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武汉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香港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表示,中共面临黑天鹅(武汉肺炎)加灰犀牛(中美贸易战),目前当局最头痛的就是中国经济崩溃的问题。因此中共防疫的核心在于只考虑经济不考虑人命。(大纪元)

人气: 97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中共隐瞒疫情,令武汉肺炎病毒全球扩散,至今已感染二十多个国家,邻近的香港2月4日出现死亡案例、5日出现本地社区感染爆发。香港前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资深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近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栏目主持人梁珍专访,就中共隐瞒疫情的手法进行剖析。

他认为,在中国经济日益下滑之际,武汉肺炎的爆发是对中共最致命的一击。中共面临黑天鹅(武汉肺炎)加灰犀牛(中美贸易战),目前当局最头痛的就是中国经济崩溃的问题。因此中共防疫的核心在于只考虑经济不考虑人命。

经历去年反送中运动,他并预测今年是香港最动荡的一年。香港将面临大量大陆疫症难民涌入香港,而在政府无能、无法运作的情况,人性是最重要的,“拿出我们人性的本质出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身边的人,多些关怀一些弱势的人。”

以下是专访内容:

新型冠状病毒源头三版本

梁珍: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源头来自哪里,中共有一套说法,你相不相信?

刘细良:有三个版本,官方的版本是华南海鲜市场里面,因为吃蝙蝠、野味,人接触后感染上而传播开来,这种病毒可以人传人,所以导致在武汉市爆发,扩散到湖北以致全国,这是官方的版本。

那医护的版本是什么呢,也是说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但后来经过武汉P4实验室,在12月26日证明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是可以人传人的,与萨斯(SARS)有七八成相似,但中国卫健委的专家下到武汉听了报告之后,没有去做处理,掉以轻心,导致在华南海鲜市场集体爆发,这是人祸,这是一个版本。

第三版本,外媒报导说与武汉P4病毒实验室疫苗研究外泄有关。这个P4实验室就是中共在萨斯之后,与法国联手合作兴建的一个所谓最高安全级别叫P4的实验室,因为实验室有一定的要求,所以需要法国专家协助,当时的确是想研究对抗萨斯的,但后来为什么变成另一个东西,这与2012年习近平上台有关,是因为他在航天科技、资讯科技与医疗科技方面,要与美国竞争,在这个情况下,就选择了这个疫苗研究,谁控制病毒疫苗谁就是将来医疗科技大国。正电子扫描、电脑断层扫描等生产医疗技术的机器,中国是没能力生产,但想在病毒研究方面追上去。所以武汉这个实验室就变质了,抛开了法国,自己独立去兴建,还在哈尔滨、北京、昆明、武汉建立四个P4实验室,病毒研究为什么要建立那么多,是不合理的。然后大家留意到最近加拿大CNBC报导,加拿大警察王家骑警拘捕了一对华裔,是在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的夫妇科学家,就是将埃博拉活体病毒带去北京中科院,然后交给武汉P4实验室,这个埃博拉的病毒研究其实与中华冠状病毒研究有关,也就是中科院下面有一帮专研究攻坚埃博拉病毒的,想超越美国,你知道疫苗其实就是病毒,是否因为疫苗研究出现了病毒外泄,因为如果根据基因排序的演变,这个病毒的出现不应该是12月26日在武汉市场,应该是更早时间,根据中国有一个姓童的科学家、微生物家研究,估计是在10月1日,地点也不是在海鲜市场。现在中共是没有否认的,因为第一个武汉肺炎确诊病患没有去过海鲜市场。

也就是说病毒有多源头,海鲜市场不是病毒的来源地,只是在批发市场最多人感染上,但来源地有其它地方,这已经是肯定了。另一个肯定的是,比12月初更早的时候就出现病毒,这个谜团到现在还没有解开,有待中共官方如何去回答这些问题,我相信这个也许永远是一个谜,因为它不会去解答。

中共隐瞒疫情的手法比萨斯时先进得多

梁珍:你觉得这次中共隐瞒疫情的手法,与2003年萨斯时有什么不同?

刘细良:他先进了很多,萨斯时,姓张的卫生部长与北京市委书记、市长一起被革职,理由就是他们隐瞒疫情。我记得当时在2002年11月,广东人已经在煲醋,抢购板蓝根,一直传有一种不明的肺炎,一直没有核实,到2003年4月才与世卫接触,交出病毒和突然间公布已经确诊的个案有三百多个,一揭开就发现隐瞒了将近5个月。那为什么这次世卫会称赞习近平,确实比起萨斯时,他很快就向世卫汇报,他汇报了两次,第一次说是肺炎,没说是萨斯冠状病毒,只说是肺炎个案;第二次是1月22日开会之前,就告诉说基因图谱是怎么样的。确实比萨斯时隐瞒情况少一些,时间短一些。但我刚才讲的那些还是没有交代清楚,第一,华南海鲜市场以外的感染个案,第二是否与中国P4病毒实验室疫苗研究有关。

中国卫健委高福的专家小组刻意很快就在国际专刊里就去发布那些数字资料,比过去来说表面上看来好像透明度高了很多,但实际上是不是用这件事来掩饰疫苗病毒外泄的问题呢?我觉得很有可能!也就是说,为了隐藏那个真正的病毒外泄的原因,他们刻意表明已经做了研究了,卫健委的专家12月去看之后说可控可防的。这个我觉得可圈可点,已经经过SARS了,究竟哪些专家敢不敢那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面去欺骗习近平呢?我觉得这个是很不合理的,因为一定会爆锅的嘛!如果那个疫症是可以人传人的,却说疫症是可防可控的,肯定会爆锅的,我不相信他们会那么笨,可防可控其实是可圈可点的,因为他们根本就知道这是他们研究疫苗的一部分。

梁珍:就是说他们是知道怎么样去防护?

刘细良:所以他们说可防可控,不过当疫苗外泄,出现人传人,那也不是专家就能可防可控的。而且他们怎么那么快就有一些数据出来在国际杂志上刊登呢?因为如果他们正在研究的这个病毒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可以拿去刊登了。我觉得这是个疑团,我只可以用一个怀疑的角度去看,事实上是没有证据的。

梁珍:看到很多专家都转向转得很快的,像管轶、钟南山。到底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了真相而不讲出来呢?或者他们不知情?

刘细良:我觉得不是,钟南山他不会不知情的,他只是1月20日说出来之后,1月21日《人民日报》马上转载武汉疫情,到1月22日习近平下达动员令,钟南山马上闭嘴。整件事都是共产党安排的,不是什么抗疫英雄,是因为习近平做了个决定,就是要动员起来封城,所以才给他们讲。但是如果根据中共他们内部自己武汉实验室的人外泄的资料,12月26日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新型的跟SARS病毒相似的冠状病毒。他们隐瞒了多长时间,接近一个月了。

中共防疫只考虑经济 绝不考虑人命

梁珍:是,去年就已经全部围堵中共,特别是香港这件事已经变成了一个浪潮,那你觉得到了今年2020年中共的局面会怎么样?

刘细良:为什么中共一路在幕后操控世卫秘书长谭德塞,一路对于封关、对于停航班那么紧张?这个绝对不是从人命角度考虑的,这是从经济角度上考虑的。现在中共最怕的是什么呢?在贸易战休战,第一阶段谈判之后,第二阶段开战,这个疫症不迟不早在这个时间出现,中国经济必然会有一个相当大的衰退风险,甚至是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爆发,根本就不知道会影响多深的,而他们的角度一定会尽量去控制经济。所以我觉得香港不封关,就是因为不想那个经济的影响像2003年SARS一样,当宣布为疫区,跟着就是旅游警告,跟着航班也不到香港,香港就变成死城。现在他很明显地知道这个经济的危机了,所以他只有求饶,第一步呢,暂缓中美阶段的第一阶段协议,但当看到美国来势汹汹,中共在疫情里之所以进退失据的原因,也是背后有中美贸易战这个角度去考虑的,因为当你的经济一路下滑的时候,你在贸易战里面谈判的筹码就越来越少,甚至还会动摇到第二阶段,如果美国在现阶段施压,中共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所以他才用尽办法去阻挠这个封关,阻挠世卫升级和阻挠其它国家禁止航班或禁止中国人入境,当这个现象一出现,也就是说全世界围堵中国,虽然是在疫症上,但要记住,在疫症上面围堵中国的影响就是经济性的,现在习近平想的绝对不只抗疫的问题,这个对于他来说反而是次要的。

他想的是整个中国经济崩溃的问题,而怎样在贸易战里面美国在这个时侯,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为什么一直催促世卫去封中国,也是因为与两国之间的角力有关,所以大家要密切留意美国的媒体会不会再揭露疫苗外泄的问题,这就是对中共致命的一击,这就是1986年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事件的翻版,是直接促使苏共倒台的翻版。

中共因为贸易战而隐瞒疫情失控

梁珍:那你觉得,中美贸易战签约八天之后习近平爆出疫情,是否因为迁就这件事八天之后才爆出来?

刘细良:他当然不会在这段时间让美国知道中国的疫情已经失控了。你看管轶去武汉的时间(1月21日至22日),当时在1月,事实上刘鹤1月(13日至15日)去美国签(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前疫症已经在武汉失控了,所以我就说这个绝对就是因为整个中美角力,贸易战,整个的考虑而出现的隐瞒。

如果第一宗的感染在10月1日发生,是因为共产党的武汉P4实验室病毒外泄,这就是在1986年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惨剧的翻版,当时就是操作失误,使核电厂的芯溶解,然后就释放了辐射,而苏共是隐瞒了这件事,使进去救灾的消防员全部因受辐射而死,也没有疏散人群。那你想想,现在与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惨剧有什么分别?如果这真的是研究室研究疫苗外泄的话,对中共来说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这是黑天鹅加灰犀牛就这意思,灰犀牛就是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意图称霸全球,所引发的全球围堵,这就是灰犀牛。是过去几年,中共在习近平主政下敢于向西方亮剑,这么一个大的背景;然后出现的黑天鹅就是疫症。

2020年是香港最动荡的一年

梁珍:你对香港的前景如何看?

刘细良:我觉得这10年来,已经没有办法和中共分开了,已经是一个揽炒(玉石俱焚)的格局。中共经济崩溃,香港必然受到冲击,我们不需要很乐观地鼓掌,你预备要承受这个代价的。包括中共大量出现疫症难民的时候,我们也都要承受这个代价的。他不一定是正常封关过来的,可以偷渡进来的。大家没想过可以偷渡进来的,其实可以坐快艇进来的,其实很近的。

梁珍:翻过梧桐山就是了。

刘细良:以前中共每一次内地出现这种动乱,包括1960年,上一个庚子年1960年,“大跃进”失败,饿死3000万人,其实很多人是翻过梧桐山走来香港,当时很多香港人上梧桐山去救济他们的,在粉岭那里,我姨妈就在那里救济那些大陆的非法偷渡者。现在可能是这样的,如果疫症一直没有办法控制的话,那些疫症难民从武汉湖北省一直突破封锁,向南走一直会走到哪里呢,就算有没有封边境都好,到经济下陷,出现最大的经济崩溃的时候,香港的楼市、股市,一定会受影响的,香港的成分股都是以内地的企业为主。

所以我说香港人要坐稳了,2020年是很动荡的一年。我在去年的12月已经预计了,我说2020年将会是香港最动荡的一年,而这个也是不幸言中的。但是我也相信经过这7个月来,香港人的训练、锻炼,就是自我提升,变成应付这个黑天鹅、灰犀牛,就有了一个底气。如果不是,我想会更糟糕。

在政府无法运作时 人性是最重要的

梁珍:香港人如何在这个动荡的时候,可以自求多福?

刘细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拿出我们人性的本质出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身边的人,多些关怀一些弱势的人,在这个政府已经没有办法起作用的情况下,人性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脑袋、不是谋略、什么都不是,其实是人性。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20-02-07 5: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