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美国大选——中国寻找政治代理人

何清涟

人气 1788

美国大选中处处晃荡着奇诡的中国魅影,这魅影还伴随着中国金钱的叮当响声。“拜登的儿子问题”就是其中之一。美国主流媒体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一直努力回避拜登的儿子问题,主要围绕两大内容为拜登辩护:一是谁当选有利于中美恢复关系?二是拜登与中国的历史关系及未来他当选后的中美关系走向。不料10月14日,《纽约邮报》发表了拜登儿子有关乌克兰受贿的电子邮件,Twitter和Facebook都立即对《邮报》针对亨特·拜登的电子邮件所做的曝光采取了特殊的审查措施,一向支持民主党的彭博社却以转述的形式登载了大量邮报内容,于是“北京拜登”的联想再次成为大选话题。

“北京拜登”是否名实相符?

为便于后文分析,还是先介绍一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拜登有个绰号,叫做“北京拜登”,典出美国总统川普今年4月在竞选广告中的用语,意思是指拜登过去对中国过于友好,美国要阻止中国,就要阻止拜登。广告引用了拜登2019年5月2日在爱荷华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的话:“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得了吧”,以及“中国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等。

这话不是对拜登的抹黑,他确实说过,而且不止一次说过“中国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拜登还有其它饱受诟病的中国故事,比如其儿子亨特(Hunter Biden)随他访华之后,中国赠送的礼包。这个故事与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故事一样,拜登都予以否定。今年9月23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与财政委员会发布了一份耗时数月的中期联合调查报告,内容涉及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与中共之间的利益关系,以及他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Burisma Holdings)董事会中扮演的角色,还有他与外国公民之间“广泛而复杂的金融交易”。

《纽约时报》驻华记者当然了解这些关系,但撇开最为敏感的亨特与中国的利益关系,写了几篇文章从另一个关系赞扬拜登是个懂外交的总统候选人,比如《拜登与中国的40年:从支持中国崛起到对华强硬》(2020年9月8日),简述了拜登对华关系史:1979年4月以来,拜登作为美国派往中共1949年当政以来第一个国会代表团普通成员访问中国,以后的四十年与中国的关系,2001年,拜登作为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率团访问中国,帮助美中关系开创一个重要时代——与中国建立商业联系,帮助中国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加入世贸组织,并对江泽民说:“美国欢迎一个繁荣、一体化的中国在全球舞台上崛起,因为我们期待这将会是一个遵守规则的中国”,回国后拜登也向美国新闻界传递了同样的信息。此后几十年,拜登对中国一直采取友好态度,在2011和2012年,拜登与习近平至少会晤八次。拜登对中国的批评言论,迟至2020年大选中才出现。记者认为“拜登在竞选中面临川普总统的猛烈攻击,他对中国的言论显示出他的思维发生了剧烈转变”。这篇文章不愿意面对一件事情:拜登批评中国只是为了避免授人以柄而采取的权宜之计。《纽约时报》上的另一篇《“战略上的同理心”:拜登的非正式外交》,则高度赞扬拜登善于和他国领导人尤其是中国领导人建立私人亲善关系的能力。

10月8日,蒙大拿州前参议员、在2014年至2017年初担任驻华大使的马克斯·博卡斯(Max Baucus)在CNBC的“ Squawk Box Asia”节目中说:拜登当选的话,美中关系将进行“重设”,回到“静悄悄外交”,恢复“传统”,据美国商会介绍,前大使博卡斯的咨询公司为中国和美国公司提供服务。他是中国海航集团收购的英迈公司(Ingram Micro)理事和阿里巴巴集团顾问,在节目中,他对拜登当总统后恢复中美友好充满期望。

以上事实说明,拜登与中国的关系良好,拜登也自称与习近平有亲密的私人关系,这都是无庸置疑的事实,问题是如何解读这种关系。不在意中国是个共产极权国家,只在意利益的美国民主党政客、华尔街富豪以及左派媒体,自然对拜登与中国的关系视为宝藏,要努力发掘,善加利用。

北京支持谁,资金流向最诚实

中国的宣传支持谁,都被大外宣辩解成观点与立场,独独否定利益关系。但有一样东西不会说谎,那就是中国资金流到谁的钱包里,谁就被北京视为政治上的合作伙伴。

拜登与民主党今年得到的捐款特别多,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10月13日在推特上给出的数字是:“前20名最大的超级助选团体捐献了4亿2200万给民主党,1亿8900万给共和党,华尔街支持拜登和民主党的贡献是压倒性的。”

大选结果当然不完全由竞选资金的多少决定,2016年希拉里的筹款是川普的两倍,但并没因此赢得大选。只不过,竞选者缺少竞选资金也万万不行。因此,美国的全球跨国公司尤其是与中国关系密切的企业纷纷捐款给民主党——这丝毫不奇怪,因为他们的利益早就与民主党的国际政策捆绑在一起,比如布隆伯格就曾坦言自己在2018年出资上亿为民主党购买了21个议员席位,让南希·佩洛西能够当上议长,花钱贿选于这个阵营算是常事。但是,北京认为钱越多越保险,通过各种渠道直接支持美国民主党与拜登,美国的非主流媒体与一些政府监管机构不断挖掘出这种信息:

非营利性政府监管机构在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National Legal and Policy Center ,NLPC)已向美国教育部投诉,对宾夕法尼亚大学向拜登中心提供的中国捐款进行“全面调查”。据该中心发布的消息,拜登中心(the Biden Center)于2017年开放。2017年全年,直到乔·拜登于2018年4月宣布他竞选总统后,宾夕法尼亚大学从中国获得了7,000万美元,其中2,200万美元被列为“匿名”。该大学与拜登中心于2020年1月31日共同赞助了2020年宾州中国研究研讨会,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平大使在开幕式上致辞。这些来自中国的钱最后流向了拜登中心。NLPC主席彼得·弗莱厄蒂(Peter Flaherty)表示:“拜登中心显然是在中国开展业务的。

民主党党工大卫·布洛克(David Brock)创立的美国桥(American Bridge)曾发布报告称,该机构在2018年末收到了中国百度公司捐赠的450股股票,这份礼物已在其最新的税务文件中披露。根据美国桥的表格990,这份礼物的价值为101,037美元。布罗克Brock’s group的团队正准备斥资至少5000万美元对付川普。

另一在美国广泛流传的“中国金钱”故事,就是BLM获得中国提供资金,再转手捐给民主党的事例,多家美国媒体都以“Elephant in the Room”(房间里的大象)为题报导。9月21日,前职业美式足球球星沃克(Herschel Walker)沃克在推特发布一段影片指称,“我刚了解到民主党募得很多钱,其中很多来自蓝色行动(ActBlue)”;“蓝色行动”是募款平台,透过该组织处理捐款的团体中,有许多与民主党有关连,其中有自称“受过培训的马克思主义者”创办的BLM组织“给了ActBlue很多钱”。沃克称BLM有个下级机构与中国的一家机构是合作伙伴,这家中国机构为他们提供资金。沃克刻画的资金流向是:这笔钱最初从中国来,给那家中国机构,再给BLM,最后流向民主党。

沃克未说明他指称的BLM子公司是哪一家。但Fox分析不到一周前,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冈萨雷兹(Mike Gonzalez)在政治新闻网站“每日讯号”(Daily Signal)披露,BLM共同创办人加萨(Alicia Garza)所成立的“黑人未来实验室”(Black Futures Lab),获得亲中组织“华人进步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CPA)资金,并指CPA“向来是中国的传声筒”,“与中国合作,在美国推动中国的立场”。

这个组织的性质,2009年斯坦福大学的权威论文有过介绍,“CPA最初是由亲左派,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组织发起的,旨在提高人们对中国大陆革命思想和意识的认识。工人的权利,并致力于自决,社区控制和“为人民服务”。这篇文章至今还可以在Marxist.org上找到。

北京为美国大选操碎了心,宣传机器不断随着CNN与《纽约时报》等的节拍起舞。因为担心拜登与中国的关系对拜登选情不利,一度干脆造谣说北京希望川普当选,想用这种反向宣传为美国民主党及主流媒体助攻。但是,现在这种民调宣传战却无法掩盖实际选战的不利。现在中国也通过外媒喉舌放话,说“川普是否败选,其实对中国不重要,中国做好了两种应对方案”。但是,以常理度之,任何政府、任何人的项目投资,都是希望能够有所回报,上述中国金钱在美国大选中叮当作响的故事远非全部,但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中国政府希望谁能胜选。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美国大选首场辩论 川普强攻 拜登稳守
美国大选首场辩论 大陆专家怎么看
美国大选首场辩论 川普和拜登均宣布获胜
美国大选辩论期间,移民新西兰搜索量飙升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证人指控拜登 大数据分析川普赢
【十字路口】习纪念抗美援朝放狠话 六大动机
【一线采访视频版】无锡37访民盖手印 揭零上访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