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8.24观塘游行 警狂射催泪弹

2019年8月24日,香港九龙湾,警方发射催泪弹驱赶民众。(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人气: 99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4日讯】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然而港铁于中午12时起,将观塘线彩虹站至调景岭站之间列车服务暂停,九龙湾至蓝田站各车站亦会暂时关闭。不少民众对港铁安排感到不满。

游行申请人刘颕匡谴责港铁阻挠民众出席合法游行活动,并呼吁大家提早前往起点集合。

主办方表示,该活动于下午1时,在骏业街公园游乐场集会;约1时半,从骏业街公园游乐场出发,游行至零碳天地外。游行目的是要求港府回应民间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且要求拆除监控灯柱。该游行已获得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

下午2时20分左右,游行队伍龙头抵达零碳天地外。随后,防暴警察在伟业街和牛头角警署附近全副武装进行戒备。常悦道、零碳天地外均有监控灯柱被拆毁。

傍晚,牛头角警署外的防暴警察一度推进到九龙湾德福广场。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德福广场释放多枚催泪弹,并抓捕多名游行人士。另外,海滨道一带游行人士搭建路障。晚上,防暴警察在伟业街一带狂射催泪弹。防暴警察一度推进到牛头角下村居民区。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也有参与此次游行。逾千观塘道的游行人士,步行至彩虹港铁站后,在黄大仙站下车,堵塞龙翔道。警方又在黄大仙释放催泪弹。

港民的五项诉求为: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6‧12暴动定义;撤销被捕人士控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队滥权;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01:16

谭文豪与居民沟通,有居民指至少3人较早时在丽晶花园被警方拘捕带走,谭称警方稍后或以袭警罪名起诉被捕者,询问有没有街坊可作证人,证明相关人士并无袭警。有居民表示目击事件,愿作证人。

01:06

警员离开后,丽晶花园居民再次到管理处与保安员理论,要求交代各座大厦变更密码一事。公民党谭文豪在场协助居民与保安员沟通。

00:55

在启仁街的防暴警察登上警车离开。

00:42

逾10名防暴警察退至丽晶商场外一段启仁街,有警员高举“警察封锁线,不得越过”旗帜。数十名居民指骂警员,要求他们收队离开。

00:39

警员向在场市民施放胡椒喷雾,多名市民、社区主任及公民党谭文豪亦中椒。

00:33

丽晶花园,现场警察在没有警告情况下发射胡椒喷雾,大量没有装备居民中招。记者亦被波及,现场情况混乱。

00:27

丽晶花园有人被警员带上警车。现场情况混乱。有街坊不满警员无故拘捕,围着数名未登上警车的警员高呼“放人!放人!”

00:26

丽晶花园大量警察突然由警车冲出,并拘捕一名居民。期间指骂并威吓记者。

23:54

睦邻街的防暴警陆续上车离开。

23:41

警方拘捕多名市民。一名白衣男子被押往搜车。黄大仙龙翔龙巴士站警方防线对面的示威者向警方射镭射光,防暴警再举蓝旗。

23:38

观塘线服务将于晚上11时45分全线恢复通车,车站重新开放。

23:00

黄大仙防暴警员沿沙田坳道推进,转入正德街。市民继续于天桥上指责警察。

22:57

深水埗站发出广播,指乘客进入付费区要有有效车票,未走的示威者大叫:“我有八达通!”

22:54

黄大仙睦邻街防暴警举蓝旗,并戴上面罩。

22:28

防暴警在钦州街不断狂奔推进,示威者不断后退。

22:23

深水场警署外,防暴警出现列阵,与示威者相隔百米。

22:16

深水埗一名白衣市民与示威者发生争执,一名灰色男尝试带走白衣男时,有示威者从后推了灰衣人一下,双方随即发生打斗。白衣男的面部受伤。一名中年男子手持菜刀出现。有急救员为白衣男检查及作初步治理。

22:02

约百名示威者到达深水埗站。

21:54

警方沿黄大仙中心外的正德街推进。防暴警察冲上黄大仙中心南馆天桥戒备。其后,防暴警察绕到东头村道,返回警察宿舍一带。

21:49

街坊退回龙辉楼对出,近黄大仙出口。街坊大叫,“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21:10

黄大仙的防暴警察快速清场,一度围住地铁站,又在车辆之间向前推进追赶游行人士,并抓捕多名游行人士。

在黄大仙北馆外,有一名速龙小队成员连续发射,有刚吃完饭的街坊被这名警察恶意推撞,双方发生口角,之后被多名警察拉走。

20:58

黄大仙睦邻街防暴警察,连发多枚催泪弹。街坊朝警察喊“黑社会”。

20:45

数辆警车到达黄大仙龙翔道,大批防暴警察下车。

20:20

在彩虹港铁站上车的大部分游行人士,在黄大仙站下车后,大声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游行人士走出地铁后,用水马等堵塞龙翔道。有人用镭射笔照射纪律部队宿舍单位。

20:00

此前在观塘道的游行人士由于港铁站不开,一路步行至彩虹港铁站。此前有警察在彩虹港铁站职员通道内手持胡椒喷雾驱赶进入的媒体记者。

九龙湾站外的防暴警察一直推进到观塘道后,占据一边的行车路线,后上车、离开。

2019年8月24日晚上,九龙湾地铁站地上喷上“以眼还眼”。(梁珍/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晚上,九龙湾地铁站看板喷上“党铁”。(梁珍/大纪元)
8月24日晚上,警方在九龙湾设防线。(骆亚/大纪元)

19:40

警方说记者妨碍工作,一再朝记者方向推进到九龙湾站。

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用扩音器说,现场没有示威者,质疑警方在骂民众、在骚扰民众。警方则以恶劣的粗话回应,并称许智峯走,他们就走。

2019年8月24日晚上,在九龙湾大批防暴警察往前推进清场。(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晚上,在九龙湾大批防暴警察往前推进清场。(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晚上,在九龙湾大批防暴警察往前推进清场。(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晚上,在九龙湾大批防暴警察往前推进清场。(骆亚/大纪元)
8月24日晚上,在九龙湾大批防暴警察往前推进清场。(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一队警力在九龙湾天桥上。(宋碧龙/大纪元)

19:30

牛头角下村的防暴警察骂居民是“蟑螂”,媒体记者一片哗然。随后防暴警察继续推进。

海滨道九龙面粉厂附近,大约二十名身穿黑衣人士,被警察搜身近一小时。

19:25

居民住宅区牛头角下村人行道上有很多防暴警察。防暴警察向记者、居民去方向照射强光灯。现场并没有示威者。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8月24日,大游行,一队警力在牛头角下邨。(宋碧龙/大纪元)

19:10

观塘道定富街的防暴警察开始往前推进。

牛头角的游行人士还在逐渐撤离,街坊向他们竖大拇指表示支持和称赞。

19:00

大批防暴警察已抵达此前游行人士设置路障的观塘道定富街。

逾千名游行人士从牛头角步行往九龙湾方向。

18:50

百余名防暴警沿着观塘道向牛头角方向推进。观塘道上停泊十数辆警车。现时有大量游行人士在观塘道的天桥底架起路障,并互相呼喊“走啦”。

18:37

伟业街警察再次释放多枚催泪弹。

有消息称大批警察将到伟业街增援,不久,伟业街游行人士部分离开,部分撤退至顺业街。

2019年8月24日,香港九龙湾,警方发射催泪弹驱赶民众。(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18:30

伟业街的游行人士用水马再次搭起路障,并用雨伞遮挡。

社总陈洪秀以扩音器表示,警方举起橙旗的位置离示威者太远,示威者根本不可能看到,如果有人因此受伤,警方必须负起人道责任。

18:25

伟业街防暴警察再次连续发射多枚催泪弹。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伟业街的示威者将防线往前拉。(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伟业街的示威者将防线往前拉。(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警方清场。(宋碧龙/大纪元)

18:17

伟业街防暴警察一直未停止发射催泪弹,并一再往前推进。

18:00

海滨道一带设置路障的游行人士,用石头敲击铁三角,以示抗议。

伟业街警方一直不停地发射催泪弹,并迅速往前推进。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游行人士用水或小铝锅浇灭、盖住催泪弹。(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伟业街警方狂射催泪弹。游行人士用水或小铝锅浇灭、盖住催泪弹。(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17:50

德福花园防暴警察正在往后退,并拉走此前劝说警察的老伯。

17:47

德福花园,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到场劝戒警察,不要把催泪弹射向商场,商场有几百民众,警察需要冷静和克制。

有老伯对警察说:你们侵犯了我们的自由,走,走,这样对大家都好。

17:44

德福花园的防暴警察,向民众及楼上的居民开枪,释放了多枚催泪弹。居民表示非常不满。

民众喊:“黑警黑警。”

17:40

德福花园,有速龙小队成员指骂游行人士“黑衣垃圾、社会败类”。有警察多次以摄录机近距离拍摄,要求拍摄记者不要挡住他们的视线,驱赶记者。

海滨道附近,有游行人士用铁三角、木棍等设置路障,并向警方举起旗帜。

17:20 

牛头角警署外、常悦道一带的防暴警察都在不断往前推进。数百名牛头角警署外的防暴警察推进到九龙湾德福广场。

游行人士撤离到德福花园平台,警方向平台施放多枚催泪弹。有大批民众滞留在德福戏院内。

17:10

牛头角警署外的游行人士后退到附近的天桥上,并在天桥处再次搭起路障。也有游行人士在伟业街用铁三角等设置路障。

常悦道一带,防暴警察排成一排在戒备。

16:55

牛头角警署外的天桥处,有社工劝说警察不要暴力清场,不需要用这么多武力对民众;自己已经吃了警察的胡椒喷雾,并一再请警察冷静;只需要警方撤退,民众自然会离开。

结果警察说在工作,如果社工不离开,就会抓捕她。

 16:45

牛头角警署外的警察不停地发射催泪弹,有被捕游行人士,脸上被打伤流血。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又扑灭汽油弹。(宋碧龙/大纪元)

 16:40

防暴警察冲向游行人士设置的第一道路障。 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了多名游行人士。

游行人士反抗,向警方丢杂物,警方释放多枚催泪弹、胡椒球弹,现场亦遗下海绵弹头。有游行人士将推泪弹丢回。有游行人士左眼受伤送院,现场义务救护队说伤者被橡胶子弹击中。

2019年8月24日,港人观塘大游行,迅龙小队抓人。(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 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 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 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 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牛头角警署外的数名速龙小队及其他警察抓捕游行人士。(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防暴警察在牛头角警署外释放催泪弹。(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16:30

过百名防暴及速龙小队成员在牛头角警署外戒备。

有人朝警方扔转头,警方举起红旗,称停止冲击否则使用武力。一度,有蒙面的速龙小队警察冲出去,查看是谁在扔转头。

有防暴警在常悦道下警车。游行人士后退。

16:15

有游行人士在拉倒的灯柱上贴上“抵抗暴政”、“拒绝极权监控”等标语。

牛头角警署外的民众高喊:“黑社会”、“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

活动申请人刘颕匡与部分游行人士抵达九龙湾地铁站抗议,要求港铁恢复列车服务。民众高呼“开车!”

15:55

零碳天地外有智慧灯柱倒下。有人仍在常悦道拆毁智慧灯柱。

15:55

牛头角警署附近的民众,把铁栅栏搭成的路障往警察方向推进。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下午,牛头角警署外,游行人士设置路障。(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防暴警察冲向游行人士设置的第一道路障。(林秋霞/大纪元)

15:30

牛头角警署对面民众高喊:“黑警还眼”。防暴警察亦有增加。

在场民众再次用铁条、铁栅栏等架设路障。

九龙湾港铁总部大楼落闸。

15:00

伟业街的民众,也开始筑起路障。配备圆盾、警棍的防暴警察也在附近戒备。

牛头角警署一带的民众陆续举起雨伞,用木板等路障遮挡。防暴警察一度退回警署内。

有人在警署外墙喷上“黑警”等字句,多名手持圆盾及警棍的防暴警察又到警署外戒备。

有人在常悦道拆毁并剪断智慧灯柱电线,用喷漆写上“不要监控”字眼。

14:55

牛头角警署一带防暴警察举起蓝旗,要求民众撤退。

14:40

牛头角警署一带,部分民众用竹枝及水马架设路障,随后出现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持枪戒备。有游行人士高呼“黑警走啦”、“还眼”。这些警察身上未有委任证,有的肩上有警员编号,有的蒙面、戴墨镜。

参与游行人士走出伟业街,伟业街来回行车线已全数被人潮占据。

下午接近2时半,西湾河码头有大批穿黑衣民众在等候驶往观塘的过海街渡。

由于现场气温高达34摄氏度,不少游行民众衣服湿透,但是大家仍然举着雨伞继续游行。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队伍在这里分两路,一路继续游行,一路往勇武派搭建路障。(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队伍在这里分两路,一路继续游行,一路往勇武派搭建路障。(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沿途路过海滨,这是在立交桥下的瞭望台。(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沿途路过海滨,这是在立交桥下的瞭望台。(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沿途路过海滨,这是在立交桥下的瞭望台。(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游行沿途路过海滨,这是在立交桥下的瞭望台。(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九龙东观塘大游行。(骆亚/大纪元)

14:20

由于港铁关闭多个车站,有民众从油塘步行到观塘参与游行。

另外,观塘游行队头抵达终点零碳天地外。

观塘站的闸门在警察协助下关闭,站外约有20人仍旧停留此地表达不满。有民众对站外的保安职员说,游行只是想表达诉求,不是暴徒,“如果我们是暴徒,你觉得你敢用背脊对我们吗?”


13:50

观塘站依然未落闸,大批民众不断呼喊“不准市民坐车、只准白衫斩人”。

随后,配备盾牌、警棍的警察到场,协助关闭地铁站。民众仍在站外表达不满,喊道:“黑社会”“毅进仔”等,亦有人以镭射光射向警察。

游行队伍依旧在前进中,不断喊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香港人加油”等口号。

一位依靠轮椅行走的女士也前来参与游行,她表示港府一直未回应五大诉求,若不出来游行,政府只会“赖账”。

另一位游行人士认为,最重要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和7‧21元朗袭击事件。虽然港铁今封闭部分车站,但港人仍然有很多方法前来游行,希望香港人齐心,促使港府回应五大诉求。

还有游行人士表示,自己出来游行是要求“拆除监控灯柱”,是共产党要求在监视民众;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

2019年8月24日,参与观塘游行的人士开始出发。(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现场民众举着写有诉求的标语。(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骆亚/大纪元)

13:30

聚集在骏业街游乐场逾千民众游开始出发,沿着鸿图道向九龙湾方向前进,高呼“拆除监控灯柱”、“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燃点香港,全民觉醒”、“香港人加油”、“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等口号。

2019年8月24日,游行队伍出发,开始游行。(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游行队伍出发,开始游行。(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游行队伍龙头横幅“全民觉醒”。(骆亚/大纪元)

观塘站的站长表示不知道车站何时才可重开,现场民众高呼“不准市民坐车,只准白衫斩人”、“港铁可耻”等。

在彩虹站,有警察进入月台,并搭乘了无人列车离开。

13:10

游行申请人刘颕匡表示,过去100万、200万人游行,港铁只是暂时封闭一两个车站,如今封锁这么多车站,史无前例、且不可理喻、匪夷所思。他认为这是港府和港铁在打压民众集会游行的自由。

刘颕匡表示,此次活动将取消集会,下午1点半直接出发游行。

有民众表示:港铁最大股东是港府。

香港狮子山出现条幅“黑警滥暴 杀人政权”。

2019年8月24日,在香港狮子山出现条幅“黑警滥暴 杀人政权”。(王伟明/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在香港狮子山出现条幅“黑警滥暴 杀人政权”。(王伟明/大纪元)

13:00

在观塘站A出口,有民众坐在地上阻止拉铁闸,并要求港铁高层交代,否则不会离开。现场大批民众围观。

2019年8月24日,港人举办“清除杂草 观塘开花”九龙东观塘大游行。牛头角站落闸。(宋碧龙/大纪元)

观塘起点骏业街游乐场已有民众聚集。

2019年8月24日,观塘骏业公园的人们正等待游行。(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在观塘骏业公园的人们等待游行。虽然公园很小,但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在观塘骏业公园的人们等待游行。虽然公园很小,但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4日,观塘骏业公园的人们在等待游行。游行人士举着自制看板。(骆亚/大纪元)

责任编辑:萧律生

评论
2019-08-24 10: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