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彭小明:香港告诉台湾 不要相信中共任何承诺

——大纪元专访前全德学联主席、资深媒体人谈香港“反送中”

8月1日,数千香港金融界人士冒雨参加了在中环遮打花园的“快闪”集会。(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1日,数千香港金融界人士冒雨参加了在中环遮打花园的“快闪”集会。(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人气: 625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采访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至今月余,越演越烈。一方面,港人和平理性、团结的高素质,备受国际社会赞扬。另一方面,中共不惜动用黑社会和警察,用暴力、血腥来对付香港民众。在强权前,不同团体、不同年龄组的香港民众遍地开花持续的抗争,让全世界起敬。

就在昨晚(8月1日),数千香港金融界人士冒雨参加了在中环遮打花园的“快闪”集会,人们亮起手机的闪光灯,高呼“没有暴动只有暴政”、“香港人加油”、“黑警可耻”等口号,表达心声。

同时,香港反送中运动也成了一面镜子,什么是中共红色媒体,哪些是被中共红色渗透的媒体和对中共小骂大帮忙的媒体,谁是敢怒不敢言的媒体,还有真正秉持新闻独立、敢言精神的媒体,让香港民众一目了然。

为此,大纪元专访了旅德华人、前全德学联主席、资深媒体人彭小明先生。六四后他在德国和其他留学生一起,参与创办了独立媒体《莱茵通信》杂志和《真言》报(《欧华导报》的前身),现任《欧华导报》编辑。

六四引发共产阵营崩溃 中共在香港不敢重演悲剧

“香港事件对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冲击。”彭小明说,“可以说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香港人民有这么高的觉悟。”

“从一百万、二百万,还持续的有几十万人上街,他们的口号一点都不收缩,而且坚持到现在,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也可以说是中国人民的一种政治抗争,在香港开创新的世纪、新的纪元。这是非常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

彭小明注意到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很大一个特点,“都是比较年轻的参与者,年轻一代积极地投入到活动当中。这也是过去历史上罕见的,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今后香港这个头带得好,我甚至希望未来中国能走向香港的民主化、自由化这条道路,香港的抗争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和支持的。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彭小明说。

对于中共利用黑社会制造混乱,利用警察使用暴力,利用中联办来惹怒香港民众,彭小明认为,“中共采取一些故意扮演暴力的角色,找到借口再来进行镇压,这个是可以预料的。”

“为什么呢?在北京六四事件当中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彭说,“一些枪支武器都放在空无一人的车上,车停在天安门广场,让人家去拿。结果人民很有觉悟,根本不去拿,而且报警。实际上当时中共是故意让人民采取暴力的行动,这跟现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审时度势,彭小明认为像三十年前六四那样大规模的暴力镇压民众的行为,不太会再重复了。“自从六四惨案发生后,对于中共的制裁和国际上的谴责非常强烈,而且直接造成了东德柏林墙的倒塌,社会主义阵营的垮台。紧接着就是90年代初苏联的倒台,这一系列性事件,给予中共非常沉重的教训,它们感觉到过分的利用暴力,可能会催促它们自己的死亡。”

“在这种情况下,再像30年前那样采取那样残酷的、毫无伪装的暴力镇压、流血事件,我想是不大可能。”彭小明认为,中共会采取比较隐蔽、比较狡猾的手段,但不大可能重演六四那样的悲剧。”

香港给台湾沉着教训 不要相信中共任何承诺

这次香港民众反送中的运动,给台湾带来巨大的冲击。彭小明认为,“香港的主权回归在中共计划里,打了一把一国两制的牌。从香港来说它已经到手了,对台湾来说是打牌给台湾看,希望下一步能够对台湾下手。可现在它越走越糟,一国两制这张牌打得越来越臭了。”

彭小明提到原来中共答应香港50年不变,但从23条到现在的送中条款等,都使得香港人民再也不相信中共的诺言,他们觉得中共的一国两制实际上是越收越紧,最后就爆发了这次反送中大示威。

“香港事件给台湾人民是个非常大的教训,中共是不可靠的,绝不能相信中共的诺言。”彭小明说,“它的任何诺言就像丘吉尔曾经说过的那样,共产党人的承诺要比写上承诺的那张纸还要不值钱。也就是说我们永远不要相信共产党人的任何承诺,它是不可靠的。”

不为中共收买所动 坚持新闻独立人格

香港各大报头条,谁是什么样的媒体,一目了然。(大纪元)

香港民众反送中运动成为众人识别红色渗透最好的镜子。拿7月2日来举例,只有香港《大纪元时报》头版以55万人游行为聚焦主线,报导民众主要诉求;《苹果日报》、《明报》报导示威者占领立法会。

《东方日报》、《经济日报》、《星岛日报》以政府谴责为主调,《文汇报》以“暴占立会真邪恶”字眼打压示威者。曾力挺薄熙来“唱红打黑”的《亚洲周刊》则以封面故事,抹黑示威者为港式文革,甚至称之为“软性恐怖主义”。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曾建议,对于这些红色媒体,“所有香港人擦亮眼睛,抵制这些媒体,不听不看,坚决不购买。这些红媒其实是谎言喉舌,不配称为媒体,也不应该在香港存在。所有在这些红色媒体上做广告的商家,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广传,香港人抵制这些在红媒上做广告的商家。”

继台湾之后,香港也掀起拒绝红色媒体的浪潮。当地多个红媒抹黑“反送中”运动引众怒,有网民呼吁商家“耻与为伍”,拒绝在红媒上买广告。“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被视为香港“红媒之首”,有民众张贴“对TVB说不”的海报。目前已有十个商家撤回TVB的广告。

作为资深媒体人,30年来,彭小明在德国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他认为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一直没有间断。

“比如德国过去有很多华文媒体,有的自生自灭了,有好几份都是办好了之后就被中共收买了,有的直接接受国内媒体合作,变成国内宣传部的海外组织机构。”彭小明说,“这些情况扩大得越来越快,现在扩展到香港还有海外的很多中文媒体,都受到中共或紧或松的控制。”

“中共或给你点好处,比如你原来不能回国现在就让你回国,或者给你点什么甜头,然后你必须听它的指挥,然后你就为它歌功颂德,不说真话了。”彭小明说,“往往一个媒体如果走到这一步的话就会越陷越深,最后就变成了国内宣传部门的附庸,而不是独立的、具有新闻能力的、新闻人格的媒体。”

彭小明回忆说,“六四发生的前后,德国留学生开始醖酿《莱茵通信》杂志和《真言》报(《欧华导报》的前身),六四一发生,我们就办了这份报纸和杂志,那时起我就参加了媒体的活动,一直到现在,也是整整30年了。这30年也是这么风风雨雨走过来了。”

“上世纪末出现了《大纪元时报》,法轮功的朋友跟我们在一起,坚决抵制国内的海外大文宣,这是非常不容易走过来的。”彭小明说,“因为我们没有资金、没有后台,完全靠自己,秉承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去办一份报纸,要把真实的信息和真相告诉人民。”他说,“特别是大纪元一直在说我们要讲真相。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但是我们几十年坚持下来了。我们走过来了。”

“已经30年过去了,我在这其中跟大使馆也打过官司,跟已经投靠使馆的那些人也有过冲突。”彭小明说,“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虽然我们可能挣不了钱,或者我们回不了国,但我们坚持了新闻独立的人格,我们讲的话是真话。读者知道我们讲的是真话。”#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8-02 8: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