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向墨黑幕曝光 专家吁澳政府甄别亲共组织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综合报导)周一,澳洲新州廉政公署(ICAC)开始就工党涉嫌规避选举法、从亲共华商黄向墨处获得非法政治捐款一事举行调查听证会。有证人指,被禁止捐款的地产商黄向墨在2015年大选之前送给工党高层人物10万澳元现金。

这次为期6周的听证会将重点围绕新州工党、工党的中国朋友(Chinese Friends of Labor)组织和政治捐款人是否存在违反选举法的行为。听证会获悉,一名关键证人在2018年作证之前自杀身亡。

筹款晚宴是障眼法?

据卫报报导,在听证会上,廉署律师罗伯森(Scott Robertson)表示,工党社区关系主任肯里克‧谢(Kenrick Cheah)提供证词说,黄向墨曾来到新州工党位于悉尼莎瑟街(Sussex Street)的总部,给时任新州工党秘书长的克莱门茨(Jamie Clements)10万澳元现金。

依照新州法律,作为房地产公司玉湖集团(Yuhu Group)主席的黄向墨当时是被禁止捐款的。廉署正在调查这笔钱是否为了规避选举法而借筹款晚宴上多人的名义,以刚好低于新州捐款额上限——每人每年5700元的额度捐给了工党。

罗伯森表示,2015年3月,在这10万元现金被交给克莱门茨数周之前,新州工党在其总部办公室附近的八乐居中餐厅举行了筹款晚宴。工党在此次筹款晚宴上获得13.8万元捐款,其中十几个捐款人的捐款额刚刚好低于最高捐款限额,这些人的捐款总数刚好是10万元。这笔钱为新州2015年新州选举提供了很大助力。

调查发现,这笔钱大部分是以餐厅员工的名义捐出的。调查人员认为,他们很可能没有经济能力负担得起这些捐款。还有一些捐款来自八乐居老板的亲戚和其他与房地产商有关的捐款人。

现任新州工党秘书长默内恩(Kaila Murnain)对廉政公署说,前工党议员王国忠(Ernest Wong)曾告诉他,这笔10万元的捐款实际来自一位没有出席捐款晚宴的金主。默内恩在2015年曾是“工党的中国朋友”组织的助理秘书长。

罗伯森表示,虽然默内恩的证词本身不能确证“工党的中国朋友组织在2015年的晚宴是为了掩盖这笔资金来自黄向墨的事实”,但是在接下来的听证会中,会有更多证据呈现出来。

听证会还获悉,一名重要证人廖全宝(音译,Quanbao Liao,英文名Leo)在去年原定到廉政公署作证之前自杀身亡。他留下的遗书说,他用自己的钱做了政治捐款,但自己的“银行卡和信用卡并没有直接记录”。

今年年初,澳洲政府由于黄向墨的品格问题而撤销了他的澳洲永居签证。

澳洲九号新闻集团、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的深入调查说,曾任澳洲促统会(又称和统会)会长的黄向墨是Crown赌场的超级贵宾(VVIP),在该赌场一年的赌额高达8亿澳元。他在中共官场有深厚的人脉,曾指导该赌场解决员工在大陆被捕事件。

华贸会接棒促统会统战任务

官方数据显示,自从2013年以来,把黄向墨列为赞助人的澳洲中华经贸文化交流促进会(简称“华贸会”,ACETCA)给新州政党捐了近4万澳元,其中2.9万元通过州长、财长和议员出席的活动捐给了自由党,还有近8000元捐给了工党,其中包括2018年5月选举倒计时晚宴上为今年刚上任的新州工党领袖麦凯(Jodi McKay)捐的1500澳元。

汉密尔顿教授在2018年递交给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华贸会与中共有着“密切的关系”,并建议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在中共影响力渗透方面给议员们提供更多指导,以便甄别哪些机构有问题。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黄向墨在澳洲永居签证被撤销前曾出席过华贸会的许多活动,其中包括与澳洲两大党的多名重量级议员和政府官员共同出席的活动。

本周,新州工党领袖麦凯曾在华贸会的办公室里拍照;去年,联邦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曾在该机构的年度晚宴上发表主题演讲。

2016年华贸会在悉尼举办的年度晚宴上,时任新州财长、现任新州州长的贝丽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立法会议长奥迪亚(Jonathan O’ Dea)、当时还是工党议员的邓森(Sam Dastyari)以及前新州工党上议院议员王国忠曾和黄向墨共同出席。据悉,王国忠已经被廉政公署传唤作证。

目前,黄向墨出席该机构活动的照片已经被删除,该机构的网站也已经失效。

华贸会和中共统战机构促统会之间的关系引起了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员周安澜(Alex Joske)的注意。他表示,华贸会是跟随着促统会遭到严格审查后才被注意到。如今,华贸会正在取代促统会,成为悉尼的那些与中共有密切关系的中心组织之一。

在新州廉政公署启动调查之际,汉密尔顿教授重申了他在2018年递交的报告中所提出的建议:“澳洲安全情报局应该给政治家们提供更多建议,哪些组织是有嫌疑的、哪些组织是合法的。”

新州议员抱怨无法明辨有亲共嫌疑的组织

尽管围绕中共渗透澳洲政界的担忧越来越大,但数位新州议员对悉尼晨锋报说,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情报机构发出的应该对哪些组织多加小心的建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议员说:“我从来没有收到过澳洲安全情报局的简报,我完全迷失了。我就像个瞎子一样四处走,想着‘这是个合法的组织吗,我不知道啊’。”

另一名议员表示,许多政治家对出席那些情报局没有提及过的社区或筹款活动感到紧张。“鉴于目前的环境,收不到简报是很有风险的。”

新州工党领袖麦凯发言人表示,鉴于她所在选区的多元文化特性,她会继续和华人社区团体会面,“不会害怕也不会有偏向”。#

责任编辑:瑞木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