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珍言真语】桑普:疫情失控 中共五宗罪

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认为,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威胁全世界,中共有五宗罪,皆源自其邪恶暴力欺诈本质。他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大纪元)
人气: 40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3日讯】(大纪元梁珍香港报导)武汉疫情影响全世界,中共不但不反思还隐瞒和低报确诊数字,日前美国计划派专家前往中国灾区。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近日接受本报《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中共有五宗罪,包括军队参与利用生物实验室大搞生化武器、偷工减料或致病毒大泄漏等,其邪恶暴力欺诈本质丑陋至极,全世界都将对其进行围剿,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

中共隐瞒和低报数字 美派专家调查源头

梁珍:美国白宫就要求科学家去调查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桑普:其实这已经酝酿很久一段时间了。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很多专家在几个礼拜之前一起讨论,派遣一些医疗专家去中国看看有关人士,希望治疗他们的疾病,当时被中共所拒绝。三个礼拜之后,它(中共)开始说可能可以,但问题是,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美国专家落地去中国。现在美国专家计划和世界卫生组织(WHO)一起去中国,一起去看疫症,但问题是,还未成行。

那么问题是在哪里呢?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White House’s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简称OSTP)主任凯尔文·德罗格迈尔(Kelvin Droegemeier)基本上已经发了一封信给美国的一些智库、一些专家、一个国家的研究院,这些专家就是科学家,有流行病专家,内科的各项科目的都有,要求他们尽快调查武汉肺炎的病毒起源,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第一,医学期刊《刺血针》(The Lancet,又译《柳叶刀》),它就指出武汉肺炎病毒本身的起源不是来自一个单一的来源,可能是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以外的来源。第二,有印度新德里大学和理工大学的学者曾经发表一篇文章,一个初稿,但之后,不知为何被撤销回来了。这个初稿已经公开了,也都写得很清楚,就是怀疑武汉肺炎病毒是不自然的,有一些类似HIV(艾滋)这样的病毒,有四个这种氨基酸的残基人工合成基因编辑成的,这种可能性要进一步调查。这一点正是开启了为什么,OSTP主任凯尔文要调查的原因,某程度上因为这样的原因,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就在上礼拜四(2月6日)和川普见面,就说:“我要禀告你这个情况。”现在川普每天接受关于武汉肺炎的报告。那么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前白宫首席策士班农(Steve Bannon)2月3日也都说出了中共的几个问题,第一隐瞒,第二不只隐瞒,完全低报了应该要报的数字。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病毒是人工合成的问题,如果成为事实的话,第一会激起美国的反对,第二激起全世界的反对,第三激起中国人民的反对,这一点他讲得很清楚。就是说,中国人民会反对,全世界会围剿中共,摆脱掉现在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迂腐、从属于中共的这种状况,我想可以改善的了。

生化室被解放军控制 偷工减料或致病毒大泄漏

桑普: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到这一刻为止我们要调查,我们要真相,很肯定的就是,已经有很多蛛丝马迹证明这一点。

最近,2月8日《熊报》有一篇文章,指中共有五宗罪。五宗罪包括什么呢?当法国援助中国兴建武汉病毒实验室——P4最高等级实验室的时候,同意是由法国兴建的,但最后实际兴建则是交给另外一个研究院去负责,这是第一宗罪。第二宗罪是什么呢?就是法国要求中共不可以建多过一间,但是中共用综合的概念,复制了很多间出来。第三宗罪就是,要求不可以给军方来做,但最新法广RFI的新闻报导说,一个叫陈薇的人,接管了这个P4实验室,而陈薇是中共解放军的重要人物,女少将,而且她是中共解放军生化武器的防御专家。先不要说防御,简单讲一个生化武器专家,竟然去接管一个P4实验室,还有军方背景,为什么会这样?这严重违反了当时中法两国的协议。第4样罪,更加重要的就是,有没有生化武器的制造问题,因为生化武器专家来到实验室,是不是这个实验室一直在做生化武器?第5样罪,最重要的就是,P4实验室能够证实什么,它完全破坏了这个黑洞系统,原来综合的设计,就是将气流汇聚在中央一点,就是在那里研究病毒,目的是什么呢?使那些病毒不会向外扩,聚焦中间聚焦一点,所以发生事故时,都是在中间一点,而不会扩散出去。最后发现它在兴建综合实验室的时候,他自己抄法国的图纸,去建综合P4实验室的时候,它自己偷工减料,而且很多事情根本都做不到这种黑洞设计,黑洞就是汇聚下去一个气漩涡,它做不到这个设计,结果,是不是导致这次病毒大泄漏?这是一个大问题。就是中共在P4实验室人工合成病毒,而P4泄漏在后,这种假设,得到越来越多人的猜测。而这值得美国专家、欧洲专家好好调查这件事情。

它是悔约、违约,法国有责任去处理,美国为了他自己国民的健康,也都有责任去处理,希望这件事能够真是查个水落石出。

中共不可能不知病毒源头 其邪恶暴力欺诈 丑陋至极

梁珍:中共在武汉肺炎开始爆发时宣称,病毒源头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他们故意这样做?他们知不知道病毒的源头在哪里?

桑普:当然我不是中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我从客观的、刚刚讲过的事实告诉大家,它怎么可能不知道?很简单一件事就是,如果认为华南海鲜市场真有问题的话,10月已经知道,封了这个市场就搞定。那么为什么10月一直拖到12月,开始有病症爆发,刚刚去世的医生李文亮,他在微信的朋友圈群组传递这个信息,他都知道这件事,跟着被封群,就是被截了图,被抓去问话、去训诫,再加上有八个爆料的人都如此。为什么当时都不报,为什么隐瞒到那一刻它都不报出来,它肯定知道真正的原因,然后它不想这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粉饰太平之后,不想说,不知道原来这件事达到这么严重,所以它不得不报。

不得不报导的时候,就将全世界目光聚焦到蝙蝠、华南海鲜市场、野味上,让大家讨论了这么久,但问题是野味是否是其中的一个源头,是!但蝙蝠是从哪来的?是否在实验室里有个产业链,有些工人为了赚外快或研究室的工作人员使用这个地方去找一些秘密收入,将这些蝙蝠运出去,在市场上卖,叫做一蝙蝠二吃,做完实验就给人吃,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中共会发生这样光怪陆离的事,很多外国人觉得不会的,人怎么会这样做呢?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共的邪恶、暴力、欺诈,可以丑陋到什么地步,我很希望大家能正视这个问题。

死亡数目巨大不断隐瞒 对讲真话者打压严重

梁珍:病毒是中共人工制成的,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桑普:可能性多大现在很难评估出来,但一半的可能性应该是有的。我刚才讲制造这个病毒,反售蝙蝠的问题,甚至在黑洞系统没办法奏效的问题,这些情况都是有可能的。大家如果对中共这个系统不了解的话,你就要看看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对它来说,死多少人都无所谓。武汉到今天为止火化了多少尸体,多少人死亡、确诊,到今天,已经900多人了,相信当大家看到这个采访报导的时已有一千多人了,在这个情况下,是否这么少的人死呢?

有一个叫Windy(风速)的天文网站,去调查武汉SO2(二氧化硫)的浓度,化验显示这是焚烧1万4000个尸体导致的污染,先不说这个数字真与假,焚烧的尸体是否都是肺炎病案,我就打一个折扣,但这个星期来说,(武汉肺炎去世的)有5000个尸体,都远远超过全中国(武汉肺炎)死去的900多尸体的数字,所以900的数字肯定是捏造,后面肯定要加一个零,甚至说不定可能还要加几千个上去,所以数字过万是有可能的。而且最严重的是,它不只是隐瞒死亡数字,中共在干什么呢?中共趁这个期间派军机绕台湾飞行两次,耀武扬威,加上它自身不断打压一些讲真话、言论自由的人,封群、封组不让发声,它的打压很严重。

“多快好省”赶口罩 港人拒戴中国制

桑普:封城是另一个事,现在封城封到什么程度,北上广深全部都封城了,这个封城是软封城,不是说两天才给一个人出来,可以随时出来,但要登记、探热,而且叫外卖也不能有亲密的接触,这些都是很可怕的。还可以看到,不只是共产党邪恶,很多奴才、奴民,他们基本上对共产党那种恩羡是没有止境。大家可以看到,港澳办说要给香港1700万个口罩,这事在微信群组传播之后,微信群组说港澳办是跪舔,当然,大家清楚港澳办是邪恶的。大家看到,共产党已经够邪恶的,还有一帮奴才、拉拉队比共产党还厉害,甚至说港澳办不够厉害,是跪舔,说中国人已经不够口罩了,为什么还给这些白眼狼,说香港人都是废青,他们拿口罩之后会去暴动、罢工,口罩应该印上“我是中国人”就对了,全是讲这些话,这让香港人很愤怒。

最近胡锡进在微信发了一个消息,说这帮人讲得对,骂得对,不用帮他们香港人,他们是感化不了的,但国家对香港有政治责任与义务,他说恶毒攻击中国的人,他期待这些人能拒绝戴中国口罩。第一个问题,胡先生,你对我们有期待,我们不知道你的心理状态是什么?第二,我们从来没有戴中国口罩,我们戴的是从日本制造的口罩,在外国制造的口罩。而中国制造的口罩有很大的问题,而且还在赶工生产,那个化学物质如果落在一个地方,若没等到7到14天释放出来,戴上它很容易有呼吸道疾病,甚至会导致癌症。但问题是中共一直是“多快好省”这样做事,导致中国现在有很多劣质产品,不要说还有很多人在回收垃圾筒里的口罩。有一个片子,里面全是山寨厂在制造口罩,炒高价格来卖,这种情况在中国会发生,所以香港人不需要你胡先生担心,我们是不会戴中国制造的口罩。

香港不缺口罩供应 政府无管制商家任抬价

梁珍:1700万口罩来到香港,香港人如何去辨别中国制造?会不会出现抢购潮?

桑普:这个是吊诡的问题,我希望所有人知道,口罩是充足的,当然它会制造一个抢购潮,因为有很多蓝丝去排队抢购,有理性的人知道,真正的问题不是没有口罩,真正的问题是囤积居奇。去铜锣湾、骆克道任何一间药房看看,全部有口罩卖,只是一个要100元,也就是说有很多货囤积起来。香港政府多无能,台湾政府是限价,如果发现有高价出售可以举报,而且确保有充足的口罩供应,政府主动联系商家,确保定量生产,量和价格方面有保障。而香港面对这个严峻时刻,不限价,不管这个市场,量也没有一定的保障,价格也没有限制,口罩供需自然会进入疯狂状态,就像货物短缺一样。事实上不是没有口罩,只是囤积起来不出售,一点一点像挤牙膏一样,贵再卖出来,所以这是很严峻的问题。胡锡进先生所说恶毒攻击中国的人,是不会抢购中国口罩的。

梁珍:之前蒋丽芸派湖北口罩,引起很多网民的批评,如果对大陆疫情不清楚,戴湖北口罩更加增加风险。

桑普:是的,戴口罩要三思,特别是中国制造的口罩,是否是劣质品,本身是参差不齐的,这是很大的问题,大家看到,就算台湾也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有很多口罩来源于中国,正因为这个原因,蔡英文政府坚持台湾自己找厂家去做。在香港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有良心的商人,他们希望能够在香港自己制造口罩,王维基也好,钟国斌也好,他们鼓励厂家生产口罩,甚至考虑物质可以循环使用的口罩,这些思考就是一个正常、有良心的生意人要做的事。我希望香港有多些这样的生意人,多些明白大局的人,不要恐慌,不要惊慌失措,因为一旦恐慌就会输给共产党。我们一定要镇定、冷静、理性去面对这次疫情。

善恶到头终有报 遭恶疾始出有因

梁珍:香港第一个死亡个案是一名撑警人士,大陆第一个死亡的高官是宗教事务局局长,相信他曾参与镇压宗教,包括法轮功。很多死亡人士是属于当权者,包括李文亮先生,他死前也发表了不少支持港共政权的话,你觉得这会带来什么省思?

桑普:其实很简单,所有的东西,每做一件事都有一个“果”产生,做邪恶的事,到最后报应,迟早会到来。我有基督宗教信仰,我知道那些人会下地狱的,我最希望他们能忏悔,他们死前有没有去忏悔这很关键,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比如李文亮先生,我说了很多次他本身不是吹哨者,吹哨者是2003年萨斯时的蒋彦永,他真是吹哨者。李文亮只是在自己的微信朋友群组里讲,他还写明了一句,叫大家不要传出去,所以大家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他不是吹哨者,而且他基本上很讨厌香港的抗争运动,他忠党爱国是没有悬念的,他是这样一个人。在这个情况下,你要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会逐一死去。现在网上有传过,台湾《自由时报》也报导过,有一些解放军、武警容易染病,是因为善恶到头终有报,很多时候并不是说只是无辜的人会受损、死亡,很多人是有原因的,是有罪的。

我希望不只是中国,大家要正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与欺诈,更加要正视在中国很多奴民跟着共产党走的人,本身他们愚昧、懦弱,我们要搞清楚这个事情,如果真的想有一个好的环境和生活的话,一定要釜底抽薪,不是解决共产党的问题那么简单,而是解决那么多亿人相信邪恶政权或他愿意跟党走,不质疑、沉默、平庸之恶,这个是我们必须要正视的。

炮制“美国制造生化毒杀中国人”是贼喊抓贼

梁珍:很多网民说是美国制造病毒投放在中国,想杀死我们中国人。

桑普:我可以这么讲,炮制出说美国制造生化武器毒杀中国人,是贼喊抓贼,这个可能性极高,有过半机会是这样。为什么这么说呢?它(中共)知道已经纸包不住火,如果真是华南海鲜市场自然原因形成蝙蝠和蛇导致的话,它为什么要制造出这些流言出来呢,流言蜚语必有原因,是因为既然这样,不如说这个人工合成的东西是外面制造的,这个生化武器是外面制造的,指向其它地方,简直是不知所谓。他们说到生化武器就激起我这些感慨,最重要的是,这个病毒本身是否可以医治,现在已经在实验很多方法,上次说到美国的药(瑞德西伟)在医治病人,武汉病毒研究所抢先注册在中国有使用专利,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人家(瑞德西伟)的所长、员工都算了,要救急扶危,人家是出于一种对人真与善的态度去做事,但中共是狼心狗肺,好心遭雷劈,还要倒打一耙,这样的做法令人愤恨。所以大家要正视,这一次可能是中共利用这个能强化它魔爪的机会,大家不要那么乐观说中国共产党经历这个冲击后会崩毁,因为很多事情的天理循环不是人能预测出来在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但中国共产党以腐烂的方式在恶化着,而中国人民觉醒的那刻就是它崩的一刻,崩溃崩溃,溃而没崩,崩的一刻在什么时候呢?就是中国人民觉醒的那一刻,我希望透过这个节目有更多的中国公民能够了解到。

现在不是写一些人,写一些文字去说2月6日是言论自由日的时候,不是去恳求、督促一个魔鬼,一个纳粹的中国去从良的时候,是用行动去做事的时候,上海一个女孩举着一个牌子,“言论自由free speech”,这是香港人八个月以来要做的事,二百万人做的事,是用行动站在街头。我希望中国每个城市,每个省有一天也会出现这一幕,这一幕就是我期待的一刻。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20-02-13 3: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