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人气 8127

【大纪元2020年11月16日讯】各位看官好,欢迎来到【欺世大观】。最近,美国大选波谲云诡,牵动全世界亿万人心,其中最让大家纠结的就是,谁也三两句说不清,美国这座民主灯塔怎么会如此慌腔走板,面目皆非,变得越来越无法相认。很多人忧心忡忡,不断在问,这还是那个人们青睐、神灵护佑的美国吗?

看官,越来越多的信息显露出,诞生于18世纪后半叶的欧洲秘密组织光明会和共济会那些传人,目前正以控制华尔街、主流媒体、硅谷科技等行业的精英面目示人,更要以他们掌控的强大财力、舆论、高技术打败神的使者川普(特朗普)总统和他领导的坚守传统价值观的团队,看似来势汹汹,无法无天,无所不用其极,让世界感到他们仿佛可以任意玩弄美国法统文明于股掌之间。

但人类历史告诉我们,这个小小地球,邪不胜正是一切重大事件的结局,不管是谁,不管多可劲儿地闹腾。

而且,在这场正邪大战的关键时刻,我们要不断提醒大家,那个早先也是秘密组织、做大以后公开夺权的叫做共产党的匪帮,才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一百多年来人类的所有苦难,都离不开这个匪帮,包括今天的美国动乱。其它势力再隐秘,招数再多,在邪恶共产党面前,都是小Case。根子在这!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断言,共产党覆灭,一了百了。

为共产党立下大功的特务 悲惨下场

好,书归正本。今天这集,说几个为共产党立下大功的特殊人物,俗称特务,他们的主要“事迹”和悲惨下场。您别看就这几个人,他们顶得上千军万马,都为主子立了大功。

然而,在中共党史军史中,您找不到哪怕是小战士黄继光、邱少云那样的翔实记录,都是低调带过或干脆不提,因为,共产党只能晒组织的大脸,这些特务干的龌龊事不提比较好。

1927年,蒋介石“清共”,中共则公开武装叛乱,失败后退走山区。表面上是败了,但它在国民党和国军内部安插了不少特务。可以说,国民党最终败走台湾,除了自身原因以外,与一些隐藏内部的重量级共谍关系重大。

钱壮飞

我们以前做过一期节目,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曾发生前中共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遭灭门的大案,原因是顾被捕后供出了包括中央委员、上海地下党沪东区委书记恽代英在内的中共领导人和多城市的组织情况。原本能抓住更多共党要员甚至周恩来,但暗藏在军统负责人徐恩曾身边的机要秘书钱壮飞及时报警给了共党主子,很多要犯得以逃脱。

救了周恩来等匪首之后,他也仓皇逃到了苏区。但躲过初一,没躲过十五,1935年遭围剿北上逃窜的途中,被国军飞机炸死。钱壮飞更多的糗事另一集再说,此集暂不详表。

李克农

要说的下一个更是了得。就是被毛称呼为“中共大特务”的李克农。他和钱壮飞同时期打入国民党情报部门工作,还担任了股长。那次就是他负责把钱壮飞送来的顾顺章叛变的情报转给周恩来。当然在国府也就混不下去了,同样逃到苏区。比钱壮飞幸运的是,北上逃窜时他没被炸死,到达陕北还先后担任中联局局长(大概算是现还是特务机构的中联部的前身吧),还有八路军总部秘书长等。

建政后,他更升任了外交部副部长、共军副总参谋长等职。据他儿子李伦回忆,李克农1957年已经病得非常厉害,主要是哮喘病,一次不小心摔倒,竟然把脑壳摔裂了。抢救后虽然醒了过来,但记忆衰退,说话没逻辑。按现在说就是脑残了。李1962年2月9日63岁的时候死了,据说死时脑子已经成了浆糊状。

段伯宇

另一个也算是个大特务,虽然知名度和官职都没李克农大,却被蒋介石大骂“断送了我的半壁江山”!这位就是蒋公侍从室少将高参段伯宇,段特的重要“事迹”是三年内战期间策动、组织数万国军投共,策应共军渡江南进。

但就算立下大功,中共建政后,段也照样被控制使用,只给个闲职:自然科学史研究室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负责人。到“文革”中,共党功臣段某却被打成共党叛徒。1998年病逝。

谢和赓

除了蒋公的高参作乱,还有三个埋伏在国军高官身边的共特坏了大事。这三人是国军一级上将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一级上将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二级上将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看官您听听,三个共党特务埋伏在国军大员身边,国民党不败等什么?不过,您再看看三共特的结局,也很有意思。

1942年,谢和赓被中共派去美国做秘密调研和统战工作,后来被美帝查出“共产”嫌疑,1954年冬和妻子被美国移民局驱逐出境回归党妈怀抱。三年后就被打成了“右派”,下放北大荒劳改。文革期间他再次被捕入狱,1975年出来时精神失常,也成了脑残。2006年病逝。

熊向晖

熊向晖曾经将胡宗南进攻陕北的战略部署交给共党,使胡进攻延安失败。后来共党北方情报网被国军破获,数十名共特被捕,熊向晖逃去了美国。胡宗南气得暴跳如雷。中共建政后,熊一直在外交系统工作,文革也没跑了被批斗。2005年病逝。

阎又文

傅作义与中共和谈过程中发挥重大策反作用的阎又文,建政后仍然给投降共党当了水利部长的傅作义做办公厅主任,后来调任农业部。1962年9月因食道癌去世,年仅48岁。

郭汝瑰--“重量级”特务

接下来再说个潜水技术更好的。这位运动员比较知名,几乎算是共产党夺权的关键大咖,但结果却很惨。

他就是郭汝瑰。毛泽东曾经自夸“胸中百万雄兵”,说郭一人就占去五十万。咱们一起看看毛点赞郭的道理。

抗日后中共三年内就夺了江山,不是像共军吹的多能打,主要靠了暗算国民党的黑功夫——“重量级”特务的内应。就像现在中共和美国左派里应外合想搞垮伟大美国一样一样的。

除了刚举的上将身边的秘书帮,国军中将郭汝瑰是个典型。打个比方,俩人对垒,你要出手还是出脚,对方没打先知,以逸待劳,你说怎么打,胜负不是早定了吗。

郭汝瑰,四川人,毕业于黄埔军校。1928年5月郭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后来去日本留学。归国后,因为不满中共不抗战转而追随国军抗日。1937年,42旅代旅长郭汝瑰参加淞沪会战,作战勇敢被蒋总赏识,视作“军界精英”。

而后,郭步步升迁,抗战胜利后已荣升国军中将,官拜掌管全国各军师编制、装备的军务署长兼国防研究院副院长,还以军政部代表的身份,随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往芷江和南京,参加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仪式。

素以“挖心战”为能事的中共当然也“相中”了这样一个有共党底案的风云人物,于是就派人经常在他耳边吹风,说国民政府太腐败,马列主义才能救国云云,架不住谎言千遍,老郭耳根子一软,又信了共产邪教说教。

最终,郭汝瑰选择了背叛信赖器重自己的蒋总,当上匪共高级特务。秘密与共党中央社会部特务任廉儒单线联系,还多次被安排和董必武见面。后来据称郭要求恢复党籍被董劝止,还安抚他,“党要你继续留在国民党军队里”,原则上可以恢复他的党籍,但必须等待。又嘱咐他千万要谨慎行事,不要功亏一篑。那当然了,共党不缺马仔,缺的是郭汝瑰这种掌握国府动向大局的角色。

这时候,郭汝瑰正深受蒋介石器重,还得到参谋总长陈诚的信任。半年被提升了三次,升到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国防部作战厅长,并定期到蒋总官邸汇报战况、听取指令,还常随蒋总到各战区视察。

换句话说,国军所有作战计划、部署行动,郭汝瑰了若指掌。大量生死攸关的情报,源源不断地被送到毛的手中,包括:国军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大别山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长江防御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等。

难怪后来有人揶揄国民党为啥败了,说淮海战役时,徐州司令部参谋长郭汝瑰制定的作战方案,前线国军还没拿到,就已经摆在了老毛的办公桌上。看官,您说这仗怎么打,是美式装备浴血抗日的国军,打不过抗战躲山沟里不敢出来的共军吗?

这么可恨还不算完,郭汝瑰还公然发布假情报让国军吃亏,并向蒋总隐瞒共军动向,作出错误判断。比如,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协同顾祝同指挥中原和山东等地作战时,他对蒋隐瞒匪共“刘邓大军”向南跃进的战略意图,导致蒋作出了“集中兵力追歼”的错误决策,之后刘邓部突出黄泛区直抵沙河。

这货的悖逆后来被徐蚌会战中遭中共俘虏的国军将领杜聿明怀疑,曾当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包围圈里赶!”

此外,郭汝瑰还有意在国军内部制造混乱。1947年3月19日,400名国军将校被郭以“整编”为由逼迫退役“自谋生路”,从而发生南京“哭陵事件”,造成军心动摇。

郭汝瑰深埋在国军中枢,结果不难想像,就是国民党处处被围、被打,直至蒋公介石败退台湾。

到了台湾的蒋公这才恍然大悟、痛心疾首,大呼“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他肯定是不明白,自己如此信任之人会做出如此悖逆之事。以致于台湾有报纸感叹:“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

中共建政 郭汝瑰落入“凄风苦雨”

凡事皆有因果。咱们来看看这家伙如何收场?

为中共坐拥天下立下大功的郭汝瑰,1949年之后的日子却只能用“凄风苦雨”来形容。生性多疑的老毛1955年授衔时并没有授予前国军中将、大功臣郭汝瑰军衔,也没恢复他的党籍,只是给了他个川南行署副局长级别的“交通厅长”做。镇反运动中,还诬陷他是国民党潜伏特务组长,厅长职务也被罢免。

此后的肃反、反右、文革等等运动,大特务郭汝瑰一次也没落下,劳动改造、文革批斗、抄家游街就如家常便饭一般。

我们不知道在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中,郭汝瑰是否生出过悔意?想到自己曾经的背叛是如何令人不耻,如何对不起对自己无比信任的蒋总;意识到匪共头子老毛根本无法与蒋总相提并论嘛,真实的残忍共产党与自己心目中曾经幼稚崇拜的共产党是如何的天壤之别。

据说国共内战中被俘的国军将领1959年大赦后大多数选择前往台湾。很多人后来写《国民党将领淮海战役亲历记》时,仍然流露对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情绪。

1978年,熬到71岁的郭汝瑰才从主子那里讨得了这么一个说法:他不是国民党特务,同意他再次加入中共。这让他感慨难言。

历尽苦难,终于有了些清醒。老郭晚年编写了两本六百余万字的巨著《中国军事史》和《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战记》,书中披露了这样的历史事实: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华民国国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结论: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先生是抗日的。

各位看官,老郭书中的潜台词,不用我们明说了吧?

1997年郭汝瑰遇车祸去世。他的子女后来如此评价父亲:“他在军事上是一个大学生,但在政治上却是一名小学生。”依我们看,在最重要的做人上,郭汝瑰少了“忠”和“义”。就是这两个字,让他在中华民族71年的苦难历史中,给自己的罪孽带来无法减轻的承担!

匪共大特务的故事讲完了。往事已矣,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再次呼吁,如今还在为共产邪教党做特务的人,务请看清你前辈的悲惨下场,早早金盆洗手,则你祖上幸甚,妻儿老小幸甚。

各位看官,谢谢您的观赏,请别忘了订阅,点赞,分享【欺世大观】,咱们下集再见。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古玉文:红谍郭汝瑰不忘初心 助共为虐食苦果
王友群:中共特务无孔不入 连蒋介石身边也有
【欺世大观】《英雄儿女》主角原型 悲惨一生
【欺世大观】黄继光堵枪眼官媒3版本 军方悄否定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北京内斗 台海挑衅 习拜博弈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