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狱十年又被打残 访民马志文揭中共腐败

人气 665

【大纪元2020年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共治下,村民与村官的冲突频发,其矛盾根源被认为来自腐败。黑龙江一名普通的农民,控诉其被霸占建房用地和耕地,还被报复入狱,打成残疾,上告无门。

访民马志文告诉大纪元记者,村支书霸占他的建房用地,公检法造假材料反判他冤狱十年。刑满释放回来,镇党委书记雇用黑社会,将他的头骨打裂,耳朵震聋,腿部粉碎性骨折。他逐级上告,希望媒体关注。

马志文是黑龙江省延寿县延寿镇红旗村的农民,复员军人。据描述,村支书刘宝是学校的教师,支书过生日村民都买东西送去,马志文不去。村支书还把麻将挂上星(做记号)。20年前,马志文的母亲六十多岁,输了五六千块钱。马志文听说后拿刀去找他,把母亲叫回了家。村支书由此怀恨在心。

2004年,马志文打算在自家的菜园里盖房子,找到镇政府和国土局,填了表格等审批程序,不想被村支书刘宝强行霸占,后推说这块地盖卫生所防疫站了。马志文告到县里,县纪委要调查。村支书刘宝在路边拿刀截住马志文硬拼,并提刀追杀到马志文家中。马志文夺刀,手心被挑个口子(缝了5针,留下伤疤)。刘宝也受伤了。

后刘宝被鉴定为四级伤残,马志文被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0年。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搜索黑龙江省延寿县法院对马志文的判决书,发现数份关于土地承包合同纠纷的民事裁定书,并没有公布其刑事判决书。

根据马志文提供的(2015)延刑初字第57号判决书复印件,法院认定马志文故意伤害的证据,包括报案笔录,物证菜刀一把,证人证言,刘宝的陈述,鉴定书等。证人证言占据了其中8项证据,成为主要定罪证据。

判定马志文故意伤害罪的主要依据证人证言,被指造假、伪证。(受访人提供)

马志文表示,“公安机关造假材料,检察院不能依法核实,法院反判了我蹲监坐牢十年。他(刘宝)那个定书,根本连个定人员的名字都没有。”他出狱后找到当时的有力证人,其中证人王宝库已经去世,证人梅延生和刘立国先后重新做了一份证言。

梅延生证言,“刘宝多次找我做伪证,让我说马志文拿刀了,我根本没看见。”

梅延生证言,“刘宝多次找我做伪证,让我说马志文拿刀了,我根本没看见。”(受访人提供)

刘立国证言,“马志文和刘宝打架那一刻,我根本没看见,派出所让我签字和按手印时,我发现我签字的地方和给我做的笔录中间有很多空格。一直到马志文刑满释放回来找我,我才知道派出所给我做的证言笔录与我说的事实两样。”

判决书中指证人刘利国(刘立国)看到马志文拿刀,刘立国证言,““马志文和刘宝打架那一刻,我根本没看见。”“派出所给我做的证言笔录与我说的事实两样。”(受访人提供)

但记者致电梅延生和刘立国问询关于作证的情况,对方接听电话后称“在开车”、“还没回来”,截至发稿无回应。

马志文表示,法律规定,有新的证据必须立案再审,但是到省、市法院,根本就不立案再审,你有好的证据都没用。证人把身份证复印按上手印了,就这样案件也不能立案、开庭审理。

“监狱里没有人性”

马志文2004年10月份入狱,2014年10月份出狱。起先在新建监狱集训队(黑龙江省的集训中心),又在七台河监狱采了一年煤,然后到佳木斯监狱呆了八年。

“监狱里没有人性,菜里没有油”。谈到监狱生活,马志文马上提到犯人欺负法轮功学员。“那里都是偷摸打砸抢进去的(罪犯),打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加分、减刑。”

“我在那里也挺老实的,但是我不惧硬。”他说,“法轮功学员待我挺好的。他们一般的买来东西自己都舍不得吃,都让大伙平分吃,谁进屋都给,喂了一些‘白眼狼’,管教一个眼神让他整谁他就整谁。”

“我看他们欺负人我就不服,不习惯,我就骂他们,那帮人就跑。我在监狱里也不指望减刑,一天没减,一直跟管教干,电视都给他跩了。”

在监狱里,马志文观察法律上的条文,看别人怎么打官司。管教要给他加刑,他说,“加刑检察院就得提审我,我把在监狱耳闻目睹的事情,都举报出去。没寻思活着回来。我就是抗改,他们别人给管教送钱、送礼,我也不送。天天跟他们干仗,我这十年过得可快了。”

再遭黑社会殴打致残

据(2016)黑0129民初87号民事裁定书,1998年马志文的父亲马俊与红旗村村民委员会签订51.3亩土地承包合同。父亲去世后,因家境贫寒,将其家庭承包耕地及小块地永久性转卖给别人。

马志文说,“我母亲不识字,别人用欺诈的手段骗我母亲把这个耕地永久性买走了。国家法律规定,个人没有权力永久性转卖耕地,只能在承包期限内有权转卖,我就根据这一条,想要回土地。”

据描述,副镇长承诺三个月之内给出书面处理意见。三个月后他说案子又说不归他管。

“2015年4月5日,镇党委书记徐茂骗我去镇里,去谈话是假,他就拿着电话‘嗯嗯’,没寻思他联系黑社会。”马志文往回走到尚志火车站,三、四个人开着车后面跟着,一人拿个洋镐把,当时就把他打倒在地。“腿部粉碎性骨折足有二寸那么大一块,长五、六年了还没痊愈。钢板还带着呢。”

此案至今未破,当地警方不给立案通知书和不予立案告知书。马志文把骨头接上,没等腿痊愈,就开始上访。

百姓告状告不动 腐败成恶性循环

马志文做公民代理,接触了很多访民的冤案,发现百姓告状告不动。马志文认为,这是社会腐败的恶循环造成的。

他以基层腐败为例,“一个社会的地痞赖子,蹲过监狱的二劳改,出来想当村长。首先得把镇干部买通了。之后镇干部就说了,你得让群众拥护你啊,得投票选举、选举过半啊。他就再去买选票,你投我一票给你多少钱。实质上他这个官到手了,就赔老多钱了。”

“他把这官买到手了,然后就开始搂钱。给上级官分一部分,他自己搂一部分。所以老百姓告状告不动的原因,就是你告的这个官,就归他上级管,上级就收受他的礼,你告他能告动吗?”

近年来,村官贿选的丑闻频频曝光,那村官到底有哪些好处呢?马志文说,村里开地,别人不让开,村干部的亲戚才可以开,开出地就是钱。假如说村里的大甸子(长满草的大块平地),他说这个地方留着养牛,谁也不准开发,然后他的亲戚去开,开完了的这个地,他给上级干部一定的好处。这个地他的亲属就种了。

“我们红旗村有两片大甸子,刘宝在村民大会上说,任何人不允许开地,反而让他亲哥哥刘珠(公安局干部)开垦了这两片草原(也就是大甸子)。”他说。

再比如说农村有松树地,把松树铲下来,卖成木材,村干部搂了(获利);村委会办公场所,把它卖了,再重建一个。卖给个人捞一笔钱,重新盖又捞一笔钱;村里的学校黄了(办不下去了),把房子卖掉。学校财物要上报的,村支书做假的票据上报,实际价值直接贪污了。“我们那个村支书就是,做的是五百块钱一间的票据,卖给自己的亲戚,别人给三千块钱一间不卖。”

还有国家的扶贫款,普通百姓、真正贫困的人根本就捞不到。“第一你不知道这个信息,当你知道这个信息了,你告也告不动。镇党委书记还有镇长,都出假材料上报。”他说。

法律成为陷阱 访民越访越冤

近年来,访民受打压,而截访也成了一门生意。马志文说,“现在上访,告轻了不行,没有作用;告重了,给你判刑,以前劳教,拘留都不算事。地方公安局、地方政府直接雇黑社会,从久敬庄往回拉人,交给地方公安局交接。”

“他雇用黑社会去接,去到那个久敬庄强行拽回去,又打又骂,因为我们都经历过。他那个车到地方了,地方公安局负责把这个车安全送出本地。到本地,你找车想去截他,都截不了,公安局的车在后面跟着这个车。”

马志文表示,中国没有人权,中国的法律和政策没有人执行,已经变成了陷阱。依法维权到处碰壁,特别是属地管理政策,属地造假严重,致使访民越访越冤枉。

“下级花钱买官,下级胡作非为,上级已经捞到钱了,根本就不管。人家现在的地方官员不怕告,不怕讲理的,因为他本身不讲理。”他说。#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原四川省新华劳教所两副所长相继被查
中共“转化洗脑”下的血案惨案(3)
红二代罗宇去世 朋友哀悼惋惜
设计院工程师 法轮功学员毛伟被迫害离世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