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人气 18834

【大纪元2020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面对来势汹汹的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香港政府却坚持不肯全面封关,令医护界被迫以“罢工”要求政府回应封关等五大诉求,其它行业罢工也在酝酿着。香港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资深时事评论员刘细良最近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栏目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林郑月娥坚持不全面封关的举措并非刚愎自用,而是在执行中共当局的命令,目的是将香港作为中共权贵的最后一个“逃生门”。因为中共经济急速下滑,极度需要香港来挽救中国经济。

面对疫情迅速爆发,香港甚至出现死亡案例,刘细良认为,今次事件说明“好人一生平安”的道理。很多支持反送中的黄丝,因为不信政府,加上经常参加抗争运动,家里通常有口罩,也不会回大陆,意外地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保护;而反对抗争运动的蓝丝却相当被动,甚至某些撑警人士还鼓励大家回大湾区,因此失去对这种病毒的抵抗力。

刘细良强调,冠状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冠状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产党的病毒会将这个伤害扩大很多倍。

以下是专访内容全文。

林郑不封关 为中共权贵留逃生门 并延迟国际围堵

梁珍:外界很关注疫情,到今天为止,政府都没有全面封关,也引起很多人的焦虑。医护界正在罢工,其它行业也在醖酿着罢工。怎么看政府这个坚决不全面封关的措施呢?

刘细良:好多人就觉得林郑在刚愎自用,或者是她不听别人的话,或者是喜欢斗气。我觉得这个完全跟她个人的性格是无关的。因为防疫封关的问题,一定是北京中央的参与了,因为那是中国之间的关口嘛。你看到1月22日世卫第一次专家会议决定将事件升级,而中共一直在幕后影响世卫,希望它不升级的目的是什么呢?正好就是不想国际在这个空运、航运和边境去禁止中国人入境,不想停止航运和航班。这个其实是国家的政策来的。

如果香港在1月22日到1月30日之间决定去封关的话,这个根本就是中共最不想见到的事。如果在香港这样做的话,就会产生一个很大的国际影响。国际上的其它城市和国家就会跟随香港去封中共的航班,和(阻止)中国人入境了。所以这个事我觉得,在1月22日、23日世卫的会议里,仍然维持这个(疫情)不是一个紧急事件,这是整个中共连同世卫,希望在国际社会里把整个疫情的负面影响一路淡化和降低的战略之一。在这个国家的大战略里,香港是不可能自己去封关的,这个决策一定是由北京决定的。到了1月30日,世卫终于要决定将它(疫情)列为国际紧急疫情事件之后,当时你看到林郑其实可以把封关扩大到落马洲、皇岗和罗湖了。这就对了。

但是仍然留了一条尾巴,就是港珠澳大桥、深圳湾口岸和香港机场。那么,机场这个就是中共最不想(封)的了,因为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开始在陆陆续续地停飞中国的航班。如果在香港再加入停航班的话,那中共也很难确保其它亚洲(国家和地区)不停自己的航班。所以这个一定是守到最后没得守了,香港才能得到中共的批准去停这个飞机。而另外深圳湾,就是港珠澳大桥的私家车过来,因为原本深圳湾口岸,就不是港珠澳那个口岸,现在他们可以由港珠澳经过深圳湾过来,然后下来就可以去机场。这个很多人亦在揣测就是跟中共的很多,比如说企业、商界的高层、权贵、地方的权贵、共产党的精英要外逃的一个逃生门。有没有这样的作用呢?我说绝对有。不过这政策本身不是说放逃生门,这个政策本身就是要尽量延迟国际在飞机航班和出入境里的一个对中共的不信任,和一个围堵的政策,尽量推迟(这个事)的出现。

梁珍:所以你认为这个从头到尾都是中共的政治决策。

刘细良:一定。这个跟反送中是一样的,是中纪委决定交给林郑去做这个送中条例,林郑就找方法去解释,所以就找了潘晓颖和陈同佳(案子)出来。这个也是一样,中共给了个指示,不可以封掉所有关口,那她就拿来解释,拿世卫的立场,曲解世卫的立场,硬拿那些无关的同样的话来解释。然后一会儿多封点儿,一会儿又像挤牙膏一样封,你可以看到完全没有政策的理性在背后,跟送中是一模一样的。

梁珍:既然疫情是和生命相关的,这些中共权贵这么(看重)保命,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就走呢?还要留到现在?

刘细良:你知不知道(湖北)黄冈市现在300多个干部已经落马了,在湖北省。那帮人现在个个都没法走的。我想首先到他们的家人先外逃吧,第一步。权贵的家人用这个解放军,用军车运走不行的嘛,他只能用私人的方式来到香港嘛。澳门没用的,澳门不是一个国际的航运枢纽啊,他去美加都不行啊,他也要先回来香港的啊。所以为什么澳门(封关)行,香港不行?不就是这个原因吗?因为澳门全封都无所谓的嘛,因为那些权贵外逃不会飞澳门的嘛。但是香港就是,不仅仅是他自己,他自己是走不了的,因为习近平最近已经下了一个相当严厉的命令,就是所有官员违纪渎职要落马的嘛。好了,他(官员)自己留在这,但是你知道中国人做官最重要是什么,让自己的下一代和自己的亲戚朋友、老婆子女快点走嘛。所以这些人就飞香港这个逃生门走啊。现在这个就是整个权贵集团的逃生门,不是自己或个人的,是包括了他们的亲朋好友的。

梁珍:所以林郑现在也在说,因为香港和大陆的关系是很密切的。

刘细良:对,她这个没说假话。这句话是真的。这个关系的密切,不过不是跟普通中国大陆的公民,或者是和香港市民的密切,而是和中共的权贵集团的关系很密切。所以要用作一个逃生门的存在。当广州市的这个飞机没办法飞去,这个白云机场没办法飞加州的时候怎么办?广东省的那些权贵的亲朋好友就又要通过深圳湾来到香港,在香港坐飞机走嘛,是吧。那么他当然是说,那你是来自中国的,他总有办法可以回避的,因为(海关)仍然是一个申报制度的时候,他回避了自己来自广东省这个旅游历史,然后声称自己从香港过来的。

市民罢工自救 避免香港沦为疫埠

梁珍:但是现在人家说你香港不封关,而现在全世界都封香港了。

刘细良:当越来越多的中共的权贵,甚至好像入境到澳洲那个大陆学生,讹称自己是香港来的,而去闯关,闯入这个澳洲,去破坏人家那个防疫制度的时候,那么人家下一步收紧的时候就会针对香港,这个是必然的;我觉得已经是。所以为什么香港市民这么愤怒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林郑是照顾中共权贵的利益而牺牲自己市民的利益。

梁珍:是啊。如果到时那些机场都罢工了,林郑用什么办法去应对呢?

刘细良:大家看到了,刚刚就确诊了一个39岁的,就是个案,第一个死亡个案。当有第二、第三个时,我觉得香港市民的恐慌会达到极点。因为这个恐慌来自两个原因:第一,对这个疫情的恐慌,这个是根本。第二,更根本是对政府无能的恐慌,这样的话,为什么每一个人要抢口罩、消毒液,都是因为现在不信任这个政府嘛,自救嘛。好了,最终自救是什么呢,除了医护罢工之外,就是航空业工会,就是国泰港龙的工会会议,已经准备召开这个委员大会了。然后就是巴士职工会已经宣布召开委员大会,讨论罢工了。港铁的其中一个工会也已经讨论了。虽然港铁有很多工会,但其中一个工会罢工,它就会有一个骨牌效应。那你说你不封关,那我们就只有不提供巴士服务了,不提供铁路了,不提供飞机服务了。已经到了第二步了。现在,就是靠市民的罢工,令香港的人流停摆,这样停摆的话就堵截大陆人会将病毒传到香港。这个很快会出现的。

梁珍:是的。当时反送中你记不记得市民呢,就是勇武派在前面抗争的时候,当时希望有第二轮的罢工可以全面铺开去支持,但那时做不到。但这一次武汉这疫情反而促成……

刘细良:我相信这次成功的概率大很多,因为这一次不是一个政治上的诉求,去要求林郑下台。这个是一个关乎香港会不会成为一个疫埠,很多人也觉得这个是跟自己的性命有关的。所以你见到医护第一阶段罢工,支持的声音大过反对的声音。而组织起来反对的你看到都是些蓝丝群组,中联办有关系的红色“爱国组织”。一般市民呢,甚至病人也好,是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因为他们觉得医护是为了集体的利益。即使我觉得巴士业罢工也好,也是一样,别人会觉得巴士的司机是为了香港的整体利益,所以这个政府是赢不了的。在整个罢工(事件)里,如果她继续坚持不封的话,好了,罢工一成形开始,在这时才开始封呢,以后罢工就会成为逼政府撤回或者下台的最有效的政治方法。

北京错了 香港封关才能保住金融枢纽

梁珍:但现在问题就是香港跟大陆这种关系,你见到,习近平他比较主动去封大陆的城市,但香港这里,却留下缺口,好像有点令人难以接受。

刘细良:我觉得最重要是,对北京来说,它需要这样的一个窗口,这个是由1952年韩战开始的,它1967年为什么不收回香港,当时的民兵已经在深圳了,随时一越境,英军可能撤退。但当时周恩来为什么坚持不收回香港,而出卖香港的左派群众?是因为他觉得八个字:“长期打算,充分利用”,到今日香港的角色仍然脱离不了这八个字,就是作为中共权贵集团一个充分利用的工具。你想一想,这个工具在今时今日,武汉疫症蔓延全球的时候,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觉得有几种情况,第一,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不能停摆,因为大家想到了,中共现在的经济总量1百万亿(人民币)GDP,但是,没有人想到,在过年七天停止消费,看电影和去饮饮食食和去旅游,已经令中共的损失是1%的GDP,一万亿。由100万亿,少了1万亿。你想想,这个疫症现在不知道那个影响有多大。

武汉市的确诊个案是完全低估的,因为很多在家里死的,甚至没有办法进到医院确诊,而已经在路上倒毙,已经烧了尸体。它是用这个方法来去减低那个确诊数字。如果按照港大(李嘉诚医学院院长、公共卫生学院讲座教授)梁卓伟的推测,或者是英国伦敦大学帝国学院的推测,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现在的数目,现在确诊的个案应该已经去到三、四万人了。它是一路压制着那个数目。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的经济,中国大陆估计的经济,我想现在最保守的估计,全年2020的GDP增长可能是保持到5%已经很好了,由原本预测的6.3、6.4,其实6点多已经是跌了的,由保7保8变成了6点多,甚至可能是退到5。

共产党现在最要紧的防范,不是只是消费的衰退影响,春节之后什么时候生产复工,民工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东部沿岸上班,或去了西北等,即是说,交通运输要恢复了,那些病毒到处(传播)。如果你继续封下去的话,不单只影响消费,影响生产,那个影响更加深远。影响生产之后企业倒闭,接着债务危机大爆发,你想想,如果没有香港这个仍然和国际接轨的金融中心,中共的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怎么办?所以,必定要保持着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的枢纽。

但是,他走错了一步,他应该让香港封大陆的入境,这样才保得住香港作为金融枢纽,因为这样的话,别人就会把你区别看待。你见到现在菲律宾,突然封了来香港的航班,麻烦了,香港很多中产现在很麻烦,因为那些菲佣不能来,回去放假的工人不能回来,现在滞留了几千个菲佣在马尼拉。接着,如果印尼也是这样做怎么办?所以,我就说,它有一个动机或一个意图,但是执行的方法是错的。中共执行的方法是错的,如果它放生香港,反而才符合整个中共的利益。我觉得就不是个别官员外逃的利益,而是整个国家经济(利益),面对2020年这么高风险的经济危机的时候,如果放生香港,香港保得住金融中心地位,就不会被外国封杀。(相反的,)当外国的人都来不了香港,经济活动金融投资活动都停下来了,如果大陆出现大量信贷违约危机,变成金融风暴的时候,你见到,最近新闻都讲的,它现在已经是要用国家队入市的手段,去撑着金融市场。

中共肺炎冲击中国经济 比萨斯严重多倍

梁珍:即是很快就有一个股灾。

刘细良:这个是必然的。很多人说,会不会像萨斯(SARS)那时候那样,其实我想跟大家讲,这个是比萨斯的时候更恶劣。萨斯那时,中国是制造业大国;现在中国消费市场占超过5成,在中国的GDP里面,是一个消费大国,现在首先重击的就是消费,消费市场。你说是不是比那时候更难堪。第二,中国的制造业现在是全球的供应链,即是说,当那些工厂复工,你看到的,苹果手机那些,是会加快移离中国的,因为当他们的生产供应链一断裂,货品在外国市场推不出去,他唯一方法就是将工厂移离中国,去越南,去台湾,去缅甸这些地方,这个是会加速。美国国务卿都讲了,其实是会令更多的企业回到美国。我想他们回到美国之前,他们先去东南亚其它国家。这个在2020年是一定会出现。所以,很多人以为只是像萨斯那时候那样恶劣,其实不是,是会比萨斯更恶劣,因为今日中国的经济活动,已经不是萨斯那时候的那个规模,而这种(中共肺炎)这样的一个高度扩散,感染率相当高,差不多接近2%死亡率的,那样的大规模的疫症,其实是比萨斯严重很多的。

梁珍:你觉得香港就是2003年萨斯,我们的楼价跌的很厉害,但如果这次已经是预计了,可能比2003年更加差,商界为什么不出来反对呢?

刘细良:我相信他们现在仍然是,怎么说呢,习近平在2019年的年初,在党校讲话里面,就提到灰犀牛和黑天鹅的问题,就是警惕,就是中国面对国际的环境,灰犀牛即是远远已经看见它的了,但是你习以为常,认为它没有威胁;黑天鹅是什么呢,就是突然间出现,那个影响是一发不可以收拾。其实香港正是两种情况同时出现,对中共来说,灰犀牛是什么呢,它一路都以为香港是囊中物,即它已控制了香港,所以,可以搞送中修例不会有事,好像一地两检那样没有问题,已经习以为常,那些共党官员,觉得香港已经飞不出他的手掌心,这个就是灰犀牛。黑天鹅就是林郑月娥。

林郑月娥个人的因素就是黑天鹅,很近习近平身边,而他预估不到她的损害,破坏力是那么厉害,是两者同时出现。当我们对楼市的看法就好像灰犀牛,我们经常以为有影响,不过你见到了,反送中抗争半年都没有影响,不会跌的。为什么?因为反送中没有直接影响中国大陆的经济,他已经将他切割开。你留意一下,所以中国在香港房地产市场的那些资金流动是没有影响的,香港楼市现在其实没有个人的炒家,一路保持着楼市的投资价值。相对于内地来讲,香港的投资市场仍然是比较稳定的,那个避险的能力比较高,所以,钱就放在香港楼市那里。但是,这次(中共肺炎)疫症的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是比2003年的萨斯严重很多倍的,而只是新春的消费市场都已经是1万亿的影响,这个是中国自己专家的估计。当企业倒闭潮开始的时候,香港楼市可不可以挺得住,现在当然还没有去到萨斯的情况,但我估计它不会那样急剧的下跌,断崖式的跌,但它会一步一步一步地跌,这个是对香港投资市场的一个最大的影响。

从公民抗暴到公民抗疫 好人一生平安 亲共或送命

梁珍:现在香港人就要自救,上次反送中运动中香港人都很团结,你觉得这次面对的疫情,会不会在民间有另一个突破?

刘细良:我觉得是,那时大家有一句话,叫做“好人一生平安”。就是这样的原因,大家投入到反送中里面,其实是减少了我们被疫症的影响,第一,很多的群众已经有口罩,因为我们每一次上街,总会有人派口罩,有前线的手足给我们装备。第二是什么呢,大家都不信这个政府,林郑的政府的信任度是很低的,所以政府说没有事,当中共的专家说,这个疫症可防可控的时候,香港人已经是不信的了,在农历新年前,我认识很多朋友都买了口罩,现在找口罩的其实是支持警察、支持中共、支持政府的群众,那些才突然间发觉,原来信错了这个政权。

所以我觉得医务人员罢工是得到很多市民支持的,这与过去七个月的抗争有关。你想一下,医务人员罢工对正常的香港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因为医生是救急扶危的,这很容易变成了政府道德勒索的方法,但现在为什么接受呢,如果没有之前七个月的抗争,我觉得医务人员罢工是很困难的,我相信之后航空业、运输业罢工也是一样的,其实是水到渠成的。正是有了之前香港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与政府抗争下去的意志和认知,我觉得是认知的改变,不会再认为只要罢工就是不对的,只相信政府,那时完全没有了这些想法,这是整个从公民抗暴到公民抗疫,早期是公民抗暴,现在是公民抗疫,你看到他们改了口号,叫“康复香港”,健康的康,所以我相信,我觉得“好人一生平安”的意思就是,正是你以往有为公义付出,支持这些人去反对不公义的政权,所以在疫症肆虐的时候你可以能够及早防范。

梁珍:所以今天看到第一个死亡案例,他也发表一些撑警的言论。

刘细良:这不是报应,但我觉得是与人的认知有关,当你撑警察的时候,你一定是相信政府的,因为警察做了那么多暴力行为,你还支持他,你就是相信政府,也就是支持中共,因为中共背后就是“止暴制乱”的黑手。当中共告诉你说这个武汉疫症是造谣,你当然会相信,你看见当时很多蓝丝个个都说武汉疫症是造谣,你记不记得一开始武汉政府抓了八个医生,拘留他们,去年12月份,武汉公安还说他们造谣生事。

梁珍:现在平反了。

刘细良:这样(既然政府说中共肺炎疫症是造谣),他们自然会想农历新年去哪里玩呢,那回大陆吧,因为那些撑警察的,那个光头警察还叫人到大湾区,这些亲共的取向令他们对共产党的病毒没了防预作用。我告诉你,冠状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冠状病毒可能是研究疫苗出了意外或吃野味出了意外,但共产党的病毒会将这个伤害扩大很多倍!因为冠状病毒是从去年10月开始出现,一直隐瞒,非典也是这样。(中共肺炎)10月开始出现的,不是12月,也不是在华南海鲜市场出现。这样,当你做决定的时候,黄丝很简单,共产党说的,我们不相信,不要回大陆,我们也回不了大陆,因为过境会被查手机,会被抓去罗湖问话,要你供出你们群组里面的成员,所以我们参与抗争的人非必要都不回大陆。那回大陆的人一定是撑警察的人,支持政府林郑的人。所以我说这个不是报应,是当你的认知错了的时候会影响你的决定,可以没了命。你撑警察以为可以拿到很多的利益、便宜,以为亲共可以拿到很多便宜的东西,但你有没有想过,亲共可能会没命,其实这次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颜丹:“冠状病毒”为何被称为“官状病毒”?
武汉肺炎冲击中国和全球经济 规模恐超SARS
【热点互动】武汉肺炎会击垮中共政权吗?
中共肺炎摧毁中国经济 损失将超过16万亿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疫情未完 安徽黄山万人扎堆爬山
【现场视频】武汉楚河汉街已人来人往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