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雅图市含糖饮料税之争

近日,有关西雅图市征收含糖饮料税(汽水税)引发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西雅图市议会与市长就如何处理已经持续18个月的含糖饮料税收入激增所带来的意外之财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图为商店出售的含糖饮料。(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燕瑾西雅图编译报导)近日,有关西雅图市征收含糖饮料税(汽水税)引发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西雅图市议会与市长就如何处理已经持续18个月的含糖饮料税收入激增所带来的意外之财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那么问题究竟在哪呢?

2017年西雅图酝酿征收含糖饮料税的阶段,支持者表示,含糖饮料几乎没有营养价值,且有研究表明它与肥胖、糖尿病和其它身体疾病有关联;收含糖饮料税将减少消费者对含糖饮料的消费,同时亦可帮助低收入人群购买健康食品。持反对意见的企业和劳工组织则认为,这项税收将损害小企业的利益,减少就业机会;喜欢喝含糖饮料的低收入者并不会因此减少购买数量。

2017年6月,西雅图市议会以7比1的投票结果通过征收含糖饮料税的税收法案。该税法对每盎司含糖饮料课税1.75美分。市议会预期,此笔税目可给西雅图市带来1千500万美元的收入。市议会同时确定,含糖饮料的税收将用于西雅图市教育、健康食品等项目。

2018年1月1日,西雅图市含糖饮料税开始实施。实行初期就引发了大部分含糖饮料价格上涨,含糖饮料的销量也未如官方所预料的暴跌4%。2018年西雅图市征收上来的含糖饮料税高达2千240万美元,超出预期700万;2019年将达2千400万左右,增速为8%。根据市预算办公室的数据,西雅图市含糖饮料消费的增长速度比西雅图市人口和就业的增长速度都快;相比于西雅图市的房产税和销售税,含糖饮料税已是西雅图市增长最快的收入来源,且2020年将继续增长。

这笔巨额资金究竟如何使用,引起公众瞩目,议员聚焦。

西雅图市长珍妮·德坎(Jenny Durkan)同意将多收的税款用于普通基金项下的社会项目,解决无家可归、交通等问题。

德坎的做法,有人质疑是把含糖饮料税当作了人头税的替代资金,是在用穷人的钱资助政府;有人认为含糖饮料税是“诱饵策略”,籍着健康的名义掠夺市民钱财;甚至有媒体报导是税收陷阱。

市议员迈克·奥布莱恩(Mike O’Brien)提出,应该为包括超额部分在内的所有含糖饮料税款设立专项基金,以确保征收的税款都用在税法规定的范围内,不会流向无法跟踪的普通基金。市议员洛琳娜·冈萨勒斯(Lorena Gonzalez)认为,含糖饮料税给低收入人群造成了不成比例的伤害,不应该再让他们在无家可归问题上再承担更多的责任。有调查显示,含糖饮料税赋的97%都转嫁给了消费者。负责运行市议会监管网站(SCC Insight)的凯文·斯科菲尔德(Kevin Schofield)指出,多收的税款应退还社区。

面对市长的做法和种种议论,市议会在今年7月22日召开会议,以7比1的绝对优势,确定了将为所有的含糖饮料税收设立专项基金;同时规定不可将其转入一般基金项下。

德坎市长对此表示失望。她认为议会正在造成超过7百万美元的预算缺口,并再次威胁将行使否决权。市长办公室在议会召开会议前,为阻挠投票通过,还向几个社区团体发出消减社区开支的恐吓。

用含糖饮料税促进公众健康,如果说初衷是好的,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应该下降,税收应该逐渐减少;但是事与愿违,消费没有下降,税收没起作用;如果这些继续上升,有媒体人认为,只能证明这是一个失败的有害的政策。

一年多来围绕含糖饮料税引发的一切,似乎值得为之讨论。然而遗憾的是,市政厅只在乎如何处理战利品。

责任编辑:舜华

评论
2019-07-25 1: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