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疫情周年湖北人揭中共控疫内幕

人气 10000

【大纪元2020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顿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周年之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宣称中共抗疫时间线“公开透明”“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云云。湖北武汉人怒斥中共外交部罔顾事实,完全颠倒黑白,并披露他所知道的内幕。

武汉居民:中共外交部睁着眼睛说瞎话

12月29日,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说,在疫情暴发一年之际,近日有外国媒体报导说,中共政府在疫情初期试图隐瞒疫情,外交部对此有何评论?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中共抗疫的时间线“公开透明、清清楚楚”,中共“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确定病原体,第一时间向世界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云云。

汪文斌发言令饱受病毒肆虐的湖北人气得大骂。疫情的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居民吴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这番说辞,完全是罔顾事实,睁着眼睛说瞎话,妄图靠撒谎篡改疫情爆发的历史过程,给中共洗地。

疫情周年之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宣称抗疫时间线“公开透明”“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云云,遭民众怒斥。(视频截图)

“但是媒体、网络和民众是有记忆的,中共隐瞒疫情的事实是无法掩盖和抹去的。”吴先生说。

随后,吴先生列举了中共隐瞒疫情、下令销毁病毒样本等事实。

大陆财新网2月曾引述一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电话,通知他如果武汉有武汉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毒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讯息,不能对外发布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汇报”。

该报导还指,中共卫健委办公厅1月3日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相关机构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

4月20日,台湾“新新闻”取得一份中共红头文件影印本,指出中共国家卫健委办公厅1月初曾下令相关机构“就地销毁”病例样本。

5月1日,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披露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情报机构组成的“五眼联盟”撰写的一份报告,指中共卫健委下令销毁新冠病毒样本。

吴先生说,后来中共在舆论压力下承认下令销毁样本,却狡辩说是为了实验室安全,“但是如果真是这样就不应该禁止对外透露样本讯息和数据”。

湖北居民:中共什么时候第一时间公布疫情了?

湖北高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完全是胡说八道,它完全是不顾及任何人的感受,自说自话。它什么时间第一时间与世界分享防疫成果了?这不是天下皆知吗。

“像习近平也是第一时间防控部属,亲自指挥。什么叫第一时间,第一间出现了病毒患者,出现了第一个病例,最近上报上去,这个第一时间。这个好像是去年11月份就已经发生了,他是什么时候,2020年1月23日封了城,武汉首先封城,这过去多长时间了?他们的第一个时间是什么概念,是一年,是一个月,还是一个世纪?所以说这已经是天下皆知了,他们在胡说八道,已经是无耻了,完全是不顾世人的鄙弃。”

新研究发现,通过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预防新冠病毒(COVID-19)效果没有过去认为的那么好。(Shutterstock)
新研究发现,通过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预防新冠病毒(COVID-19)效果没有过去认为的那么好。(Shutterstock)

按照中共官方论文数据,中共病毒最迟在2019年12月1日在武汉出现第一起病例。而据美国众议院公布的武汉病毒调查报告,中共当局确认的最早病例可追溯至2019年11月17日,随后几周,每天都出现1至5例的新增病例报告。

报告指出,台湾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官员在12月31日曾发电邮给世卫组织,对中国网络上出现的“至少7起不明肺炎”的消息表示担忧。

而中共是在1月初才向世卫组织通报,但仍掩盖病毒“没有人传人”。

中共是“控制住人,不是控制住疫情”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上还宣称:“中国(中共)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实现复工复产,率先实现经济稳定复苏,经济社会发展平稳有序……靠隐瞒和掩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吗?”

高先生怒斥道,中共所谓的“率先控制住疫情”,是控制住情还是控制住人?“它是把老百姓控制了,而不是把疫情控制住了”。

高先生表示,它把老百姓关在家里,控制老百姓,这不叫控制疫情。如果把疫情控制住了,最起码不能影响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所以它是严控住人,不是控制住疫情。

中秋佳节,被封闭中的吉林师大学生只能隔着栅栏同家长见面。(受访者人提供)
这是监狱还是学校?中秋佳节,被封闭中的吉林师大学生只能隔着栅栏同家长见面。(受访者人提供)

高先生列举多种中共控制住人的现象,“首先是不让你出门,你只是一个人去买个菜,一个人闷了去转一下,它就把你抓起来,强制隔离14天,还要自己掏钱。”

“它控制到什么程度?我们那时候哪怕在家里,县里经常有那个无人机去拍照、去审查、巡察。你不出门你站楼顶去晒个太阳、去透透气,它无人机拍到的话,它都会说给城里面或者地方进行处分。它们就控制到这个程度。”

“如果自己一家人下打牌解解闷,娱乐一下,它也进去把人家麻将桌踢倒,去收人家牌,去抓人。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甚至还打人,没有任何什么法律手序,直接专门抓人打人。”

高先生还说,中共有意隐瞒疫情人数,他们县医院转了有几百个隔离的病号,它把这些人转到其它地方去了,把这个讯息封锁了,它就说控制住疫情了,它是这样控制住了。

高先生说:“哪怕死了几十万、哪怕感染了多少人了,它都不让你知道。然后它说它做得再好。老百姓对它而言就不是什么事。

“你说这里有几个发热的,我们县医院转了几百个隔离的病号到其它地方去了,她把这个讯息封锁了,是这样控制住了。

“只要它不报导,就是零感染。所以我们中国国内的已经没有真相了,它要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说的话,我们老百姓说的话叫做毁谤,叫做造谣,叫做寻衅滋事、颠覆政权。

“像方滨、像陈秋实、张展,现在所有证据它都封锁,老百姓说的话,是抹黑政府,是颠覆,是造谣毁谤,是寻衅滋事要把你抓起来,然后跟全世界说,我们搞得很好。

“我们一点声音都传不出去,国内声音传不出去,国外的又不让你进来,不让你了解。所有的事情,它已经不顾及世人,任何世人的感受,不管你说它无耻也好,它就是我行我素,已经是没有下限了,没有任何下限了的无耻程度。”

中共是如这样“率先复工的”

对于中共宣称的“率先复工复产”,高先生认为,这也是共产党自己说的,不是说哪个人想复工就复工,不想复工就不复工。

高先生表示,中共政府要求的复工,是这样的:如果客户给订单的话,公司就让机器在那里空转,当地政府派人查看一天电表走了多少,然后证明公司复工了。“这叫率先复工而且是强制性的。你不转还不行,哪怕没有工人干活,没有材料没有客户订单,什么都没有就让机器空转。”

高先生说,很多人是为了混口饭吃、逼不得已才去复工的,稍微有点饭吃的都不愿去。有的人出来搬着行李箱就倒在路上了,也没有后续报导是什么病,怎么回事。还有人在车间里面直接走了,是非常恐怖的。

“到底要命,还是要拼经济?”是中国目前强行复工面临的窘境。图为示意照。(AFP)

“有的企业复工了之后,员工就像坐牢一样的不准出来了。所有东西都在厂里面企业给你安排好,像坐牢一样的这样的复工。”他说。

高先生也驳斥了这个所谓的“率先恢复经济”的说辞。他说,他是四月分才去上班的,当时整个一条街十家店起码有六七家是关门的。当时,武汉、深圳,很多地方都空了,那个铺面都锁门了,好几个月了。这叫什么恢复经济。

中共隐瞒武汉死亡人数

高先生表示,中共一直在隐瞒死亡人数。它原本只公布武汉死亡人数是2千多人;在4月份时候,它突然增加50%的死亡人数,说是调整成4千多人。

高先生说,当时那个殡仪馆焚尸炉不够用,那个工作人员都忙不过来,当局从其它方调配流动焚烧车,24小时的工作。

他说:“光一个殡仪馆死亡的至少六千以上,武汉让领骨灰盒时,有一个殡仪馆工人人员说,今天发放600个,争取在12天左右把它发完。它还不是武汉最大殡仪馆,武汉差不多有十来个这样的殡仪馆。如果这样算起来,武汉都有好几万人死了。

图四:2月中旬,40台移动火化炉驰援武汉,以补充武汉7家殡仪馆每天24小时的火化能力。(网路截图)

“当时武汉还有一家全家去世的视频,当时社区人员撬开门发现一家人全死了。像这样的情况真的不知道有多少。看了让人受不了。我相信绝对不是个例。

“还有管焚烧尸体的大姐披露,人还没有死透,手还在动,就被拉去殡仪馆烧了。”

“西方应该制裁中共 而不是对话”

高先生最后表示,西方社会应该制裁中共流氓政权,而不是对话。

高先生说:“张展绝食抗争,居然在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情况下,还给直接判了四年,庭审没有出示任何证据。这对文明世界来说都是耻辱。”

“西方很多国家还要跟中共协商,其实就是跟流氓和平对话,这是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中共它对任何人都没有尊重、对老百姓更是毫不在惜,命都不放在心上,更不要说给老百姓自由,百姓的命比蝼蚁都不如,比数字都不如。”他说。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还原中共隐瞒疫情真相的关键22天
1月7日至20日 中共隐瞒疫情绕不过去的弯
中共隐瞒疫情引发全球挞伐 各国要求追责
揭中共瞒疫 美众院公布首份武汉病毒调查报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