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武漢肺炎會擊垮中共政權嗎?

人氣 18656

【大紀元2020年02月02日訊】武漢新冠肺炎,是2020開年飛出的一隻巨大的黑天鵝。不但在中國持續惡化,在全球也繼續擴散。美國週五(1月31日)宣布「國家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而在中國國內,隨著疫情加劇和更多信息曝光,越來越多民間聲音對中共體制表達不滿。那麼這次瘟疫將對中共政權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嘉賓:陳破空 唐靖遠
主持:方菲

熱點互動武漢肺炎瘟疫會擊垮中共政權嗎?紅十字會扣留物資:誰給它的底氣?《新英格蘭雜誌》論文揭12月中就已人傳人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31日星期五。武漢肺炎是2020年開年飛出來的一隻巨大的「黑天鵝」(極端事件發生時影響很大),不但在國內持續地惡化,在國際上也繼續擴散。今天美國政府宣布,美國進入了公共衛生的緊急狀態。而在國內,隨著肺炎疫情的持續惡化,民眾對於中共體制的不滿之聲也越來越多,對於中國的經濟也恐將帶來重創。那麼這場瘟疫到底對於中共政權會帶來多大的衝擊?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問題。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唐靖遠:你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美國宣布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透露兩方面信息

主持人:謝謝二位。好的,那麼我們也歡迎觀眾朋友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們會讀您在YouTube上的一些反饋或者問題。

那我想先請二位點評一下,我們看到美國政府今天(1月31日)下午,宣布「武漢肺炎構成美國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美國進入緊急狀態,那麼很多的航空公司可能也相繼要中斷跟中國的飛行。包括很多的從中國來的人,不一定能夠進入美國。

破空先生請您先談一談,您怎麼看這樣一個最新禁令。

陳破空:我看到兩個對照的事情,一個前兩天大家都看到美國總統川普非常樂觀地表示,在一個競選的集會上說:中美會加強合作,我們有一流的專家,我們隨時準備好跟中國合作解決這個問題,而且事情會很快平息,很快會解決,大家會看到;還說美國這些病例都在控制之中。那麼這個是給人家的感覺,川普好像掉以輕心,甚至有人擔心,川普是不是低估了形勢?但是川普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所以嬉笑怒罵之間,頭腦非常清醒。

所以你看該採取的全都採取了,從國務院發布四級旅行警告,或者是其它地方三級旅行。還有現在發展到航空公司取消航班,再一個就是全國衛生緊急事件。那麼這個衛生緊急事件是伴隨著還有撤僑,美國一步都沒有緩。還加上包括現在傳出來,是駐中國的大使館、領事館都要撤走人員,只留下緊急人員。

主持人:緊鑼密鼓地在做。

陳破空:也就是說,這反映了一個川普的性格,和這一屆政府的性格,就是外鬆內緊。非常的細膩緊湊,但是表面上都是唱唱白臉,就是嬉笑怒罵之間,就讓中共灰飛湮滅。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您的看法?

唐靖遠:我覺得美國的這個舉動,至少是透露出來兩方面的信息。第一個說明: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政府其實跟中共政府是有密切溝通的,美國政府也有很多的渠道可以獲取中國發生這場瘟疫的一些更真實的信息。那麼美國做出這樣的舉動,其實是一個升級的信號;也就是說明中國的這個疫情其實正在惡化之中。而且美國政府對中共政府能否控制住疫情,其實已經沒有信心了。所以美國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我先把我的大門給關上,這是一方面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覺得我們看到美國這次的對象,就是關門的這個對象不僅僅是武漢人,或者是湖北人,而是整個中國,只要去過中國在14天之內,都不能夠入境美國。那麼我就覺得其實透露出來一種信息,就是美國政府很可能已經做出了一個判斷,就是中共政府現在對這個疫情已經處在一種失控的狀態。

主持人:全國範圍內。

唐靖遠:也就是說,美國認為可能在全國範圍之內,這個疫情這樣擴散到全國範圍之內,中共已經無法把這個疫情,限制在湖北這樣一個範疇之內。我覺得這個釋放這麼兩種信息。

紅十字會扣留物資 或有三重因素

主持人:是,可以說是疫情真的是相當嚴峻。那我們還是要看回中國,因為中國現在是這個疫情的爆發區。那破空先生這兩天,可以說今天,在最新的從中國流出的消息,大家都在熱議的就是一個紅十字會。湖北紅十字會還是武漢紅十字會,它那邊流傳出來視頻,可能是它內部員工拍的,就是物資堆積如山。然後這兩天我們又看到說,相反這個醫院,一線的醫院又在告急,又在向社會要求捐贈。你怎麼看為什麼紅十字會堆的那個物資不發給醫院,這到底是誰?

陳破空:我看到是相反的現象,現在相反的現象就是,不管是武漢人民,還是湖北人民,非常民怨沸騰的就是物資極其的短缺,醫療資源絕對的短缺。醫生、醫護人員、護士都非常的惱火,但是外國記者去,醫護人員說……前線有17萬醫護人員,但都不敢說真話,都是三緘其口。這證明上面給打了招呼,施加壓力,叫他們不能說真話。那麼醫護人員差到什麼地步呢?就舉黃岡市,700萬人口的黃岡市,現在的醫生這些防護設備大多是自製的,什麼用雨衣當防護服。

主持人:我也看到了。

陳破空:垃圾袋當鞋套,文件套當自己的面罩、臉罩,都差到這個地步!然後那些當官的戴著N95口罩,黨員幹部戴著N95口罩,而普通站在前線的醫護人員卻是非常一般的口罩。說現在人們就問,這些捐資、捐助,捐的物資、口罩去哪裡了?那麼現在大家都看到了,紅十字會內部拍出來的相片,堆積如山的物資不發放,為什麼?在紅十字會黑到什麼程度呢?第一個,如果有人去捐物資,紅十字居然說要收手續費,不收手續費,他拒收。

第二,捐的口罩紅十字現在不是分到前線的醫護人員,也不是分到最緊張的一些什麼二醫院、五醫院。去分到一個護幼醫院,一萬多隻。人家那個醫院根本不接收,沒有發熱門診。再有看到一個「莆田系」,福建「莆田系」的一個醫院。這個莆田系醫院就是典型的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一個黑窩。幾年前那個陝西大學生魏則西……

主持人:對。

陳破空:就是由莆田系在百度上賣假藥,導致他死亡,他死亡前發了遺書悲憤地控訴這個莆田系。這次湖北紅十字會為什麼要把18,000萬隻口罩給了莆田系?而所有醫護人員只得到3,000個口罩,所以這個是無法解釋的。再有,這些物資堆積如山是什麼?而且今天我還得到一個消息,說有人給紅十字會要捐一些方便麵。說是可能醫護人員不夠吃,就給他們一口拒絕。紅十字說方便麵我們不收,我們收現金,收錢,直接就說錢。

這就說明紅十字是準備好貪腐,準備好貪污,吃回扣。為什麼這個物資堆積如山?不外乎三種可能,一種可能就是說要等著所謂黨和幹部、領導來用。可能要用到最需要的時候,讓領導同志先走,要這樣來用。第二種就是堆積如山是內部在商量,怎麼樣去販賣,變賣,去賺錢。

主持人:最大限度地牟利。

陳破空:賺錢,對,牟利。還有一個就是這些物資的堆放,有可能是在看形勢,看著究竟這個形勢怎麼發展,這個紅十字會在看。所以現在中國人,海內外的華人,不要說台灣、香港,海內外華人一定要注意,不要隨便捐錢、捐物、捐口罩。你捐錢可能被貪官所貪污;你捐物,可能就是被紅十字會所苛扣,你甚至是口岸阻擋;你要是捐口罩,你根本不知道到了誰的手上。所以說我認為現在海內外的華人,還有香港、台灣的這些朋友,你要捐的話,一定要找到,除非你有把握,直接捐到醫護人員手上,直接捐到受害人手上,直接捐到病人手上,否則分文不要捐。

主持人:是。唐靖遠先生您覺得誰有這麼大的權力,可以讓紅十字會不許他發?另外,就是為什麼政府不管呢?這個事情。

唐靖遠:這個我覺得首先第一個涉及到一個政治性因素。因為我們看到這次紅會的,這個發放口罩問題上面,其實和以武漢協和醫院為代表的地方醫院,發生的一個公開的矛盾。其實不光是協和醫院一家醫院,這裡面有一個政治性因素是什麼原因呢?就是此前因為協和醫院和很多的醫院,這個物資不是供應不足嘛,他們在一種被迫的、非常緊急的情況下,只能夠集體去向社會發出求助,就是繞開了這個衛健委和紅十字會。這個其實在中共的官場,他們會認為是讓他們丟了臉。

主持人:難道他們是要作為一種報復嗎?

唐靖遠:對,這個是一個比較主要的原因之一。因為今天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出來,協和醫院和其它的一些醫院有到紅十字會去領物資。然後就是單獨協和醫院的醫生,我們像要飯一樣,被紅十字會的官員就擋在門外。導致這個協和醫院的院長,說是他自己不得不跑到機場直接去搶這個物資。甚至都做出這種,就是按照他們不符合官場這個規矩的舉動,這個是一個政治性因素。

第二個因素我比較贊同,就是剛才陳先生所提到的原因,就是紅十字會不排除真的有待價而沽的,這樣想要發國難財的這種動機。因為它是有前科的,此前不是已經就曝光出來,說紅十字會把山東壽光別人無私捐贈的350噸的蔬菜,拿來轉賣嗎?

主持人:對,在市場上賣。

唐靖遠:這個轉賣雖然紅十字會出面來否認,但是其實《環球時報》自己其實在微博上面是把這個事情給證實了。雖然它說它們賣的是低價,還是低於市價,但是這一部分這個蔬菜,那都是別人免費捐贈的。是給這個一線的這些醫護人員。

主持人:還有可能給民眾啊什麼的。

唐靖遠:對,換句話說,就是紅會它有這種賺錢的前科,所以我們確實不能夠排除紅十字會是不是想要把這批口罩壓著,到最緊急的時候,然後待價而沽的。那麼第三個從一個側面說明紅會它有更多的這種考量。就是現在這個瘟疫,疫情我們看見還在迅速的在惡化,在發展,那麼未來會到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頂峰,其實很多人還是,在很多人的概念中還是一個未知數。所以它可能有這樣一個考量,就是我先把這批物資先壓住,因為現在還沒有到那個最可怕、最需要的時候。所以寧可現在讓這批醫護人員他們先自救,我先留著到最後這個領導也好,或者說是它們官僚系統、體制內的人如果迫切需要這部分物資的時候,它還可以有用的,我覺得有這樣一個考量。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最新論文 12月中就已人傳人 官方隱瞞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真的是太可惡了,希望這個民眾不管國內、國際的,給紅十字會壓力,一定不可以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們很快再講一下另外一個事情。唐靖遠先生您原來是醫學院畢業,所以請您先談一談。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這樣一個權威性的醫學雜誌上,這兩天發表了一篇論文。這個論文是中國專家遞送的,那麼這個論文很明確地揭示出,12月中開始就已經人傳人了,這個病毒。

但是這個就引發了網絡的風暴,就說12月中就人傳人你就不告訴我們。但是後來這個衛健委出面解釋說,這個是回顧性的論文。您怎麼看這個事情?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說法很顯然是(值得)進一步去推敲的。有兩個原因,首先第一個,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論文的發表,日期是在29日。我們都知道像這樣一篇高質量的,要求非常高的,因為是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這個可以說是國際一流的醫學雜誌,它對論文的質量要求是非常高的。那麼你從29日發表,我們往回倒回去推。我們都知道凡是寫過論文的,這個是常識問題,你從整理數據,到寫出完成這個論文,最快的情況下,你起碼也要5到7天的時間,差不多一週時間。然後你寫完論文之後,你還要進行校對,數據的考量,翻譯等等,所有這些工序全部走完以後,然後再加上你投稿。

主持人:對。

唐靖遠:而且你投稿到這個雜誌社,雜誌社不會說是你一過來,我馬上就給你發表的。因為按照過去正常的情況下,一篇這樣的這種論文,尤其是這種一流的雜誌,它對審稿的那個標準是非常嚴格。普通的情況下要一、兩個月才給你發表的,就這種審稿。那麼當然現在是因為這個瘟疫是吧!

主持人:緊急。

唐靖遠:武漢疫情爆發,處在爆發期,非常緊急,有可能就是採取一個,我給你綠色通道,我就優先審你的稿。即便是這樣,那麼經過這樣至少是要兩、三個以上的一流專家來把關,來審稿。雜誌社把這個過程走完,其實至少也是要3到5天時間。所以如果我們把這些時間都加上去,你這篇論文從他開始寫到最後徹底地發表出來,這個過程至少都是要10到15天,也就是差不多兩週左右的這個時間。

換句話說,你在1月29日發表出來這篇論文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合理地倒推回去,你至少在1月的上旬,其實基本就已經拿到這個結論。你的學術研究的成果,其實已經都出來了。那麼在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看到文章裡面提到的這種人傳人的這種現象的出現,你是完全作為一個研究者,你肯定是已經知道了,你為什麼那個時候沒有曝光出來呢?沒有通知大眾呢?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我們看到這個論文的本身,它也是(值得)進一步推敲的。它這個論文裡面提到了兩個重要的數據,一個數據就是在今年的元旦之前,就是在去年(2019年)12月份所爆發的這個所謂的確診病例裡面,有高達45%的人病例,是跟華南海鮮市場沒有任何關係的。這個其實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數據了。第二個數據就是在1月11日以前,其實已經有7位醫護人員被感染,被確診。就是說在1月的上旬之前,作者至少就已經拿到了兩個確鑿的數據,他證明已經有人傳人的這樣一個證據了。

主持人:對。

唐靖遠:那麼在這種時候,你這個專家,就是我們都知道專家是什麼時候去的,這個專家組他們是去年12月31日就已經到達武漢了。所以我們剛才所說的這兩個數據,他們一定是到了武漢之後,在1月上旬絕對不會超過1月10號,他們就已經都掌握在手裡了,這個數據。他們絕對不會是後面我來調查以後,我才知道的。所以他們那個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為什麼那個時候沒公布呢?再加上在1月15日的時候,武漢官方衛健委都還在說: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有人傳人的現象。

然後到19日的時候,武漢政府不是還組織40,000個家庭一起來集體吃火鍋,營造太平無事的這樣一個假象。然後才僅僅2天之後,在20日的時候,鍾南山馬上就出來宣布說是:證實了有人傳人。然後這個形勢就一下子就急轉直下,僅僅2天的時間。那麼其實就充分地說明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官員和這些專家在聯手欺騙大眾。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來談談。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這個裡面涉及到三個要素,「時間」、「人物」和「內容」,剛才唐先生談到了「時間」。的確作為《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這樣的權威雜誌,不可能是臨時約稿,也不可能是短時間就可以批准發表稿件,那麼一般都是半個月或者是一個月提前就在醞釀。也就是這篇文章在最早12月中旬,最遲1月上旬就寫成了,所有的內容,400多個病例就在裡面分析了,這是時間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人物」,人物就是有一個是國家疾控中心、疾病防控中心副主任,第二個湖北省疾病防護中心主任,第三個掛名了國家疾病防護中心主任,三個都是從中央北京到湖北地方,都是權威人物,而且是領導幹部,他們本身是領導幹部。

主持人:對,最該做決定的。

陳破空:是相當有級別的,不是一般的專家,是領導幹部。但是他們寫這篇文章有他們的私心,兩個私心,一個私心是他們抓住了這個機會,他們卻發了一筆國難財,為什麼?他知道這個時候他研究了這些病例是獨特的,他們通過自己的權力,自己醫學的領域和現在的病例,能夠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人家說只要在這個雜誌發表一篇文章,你就是一本萬利,從此你就發了,你就是邁入了世界頂尖專家行列。以後人家就給你像雪片般地約稿來了,約稿讓你寫,而且稿費也很高。所以這是一個他們的私心。

第二個他利用了瘟疫,而沒有向公眾去公布他們的研究成果。那麼這個研究成果當然應該不是他們想隱瞞,應該是政府,說得淺一點是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說得高一點是中央政府,要隱瞞,他們配合了這個隱瞞。但是這個報告在英國一發表出來之後,再出口轉內銷,回到國內,國內的學者、國內的學術界非常的憤怒。

主持人:軒然大波。

陳破空:現在這個憤怒就是說,既然你們12月就知道了人傳人,已經證明人傳人,為什麼不通知?人傳人多厲害,人傳人你傳到醫護人員,你可以傳到鄰居,可以傳到街市,可以傳到全國各地。結果為什麼耽誤了一個半月才來公布?說這個剛才我糾正一下唐教授的時間是1天。40,000人的萬人宴是1月19日,20日是所謂習近平到鍾南山的一個表態,只就是第二天而已。這不是活生生的害人嗎?在40,000人裡面多少傳染者,大家想一想。

還有中間1月中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其中的官員比如(前)黃石市長已經染了,那麼誰染給他的,他又染了多少官員,從官場到民間都是完全的蔓延。所以這篇論文所揭示的是:從官場到這些所謂疾控中心主任、這些專家裡邊,徹頭徹尾的私利。一黨之私、一己之私盡在其中,最後是禍國殃民。

武漢肺炎事件: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

主持人:所以有人把這個事件,跟當時蘇聯那個切爾諾貝利核電站(1986年4月26日,核子反應爐破裂事故)那個事物相比,甚至有人說這次完全是人禍,您怎麼看呢?

陳破空:絕對不能跟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相比,是千倍、百萬倍、億倍大於那個切爾諾貝利。切爾諾貝利是什麼呢?是一個核基地的走漏,走漏的話它的核輻射是有範圍的。比如說你幾十公里也好,上百公里也好,有範圍,那裡的動物變大了,那裡的人受到影響,那裡受到輻射了。這是有範圍的,絕對不會超越國界,超越省界,超越到多遠。這個中國的肺炎不僅是超越了武漢,超越了湖北,超越了全國。為什麼世界62個國家都採取了旅行限制?是因為中國的國防的邊關都控制不住了,超越了國界,禍害整個世界。所以這是不能相比的一點。

第二不能相比的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時候,已經是蘇聯的戈爾巴喬夫時代,戈爾巴喬夫還在推進改革,應該或者說接著就是那個世代。戈爾巴喬夫在推展透明化的寬鬆的改革,使蘇聯走向一個解脫的道路,使俄羅斯人民和四、五個加盟共和國走向一個解放解脫的道路。但是今天的中共是在走極左路線,走閉關鎖國,王滬寧也好,還有其他高級領導人也好,走的就是這條道路。所以今天真的閉關鎖國了,就剛才美國旅行禁令一樣。都說中美脫鉤,怎麼脫鉤?主動脫鉤,還是被動脫鉤?一直在討論。結果自動脫鉤了,物理上脫鉤了。所以說僅僅比蘇聯切爾諾貝利事件是完全不能比的。

主持人:無法相比。

陳破空:無數倍地,成億倍地超越那個事件。

唐靖遠:我就簡單補充一點,我覺得這一次,其實要說這個它要和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件有什麼相似之處的話,就可以說明凡是在一個政權的末期,它極端的腐敗、極端的黑暗的時候,其實所爆發出來的這種重大的公共危機,人禍的成分要遠遠大於它的天災,就是它自己原本的因素。

武漢大姐痛斥中共  疫情讓更多民眾看清中共

主持人:好的,其實我覺得這次疫情的爆發確實讓很多民眾對中共處理方式有了更新的認識,然後有了很多的不滿,我們看到海外很多的視頻流傳出來,其中一個就是說,有一位武漢的一個大姊,她就是痛斥政府,我們先很快看一下這個視頻。

視頻內容:

武漢大姊:共產黨你們幾時下台?2020年說好了我們有小康的水準,我們得到的是什麼?我們得到的是,親戚都沒有了!犧牲的是我們這些老百姓,你們到底是人還是鬼啊?還是魔鬼啊?你們到底是在幹什麼?

視頻結束

主持人:我覺得這位大姊說這話是非常憤怒,你可以看她發自內心。唐靖遠先生,您覺得現在在中共瘟疫橫行、肆虐,看到這樣的結果,有多少民眾是有這樣的情緒?這種情緒有多大的普遍性?

唐靖遠:我覺得像剛才這個視頻,還包括武漢的一個小哥,是吧?他也是拍一個視頻也是類似的發出這樣的聲音,其實這樣的現象還是有相當的代表性的。至少代表了一部分民眾,尤其是現在身處疫區,正在身受其害的這樣一部分人,他們開始清醒,我覺得這個代表性還是有的。當然,客觀的說,我們也可以看到大媽,她清醒過來,痛斥中共是魔鬼;但是可能在這個範圍之外的,很多的大媽、更多的大媽,她也覺得我們要相信黨、相信政府。然後還有更多的這樣的小粉紅,他覺得我們國家仍然很強大,我們只要依靠政府、相信政府,仍然可以挺過這次難關。

主持人:我看到一些反饋的提到說,這次政府已經處理地很即時、很透明了,確實有不少這樣的看法。

唐靖遠:我先說這部分,其實我們會發現這種現象它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呢,有很多人他其實曾經也相信過政府;但是我們都知道,中共它對民眾這個洗腦和欺騙,它可以說是全方位的。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很多人可能在這一個問題上他受害了,他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但是換一個問題,他可能依然會被中共所欺騙。所以這就是我們看到很多人他今天自己才被強拆,或者是才去維權,回家第二天,他仍然去罵香港這些都是暴徒,就應該要殺光,或者說法輪功就是應該要鎮壓等等。

這種現象其實可以說是非常普遍的,就說明很多人他其實對中共這種邪惡,其實並沒有真正的、透徹的、全面的這樣一個認識。那麼,這次武漢爆發的瘟疫,我覺得可以起到一個作用,就是相當於在全世界面前再次做了現場直播。我們知道上一次香港事件,可以說也是對全世界做了一次直播,讓全世界,尤其是國際社會,看清楚了中共的真實面目。

我們都知道香港問題也好,還有貿易戰問題也好;其實貿易戰它所爆發出的問題是,中共所標榜的所謂「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是可以共存的,其實這個騙局已經破產了。那麼香港問題所爆發出來的是,中共所謂的「極權體制」和「民主體制」也是可以共存的,這個所謂的騙局其實也破產了。

主持人:一國兩制。

唐靖遠:對,就是它在經濟上面和政治上面的「雙重破產」,讓人看清楚了。但是這次武漢瘟疫,我覺得它相對於做了一次全世界的直播,而且是直播給中國人看的。讓中國人看清楚在這次瘟疫之中,我們看到中共政府所暴露出來的全面的這種腐敗、這種草菅人命、這種從官僚政府的無能和漠視人命,以及包括就剛才像「紅會」拒發物資和類似這樣的,這種貪婪、這種腐敗等等,甚至包括一些底層民眾之間的「互害」的模式,我們看見湖北人、武漢人到處都是像過街老鼠一樣被追殺,是吧?

主持人:有人說用反革命模式來追殺這些人。

唐靖遠:就是這樣一種狀態,它的根源都能讓人看清其實就在中共這個體制之上。所以我相信這一次瘟疫過後,應該會有一大批的中國民眾,通過這次瘟疫他們應該能夠看清楚中共,是真正造成中國這個社會所有問題的最深重的一個根源所在,那麼他們可能會真正有一個清醒。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覺得這次瘟疫會讓很多人重新梳理,他們對中共的看法嗎?

陳破空:在這個瘟疫的發展過程中,這幾天我在不同的場合講過中國人大概分三類:一類「覺醒的中國人」,一種是「愚昧的中國人」,還有一種是「助紂為虐的中國人」。助紂為虐就是「五毛黨」(指政府花錢聘請的網路評論員)、「自乾五」(沒有收錢也歌頌黨的人)、「小粉紅」(泛指為1990年後出生的中國愛國主義線民一個詞語),當代義和團、當代紅衛兵等等,還在幫助這個黨和政府抬轎子,到了國難當頭還在發國難財。

那麼愚昧的中國人是相對有一部分,就是有人在這個時候還在提所謂黨和政府即時透明,這一部分人怎麼愚昧呢?不僅長期受中共洗腦,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資訊只來於共產黨,共產黨的電視電台、共產黨的報紙、共產黨的網站、被封鎖的資訊,他們看到的是中共製造的標題。

中共製造的標題非常可怕,甚至把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為中共背書了,但是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沒有說的話,黨媒編造出來,《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編造了世界衛生組織說的話、總幹事說的話,根本沒有說什麼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什麼制度優勢給世界什麼的⋯⋯,根本沒有說這個話!連英文都沒有,就給人家編出來放在黨媒上,讓人們信以為真。

昨天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發表了一個聲明的時候,這次新華社由於外界的揭露、包括我在內的揭露,終於不敢竄改人家的話,原文翻譯了全文,但是標題給人家改了;人家的標題就是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提升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全世界進入緊急突發事件狀態。黨媒標題改成什麼呢?「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聲明:中國政府的非常措施值得點讚」。

這又是什麼標題?好像世界衛生組織發了一個聲明就是為了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發表聲明是宣布緊急狀態,中間只是提到有兩次,用了一個否定句,不是用肯定句。他說這不代表我們對中國政府投不信任票,我們仍然相信中國能夠戰勝瘟疫,他說我再說一遍,說了兩遍。其實是用否定句說「不認為」,是不贊成票。結果中共說這是「點讚」,還用了中國詞語。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多少人被洗腦?多少人被騙?而且還弄出來什麼有炒作華南海鮮市場美女老闆官商勾結,又炒作說美女吃蝙蝠,人都找不到這些人。掩飾中共軍方的武漢病毒所出事,或者生化武器出事的更大的可能性。所以由於這些又培養了一大批愚昧的人,這些人還在繼續愚昧,國難當頭深重災難還在愚昧。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他們看到的不是真相?了解的不是真相?

陳破空:對。還有一批就是覺醒的中國人,這些人就像我們剛才看到的這位大媽,還有其它視頻中的大叔、小伙子等等⋯⋯,一個小伙子垂死中大罵共產黨說「誰來救武漢人民?誰來救中國人民?難道是共產黨嗎?難道是習近平嗎?難道是中國夢嗎?」他滿臉流淚非常悲憤,就是其人將死,其言也善。還有一個大叔跟醫院護士吵架,吵來吵去雙方得出一個結論:都是共產黨魔鬼惹的禍。

所以這些事件中,我相信這三種人可能比例在發生變化。我看到有一些「五毛黨」在覺醒,有一個姓楊的,這個「五毛」原來在香港留學,在香港抗爭時,大罵香港人抗爭是反共、反華、港獨。現在他覺醒了,他說共產黨怎麼怎麼樣。還有,甚至於我在自己節目的視頻留言,下面也有「五毛黨」在覺醒,這個覺醒的比例在增加。「五毛黨」這個頑固分子發國難財去發帖,人家說發帖死全家;這些人在發國難財有可能在縮小。中間愚昧的人也增加,這個比例此消彼長,我認為這是樂觀的,因為對中共來說,70年之大劫,70年沒見過這麼大的大劫!我們只說簡單兩句話,去年香港被砸爛,今年整個中國被砸爛。這就是結論,這就是宏觀圖景。

困境是中共體制造成 相信政府的人有可能斷送生機 不如自救

唐景遠:我先補充一點,剛才不是提到所謂的信息透明、手法果斷,是吧?我們看到所謂的信息透明的說法,其實本身就是一個邏輯陷阱。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現在疫情會嚴重到這種失控的程度,它本身就是中共隱瞞信息造成的,剛才我們已經談到了,是吧?中共在早期,就包括這個官員……

主持人:越來越多的證據真的是在顯示這一點。

唐靖遠:就包括周先旺武漢市長,他自己都公開承認在早期隱瞞了信息的,只不過他把鍋甩給了上級,是因為我沒有得到授權所以我們才隱瞞,他說白了就是這個意思。也就是說,你捉鬼放鬼都是中共,本身造成疫情的惡化就是中共自己造成的,然後現在它自己又採取了一種好像很極端的措施,一下子把武漢全封掉,甚至把整個湖北省全封掉,好像顯得我是採取了一個果斷的措施,自己扮演救世主這麼一個角色。其實我們剛才說捉鬼放鬼都是中共,它就是在玩弄這個花招。

另外一個方面,我們都知道打一個比方,就像一個人生病,本來在早期的時候其實吃點藥、打點針就可以解決的。但是中共現在採取的手法就像丟車保帥一樣,你本來來找我看病,我告訴你說沒事,你回家去吧;結果等你病情惡化了,然後我告訴你現在必須要截肢了,一刀把你切掉,然後我再告訴你,你看:幸虧是我一刀把你切掉了。

主持人:果斷的。

唐靖遠:我要不跟你切掉的話,你就沒命了。中共其實玩的就是這套手法。

主持人:但有一點,我想很快地問一下唐先生。很多民眾可能覺得我不知道很多資訊,但是我現在在國內疫區,我沒有辦法,我也只能靠政府,還能靠誰呢?難道靠你嗎?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們剛才其實已經談到這方面問題。過去古人不是有一句話嗎?在同一個人的面前,你受騙了一次,你可以說是不小心;如果你連續二次、三次,還再受騙,那只能說明你腦子有問題了。中共這個政權,我們都看到在這次瘟疫爆發的過程之中,造成你現在的困境;很多人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是吧?造成今天這種困境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機制造成的。

你如果還在相信這個機制,那麼現在你如果還有一點生存的機會,這一點唯一的機會都可能會被斷送掉。因為我們已經看到太多這樣的例子了。比如有醫生,一開始也是相信中共政府可以依靠的,結果現在那個醫生變成什麼?拿著傳單做成臨時口罩,甚至拿著公文夾把它剪開,做成面罩;連方便麵都吃不上。

我還看到一個視頻,醫生打電話對外求助說:你能不能幫我們送一點乾糧來?連吃的東西都沒有。你真的是相信中共政府嗎?還有一個案例是:父親被隔離了,他十七歲的兒子是腦癱,自己生活不能夠自理,結果六天的時間只吃了兩頓飯,活活餓死在家裡面。

而且還有更極端的案例,就是很多老人在家裡,最初就是相信政府,而沒有做好自我的居家防護,結果被感染或疑似感染後,住不上醫院。因為爆發性的增長之後,又沒有辦法確診。就有老人自殺,跳樓的、上吊的;這些人間慘劇不斷地開始出現。這個就是你相信中共政府的後果。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還是在一個客觀的角度看武漢和湖北;甚至包括一些其它的地區,已經出現一些陷入無政府的狀態。物資供應不上,醫療條件什麼都供應不上,你能夠唯一的選擇是什麼?其實就是只能靠自己。就是要靠你自己自救的!不管是在生活上基本的糧食、水的儲備,還包括醫療防護這些儲備,一定要非常充分。

因為中共政府現在散布出來的訊息是虛假的,它都告訴你說:七天以後、十天以後疫情就能得到控制了。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實際情況是WHO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是重大的公共緊急事件。美國也宣布進入緊急公共事件,然後還把國門給關了;其實這一切都說明什麼?說明這件事情還在繼續惡化!這個事態還在繼續地升級。所以很可能這次危機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我覺得每一個在中國大陸的人都應該要有充分的準備,要有一個長期的打算。

主持人:而且尋找自救的方法?

唐靖遠:對!

武漢肺炎瘟疫是中共大劫  地方和中央已開始脫節 體制瓦解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剛才提到一個重要問題,您說這是70年的一個大劫。現在很多人提到這個疫情的後果,不管是對中國的社會,中共的政治,中國的經濟,都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您覺得從這些方面,怎麼看這些影響?對於中共政權又會造成多大的衝擊?

陳破空:這個影響、衝擊,怎麼估計都不為過。從年初中共領導人,號稱今年的首要任務是「國家政治安全」。所謂國家就是指「政權」,就是指「政府」;所謂政治安全就是「政權」安全,一黨專政,這是他們自己說的。另外還號稱有一個宏大的目標,叫作「全民小康」。剛才武漢大媽已經說了:什麼小康?人都死了還小康。親戚朋友都沒有了還小康!說你們(高官)下來吧!你們共產黨下來吧!我們不需要你們!剛才那個(視頻)放的不全。裡面她還說人們不需要你們。你們下來吧,你們站在那邊幹什麼?!

今年這個蔓延全國的瘟疫啊,不要說對民眾突如其來,就是當局本身都估計不到這麼巨大和洶湧,儘管現在公布還不超過萬例確認病例,死亡才兩百多。但是為什麼全國都在封市、封省、封路、封縣、封鄉、封村、封戶?達到這個程度。說明實際的情況遠比外界想像的嚴重。所隱瞞的程度是非常的深。李克強說:任何謊報、瞞報、漏報都要嚴厲追究,恐怕是高層路線鬥爭、權力鬥爭的暗語。還有一些黨媒在說:刻意遲報瞞報,誰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就是權力鬥爭的情況。

主持人:對!(疫情)早期他們這樣說的。

陳破空:所以在這個情況下,中共的隱瞞已經進入第三階段了。第一階段的隱瞞是:拖了一個半月,不向公眾報告。第二階段的隱瞞是:公布給公眾了。採取的措施但是由所謂的「中共政府」來壟斷訊息,不要別人發布;別人一發布就說是謠言,就抓捕。壟斷訊息是第二種隱瞞。現在進入第三種隱瞞:就是人為地控制確診病例,人為地控制死亡人數;跟實際武漢、湖北所表現出來的情況不相符。所以進入第三層的隱瞞,在這樣的情況下說明疫情非常嚴重。

這種危機中共政權自認為可能會讓它垮台,甚至現在出動軍隊圍困武漢,中部戰區(的軍隊),都說明它們意識到問題很嚴重。用軍隊去圍困除了要掩飾生化武器,或者是病毒研所之外;有可能隨時出動鎮壓人民,一旦人民起義,一旦人民暴動,一旦人民衝進政府,軍隊就要出來鎮壓。從這些講,中共本身比我們估計它自己的危險還要大。

主持人:唐靖遠先生也請您分析一下,對中共政權的衝擊。但是現在有一個非常可笑的現象,許多地方封路、「六級隔斷」等等。視頻上有人說是群雄割據,甚至說是「地方自治」。比如現在播放的視頻錄像,有人不讓省委書記進去,對省委書記說:你走吧!現在非常多的反常現象在中國,您怎麼看?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事情體現出來是兩方面的危機,首先是對中共在政治上的合法性的一個最大衝擊。我們都知道過去中共也有發生過這種不同社會上的危機,但都是局部的,很多受中共欺騙、洗腦的。我們打個比方例如韭菜,他割到那邊,沒有割到我頭上的時候,很多人覺得只要沒有割到我頭上,我覺得我是安全的;所以他覺得其他的人被割了韭菜了,就不太去關心他。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瘟疫明顯的已經蔓延全國了,所有的人都意識到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嚴重的威脅。這個可以說是從來沒有過的。所以所有的人都在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現在政府的措施是不是得力的?或是我在這次危機之中我能不能逃過去?我能不能靠自己?或者是你相信政府,還是不相信政府?我怎麼樣躲過這場危機?他們都在開始討論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大問題:就是民間老百姓開始對中共整個政權的合法性,人們在開始發生動搖和懷疑。

那麼第二個層面的危機就是您剛才提到官場的這種現象。因為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是什麼呢?這次武漢封市,包括湖北很多地方封城;甚至還出現像汕頭擅自發布封城,很快又趕快撤銷掉的事情。我們都知道「封城」其實意味著進入緊急狀態;按照道理中國國家法律的規定,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哪怕是局部的,這個權力只能是由中央來發布的。

但是我們現在卻看到頻頻出現地方政府自己就發布了!甚至你剛剛提到「六級隔斷」,它只是湖南的一個小縣城,它自己就悄悄地發了個文件,它還沒有公開地宣布說我封城;但是我自己就發文件,實質上做到封城。

它其實說明什麼?說明官場對中央的政令已經不信任了,它知道如果我要等著你中央來下命令,可能我這裡就完蛋了。所以它客觀上表現出來就是,官場對中共的地方政府,對中共的這個中央的指揮,權力傳遞命令的行政體系,已經在開始失效。已經顯露出來有這種解體的跡象。所以我們從民間也好,還是從官場也好,你都能看出來,整個中共統治、管制系統,逐漸地處在瓦解和動搖之中。

主持人:那時間長了更是這樣,破空先生?

陳破空:這裡面都是天意。中共越強調的東西,最後卻是越崩潰的東西。因為中共說「疆毒」、「藏獨」、「台獨」、「港獨」有多麼可怕的時候,現在看到全國都在「獨立」。就好像中共在去年(反送中)要「香港人都不要戴口罩」、「不要戴眼罩」的時候,說是禁蒙面。

主持人:沒錯!真是太有諷刺意味了。

陳破空:現在全國都在戴口罩,甚至戴眼罩;不戴眼罩甚至都有可能被傳染,所以全國都要蒙面!

主持人:不戴口罩把你抓起來!

陳破空:抓起來一頓毒打,還有什麼的。像抓罪犯一樣。所以這個情況來講,真是「天意」,真是「反諷」。真是必須落到你(中共)頭上不可!所以有時候我們甚至不相信,沒有信仰的人都已經覺得沒法不相信了!都覺得這個「天意」怎麼這麼明確?都這麼的指標清楚。

唐靖遠:「氣數已盡」用過去一句話形容,可以這麼說!

主持人:當時香港人打出很多的標語「天滅中共」,我看到微博上的評論說:真是「天滅」呀!

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會持續關注這個疫情的發展,也歡迎您隨時給我們提供,您所了解的訊息。今天節目就到這,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熱點互動》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中國進口包裹有武漢肺炎風險?CDC解釋
德國七人感染中共肺炎 專家:門戶仍大開
武漢肺炎謠言滿天 洛縣官員出面澄清
【快訊】墨爾本一女子染中共肺炎 全澳確診12例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中國多地現搶米潮 當局又「闢謠」
【新聞看點】自詡「大國擔當」中共須答七問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