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的债务又创新高

图片来源:Dreamstime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柏编译)7月19日,新西兰先驱报财经版刊登长篇评论“债务之国”,向读者报告国家负债的最新情况。据报导,新西兰的债务总规模已达到 5,710.4亿纽元,相当于人均负债115,000纽元,而且这一数字还在继续增加。

具体地说,总额超过5,700亿纽元的债务包含六大项。排名第一的是住房债务,达2,656.7亿纽元,比上一年度增长6.3%;绝对值并非最高但增幅不可忽视的是农业债务达634.6亿纽元,其同比增长6%。接下来依次为企业债务1,157.3亿纽元,政府债务934.3亿纽元,消费债务167.5亿纽元和地方政府债务160.3亿纽元。

需要注意的是,储备银行的数据截止到6月30日,包括:房屋债务、消费债务、企业债务和农业债务。这些数据由储备银行每月更新,作为监督和维持金融稳定简报的一部分。而官方债务数据则来自库务部截至5月31日的中期财务报表,作为核心借款数字。这些信息与政府官员们在讨论债务占GDP 比率时常用的净核心债务数字有所不同。我们使用的则是依据库务部的建议,因为它是一个总债务数字,并不包括国有企业持有的债务,这部分债务本可以在储备银行的统计数据中被覆盖。最后,地方政府资助机构提供的债务数字则是载止于2018年6月的债务总额。它涵盖了所有各核心议会的活动(如奥克兰的水务局和交通局等),但不包括商业活动(如基督城市议会的Orion公司、Lyttelton港和基督城机场等),因为这些也将包括在储备银行的数据中。新的地方政府债务数据即将公布,估计的债务总额为176亿纽元,但地方政府资助机构指出,预测数字有时可能被夸大了。

不容乐观的现实

尽管两大政党都誓言要削减公共债务规模,即便是在房地产市场放缓的较为有利的条件下,但却无法阻止每年增加数十亿纽元的债务,不过其增长势头有所减缓。

“虽然还没到灾难性的程度,但已到了一个极有风险的关键点。”独立经济学家Cameron Bagrie如此解读目前新西兰面临的债务形势。Cameron Bagrie相信,世界已经改变了我们,通货膨胀已不再能发挥其固有的作用,也不再能反映我们名义债务的价值。所以,新西兰需要作出某些改变。关键的是:如果我们无法在今后的一、两年内为经济提振找到原动力,就很可能因为无法应对债务问题而陷于麻烦之中。换言之,我们必须在处于改变之中的世界形势下,更快地调整我们的应对战略。

我们的债务水平正迫使我们面对较低的生产率和经济发展中的一些基本缺陷。

新西兰储备银行作为维持国家金融稳定的卫士,一改其以往对于债务的风险问题委婉的评论。现任行长Andrian Orr 在五月份的《金融稳定性报告》中就直截了当地指出:“新西兰家庭和奶牛场债务的物质部分比例很高,一旦出现收入下降或成本上升,他们将很快面临无法应对债务带来的问题。”

同时,“各银行会因为大量的借款者无法按期还贷、破产而面临重大损失,尤其是恰逢房价和乳制品价格大跌。虽然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极低,但绝不意味着完全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必将对新西兰经济或金融系统造成重大打击。”

储备银行助理行长兼经济、金融及银行部门总经理的Christian Hawkesby 表示,我们将面临“后遗症。”他进一步解释说,“目前看来,家庭债务正以一位数而非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其增长速度与名义收入或GDP更加接近,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债务-收入比(debt-to-income ratio)处于一个较为合理稳定的水平。”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如果家庭债务增长达到两位数,并超过名义收入或GDP的增长,后果又会怎样呢?

但就整体而言,公共领域的债务问题要比私人债务(主要指家庭债务和农场主债务)相对好些。

根本原因所在

分析认为,新西兰债务的大幅攀升始于房地产市场和乳酪业蓬勃发展时期,但随后爆发全球金融危机(GFC)—— 即我们度过了如同“摇滚明星经济”般昙花一现的那些年。

前几年灸手可热的住房市场造成了银行信贷的增长屡创新高,与此同时,乳酪业的一蹶不振又令早已负债累累的奶农们雪上加霜,加剧了他们的困境。

在新西兰,约60% 向注册银行的借贷用于房地产投资。Cameron Bagrie 这么认为,“我并不是说资产负债表看上去很不错,然而如果你将债务水平与资产的市场价值相比,我们似乎有极高的净价值,因为最大宗的投资资产是房屋。但这样的问题是投资类别过于单一集中了。现在,你不太可能去发展一个充满活力、富有成效的高工资经济,因为你在房产方面已投入了借贷的五分之三。”

其实,各国的央行似乎都更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即快速增长的物业价格和同样快速增长的信贷。这正是新西兰的房地产业和农业所经历过的循环,过多的借贷导致了债务的增长。

与其他国家的比较及经验借鉴

新西兰的家庭负债情况差异很大且并不平衡,按Cameron Bagrie的说法,“有不少人没有债务。因此,通过平均值所描绘的是一幅扭曲的画面。我们到底有没有偿清许多债务?结果是并没有。”所以,新西兰的债务状况既没有变得更糟,也没有好转。早在2016年年初,新西兰家庭债务就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就超过了150%。

一项包括新西兰在内的30个国家(主要有澳洲、欧盟、加拿大、南非、东欧及波罗的海国家)参加的“家庭债务与收入百分比”调查表明:新西兰以164% 位居家庭债务-收入比排行榜第七, 前六名依次为丹麦、荷兰、挪威、澳洲、瑞士和加拿大。

这一结果说明什么问题呢?虽然新西兰目前排在第七,但Cameron Bagrie认为,“我们其实比那些有能力通过国内机构和储蓄从内部为更多(债务)提供资金的国家更加脆弱。”例如,新西兰的邻居澳洲,其家庭债务-收入比接近200%,但因为澳洲有全民必须参与的强制性退休金计划,总规模达到2.8万亿澳元。这是一个储蓄如何抵销债务影响的极好例子。

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比如瑞士,其官方贴现率(OCR)早已是负数,所以,按揭利率极低,民众的借贷成本也就降低了,这对控制家庭债务极有帮助。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债务风险情况。Christian Hawkesby以日本为例说明这个问题。“所以在日本,政府是最大的债务人(以发行大量债券筹钱),因为政府必须得通过增加投资以刺激经济发展,但另一方面,日本家庭一向有悠久的储蓄传统。这样,大量的民间储蓄就抵销了政府借贷的影响。”

未来影响预测

新西兰的国内储蓄并不多,传统上民众也没有储蓄的习惯,Cameron Bagrie说。“我们一向不太重视储蓄和投资。当外国人来此投资, 他们得到了摇钱树。反观新西兰人到海外投资,并没有获利太多。”令人略感安慰的是,在过去的八、九年间,情况得到了不少改善,新西兰人的海外投资开始呈现较好的回馈。

Christian Hawkesby认为,“我们有较为稳健的信贷增长和更为有节制的房价上涨。但同时伴随着我们的是不断增长的家庭债务-收入比率 —— 这确是来自过去信贷增长的一个后遗症。”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走出债务怪圈?

我们应该清楚,高通胀会侵蚀借贷实际价值的日子似乎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相对于收入而言,迅速陷入金融危机,这就是杠杆化过程;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你会看到它(资产)急剧下跌,这是你的去杠杆化过程。”Christian Hawkesby说。

传统上,我们知道人们往往会“勒紧裤腰带,过几年紧日子,直到资产负债表恢复到较好的状态。”

“但如果这天到来,通常会很快通过银行来限制信贷支出……而这会是一个更为痛苦的调整方式。国际金融危机过后,各国的中央银行都会试图避免或减轻那种痛苦的调整,同时会让各金融机构有效运作。”

最终,你的债务-收入水平会通过更为快速增加收入而进入到一个更为可持续的水平,Christian Hawkesby说。

综上所述,不论你想投资房产,还是计划扩大你的奶牛场规模,以下各点或许会有参考作用,让你的债务-收入比维持良性循环:

– 客观地评估你自己的财务现状

– 经常关注储备银行的最新OCR(目前仍维持在1.5%)

– 贷款时要尽量选择较低的OCR

– 投资决策务必谨慎理性、切忌赌博心态

– 必须有储蓄(比方KiwiSaver)作基础

– 投资多样化可以减少风险

– 保证你的信用卡支出每月清零

– 适时调整你的投资组合,及时清理不良资产(即去杠杆化)

政府对债务的战略

今年5月23日,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宣布,政府将债务目标从单一数字转到百分比范围。他进一步解释道,政府会密切关注债务与GDP之比,并努力将其控制在相当于GDP 15%~25% 之间。“从本质上讲,我们当前20% 的目标处在2021~2022年以后新控制范围的中间。我们认为这代表了一个谨慎的范围。”

此举其实为工党政府奠定了在其第二任期(前提是工党必须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并继续执政)增加政府开支的基础。而且,这样的调整将会给政府留下了多达150亿纽元的开支空间 —— 也就是增加相当于5% GDP的开支。

有了这样一个缓冲范围或弹性额度,政府就有了更大空间来保证必要时适时采取周全的行动。它确立了将债务控制在一个合理和可持续水平的边界。

然而,此举究竟能否奏效,让我们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