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陷魔窟19个月 国保称被单独关押

人气 978

【大纪元2019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余文生律师被当局非法羁押已有一年七个月,沓无音信,他的妻子许艳坚持维权也遭严重打压。8月8日,北京石景山国保对她说,余文生一直被单独关押,对此,许艳表示非常担心余文生的身体和精神状况。

许艳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8日17时54分,她接到一个自称是北京石景山新上任的、专门负责“维稳”许艳的国保的电话,说想见许艳一面,被许艳拒绝,此人又提到余文生案,正好当天是余文生被秘密开庭满3个月,许艳答应见面。

国保提出不让许艳维权,到哪里都要跟他打招呼,均被许艳拒绝。

许艳说:“国保说到一句话,让我一身冷汗!”“他说,余文生一直被单独关押。”“天哪!一年七个月,一直被一个人关押,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会怎么样?”

“我非常担心,这么长时间,这是对一个人身心很残酷的摧残。作为他的妻子,很担心他的身体和精神情况。”她说。

8月9日,许艳致电徐州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申请核实余文生是否被单独关押,但检察室没有回应。

许艳说,这十七个月以来,律师和家属都没有见到过余文生,国保突然放出这么一句话来,她担心余文生已被秘密判决了。

许艳质问中共司法机关,余文生律师的法律权利怎么得到保障?余文生律师有没有被吃药?有没有被酷刑?身体怎么样?精神状态怎么样?

许艳要求徐州市、江苏省、中央的监督部门立即调查,余文生是否被一直单独关押?要求人道主义对待余文生。如果监督部门确认是单独关押,要求立即检查余文生现在的身体与健康状态。立即纠正这一不人道行为。

“这一年多,我们家生活很困难,被打压的非常残酷。”许艳说,“虽然不知道余文生的情况,但我相信他,支持他,不论在哪,我都会为他维权,等着他。”

余文生是北京律师,是709案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也曾做过李和平律师的代理律师,他又为王宇和谢燕益律师写过声明,向最高检和全国人大控告709的大抓捕行为,余文生律师还提出修宪的建议。

2016年,余文生律师代理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案件。3月28日,他在天津为法轮功学员李文辩护时说:“江泽民本人在宪法法律层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只要内容属实,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他。”并当庭正告:“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这个法律真相——《刑法》300条不适用于法轮功。所谓依法打压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条,枉法强加罪名,陷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整个政法系统非法打压的核心罪错和犯罪性质。对法轮功无罪辩护十多年后的今天,谁合法谁犯罪早已分明。”

9月13日,他和张赞宁、常伯阳、张科科共四位律师在天津周向阳和李珊珊庭上论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和荒谬。

2018年1月,余文生律师被注销律师证。

1月19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时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提出删除“宪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议,第二天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被秘密庭审。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余文生陷冤狱 妻子救夫遭中共迫害
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捕周年 妻控中共拖延案件
除夕前许艳的呼唤:余文生我们等你回家
遥遥维权路——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专访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新闻大家谈】至暗时刻 重现奇迹关键密码
【财商天下】公私合营复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间】释放大海怪 舞弊阴谋无处遁形
【微视频】川普记者会正名 拜登社会主义改造?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