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癌药资助不够 药管局模式资金均受质疑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政府准备在本月底之前,宣布其临时癌症行动计划,药管局(Pharmac)的运行模式和资金预算,也因此受到了各方严格的审查。

政府的临时癌症计划,将研究如何在各个阶段检测和治疗癌症,目标是让癌症患者能够在早期获得药物治疗。

其实,早在政府行动之前,药管局就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足球”、一个众矢之的,被急于获得救命药物的患者、和想要政府资助来出售药物的各大国际制药公司,以及在压力下迟迟没能出手的政府,互相之间挤来推去,日子很是难熬。

最近几个月,媒体上出现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患者和家属的感人故事,他们还向国会健康特别委员会提交了大量的请愿书,这些在新西兰社会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论。

新西兰电台(RNZ)和Stuff新闻网本周报导,Newsroom新闻网的高级政治记者劳拉.沃尔特斯(Laura Walters),一直在关注最近在媒体上大量出现的受害者背后的故事。她发现,“其中一些活动和故事,都是由大型跨国制药公司——如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辉瑞(Pfizer)等,在新西兰经营和推动的。”

同时,患者和倡导者都在呼吁政府为药管局提供更多的资金,从而让药管局能够为治疗癌症的药物提供资金支持。反对党也呼吁建立一个独立的癌症机构,来因应所有的相关问题。

药管局资金少 模式落后?

沃尔特斯在Newsroom新闻网上发表的文章中披露,今年,新西兰负责资助药品和设备的皇家实体——药管局的预算,仅为不到10亿元,只占到2019/20整体健保预算199亿元的很小一部分(约占5%)。

药管局在上一个预算(2019/20)中,只多获得了1000多万元,仅比去年多出1%;而在去年的预算中,它的涨幅则高达13%(从8.70亿元涨到9.85亿元)。

在这个全部药管局预算中,2018年有2.038亿元(约占17%)花在了抗癌药物上。这与富裕程度相似的其他国家相比,人均的资助数额要低不少。

但药管局表示,新西兰的资助模式、规模和对普通(非专利)药物的关注,使其具有价格谈判的优势。公共买家在普通药物上可以获得高达95%的折扣,而专利药品平均支付的费用,仅约为标价的一半。

“我们不想为了资助而资助。我们希望做出好的、有力的决策,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对所有事情都说‘可以’,”药管局首席执行官莎拉.菲特(Sarah Fitt)说。

“我们想要达到这一点,而且在一个点上我们会说,‘这样做不能很好地利用纳税人的钱’,而且我们也非常重视这一点。”

与其他国家相比,新西兰资助的药品数量也相对较少。最近由制药游说团体Medicines NZ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新西兰在获取药物方面是经合组织发达国家中的最差的一个。

在国际资助的304种现代药物中,2011年至2017年期间,只有17种在新西兰获得了资助。

研究结果莫衷一是

针对外界对其资助药品数量太少的批评,药管局表示,药物数量不是衡量结果的良好方法。

2018年发表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一个主要的国际CONCORD-3的研究发现,新西兰虽然不像英国那样有庞大的癌症药物基金资助,但是在去年常见的癌症存活率方面,却位列全球前五位。

然而,去年乳腺癌基金会的一份报告却发现,癌症扩散到乳腺和淋巴结以外的人的平均存活率,新西兰仅为16个月,而澳大利亚、德国和法国,则均为2年或3年以上。而对于毛利患者来说,5年生存率仅为5%,而非毛利人也只有15%。

不同的比较和不同的模式,以及数据的差距,使得关于药管局最佳模式的争论,变得很难得出结论。

药管局的一部分流程还包括,在积极的考量下维护一份资金申请秘密清单。这些项目按优先顺序排列,列表也会不断地变化,但名单上一直都有100种药物,按照药管局考量,总共可以有600种治疗方法。

目前,公众对药效的分析、和药管局在对治疗进行排名时所采用的成本-效益分析测试、清单的保密性以及做出决策所需的时间等问题,都进行了公开审查。

患者盼药 望负担得起

沃尔特斯在文章中说,尽管菲特表示,用于抗癌药物的金额和资助药物的数量,并不是衡量药管局运营是否成功的良好指标,但是那些仍在努力获得可能挽救生命或延长寿命药物的患者们却说,新西兰在这两方面都远远地落后于其他国家。

由于无法获得药管局资助的药物,这迫使一些新西兰人自己支付昂贵的治疗费用;而一些人因为负担不起而陷入债务,不得不开始筹款活动。一个RNZ的系列节目发现,大约有500人在网上筹款,希望以此来支付药管局不资助的治疗费用。

自5月初以来,国会健保特别委员会已经收到了11份新药申请。上周,一个新的患者游说团体——新西兰患者之声(Patient Voice Aotearoa,PVA),又推出了9份新药申请。

PVA的主管马尔科姆.穆荷兰德(Malcolm Mulholland)表示,新西兰资助的药物种类远远少于其他相似的国家,并且资助的资金也更少些。

穆荷兰德的妻子维姬(Wiki)去年被诊断出乳腺癌晚期,他一直在倡导药管局资助可以延长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命的药物——Ibrance,希望看到新西兰药物资助方式发生变革,并能帮助其他人争取最佳的结果。

他说,如果新西兰希望赶上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那么药管局的抗癌药物预算,至少需要翻倍才行。

本月早些时候,药管局宣布,计划从12月开始,资助治疗乳腺癌的药物Kadcyla和治疗肺癌的药物Alecensa。药管局还计划资助缓解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Ocrevus,并扩大用于特发性肺纤维化的药物Esbriet的途径。

与此同时,四期肠癌患者布莱尔.万宁(Blair Vining),则在呼吁建立一个国家癌症机构,来应对癌症死亡率,并负责监督预防、早期发现、治疗和提高生存率。他说,这个机构应该资金充足,不受政治干预,并应对结果进行基准测试并向公众报告。

万宁的这个呼吁得到了国家党的呼应,他们希望以此弥补在2018年失效的国家癌症计划所留下的空白。

国家党表示,独立机构将确保全国诊断的一致性、治疗的一致性和结果的一致性。它将主要负责国家癌症计划和地区医管局(DHB)的关键绩效指标。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