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武汉肺炎或更重 此刻还需蒋彦永

大陆专家钟南山证实武汉肺炎人传人;疫情还有没说的内幕!当局是否隐瞒?需要更多像2003年勇揭SARS真相的“蒋彦永”。)(新唐人合成)

人气: 137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1月20日星期一,一名官方认可的中国权威专家,登上大陆官方媒体,亲口证实:武汉肺炎人传人

武汉肺炎证实人传人 之前传谣八人能放了吗?

大家注意用词哈:官方认可、权威专家、官媒、亲口证实。这等于是大陆当局第一次官方认证,去年年底报出的武汉肺炎病毒真的是“人传人”。这意味着这种类似于SARS的病毒,可以更迅速地扩散,特别是临近中国新年,在大陆,这可是运输高峰期。武汉又是“九省通衢”,交通四通八达,所以在大陆的朋友出门可要注意防范。

武汉肺炎,12月3日出现首宗病例,12月31日武汉当地官方才正式公开通报,这种当时被称为“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再到隔天的新年1月1日,8个人因为在网上传播所谓谣言被当地公安抓走,还在微博上游街,通报众人,杀鸡儆猴,避免所谓谣言扩散。

而这8个人传播的谣言是什么呢?公安没公布,但是当时流传的谣言大多是说,这种武汉肺炎非同小可,有病人已被隔离,要大家注意防范。现在,到了1月20日,官方终于认证这种病毒人传人,那8个人会不会被释放呢?不然真的要晋升成传播“遥遥领先的预言”的“烈士”了。

疫情“突然”扩大 此前十几天武汉未有新病例

北京时间1月20日晚,中国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专家钟南山,在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中接受采访时说,武汉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是人传人的。因为它具备三个特点:

第一,所有已知病例95%跟武汉有关;

第二,武汉和广东都证实,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比如广东由两个病例,患者都没去过武汉,而是患者家人去过武汉;

第三,有医务人员感染肺炎,钟南山说,已有14名医务人员因为接触武汉肺炎病人,而被感染。

但是,到底是“有限人传人”还是“持续人传人”,这个截至我们发稿还没有明确。“有限人传人”定义还不明确,一种解释就是,一个人传染给另一个人,就不会再传染给第三个人;那么“持续人传人”就很恐怖了,顾名思义,它会一个一个人传播下去。

1月3日到1月18日之间,除了武汉当地,肺炎确诊病例没在中国其它地方出现,武汉当地也没有再继续更新数据,基本上维持在41例这样一个数字。反而是泰国和日本分别出现了确诊病例,都是去过武汉的人发病。为什么这种病毒只往国外传染,不往国内其它地方传染?聪明的网友们给出了答案,这“病毒”爱国啊!因此武汉肺炎病毒被冠以“爱国病毒”的荣誉称号。

直到1月18日,武汉当局公布了一份16日发现4个新增病例的报告开始,“爱国病毒”的神话才被打破。从那之后,确诊新增案例数目急升。1月17日,新增17例,1月18日,新增59例,1月19日,新增77例。

根据当地时间1月21日凌晨4点的最新数据,截止1月19日24点,武汉当地肺炎病例已累计达198例。出院25例,死亡4例,另有35人重症,9人危重。

也是从1月18日正式通报之后,大陆其它地区开始出现确诊和疑似病例。北京确诊5例,上海确诊1例,广东确诊14例,包括深圳。另外,在云南、广西、四川、山东等地,共出现约7个疑似病例。截至1月20日,中国大陆官方共通报224例武汉肺炎病例,其中确诊217例,仅武汉就有198例。

同一天,韩国也通报了一个确诊病例。

如果病毒是人传人的,根据武汉当地的官方通报,为什么都集中在1月16日之后,那么1月3日到16日这13天之间就真的风平浪静吗?在大陆微博上,有人冒着被消失的危险,曝光说武汉当地医院人满为患,求诊无门,甚至有医护人员被感染,但这些消息在大陆网上很快被清除掉。现在官方确认病毒人传人,而且有医护人员被感染,都反过来证明,之前网上“传言”的可信性。

根据此前外国专家推断的数字,武汉的真实感染病例,可能早已高达1,700例,而不是现在公开的198例。

时间再来到1月20日,大陆呼吸系统疾病方面的权威人士钟南山终于承认,病毒可以人传人。

当局处理方式 令人担忧疫情瞒报

就在钟南山节目播出前几个小时,在央视晚7点的新闻联播中,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在公开发言中,提到了这次武汉肺炎危机,要求中共“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做好防疫和控管的工作。在当晚,中共“新华社”还发出报导,我们能从报导中发现,当局在做防疫的同时,也提到要加强舆论引导、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既要防疫、又要维稳,那防疫做好了社会不就稳定了吗?

政府做足预防措施,社会和百姓看到信心,社会也不会骚乱,为什么要强调“维稳”呢?这个我们实在无法理解中共的心态。

就像我们在之前节目里分析的,虽说香港自治程度饱受诟病,但它还是部分延续了以前的制度。我们看到香港在这次肺炎防治中,就表现出与内地两种制度的不同表现。

从12月31日武汉一公布出现这种肺炎,香港立即行动开始预防,并且至少相对大陆武汉,是及时跟市民更新掌握的疫情状况,到深圳在20日发现确诊病例后,香港立即把监测范围,从两周内去过武汉的疑似感染个案,扩展到曾经到访湖北及内地医院的人,而且21日开始,所有从武汉坐飞机到香港的人,都要填写健康申请表。快速的防治反应,给民众信心,加上透明公开的信息,民众可以及时预防,也是给了民众信心,这么多信心,社会怎么会乱?现在不是很完美的香港已经是内地一个很好的榜样。可是大陆当局不这样想,还是“稳定”压到一切。

从1月20日晚7点的央视《新闻联播》,再到7点半的新华社报导,再到晚一点的钟南山现身披露病毒人传人。熟悉中共套路的人应该能想到,这绝不是偶然,而是官方的统一行动。可能是疫情已经大到不能再掩盖;也可能中共党内形成了这种遇到问题首先想“政治安全”的习惯,到必要时刻才统一行动,逐步公开消息,以免大众玻璃心受不了,闹事威胁到“政治安全”;也可能是其它原因。

总之,现在的局面,跟当初SARS的时候很像。有的网友就回忆说:当年SARS时期也是这样,开头几个月捂盖子、删帖子,还官方辟谣,可结果呢……还有网友说:网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上了热搜后政府才发声,为什么不能第一时间告诉市民发生了什么,要注意什么,采取了什么措施……这样自然没人会传了,传的原因是大家不知情!

即使到现在,当局也可能没有完全把疫情的严重程度公布。

1月20日,中国旅美独立学者吴祚来,在推特中引述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在大陆当局疫情防控会议上得到的消息,提到六大要点:第一,严重程度超想像;第二,感染后重症率14%;第三,于sars有相似之处;第四,明确人传人;第五,发生聚集性、既整个家庭感染;第六,重点防控地点是农贸市场,其中野生动物、禽畜是重要源头之一。

疫症危急时刻 我们需要更多“蒋彦永

在中国大陆,甚至在海外,人们提到“钟南山”,都比较熟悉。因为他2003年抗击SARS疫情有功,得到当局热捧。但是在SARS时期,还有一个叫“蒋彦永”的人,可能知道的人就没那么多了。时下武汉肺炎爆发,人们议论最多的就是,当局不要瞒报疫情。关心这一点,那你就要知道一下“蒋彦永”。

蒋彦永1932年生人,是中共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的著名外科医生,著作丰富,医术精湛,在大陆医学界是有名气的,2003年SARS爆发的时候,他正担任301医院普通外科主任。

当时,他的一名老同学感染SARS,为了帮助同学,他以其特殊身份,从302医院和309医院打听疫情状况,在得到的消息中,就包括SARS疫情的真实情况。比如,仅在309医院,就已有近60人感染,5、6人死亡。

本来事情可能就这么完了,但是时任中共卫生部长的张文康,激怒了蒋彦永。

2003年4月2日,也有说是在4月3日,张文康在央视焦点访谈上说,北京感染SARS的人只有12人,仅3人死亡。

蒋彦永当时就急了,他回忆说自己不敢相信,张文康也是医生出身,连医生最基本的标准都不要了。

于是,蒋彦永在做了进一步调查后,于4月4日联络凤凰卫视和央视四套,他在信中说自己当天去了病房,所有医生看了新闻都很生气,蒋彦永希望这两家电视台也能负起新闻工作者的责任,发出正直的呼声。但结果很多人现在也不意外了,这两家媒体根本没理蒋彦永。

但是时隔4天,美国《时代》周刊和《华尔街日报》主动联络蒋彦永,蒋接受采访,披露了北京市疫情的严重性,这才触发舆论的重视,中共当局进而公开了SARS的更为严重的信息。

4月20日,时任中共卫生部长的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被免去党内职务,同日公布了北京新的SARS感染数字,确诊339例,疑似病例402个,这是之前公布数字的许多倍。

2004年8月,菲律宾的麦格塞塞公共服务奖颁发给了蒋彦永,因为他勇于揭露SARS真相,拯救了不少生命。

在外国获奖,可在大陆,蒋彦永得到的是另一种待遇。2004年6月1日,蒋彦永和妻子被当局带走,虽然被先后释放,但被监视居住,其自由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特别是,再接受采访,需要先得到301医院的批准,否则就违背军队纪律。

当局看着蒋彦永,可能也不只因为他揭露SARS疫情。就在揭露SARS前的2003年3月,他还致信“两会”,要求当局为六四事件正名,而且他作为外科医生,曾亲自证实当时军队镇压学生时使用了“达姆弹”,俗称“开花弹”,打到目标后还会爆炸,具有很强的浅层杀伤力。就在2019年3月,蒋彦永又写信给当局,要求为六四正名。

此外,2015年3月,蒋彦永还向香港媒体爆料,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主政时,军医院普遍违法“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勾结周永康所掌握的政法委以及公检法,包括301医院,派车到刑场争抢死刑犯的“新鲜器官”,死刑犯打一枪不给打死,就给拉到车上摘器官,惨无人道。

蒋彦永今年已经87岁了,他揭示真相的勇气值得世人佩服。在当今,无论是武汉肺炎疫情,还是其它事情,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像蒋彦永这样的人,敢于传播真相,真相就是人命啊!

~~~新拍互动~~~

下面我们进入“新拍互动”环节。昨天我们做了一期简报,简单提到武汉肺炎的扩散,已经到了毗邻香港的深圳。而在武汉当地的感染病例,截至19日已经高达198人。

观众_D留言,从日期上看应该是北京时间21日凌晨的留言,他说:刚回到武汉,地铁上人都不怎么戴口罩的,官方管控感觉不怎么严格。

不管官方怎么管,身体是自己的,请大家做足预防,更何况是在武汉。

1月初我们还做过一期节目,就是武汉肺炎这类瘟疫,与一些人爱吃的野味的关系,里面有一小段提到了,古人看瘟疫会想到王朝无道。有网友PE反驳说:国家处理方式不同,就像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有所不同,本来政治体系就不一样,处理方式也不同,稳中求进也是一种方法,你们这种用疫情与王朝覆灭的关联的报导完全属于小人心态!

这位观众可以去查历史,许多朝代末期都伴随着瘟疫,西方宗教故事《出埃及记》里面也提到,天神降灾给埃及国王以警示他的事迹。天灾与人的关系,在中国古代的人,是深信不疑,但对今天生活在现实中的我们来说,可能会觉得是“天方夜谭”。所以我那一期节目根本没有讲这件事,只是几句话提到了有这样的观点。“天灾与当政者无道”是不是有关联,这点信不信由你啦。但是这位观众提到说“稳中求进也是一种方法”,我就是不太明白,面对瘟疫,怎么稳中求进?反正想找理由辩护,怎么说都行,不然靠谎话维持的权力怎么持续呢?一个就总是能编出道理,一个就是靠人们的“健忘”。

昨天的节目我们还提到了香港人在1月19日的15万人中环集会,当时几个穿便装的警察,走进抗争者人群,要求终止集会,被打。

观众JC cp留言说:便衣一定突然走入人群被殴打,可能那四个黑警会被升职了,明知危险又不带枪,连胡椒喷雾也没有,平时所有黑警都带齐所有武器,而且一走六七个人,他们这四个人要走入咁多人慨地方去解散集会,又不肯出示委任证,专登撩人打佢地!

这是这位观众自己的一个观点。

观众Wing Shan留言说:警民冲突了大半年,多半都是警方首先挑衅市民的情绪引起的。本来;市民抛身于游行示威是恼怒政权不公不义,谁知政府不但不更正错谬,反而利用警队火上加油!他们并不觉醒自己的错误!可知道凶悍可以衍生更多的凶悍吗?带动这局面的,不就是战争发起者吗?政府自己惹起的仇恨还有脸责怪抗争群众吗?

观众meow meow留言说:我感觉看不到希望了。但是还是祝福你们,平安无事。加油,各位港人!深海里也许看不到光,但继续往上游,总有一天会看见。

这位观众是一位台湾朋友,在鼓励香港人,谢谢留言。

香港问题,政府和抗争者互不让步,都说自己有理。但是真假孙悟空长得再像,也必有一方是假的,那一方肯定是有点本事的,不然怎么“理直气壮”?

因此,一位姓黄的观众说:谁有枪谁就可以大声说话。就像反送中后,在大陆微博一度窜红的香港光头警长,还有前特首梁振英都说过一句话:谁大谁恶谁正确!这话他们是在说抗争者,作为有权力有武力的政府一方,既能做得了硬汉,也能喊得出委屈。在抗争者看来这话是“贼喊捉贼”,这种委屈都装得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可是,有时可怕的不是当局的“大声说话”,人群中的争议和不理解往往更伤人。对香港抗争者,一部分大陆人有这样的看法。

一位观众留言说:香港人说自己不是中国人,举着美国和英国的国旗游行示威,你们可以去反政府,求人权,但是请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先出自哪里?不要忘记你们高举旗帜的外国人曾经只是殖民奴役你们,并没有给你们所谓的人权。

在这里有一点,抗争者举外国旗是呼吁外国声援,并没有宣称要投奔哪个国家,我们可以看到在集会中,抗争者往往会举多国旗帜,是呼吁外国的支持,打拼国际战线,是一种抗争策略。不过话说回来,外国人曾经只是“奴役”,并没有给“人权”,事实是不是这样,只有香港人自己最有发言权。

还有一点,“祖先”出自哪里。很多国家的人都有对自己祖先的自豪感,都有一种对血脉的认同感,但这种正向的情感,往往会容易被独裁者利用,成为打压特定群体的工具。

就像在伊朗,当局在大街地面上喷涂美国和以色列旗帜,让人们去踩,宣扬仇美情绪,有了共同的敌人,独裁者不就可以跟人民交朋友了嘛。可是伊朗人很多人绕着走,还是很清醒的。

中国大陆,也有很多人清醒,也有一部分人不够清醒。

观众lonely留言说:耶鲁大学前校长斯密德特先生说:“中国太小了,容不得一点风骨与真正的思想,尤其是这个国家最令人不解的是,一群奴才总觉得另一群不愿意做奴才的人是叛国者。因为中国的奴才们都有这么一个‘逻辑’,凡是不肯跟自己一道下跪磕头的,必是外面有了新主子!”

这段话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说得很难听,但却值得深思。只是这话是不是耶鲁大学前校长斯密德特说的,我没有查到出处,有可能不是,不过这段话因为言辞犀利,总在网上被人转发。

斯密德特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耶鲁校长,2009年的时候,网上就大量转发另外一篇文章,说是斯密德特批评中国大陆高校的话,斯密德特当年特意为此在耶鲁大学官网上贴文辟谣,澄清文章不是他写的。

最后,观众“司徒”说:能不能推荐一款安全保密的VPN?最近我这个不太好用,一天不翻墙浑身难受。

我本人不翻墙,所以不是太了解,但有一位陈姓观众跟贴回复说:给你推荐“自由门”和“无界浏览”都是免费的,而且服务器都在海外。

之前我们做过一期节目,也给大家推荐过这两款软件。在这个武汉肺炎的非常时期,经常翻墙掌握真实资讯,也可能是维护健康的一个办法。

好了,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20-01-21 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