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命运早已定 唐代女相士能预知

文/刘晓
大概在唐武宗时期,婺州有名叫娄千宝、吕元芳的两个女子,身怀异术,能够预知人的生死未来。示意图,图为明人绘《仕女图册》。(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34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历朝历代都不乏具备预知功能的人。大概在唐武宗时期,婺州(今浙江境内)有名叫娄千宝吕元芳的两个女子,就身怀异术,能够预知人的生死未来。

时任浙东道巡察使的李褒听说后,便派人将她们请到官府。娄千宝吕元芳到后,先被安排在从事厅休息,从事好奇地问道:“我的上司已经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列,将来还能做更高的官吗?”远远看过李褒面相的两名女相士都说恐怕没有升职的可能了,从事默然。

等娄千宝和吕元芳休息好,与李褒和其他官府中幕僚正式见面。李褒直接向二人询问自己未来的命运,二人没有直言,而是说道:“会稽山高耸叠翠,湖边绿柳垂阴。在如此的美景下,您还有百艘画船,供您览此佳景。古人说,人生一世,如尘土、如小草,微不足道,又何必谈什么将来的荣华衰败呢?要知道,荣华与衰败皆有定数,我们不敢当面说给您。”

李褒明白了两位女相士的暗示,便不再深问,转而询问自己的幕僚们的未来命运。对此,吕元芳坦言道:“巡察副使崔刍言、正推官李范,器度相似,只能做到省级官吏,最高到郡守的位置。团练判官李服古,好酒,自此不过再醉几次酒罢了,还谈什么官运?观察判官任毂,最多做个小谏官,根本升不上去。支使评事杨损,虽然身体清瘦,但在您的所有下官中,无人能赶上他的福禄和寿数。判官卢𫄸,现在看来是容光焕发,但与团练判官李服古相比,虽官职能多任一段时间,但寿数却没有他长。至于崔刍言、杨损和李范三个人,所任官职的品位等级还是有所不同的。”

听了女相士所言,在座的官员们都将信将疑。他们沉默不语,等待时日的证明。

李褒明白了两位女相士的暗示,便不再深问。示意图,图为宋高宗书孝经马和之绘图 《广至德章》。(公有领域)

过了五日,李服古突然醉酒死去,果然是大醉不过几场啊。看到女相士所言开始应验,李褒和幕僚们敬之如神。

彼时郎中罗绍权到明州赴任,少卿窦弘余到台州赴任,都途经浙东。在宴请他们的酒席上,李褒询问两位女相士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娄千宝说:“窦大人一定会再来浙东,在望海亭上再度喝醉酒的。罗大人此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访道,远离尘世了。”

后来,窦弘余辞去台州郡守的官职,在返京途中,重到李褒这儿作客,应了“重醉”之说。而罗绍权则死在明州,娄千宝以“求仙访道,远离尘世”之说暗示他的结局,因为知道他不会活着回来。

两位女相士预测的其他官员的命运也逐一应验。李褒不久后就回到老家义兴,以后再也没有被授任其它官职。卢𫄸在改任巡官校理的第二年,死在宛陵节度使的幕僚任上。他比李服古多做了一年官,但是他死的时候还很年轻,没有李服古的寿数长。

任毂在补缺谏官后,却辞官回归故里,过起了隐居生活。崔刍言则在吴兴郡守的职位上离任,李范止于九江郡守之职。两人都是进士出身,都任过名郡的郡守。他们为官的等级差不多。

而被预言“无人能赶上他的福禄和寿数”的杨损,在三十年中,先后两度作门下省的给事中,后任京兆尹,防守华州,出任青州节度使。年过六十岁了,还多次担任守国卫疆的重要官职。对比当年在浙东的同僚,他的确是官运亨通、寿命久长。

任毂在补缺谏官后,却辞官回归故里,过起了隐居生活。此为南宋 马远绘 《松泉双鸟》局部。(公有领域)

娄千宝和吕元芳在杭州时,还曾给给事中杜胜算过。杜胜询问自己当宰相之事,娄千宝卜卦后说:“根据占卜得到的是震卦,卦象是有声而无形。这说明是只听到传言而未成为现实。在这个时候,也许是阴险的小人在背后诬陷你。如果让你去镇守险要的州郡,你一定会郁闷成疾的,你可以用祭祷的办法来消除灾祸。”

其后,杜胜升任掌管朝廷财务的户部度支侍郎。在中唐时期,度支司掌管的财赋出纳日益重要,因此由宰相和户部度支侍郎共同负责,杜胜也有望再上一步,甚至有官吏已经派人来到杜府按宰相的规格改造房屋,就等着皇帝下诏书了。

不过,在正准备铺设宰相车马通行的黄沙大道时,突然有东门骠骑将军抓住杜胜的一点小错误,向皇帝上奏。皇帝遂下诏书任命侍郎蒋伸为宰相,改任杜胜为天平刺史,将他调离京城。

杜胜忧悒不乐地离开京城去赴任,他想起了女相士的话,感叹道:“金华娄山术士的预测果真应验了啊。”忐忑不安下,他命人去寻找两位女相士,不得。如闲云野鹤般的两位女相士此时不知到哪里去游历了。最终,杜胜抑郁而终于郓州。

此外,太子少詹事钟离侑从前闲居东越时,也曾亲眼目睹过娄千宝、吕元芳二位女相士的异能。他每每向二人请求预测一下自己的命运,都没有得到回应,大概他没有这样的缘分吧。@*#

参考资料:《太平广记》出《云溪友议》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黄檗禅师诗》是唐代高僧黄檗禅师留下的一部国运预言诗,准确预言了清末到民国的国运时局,在当下还在演示中。黄檗禅师如何预言当今中共政权的棋局呢?
  • 从古至今,朝代的兴亡更迭与帝王的命运都有预兆,只不过事后人们才会意识到,隋朝灭亡与其最后一位皇帝炀帝的结局亦是如此。
  • 我们从刘伯温的《烧饼歌》中,看到了他对明朝结局的神准预言。那么,刘伯温又如何预言当今中国病毒ㆍ武汉肺炎这场世界性的灾难呢?这在刘伯温的《救劫碑文》中充分示现了。
  • 有甫先生我们继续来谈,因为当时做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您提到大禹治水的时候,到了南海,然后他见到一只神鸟,他模仿这只神鸟的步伐来走,就是禹步,这是当时您讲的一点。另外一点,您说大禹治水的时候,《洛书》也出现了。那么后来大禹就用这个《洛书》中他领悟的方式,来治理天下,比如说治水也是这样的。所以今天我们就从大禹治水说起。
  • 北宋时期,天庆观有一道士,名叫徐守信。他终日洒扫,从事杂役。繁琐的杂务,世俗的喧哗,并没有影响他潜心修道。他修行有素,脱颖而出,在滚滚红尘施展了许多神迹,被世人尊称为徐神翁,成为民间早期的八仙之一。他身在道观方寸之地,朋友圈却遍及大宋官场。无论贤臣,还是奸佞,都慕其高德,长途跋涉拜见他。或问前程,或求医卜,恳祈神翁指点迷津。《宋史·奸臣传》开列了一份名单,吕惠卿榜上有名。徐神翁曾提醒他,但他终是未能幸免上了奸臣榜。
  • 1999年“425中南海上访”记录中国人展现高度理性平和的丰碑,个人以为这样的一个划时代的巨举应该出现在《推背图》预言上,的确真有这一卦、这一象,而且立在历史的枢纽位置!
  • 历史如戏,大戏都有剧本,本文从日食的天象预言为您解析。苏俄兴亡周期正是中共政权兴衰的参考剧本,眼下中共政权也正濒临衰灭之点。
  • 本文以《乙巳占》的思想观点为基础,聚焦日食和日食沙罗周期,解析这些天象如何展现感应力,“预言”苏俄的兴亡。
  • 疫苗之所以能够对抗新冠病毒,是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Shutterstock)
    多个东方预言都提到了一场大瘟疫,疫病会让人“朝病暮死”。从科学角度分析在当下传染全球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就可能出现此深层风险,预言中有道出解救出路吗?
  • 多年以前,媒体曾经报导过俄罗斯火星男孩“波力斯卡”(Boriska),金星人奥妮克(Omnec Onec)的事迹。他们发表的谈论内容,无论对人类未来的预言,还是对专业术语的精准掌握,均引起人们的热议。探索外星生命,“移民”到外星球,成为人类的一大梦想,也是当今社会的一大课题。除了人类,其它星球是否还存在智慧的生命?中国古文献提供了相关记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