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20美大选舞弊乱象背后的暗黑帝国

2015年9月25日在华盛顿特区,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左二)准备与来访的习近平(中间)握手,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右二)也在场。(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奥巴马在两次任期的8年时间内,对SES进行了精心布局和长期经营。图为2015年9月,习近平访问美国首都华盛顿,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在欢迎习近平。(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字号】    

【大纪元2020年1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碧荷澳洲悉尼报导)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惊心动魄。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一民主国家内发生的精心策划的群体性大规模舞弊。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关于大选舞弊的贴文或被限发、或被消失,主流媒体集体失声,似乎这一切都不曾发生。

从社交媒体上和一些独立媒体中,能看到关于暗黑帝国或者深层政府对大选的影响的表述。但关于这一类的内容常被说成是“阴谋论”。那到底事实是什么呢?本文试图从一些资料和发生的事件上做出分析,供读者们参考。

奥巴马的深层政府

一篇2019年10月31日发表在St Paul Research网站上的文章或许可以给我们一点启迪和思考。撰稿人罗宾森(Marty Robinson)的一篇标题为“奥巴马的秘密留守军队(Obama’s Secret Stay Behind Army)”的文章,披露了奥巴马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针对美国民主和总统选举所设置的“深层政府”,也有媒体称之为“暗黑帝国”。

这个深层政府,缩写为“SES”,意为“高级行政服务”(The Senior Executive Service),创建于1979年卡特政府期间,初衷是为了将文职服务专业化,以吸引美国优秀的人才,改进和提升联邦官僚机构的管理方式。

这些“高级行政服务”人员有近8000人,他们被安排在美国联邦各部门和机构,包括国务院。这些人级别很高,处于美国联邦政府200多万名雇员的金字塔顶端,相当于美国军队中将军的级别。因此,他们常被称为“文职将军”。

奥巴马在两次任期的8年时间内,对SES进行了精心布局和长期经营。

罗宾森说:“奥巴马的意图实际上很复杂、很阴险。”

奥巴马自上任后,一直在“清洗”这个部门,到奥巴马离任时,这近8000人的SES人员中,有6000人是奥巴马安排的,其触手伸至美国联邦各部门和机构,无处不在。

“这个机构成了对正式当选的总统发动政变以及一直在进行的‘美国彻底转型’背后的力量。”罗宾森说。

奥巴马离任前,凭着自己签署的一份行政命令,加快了清洗SES的爱国者的速度,把SES变成了他的一只“私人留守军队”,根据罗宾森所述,它只做两件事:

  1. 完成奥巴马在2008年总统竞选时承诺的对美国进行彻底的政治、文化、经济改造;
  2. 如果唐纳德·J·川普当选,把他从总统位置上拉下来。

奥巴马清洗军队和司法、情报部门

除了对上述文职人员的清洗,奥巴马还对美国军队爱国者进行了清洗。罗宾森在文章中批评奥巴马说:“他完全毁坏了美国军队的指挥架构,对美国的安全造成了伤害。”

据罗宾森文章中的统计数字,奥巴马对军队、司法和情报部门爱国者的大清洗总共包括9名高级指挥官、2名核司令、197名高阶官员和将军、海军将官,还有数千名士官。

奥巴马对军队的清洗是毁灭性的,同样具毁灭性的是他接管和改变了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情报局,这对今天的美国形成了最大的威胁。

这些部门不再是执行和实施美国总统和政府政策的部门,它们成了政府事实上的“第四部门”,意即独立于美国立法、行政和司法三大部门以外、实际操纵美国事务的部门。罗宾森说,“它们有自己的政策,并公开颠覆和破坏合法选出的总统的政策”。

奥巴马仅仅是傀儡

罗宾森表示,“有一点要明确的是,奥巴马只是负责执行这些变革的幕前人物,是暗黑帝国和影子政府的表面总统而已。”

罗宾森说,“911”恐袭后,美国将更多的权力移交到总统办公室。这对暗黑帝国和影子政府来说,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因为他们不想让一个不是他们所控制的外人担任美国总统。

而川普绝对是个“外人”,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暗黑帝国对川普的攻击

还记得前FBI反情报部门副助理局长皮特·斯托克(Peter Strzok)吗?大纪元早前报导过斯托克“信息门”,在他和他的情人、前FBI律师丽萨•佩奇(Lisa Page)的短信交谈中提到一个以防万一的“保险计划(Insurance Policy)”,也就是奥巴马的留守秘密政治部队所发起的针对川普当选总统后的“B计划”。

川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就发生了一连串针对他的行动。

川普总统在今年12月3日的演讲中,他主动提到了通俄门对他的陷害,以及奥巴马政府对他的监控门事件。

川普提到了一些触目惊心的数据。他说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花了4800万美元公帑,调查了足足两年半,发出了2800多张传票,执行了近500份搜查令,发出了230份通讯记录令,进行了500次证人访谈。所有这些本着鸡蛋里挑骨头的调查,都是为了扳倒他,但是最终的结论依然是不存在通俄。

川普总统在这次演讲中,在列举几大摇摆州各种舞弊乱象时,不止一次使用了“系统性实施腐败的邮寄选票计划”,以及“精心策划的努力”等用词用语,说明此次大选的舞弊不是个别、分散、局部的现象,而是有一股势力在有组织有预谋地干脏活。

我们从体报导中也可以看到很多蹊跷,试举几例。

一是大众已经非常熟悉的那根直线上升成功反超的“拜登曲线”。

二是乔州州长坎普在多次拒绝后,突然表示同意进行签名验证,但随后他女儿的男友在一场蹊跷的车祸中蹊跷地死亡,调查该案件的乔州调查局(GBI)局长奥沙利文(James O’Sullivan)在家“自杀”身亡。乔州州长又一次改变主意,称不进行签名验证。

三是近日有报告揭脸书扎克伯格投5亿美元干预大选。

还有报导指,投票计票使用的Dominion电脑系统被指涉及这次美国大选关联的舞弊。政商关系网显示,该系统与美国民主党高层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克林顿,以及民主党众议院发言人佩洛西等有联系。

罗宾森认为,对于暗黑帝国和影子政府而言,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职位是不存在的。像肯尼迪和里根那样的真正的总统,对他们而言,是不可接受的。他说:“我们看到了在这两位总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不再需要总统,也不会容忍有总统,特别是由你和我所选出的总统。”他说。

大选是美国人与共产党人的对决

12月3号,美国国家情报局长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说:“如果我能从这个独特角度向美国人民传达一件事,那就是中国(中共)对当今美国构成最大威胁,也是自二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与自由构成的最大威胁。”

大纪元稍早时曾报导说,川普总统是在与左派势力和其背后的中共红魔进行激战。他所对抗的,实质是左派势力背后的共产邪灵,是中共红魔。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谢田撰文说,今天的人类社会,无神论、反神论在攻击人类,中共在充当急先锋和幕后金主。美国人民面对两个阵营的选择,就是在对神的教诲、上天的意志、创世主的给予和美国立国之本的遵循,在投赞成票或反对票。

美国一位牧师布莱恩·吉布森(Brian Gibson)在12月12日华府举行的支持川普总统集会上表示:“这完全是‘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的时刻……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是正与邪的对决。这不是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的对决,(而)是美国人与共产党人的对决。”

责任编辑:刘颂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