共产党的正部级来进行追悼,其意愿是死后“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被称为三不遗言)。

李南央还在声明中表示,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对那面盖着染满人民鲜血的党旗恸哭长啸。

因李锐生前的“三不”遗言,故也有李锐的友人决定不出席由官方组织的葬礼。前中组部干部阎淮表示,自己因亲耳听到李锐的“三不”遗言,出于对老人家的尊重,故而决定不出席相关仪式性活动。

很多异议人士则事先将花圈送到李锐家中,“八九六四”学运代表之一王丹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李锐先生的告别仪式在官方的八宝山举行,违反了他本人的遗愿。“我已经委托朋友送花篮到李锐老家中,聊表敬意。挽联写的是‘先生精神永存,民主未来可期。晚辈王丹敬挽’。”

王丹托人向李锐家中送的花圈。(王丹推特)

曾担任毛泽东政治秘书的中共改革派代表人物李锐于上周六(16日)在北京离世。李锐历经中共党内历次运动,多次遭到政治迫害,九死一生。

丧礼结束后,李锐夫人张玉珍写给丧礼者的感谢信由高瑜女士在推特发表。她在信中除了感谢外,也高度总结了李锐的一生。

信中说,李锐一生大量的心血都倾注在三峡建设问题上,一直主张科学来论证,在压力下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主张。

信中强调,李锐的晚年,为了对历史负责,他以自己的经历和掌握的资料,写作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著作,为还原历史本来面目,主持相关的历史研究和编写工作,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她在信中还表示:“由于李锐的经历和秉笔直书,使他长期处于政治矛盾的漩涡之中,各种质疑和责难纷沓来。”她请求让他平静走吧,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请不要再“消费”李锐了。

张玉珍还披露,李锐生前不止一次表示,“百年之后,回到平江,回到我父母身边去”,她也会遵从这个遗愿,并追随他。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2-20 12: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