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武汉肺炎会击垮中共政权吗?

人气 18659

【大纪元2020年02月02日讯】武汉新冠肺炎,是2020开年飞出的一只巨大的黑天鹅。不但在中国持续恶化,在全球也继续扩散。美国周五(1月31日)宣布“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而在中国国内,随着疫情加剧和更多信息曝光,越来越多民间声音对中共体制表达不满。那么这次瘟疫将对中共政权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嘉宾:陈破空 唐靖远
主持:方菲

热点互动武汉肺炎瘟疫会击垮中共政权吗?红十字会扣留物资:谁给它的底气?《新英格兰杂志》论文揭12月中就已人传人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月31日星期五。武汉肺炎是2020年开年飞出来的一只巨大的“黑天鹅”(极端事件发生时影响很大),不但在国内持续地恶化,在国际上也继续扩散。今天美国政府宣布,美国进入了公共卫生的紧急状态。而在国内,随着肺炎疫情的持续恶化,民众对于中共体制的不满之声也越来越多,对于中国的经济也恐将带来重创。那么这场瘟疫到底对于中共政权会带来多大的冲击?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问题。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观众好。

唐靖远: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美国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透露两方面信息

主持人:谢谢二位。好的,那么我们也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会读您在YouTube上的一些反馈或者问题。

那我想先请二位点评一下,我们看到美国政府今天(1月31日)下午,宣布“武汉肺炎构成美国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进入紧急状态,那么很多的航空公司可能也相继要中断跟中国的飞行。包括很多的从中国来的人,不一定能够进入美国。

破空先生请您先谈一谈,您怎么看这样一个最新禁令。

陈破空:我看到两个对照的事情,一个前两天大家都看到美国总统川普非常乐观地表示,在一个竞选的集会上说:中美会加强合作,我们有一流的专家,我们随时准备好跟中国合作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事情会很快平息,很快会解决,大家会看到;还说美国这些病例都在控制之中。那么这个是给人家的感觉,川普好像掉以轻心,甚至有人担心,川普是不是低估了形势?但是川普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所以嬉笑怒骂之间,头脑非常清醒。

所以你看该采取的全都采取了,从国务院发布四级旅行警告,或者是其它地方三级旅行。还有现在发展到航空公司取消航班,再一个就是全国卫生紧急事件。那么这个卫生紧急事件是伴随着还有撤侨,美国一步都没有缓。还加上包括现在传出来,是驻中国的大使馆、领事馆都要撤走人员,只留下紧急人员。

主持人:紧锣密鼓地在做。

陈破空:也就是说,这反映了一个川普的性格,和这一届政府的性格,就是外松内紧。非常的细腻紧凑,但是表面上都是唱唱白脸,就是嬉笑怒骂之间,就让中共灰飞湮灭。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您的看法?

唐靖远:我觉得美国的这个举动,至少是透露出来两方面的信息。第一个说明:因为我们都知道美国政府其实跟中共政府是有密切沟通的,美国政府也有很多的渠道可以获取中国发生这场瘟疫的一些更真实的信息。那么美国做出这样的举动,其实是一个升级的信号;也就是说明中国的这个疫情其实正在恶化之中。而且美国政府对中共政府能否控制住疫情,其实已经没有信心了。所以美国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先把我的大门给关上,这是一方面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看到美国这次的对象,就是关门的这个对象不仅仅是武汉人,或者是湖北人,而是整个中国,只要去过中国在14天之内,都不能够入境美国。那么我就觉得其实透露出来一种信息,就是美国政府很可能已经做出了一个判断,就是中共政府现在对这个疫情已经处在一种失控的状态。

主持人:全国范围内。

唐靖远:也就是说,美国认为可能在全国范围之内,这个疫情这样扩散到全国范围之内,中共已经无法把这个疫情,限制在湖北这样一个范畴之内。我觉得这个释放这么两种信息。

红十字会扣留物资 或有三重因素

主持人:是,可以说是疫情真的是相当严峻。那我们还是要看回中国,因为中国现在是这个疫情的爆发区。那破空先生这两天,可以说今天,在最新的从中国流出的消息,大家都在热议的就是一个红十字会。湖北红十字会还是武汉红十字会,它那边流传出来视频,可能是它内部员工拍的,就是物资堆积如山。然后这两天我们又看到说,相反这个医院,一线的医院又在告急,又在向社会要求捐赠。你怎么看为什么红十字会堆的那个物资不发给医院,这到底是谁?

陈破空:我看到是相反的现象,现在相反的现象就是,不管是武汉人民,还是湖北人民,非常民怨沸腾的就是物资极其的短缺,医疗资源绝对的短缺。医生、医护人员、护士都非常的恼火,但是外国记者去,医护人员说……前线有17万医护人员,但都不敢说真话,都是三缄其口。这证明上面给打了招呼,施加压力,叫他们不能说真话。那么医护人员差到什么地步呢?就举黄冈市,700万人口的黄冈市,现在的医生这些防护设备大多是自制的,什么用雨衣当防护服。

主持人:我也看到了。

陈破空:垃圾袋当鞋套,文件套当自己的面罩、脸罩,都差到这个地步!然后那些当官的戴着N95口罩,党员干部戴着N95口罩,而普通站在前线的医护人员却是非常一般的口罩。说现在人们就问,这些捐资、捐助,捐的物资、口罩去哪里了?那么现在大家都看到了,红十字会内部拍出来的相片,堆积如山的物资不发放,为什么?在红十字会黑到什么程度呢?第一个,如果有人去捐物资,红十字居然说要收手续费,不收手续费,他拒收。

第二,捐的口罩红十字现在不是分到前线的医护人员,也不是分到最紧张的一些什么二医院、五医院。去分到一个护幼医院,一万多只。人家那个医院根本不接收,没有发热门诊。再有看到一个“莆田系”,福建“莆田系”的一个医院。这个莆田系医院就是典型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一个黑窝。几年前那个陕西大学生魏则西……

主持人:对。

陈破空:就是由莆田系在百度上卖假药,导致他死亡,他死亡前发了遗书悲愤地控诉这个莆田系。这次湖北红十字会为什么要把18,000万只口罩给了莆田系?而所有医护人员只得到3,000个口罩,所以这个是无法解释的。再有,这些物资堆积如山是什么?而且今天我还得到一个消息,说有人给红十字会要捐一些方便面。说是可能医护人员不够吃,就给他们一口拒绝。红十字说方便面我们不收,我们收现金,收钱,直接就说钱。

这就说明红十字是准备好贪腐,准备好贪污,吃回扣。为什么这个物资堆积如山?不外乎三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说要等着所谓党和干部、领导来用。可能要用到最需要的时候,让领导同志先走,要这样来用。第二种就是堆积如山是内部在商量,怎么样去贩卖,变卖,去赚钱。

主持人:最大限度地牟利。

陈破空:赚钱,对,牟利。还有一个就是这些物资的堆放,有可能是在看形势,看着究竟这个形势怎么发展,这个红十字会在看。所以现在中国人,海内外的华人,不要说台湾、香港,海内外华人一定要注意,不要随便捐钱、捐物、捐口罩。你捐钱可能被贪官所贪污;你捐物,可能就是被红十字会所苛扣,你甚至是口岸阻挡;你要是捐口罩,你根本不知道到了谁的手上。所以说我认为现在海内外的华人,还有香港、台湾的这些朋友,你要捐的话,一定要找到,除非你有把握,直接捐到医护人员手上,直接捐到受害人手上,直接捐到病人手上,否则分文不要捐。

主持人:是。唐靖远先生您觉得谁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让红十字会不许他发?另外,就是为什么政府不管呢?这个事情。

唐靖远:这个我觉得首先第一个涉及到一个政治性因素。因为我们看到这次红会的,这个发放口罩问题上面,其实和以武汉协和医院为代表的地方医院,发生的一个公开的矛盾。其实不光是协和医院一家医院,这里面有一个政治性因素是什么原因呢?就是此前因为协和医院和很多的医院,这个物资不是供应不足嘛,他们在一种被迫的、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只能够集体去向社会发出求助,就是绕开了这个卫健委和红十字会。这个其实在中共的官场,他们会认为是让他们丢了脸。

主持人:难道他们是要作为一种报复吗?

唐靖远:对,这个是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之一。因为今天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出来,协和医院和其它的一些医院有到红十字会去领物资。然后就是单独协和医院的医生,我们像要饭一样,被红十字会的官员就挡在门外。导致这个协和医院的院长,说是他自己不得不跑到机场直接去抢这个物资。甚至都做出这种,就是按照他们不符合官场这个规矩的举动,这个是一个政治性因素。

第二个因素我比较赞同,就是刚才陈先生所提到的原因,就是红十字会不排除真的有待价而沽的,这样想要发国难财的这种动机。因为它是有前科的,此前不是已经就曝光出来,说红十字会把山东寿光别人无私捐赠的350吨的蔬菜,拿来转卖吗?

主持人:对,在市场上卖。

唐靖远:这个转卖虽然红十字会出面来否认,但是其实《环球时报》自己其实在微博上面是把这个事情给证实了。虽然它说它们卖的是低价,还是低于市价,但是这一部分这个蔬菜,那都是别人免费捐赠的。是给这个一线的这些医护人员。

主持人:还有可能给民众啊什么的。

唐靖远:对,换句话说,就是红会它有这种赚钱的前科,所以我们确实不能够排除红十字会是不是想要把这批口罩压着,到最紧急的时候,然后待价而沽的。那么第三个从一个侧面说明红会它有更多的这种考量。就是现在这个瘟疫,疫情我们看见还在迅速的在恶化,在发展,那么未来会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顶峰,其实很多人还是,在很多人的概念中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它可能有这样一个考量,就是我先把这批物资先压住,因为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最可怕、最需要的时候。所以宁可现在让这批医护人员他们先自救,我先留着到最后这个领导也好,或者说是它们官僚系统、体制内的人如果迫切需要这部分物资的时候,它还可以有用的,我觉得有这样一个考量。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最新论文 12月中就已人传人 官方隐瞒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太可恶了,希望这个民众不管国内、国际的,给红十字会压力,一定不可以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很快再讲一下另外一个事情。唐靖远先生您原来是医学院毕业,所以请您先谈一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样一个权威性的医学杂志上,这两天发表了一篇论文。这个论文是中国专家递送的,那么这个论文很明确地揭示出,12月中开始就已经人传人了,这个病毒。

但是这个就引发了网络的风暴,就说12月中就人传人你就不告诉我们。但是后来这个卫健委出面解释说,这个是回顾性的论文。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显然是(值得)进一步去推敲的。有两个原因,首先第一个,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论文的发表,日期是在29日。我们都知道像这样一篇高质量的,要求非常高的,因为是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个可以说是国际一流的医学杂志,它对论文的质量要求是非常高的。那么你从29日发表,我们往回倒回去推。我们都知道凡是写过论文的,这个是常识问题,你从整理数据,到写出完成这个论文,最快的情况下,你起码也要5到7天的时间,差不多一周时间。然后你写完论文之后,你还要进行校对,数据的考量,翻译等等,所有这些工序全部走完以后,然后再加上你投稿。

主持人:对。

唐靖远:而且你投稿到这个杂志社,杂志社不会说是你一过来,我马上就给你发表的。因为按照过去正常的情况下,一篇这样的这种论文,尤其是这种一流的杂志,它对审稿的那个标准是非常严格。普通的情况下要一、两个月才给你发表的,就这种审稿。那么当然现在是因为这个瘟疫是吧!

主持人:紧急。

唐靖远:武汉疫情爆发,处在爆发期,非常紧急,有可能就是采取一个,我给你绿色通道,我就优先审你的稿。即便是这样,那么经过这样至少是要两、三个以上的一流专家来把关,来审稿。杂志社把这个过程走完,其实至少也是要3到5天时间。所以如果我们把这些时间都加上去,你这篇论文从他开始写到最后彻底地发表出来,这个过程至少都是要10到15天,也就是差不多两周左右的这个时间。

换句话说,你在1月29日发表出来这篇论文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合理地倒推回去,你至少在1月的上旬,其实基本就已经拿到这个结论。你的学术研究的成果,其实已经都出来了。那么在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看到文章里面提到的这种人传人的这种现象的出现,你是完全作为一个研究者,你肯定是已经知道了,你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曝光出来呢?没有通知大众呢?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我们看到这个论文的本身,它也是(值得)进一步推敲的。它这个论文里面提到了两个重要的数据,一个数据就是在今年的元旦之前,就是在去年(2019年)12月份所爆发的这个所谓的确诊病例里面,有高达45%的人病例,是跟华南海鲜市场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个其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了。第二个数据就是在1月11日以前,其实已经有7位医护人员被感染,被确诊。就是说在1月的上旬之前,作者至少就已经拿到了两个确凿的数据,他证明已经有人传人的这样一个证据了。

主持人:对。

唐靖远:那么在这种时候,你这个专家,就是我们都知道专家是什么时候去的,这个专家组他们是去年12月31日就已经到达武汉了。所以我们刚才所说的这两个数据,他们一定是到了武汉之后,在1月上旬绝对不会超过1月10号,他们就已经都掌握在手里了,这个数据。他们绝对不会是后面我来调查以后,我才知道的。所以他们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那个时候没公布呢?再加上在1月15日的时候,武汉官方卫健委都还在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有人传人的现象。

然后到19日的时候,武汉政府不是还组织40,000个家庭一起来集体吃火锅,营造太平无事的这样一个假象。然后才仅仅2天之后,在20日的时候,钟南山马上就出来宣布说是:证实了有人传人。然后这个形势就一下子就急转直下,仅仅2天的时间。那么其实就充分地说明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官员和这些专家在联手欺骗大众。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来谈谈。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这个里面涉及到三个要素,“时间”、“人物”和“内容”,刚才唐先生谈到了“时间”。的确作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样的权威杂志,不可能是临时约稿,也不可能是短时间就可以批准发表稿件,那么一般都是半个月或者是一个月提前就在酝酿。也就是这篇文章在最早12月中旬,最迟1月上旬就写成了,所有的内容,400多个病例就在里面分析了,这是时间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人物”,人物就是有一个是国家疾控中心、疾病防控中心副主任,第二个湖北省疾病防护中心主任,第三个挂名了国家疾病防护中心主任,三个都是从中央北京到湖北地方,都是权威人物,而且是领导干部,他们本身是领导干部。

主持人:对,最该做决定的。

陈破空:是相当有级别的,不是一般的专家,是领导干部。但是他们写这篇文章有他们的私心,两个私心,一个私心是他们抓住了这个机会,他们却发了一笔国难财,为什么?他知道这个时候他研究了这些病例是独特的,他们通过自己的权力,自己医学的领域和现在的病例,能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人家说只要在这个杂志发表一篇文章,你就是一本万利,从此你就发了,你就是迈入了世界顶尖专家行列。以后人家就给你像雪片般地约稿来了,约稿让你写,而且稿费也很高。所以这是一个他们的私心。

第二个他利用了瘟疫,而没有向公众去公布他们的研究成果。那么这个研究成果当然应该不是他们想隐瞒,应该是政府,说得浅一点是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说得高一点是中央政府,要隐瞒,他们配合了这个隐瞒。但是这个报告在英国一发表出来之后,再出口转内销,回到国内,国内的学者、国内的学术界非常的愤怒。

主持人:轩然大波。

陈破空:现在这个愤怒就是说,既然你们12月就知道了人传人,已经证明人传人,为什么不通知?人传人多厉害,人传人你传到医护人员,你可以传到邻居,可以传到街市,可以传到全国各地。结果为什么耽误了一个半月才来公布?说这个刚才我纠正一下唐教授的时间是1天。40,000人的万人宴是1月19日,20日是所谓习近平到钟南山的一个表态,只就是第二天而已。这不是活生生的害人吗?在40,000人里面多少传染者,大家想一想。

还有中间1月中旬开的人大政协两会,其中的官员比如(前)黄石市长已经染了,那么谁染给他的,他又染了多少官员,从官场到民间都是完全的蔓延。所以这篇论文所揭示的是:从官场到这些所谓疾控中心主任、这些专家里边,彻头彻尾的私利。一党之私、一己之私尽在其中,最后是祸国殃民。

武汉肺炎事件: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

主持人:所以有人把这个事件,跟当时苏联那个切尔诺贝利核电站(1986年4月26日,核子反应炉破裂事故)那个事物相比,甚至有人说这次完全是人祸,您怎么看呢?

陈破空:绝对不能跟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件相比,是千倍、百万倍、亿倍大于那个切尔诺贝利。切尔诺贝利是什么呢?是一个核基地的走漏,走漏的话它的核辐射是有范围的。比如说你几十公里也好,上百公里也好,有范围,那里的动物变大了,那里的人受到影响,那里受到辐射了。这是有范围的,绝对不会超越国界,超越省界,超越到多远。这个中国的肺炎不仅是超越了武汉,超越了湖北,超越了全国。为什么世界62个国家都采取了旅行限制?是因为中国的国防的边关都控制不住了,超越了国界,祸害整个世界。所以这是不能相比的一点。

第二不能相比的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时候,已经是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时代,戈尔巴乔夫还在推进改革,应该或者说接着就是那个世代。戈尔巴乔夫在推展透明化的宽松的改革,使苏联走向一个解脱的道路,使俄罗斯人民和四、五个加盟共和国走向一个解放解脱的道路。但是今天的中共是在走极左路线,走闭关锁国,王沪宁也好,还有其他高级领导人也好,走的就是这条道路。所以今天真的闭关锁国了,就刚才美国旅行禁令一样。都说中美脱钩,怎么脱钩?主动脱钩,还是被动脱钩?一直在讨论。结果自动脱钩了,物理上脱钩了。所以说仅仅比苏联切尔诺贝利事件是完全不能比的。

主持人:无法相比。

陈破空:无数倍地,成亿倍地超越那个事件。

唐靖远:我就简单补充一点,我觉得这一次,其实要说这个它要和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件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话,就可以说明凡是在一个政权的末期,它极端的腐败、极端的黑暗的时候,其实所爆发出来的这种重大的公共危机,人祸的成分要远远大于它的天灾,就是它自己原本的因素。

武汉大姐痛斥中共  疫情让更多民众看清中共

主持人:好的,其实我觉得这次疫情的爆发确实让很多民众对中共处理方式有了更新的认识,然后有了很多的不满,我们看到海外很多的视频流传出来,其中一个就是说,有一位武汉的一个大姊,她就是痛斥政府,我们先很快看一下这个视频。

视频内容:

武汉大姊:共产党你们几时下台?2020年说好了我们有小康的水准,我们得到的是什么?我们得到的是,亲戚都没有了!牺牲的是我们这些老百姓,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啊?还是魔鬼啊?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视频结束

主持人:我觉得这位大姊说这话是非常愤怒,你可以看她发自内心。唐靖远先生,您觉得现在在中共瘟疫横行、肆虐,看到这样的结果,有多少民众是有这样的情绪?这种情绪有多大的普遍性?

唐靖远:我觉得像刚才这个视频,还包括武汉的一个小哥,是吧?他也是拍一个视频也是类似的发出这样的声音,其实这样的现象还是有相当的代表性的。至少代表了一部分民众,尤其是现在身处疫区,正在身受其害的这样一部分人,他们开始清醒,我觉得这个代表性还是有的。当然,客观的说,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妈,她清醒过来,痛斥中共是魔鬼;但是可能在这个范围之外的,很多的大妈、更多的大妈,她也觉得我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然后还有更多的这样的小粉红,他觉得我们国家仍然很强大,我们只要依靠政府、相信政府,仍然可以挺过这次难关。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反馈的提到说,这次政府已经处理地很即时、很透明了,确实有不少这样的看法。

唐靖远:我先说这部分,其实我们会发现这种现象它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呢,有很多人他其实曾经也相信过政府;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共它对民众这个洗脑和欺骗,它可以说是全方位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很多人可能在这一个问题上他受害了,他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但是换一个问题,他可能依然会被中共所欺骗。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很多人他今天自己才被强拆,或者是才去维权,回家第二天,他仍然去骂香港这些都是暴徒,就应该要杀光,或者说法轮功就是应该要镇压等等。

这种现象其实可以说是非常普遍的,就说明很多人他其实对中共这种邪恶,其实并没有真正的、透彻的、全面的这样一个认识。那么,这次武汉爆发的瘟疫,我觉得可以起到一个作用,就是相当于在全世界面前再次做了现场直播。我们知道上一次香港事件,可以说也是对全世界做了一次直播,让全世界,尤其是国际社会,看清楚了中共的真实面目。

我们都知道香港问题也好,还有贸易战问题也好;其实贸易战它所爆发出的问题是,中共所标榜的所谓“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是可以共存的,其实这个骗局已经破产了。那么香港问题所爆发出来的是,中共所谓的“极权体制”和“民主体制”也是可以共存的,这个所谓的骗局其实也破产了。

主持人:一国两制。

唐靖远:对,就是它在经济上面和政治上面的“双重破产”,让人看清楚了。但是这次武汉瘟疫,我觉得它相对于做了一次全世界的直播,而且是直播给中国人看的。让中国人看清楚在这次瘟疫之中,我们看到中共政府所暴露出来的全面的这种腐败、这种草菅人命、这种从官僚政府的无能和漠视人命,以及包括就刚才像“红会”拒发物资和类似这样的,这种贪婪、这种腐败等等,甚至包括一些底层民众之间的“互害”的模式,我们看见湖北人、武汉人到处都是像过街老鼠一样被追杀,是吧?

主持人:有人说用反革命模式来追杀这些人。

唐靖远: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它的根源都能让人看清其实就在中共这个体制之上。所以我相信这一次瘟疫过后,应该会有一大批的中国民众,通过这次瘟疫他们应该能够看清楚中共,是真正造成中国这个社会所有问题的最深重的一个根源所在,那么他们可能会真正有一个清醒。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觉得这次瘟疫会让很多人重新梳理,他们对中共的看法吗?

陈破空:在这个瘟疫的发展过程中,这几天我在不同的场合讲过中国人大概分三类:一类“觉醒的中国人”,一种是“愚昧的中国人”,还有一种是“助纣为虐的中国人”。助纣为虐就是“五毛党”(指政府花钱聘请的网路评论员)、“自干五”(没有收钱也歌颂党的人)、“小粉红”(泛指为1990年后出生的中国爱国主义线民一个词语),当代义和团、当代红卫兵等等,还在帮助这个党和政府抬轿子,到了国难当头还在发国难财。

那么愚昧的中国人是相对有一部分,就是有人在这个时候还在提所谓党和政府即时透明,这一部分人怎么愚昧呢?不仅长期受中共洗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资讯只来于共产党,共产党的电视电台、共产党的报纸、共产党的网站、被封锁的资讯,他们看到的是中共制造的标题。

中共制造的标题非常可怕,甚至把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在为中共背书了,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没有说的话,党媒编造出来,《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编造了世界卫生组织说的话、总干事说的话,根本没有说什么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什么制度优势给世界什么的⋯⋯,根本没有说这个话!连英文都没有,就给人家编出来放在党媒上,让人们信以为真。

昨天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发表了一个声明的时候,这次新华社由于外界的揭露、包括我在内的揭露,终于不敢窜改人家的话,原文翻译了全文,但是标题给人家改了;人家的标题就是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提升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全世界进入紧急突发事件状态。党媒标题改成什么呢?“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声明:中国政府的非常措施值得点赞”。

这又是什么标题?好像世界卫生组织发了一个声明就是为了这个?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声明是宣布紧急状态,中间只是提到有两次,用了一个否定句,不是用肯定句。他说这不代表我们对中国政府投不信任票,我们仍然相信中国能够战胜瘟疫,他说我再说一遍,说了两遍。其实是用否定句说“不认为”,是不赞成票。结果中共说这是“点赞”,还用了中国词语。

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多少人被洗脑?多少人被骗?而且还弄出来什么有炒作华南海鲜市场美女老板官商勾结,又炒作说美女吃蝙蝠,人都找不到这些人。掩饰中共军方的武汉病毒所出事,或者生化武器出事的更大的可能性。所以由于这些又培养了一大批愚昧的人,这些人还在继续愚昧,国难当头深重灾难还在愚昧。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他们看到的不是真相?了解的不是真相?

陈破空:对。还有一批就是觉醒的中国人,这些人就像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位大妈,还有其它视频中的大叔、小伙子等等⋯⋯,一个小伙子垂死中大骂共产党说“谁来救武汉人民?谁来救中国人民?难道是共产党吗?难道是习近平吗?难道是中国梦吗?”他满脸流泪非常悲愤,就是其人将死,其言也善。还有一个大叔跟医院护士吵架,吵来吵去双方得出一个结论:都是共产党魔鬼惹的祸。

所以这些事件中,我相信这三种人可能比例在发生变化。我看到有一些“五毛党”在觉醒,有一个姓杨的,这个“五毛”原来在香港留学,在香港抗争时,大骂香港人抗争是反共、反华、港独。现在他觉醒了,他说共产党怎么怎么样。还有,甚至于我在自己节目的视频留言,下面也有“五毛党”在觉醒,这个觉醒的比例在增加。“五毛党”这个顽固分子发国难财去发帖,人家说发帖死全家;这些人在发国难财有可能在缩小。中间愚昧的人也增加,这个比例此消彼长,我认为这是乐观的,因为对中共来说,70年之大劫,70年没见过这么大的大劫!我们只说简单两句话,去年香港被砸烂,今年整个中国被砸烂。这就是结论,这就是宏观图景。

困境是中共体制造成 相信政府的人有可能断送生机 不如自救

唐景远:我先补充一点,刚才不是提到所谓的信息透明、手法果断,是吧?我们看到所谓的信息透明的说法,其实本身就是一个逻辑陷阱。什么意思呢?我们都知道现在疫情会严重到这种失控的程度,它本身就是中共隐瞒信息造成的,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是吧?中共在早期,就包括这个官员……

主持人:越来越多的证据真的是在显示这一点。

唐靖远:就包括周先旺武汉市长,他自己都公开承认在早期隐瞒了信息的,只不过他把锅甩给了上级,是因为我没有得到授权所以我们才隐瞒,他说白了就是这个意思。也就是说,你捉鬼放鬼都是中共,本身造成疫情的恶化就是中共自己造成的,然后现在它自己又采取了一种好像很极端的措施,一下子把武汉全封掉,甚至把整个湖北省全封掉,好像显得我是采取了一个果断的措施,自己扮演救世主这么一个角色。其实我们刚才说捉鬼放鬼都是中共,它就是在玩弄这个花招。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都知道打一个比方,就像一个人生病,本来在早期的时候其实吃点药、打点针就可以解决的。但是中共现在采取的手法就像丢车保帅一样,你本来来找我看病,我告诉你说没事,你回家去吧;结果等你病情恶化了,然后我告诉你现在必须要截肢了,一刀把你切掉,然后我再告诉你,你看:幸亏是我一刀把你切掉了。

主持人:果断的。

唐靖远:我要不跟你切掉的话,你就没命了。中共其实玩的就是这套手法。

主持人:但有一点,我想很快地问一下唐先生。很多民众可能觉得我不知道很多资讯,但是我现在在国内疫区,我没有办法,我也只能靠政府,还能靠谁呢?难道靠你吗?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们刚才其实已经谈到这方面问题。过去古人不是有一句话吗?在同一个人的面前,你受骗了一次,你可以说是不小心;如果你连续二次、三次,还再受骗,那只能说明你脑子有问题了。中共这个政权,我们都看到在这次瘟疫爆发的过程之中,造成你现在的困境;很多人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是吧?造成今天这种困境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机制造成的。

你如果还在相信这个机制,那么现在你如果还有一点生存的机会,这一点唯一的机会都可能会被断送掉。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太多这样的例子了。比如有医生,一开始也是相信中共政府可以依靠的,结果现在那个医生变成什么?拿着传单做成临时口罩,甚至拿着公文夹把它剪开,做成面罩;连方便面都吃不上。

我还看到一个视频,医生打电话对外求助说:你能不能帮我们送一点干粮来?连吃的东西都没有。你真的是相信中共政府吗?还有一个案例是:父亲被隔离了,他十七岁的儿子是脑瘫,自己生活不能够自理,结果六天的时间只吃了两顿饭,活活饿死在家里面。

而且还有更极端的案例,就是很多老人在家里,最初就是相信政府,而没有做好自我的居家防护,结果被感染或疑似感染后,住不上医院。因为爆发性的增长之后,又没有办法确诊。就有老人自杀,跳楼的、上吊的;这些人间惨剧不断地开始出现。这个就是你相信中共政府的后果。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还是在一个客观的角度看武汉和湖北;甚至包括一些其它的地区,已经出现一些陷入无政府的状态。物资供应不上,医疗条件什么都供应不上,你能够唯一的选择是什么?其实就是只能靠自己。就是要靠你自己自救的!不管是在生活上基本的粮食、水的储备,还包括医疗防护这些储备,一定要非常充分。

因为中共政府现在散布出来的讯息是虚假的,它都告诉你说:七天以后、十天以后疫情就能得到控制了。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实际情况是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是重大的公共紧急事件。美国也宣布进入紧急公共事件,然后还把国门给关了;其实这一切都说明什么?说明这件事情还在继续恶化!这个事态还在继续地升级。所以很可能这次危机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觉得每一个在中国大陆的人都应该要有充分的准备,要有一个长期的打算。

主持人:而且寻找自救的方法?

唐靖远:对!

武汉肺炎瘟疫是中共大劫  地方和中央已开始脱节 体制瓦解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刚才提到一个重要问题,您说这是70年的一个大劫。现在很多人提到这个疫情的后果,不管是对中国的社会,中共的政治,中国的经济,都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您觉得从这些方面,怎么看这些影响?对于中共政权又会造成多大的冲击?

陈破空:这个影响、冲击,怎么估计都不为过。从年初中共领导人,号称今年的首要任务是“国家政治安全”。所谓国家就是指“政权”,就是指“政府”;所谓政治安全就是“政权”安全,一党专政,这是他们自己说的。另外还号称有一个宏大的目标,叫作“全民小康”。刚才武汉大妈已经说了:什么小康?人都死了还小康。亲戚朋友都没有了还小康!说你们(高官)下来吧!你们共产党下来吧!我们不需要你们!刚才那个(视频)放的不全。里面她还说人们不需要你们。你们下来吧,你们站在那边干什么?!

今年这个蔓延全国的瘟疫啊,不要说对民众突如其来,就是当局本身都估计不到这么巨大和汹涌,尽管现在公布还不超过万例确认病例,死亡才两百多。但是为什么全国都在封市、封省、封路、封县、封乡、封村、封户?达到这个程度。说明实际的情况远比外界想像的严重。所隐瞒的程度是非常的深。李克强说:任何谎报、瞒报、漏报都要严厉追究,恐怕是高层路线斗争、权力斗争的暗语。还有一些党媒在说: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就是权力斗争的情况。

主持人:对!(疫情)早期他们这样说的。

陈破空: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中共的隐瞒已经进入第三阶段了。第一阶段的隐瞒是:拖了一个半月,不向公众报告。第二阶段的隐瞒是:公布给公众了。采取的措施但是由所谓的“中共政府”来垄断讯息,不要别人发布;别人一发布就说是谣言,就抓捕。垄断讯息是第二种隐瞒。现在进入第三种隐瞒:就是人为地控制确诊病例,人为地控制死亡人数;跟实际武汉、湖北所表现出来的情况不相符。所以进入第三层的隐瞒,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明疫情非常严重。

这种危机中共政权自认为可能会让它垮台,甚至现在出动军队围困武汉,中部战区(的军队),都说明它们意识到问题很严重。用军队去围困除了要掩饰生化武器,或者是病毒研所之外;有可能随时出动镇压人民,一旦人民起义,一旦人民暴动,一旦人民冲进政府,军队就要出来镇压。从这些讲,中共本身比我们估计它自己的危险还要大。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也请您分析一下,对中共政权的冲击。但是现在有一个非常可笑的现象,许多地方封路、“六级隔断”等等。视频上有人说是群雄割据,甚至说是“地方自治”。比如现在播放的视频录像,有人不让省委书记进去,对省委书记说:你走吧!现在非常多的反常现象在中国,您怎么看?

唐靖远:我觉得这个事情体现出来是两方面的危机,首先是对中共在政治上的合法性的一个最大冲击。我们都知道过去中共也有发生过这种不同社会上的危机,但都是局部的,很多受中共欺骗、洗脑的。我们打个比方例如韭菜,他割到那边,没有割到我头上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只要没有割到我头上,我觉得我是安全的;所以他觉得其他的人被割了韭菜了,就不太去关心他。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瘟疫明显的已经蔓延全国了,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自己的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这个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所有的人都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政府的措施是不是得力的?或是我在这次危机之中我能不能逃过去?我能不能靠自己?或者是你相信政府,还是不相信政府?我怎么样躲过这场危机?他们都在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是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民间老百姓开始对中共整个政权的合法性,人们在开始发生动摇和怀疑。

那么第二个层面的危机就是您刚才提到官场的这种现象。因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是什么呢?这次武汉封市,包括湖北很多地方封城;甚至还出现像汕头擅自发布封城,很快又赶快撤销掉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封城”其实意味着进入紧急状态;按照道理中国国家法律的规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哪怕是局部的,这个权力只能是由中央来发布的。

但是我们现在却看到频频出现地方政府自己就发布了!甚至你刚刚提到“六级隔断”,它只是湖南的一个小县城,它自己就悄悄地发了个文件,它还没有公开地宣布说我封城;但是我自己就发文件,实质上做到封城。

它其实说明什么?说明官场对中央的政令已经不信任了,它知道如果我要等着你中央来下命令,可能我这里就完蛋了。所以它客观上表现出来就是,官场对中共的地方政府,对中共的这个中央的指挥,权力传递命令的行政体系,已经在开始失效。已经显露出来有这种解体的迹象。所以我们从民间也好,还是从官场也好,你都能看出来,整个中共统治、管制系统,逐渐地处在瓦解和动摇之中。

主持人:那时间长了更是这样,破空先生?

陈破空:这里面都是天意。中共越强调的东西,最后却是越崩溃的东西。因为中共说“疆毒”、“藏独”、“台独”、“港独”有多么可怕的时候,现在看到全国都在“独立”。就好像中共在去年(反送中)要“香港人都不要戴口罩”、“不要戴眼罩”的时候,说是禁蒙面。

主持人:没错!真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陈破空:现在全国都在戴口罩,甚至戴眼罩;不戴眼罩甚至都有可能被传染,所以全国都要蒙面!

主持人:不戴口罩把你抓起来!

陈破空:抓起来一顿毒打,还有什么的。像抓罪犯一样。所以这个情况来讲,真是“天意”,真是“反讽”。真是必须落到你(中共)头上不可!所以有时候我们甚至不相信,没有信仰的人都已经觉得没法不相信了!都觉得这个“天意”怎么这么明确?都这么的指标清楚。

唐靖远:“气数已尽”用过去一句话形容,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当时香港人打出很多的标语“天灭中共”,我看到微博上的评论说:真是“天灭”呀!

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会持续关注这个疫情的发展,也欢迎您随时给我们提供,您所了解的讯息。今天节目就到这,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中国进口包裹有武汉肺炎风险?CDC解释
德国七人感染中共肺炎 专家:门户仍大开
武汉肺炎谣言满天 洛县官员出面澄清
【快讯】墨尔本一女子染中共肺炎 全澳确诊12例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4.4疫情追踪:中国疫情数字成谜
【胡乃文开讲】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参汤?5种粥补元气治百病
【直播】4·4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30万
【拍案惊奇】中共为粮荒辟谣 海南现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语】曾焯文:天下围攻 要求中共赔偿
【新闻看点】北京清明作秀再遭骂 追责声四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