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共如何偷窃美国大选(二)

人气 894

【大纪元2021年0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2020美国大选在暴露了大规模舞弊之余,也带来一系列引人深思的疑问:美国大选为何会爆发大规模欺诈,主流媒体社交媒体为何敢于公开对选举欺诈新闻进行审查和封锁……?透过这次大选,睿智的美国人民或已找到答案。

接上文:盘点中共如何偷窃美国大选(一)

例如保守派大律师伍德(Lin Wood)2020年11月12日曾发推文指出,“共产主义几十年来已潜入我们的国家,从学校、电影、电视,到互联网、政府官员和政客。共产党吹嘘他们将不费一枪一弹地占领我们的国家。”

伍德律师多次指出,美国和自由世界的真正敌人是中共,中共试图窃取美国大选

他还列出了中共入侵、偷窃美国大选的时间轴:

• 渗透媒体和地方、州和国家政府官员(意识形态、金钱和勒索),超过20年;
• 2020年大选前在美国部署Dominion投票系统,计算机欺诈;
• 借助大瘟疫,实施邮寄选票舞弊。

中共渗透美国主流媒体

2020年12月29日,美媒《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报导说(报导链接 ),美国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档案详细揭示了,西方主流媒体是如何被中共收买。

中共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创立的“中美交流基金会”(红框)在美国司法部FARA记录为“中国代理人”。(FARA网站截图)

根据《国家脉动》报导,中共统战机构“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多年来一直通过组织西方媒体参加其资助的“中国之旅”和“私人晚宴”,来影响“媒体、有影响力的人、舆论领袖以及公众传播渠道”。涉足其中的媒体,几乎网罗了绝大部分的西方主流机构,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路透社、CNN、《福布斯》、《金融时报》、彭博社等等。

CUSEF组织除了拉拢西方媒体,还针对美国大学捐款来资助“政策研究、高层对话和交流计划”,并幕后操控对美国国会、社会精英以及州和地方官员的游说活动。

针对美国主流媒体是否被中共渗透的疑问,网络媒体“联邦党人”(Federalist)2020年5月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导链接),总结了各大媒体与中共的商业关系。

该报告开篇便提出一个现象,“你经常会看到与中国有经济往来的美国公司代表自然而然地成为中共政策的维护者,传播中共的宣传”;随后详细列举了一些主要美国媒体与中共的商业关系。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2009年,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向《纽约时报》的母公司《纽约时报》公司(New York Times Company)贷款2.5亿美元。同年,斯利姆购买了该公司1590万股A类股,并因此拥有《纽约时报》17.4%的股份,成为该报最大的股东,在董事会中拥有约三分之一的投票权。

斯利姆经常与中国公司开展业务。2017年,斯利姆的巨人汽车(Giant Motors)与中国的江淮汽车合资。

据“彭博法律”报导,斯利姆的美洲电信公司(America Movil)正与中共电信巨头华为(Huawei)合作,今年向哥伦比亚政府推介了一个5G试点项目。华为正在积极致力于破坏美国的安全利益,推翻美国禁止使用华为5G网络的立法。

该报告指出,斯利姆可能不会参加《纽约时报》的编辑部会议,但该报所有领导人肯定知道谁在给他们发薪水。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2013年,亚马逊CEO、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以2.5亿美元现金收购了《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与中国的商业市场有着直接的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在《华盛顿邮报》的“广告”栏目中已经显现出来。

《华盛顿邮报》订阅版有附赠一份名为“中国观察”的广告增刊。“中国观察”增刊是由中共党媒《中国日报》提供的。《华盛顿邮报》公开接受中共的广告费,并散发中国宣传品。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CNN由华纳传媒(WarnerMedia)拥有并运营,而华纳传媒与中共有着重要的金融和机构关系。

2013年6月,华纳传媒与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简称CMC)合作。而CMC是一家受中共监督的媒体公司。

报告指,美国公司与CMC等组织合作时,会受到中共利用其法律来推进其全球目标的影响,这包括强迫技术转让,让公司和数据受到中共的随机搜查,这些给美国带来了国家安全风险。

报告列举了CNN在疫情中的表现,作为受中共影响的说明。例如CNN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大瘟疫问题上为中共唱赞歌,CNN甚至称赞中共的“控制模式”。

MSNBC和NBC:

MSNBC和NBC新闻都由NBC环球公司运营,该公司与中共有广泛的经济联系。2010年11月,NBC与新华社签署协议,建立起国际广播新闻业务合作。

新华社和其它8家中共媒体已被美国政府认定为“外国使团”,它们并非独立新闻机构。

2015年,NBC环球公司给予受中共控制的百度的新视频网络平台iQIYI授权,该平台在纳斯达克上市,由于NBC的缘故,它在纽约时代广场做广告。

美国广播公司ABC:

美国三大电视网之一的ABC广播公司与老牌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同属迪士尼公司(Disney )所有。而迪士尼和ESPN,在中共控制的中国经济中都有深层次的金融权益。

例如2009年11月,中共批准迪士尼在上海创建迪士尼世界主题公园。全球总共只有6个迪士尼乐园,其中一个在中国上海,一个在中国香港。

而ESPN为了在中国的经济利益,也被发现向中共卑躬屈膝。例如2019年10月当NBA为了经济利益拒绝谴责中共时,ESPN选择支持NBA。

报告总结说,ABC公司对中共屈膝以换取更多的金钱利益,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记者无法报导真相和追究当权者责任。

彭博社Bloomberg:

彭博社是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其所属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彭博LP”,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

彭博LP通过中国市场向其网站销售终端,并通过将美国投资者的数十亿美元输送到中国债券市场,帮助中国企业融资。彭博LP支持了364家中国公司,并引导约1500亿美元进入其债券发行。在这些公司中,有159家由中共直接控制。

2014年,彭博社为避免激怒中共,扼杀了一项关于中共精英财富的调查。

该报告指,彭博LP老板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本人一直是中共的辩护人。他亲自游说反对川普总统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并为中共鼓掌。

另据美国知名智库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的报告(报告链接 ),中共通过扶持中共国有媒体,收购报纸、电视或广播,以及利用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等方式,全面渗透和控制了美国多数的中文媒体。

事实上,从2020大选前的民主党候选人家族“硬盘门”风波,到大选中曝光出的各种选举欺诈现象,以及大选后的中共女间谍方芳渗透美国政要等等,对于这些新闻大事件,美国主流媒体罕有正面报导。

中共渗透社交媒体和科技巨头

在2020美国大选中,推特、脸书、谷歌、YouTube等社媒和互联网巨头,对选举欺诈、左派涉嫌贪腐等新闻的审查和封锁,已引起公众对中共渗透的广泛担忧。

尤其是推特在大选中对川普阵营消息的封杀、和对中共外交官散布假新闻的无视,其表现出的双重标准更加重了这种忧虑。

谷歌:

前白宫网络安全负责人理查德·克拉克认为,谷歌被中共情报单位渗透一事应为真实事件。图为谷歌在中国的AI展示。(STR/AFP/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三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信谷歌首席执行官,指谷歌(Google)在大选前操纵播放信息,使民主党或成为“数以百万计选票”的受益人。

2020年12月,谷歌旗下的YouTube宣布将删除新上传所有与美国大选舞弊相关的视频,YouTube提到,自9月以来,已经终止了八千多的频道,以及成千上万与选举相关的“有害和误导性”影片。遭YouTube删除的所谓“误导性”视频,包括美国总统川普阵营发布的多条揭露大选舞弊的广告。

谷歌和YouTube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表现,数年前已有端倪。

2018年,美国新闻网站“拦截”(Intercept)披露,谷歌为中共设计审查搜索引擎,将会把“人权”、“学生抗议”等词汇列入黑名单。该消息引发对谷歌的广泛批评。谷歌据报放弃了该项目。

2017年底,《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谷歌在北京开设了一家人工智能(AI)实验室。而人工智能被中共视为“2025”产业战略和军事科技的首要目标之一。

谷歌在2018年先后退出了美国国防部的人工智能军事项目“Maven计划”(Project Maven)和云计算合同“JEDI”。云市场一直被谷歌视为最主要的发展方向之一。2018年8月初,彭博社曾报导称,谷歌正寻求与跟腾讯等公司合作,将云盘等云服务引入中国市场。

另据福克斯报导,2019年7月美国风投大亨彼得‧泰尔(Peter Thiel)呼吁美国应该调查中共是否已渗透谷歌。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回应了泰尔的呼吁。谷歌否认了泰尔的指控,称其与中共军方没有任何交易。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盘点中共如何偷窃美国大选(一)
“旅行”加“晚宴”西媒如何被中共收买
组图:夏威夷民众集会 呼吁停止窃选
内华达法院呈海量舞弊证据 民众庭外声援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北京内斗 台海挑衅 习拜博弈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