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内部文件显示防疫重点维稳非救人

人气 8561

【大纪元2020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面对被中共称之为建政以来最严重公共卫生事件的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瘟疫,大纪元获得的湖北政府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当局应对疫情的防控工作,真正目的并非防疫和救治中国人,而是为了维稳、控制民众。

事实上,中共在1月25日成立的中央抗疫领导小组,除了组长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以及一名组员是出身统战部的副总理孙春兰外,其他组员不是中宣部,就是公安部出身,整个领导小组未包含卫健委等主管机关,也无任何防疫专家。因此中共的“抗疫小组”也被外界称为“维稳小组”。

而大纪元得到的中共内部文件,证实了外界对中共的判断,即面对这场由其专制体制催生出的瘟疫人祸,中共“防疫”工作的首要任务依然不是防控疫情和救治民众,而是防控疫情冲击其政权,以及借防疫之名来加强对中国民众的控制。

中共“防疫” 只管人 不管命

中共各级政府的防疫文件都披露了一个共同点,暴露了中共“防疫”的重心是控制,而非救治。

例如,湖北省防疫指挥部2月19日的《督查日报》披露说,孝感市安陆市府城街解放社区“居民刘毅反映,其母亲患急性肾结石,需紧急送医院治疗,拨打96120电话,工作人员让他去找社区,社区要他去打96120,两边相互推诿”。

“安陆市府城街洪庙村居民反映,该村用铁丝网隔离后,6天以来,再无工作人员跟他们联系过,存在‘一隔了之’的现象”。

图为湖北省防疫指挥部2月19日“督查日报”文件截图。(大纪元)

湖北省防疫指挥部2月22日的《督查日报》还披露了,“5名来自陕西省白河县、襄阳市谷城县、郧阳区等地的年轻人,春节前在十堰市城区打工,封城后无法返回老家,因没有固定住所,一直在市人民医院大厅休息区等地方暂居,偶尔在医院食堂就餐,有时被医院保安发现驱逐只能外出流浪”。

外省民众被困湖北、流落街头,甚至只能在感染风险极高的医院内栖身,但政府的防疫《督查日报》没提如何救助百姓,却将此汇报为“滞留人员需加强管理”。

大纪元获得的孝感、十堰、仙桃等湖北省内各地政法委的“社会面管控工作汇报”文件中,也都提到了“随着疫情发展,管控措施逐步升级,全面停工停产停运停学停业”,“群众现实困难增多”,尤其是“隔离后,大部分群众收入来源断层”,“悲愤、恐慌、焦虑、质疑等负面情绪增加,社会戾气增大”。

图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汇报社会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图(大纪元)

然而,中共各级防疫指挥部都从未切实回应如何解决民众的生存难题,而都只强调加强“社会面管控”和“舆情管控”;例如“紧盯信访重点人员和重大利益受损群体”,“严防重点人员及重点利益群体在疫情防控期间聚集滋事”,“市委宣传部、市公安局进一步加大舆情管控,对涉疫不当言论、造谣传言人员坚决从快从重打击”。

图为2月16日湖北省十堰市政法委向省委政法委汇报社会面管控工作的文件截图。(大纪元)

公安“防疫”文件泄露工作重点

湖北省公安厅在2月21日第30期、2月22日第31期的“疫情防控工作简报”中,披露了公安部门是中共“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主力军、生力军”,其主要任务是“做好社会面稳控、重点部位安保”。

第30期简报称,湖北公安主要工作之一是“重点维护方舱医院治安秩序”。包括督促落实20个方舱医院“一院一专班”,明确“三包一”工作机制,常态部署警力970人、保安882人,处置精神障碍患者闹事、患者不配合收治等突发问题六十余起。

不过,中共公安部门最重要的工作还是所谓的“维稳”。

例如第31期简报在“网络舆情导控情况”部分提到,“本时段,网上报导持续增多,主要报导疫情发展、监狱疫情防控情况等,个别敌媒继续炒作新冠肺炎病毒系人造病毒等。共封堵删除各类敏感有害信息3295条,组织发布正面引导贴文20万余条;发现并查处谣言信息637起,批评教育628人。”

图为湖北省公安厅2月22日第31期“疫情防控工作简报”文件截图。(大纪元)
图为湖北省公安厅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简报”文件截图。(大纪元)

值得一提的是,湖北公安部门的“防疫”成绩,包括了2020年1月3日,向率先在微信群向外界披露疫情的李文亮医生提出警示和训诫,查处了李文亮等吹哨人发布的本可挽救无数生命的“谣言”。

尽管第30期防控简报在“社情民意和风险预判”部分中提到,“当前以下问题较为突出:一是群众生活物资匮乏,部分居民家中罐装煤气用尽,婴儿奶粉、尿片短缺。二是群众出省返岗意愿愈发强烈,反映基层设置障碍无法办理通行证件,易引发不稳定因素。”

但公安厅显然是把民众遭受的这些苦难视为无需搭理的风险,因此公安厅全力以赴“战疫情、护稳定”的工作打算,具体包括:

“一是继续加强社会面巡逻防控”;

“二是继续强化党政机关、医疗机构、集中收治点、援鄂人员驻地等重点部位安保”;

“三是继续强化网上巡查和重点人管控,密切关注造谣煽动、攻击抹黑、捣乱破坏等动向,严防现实危害。”

“四是深入研判涉稳风险,提前谋划应对疫情中后期可能发生的涉稳事件”;

“五是完善工作机制,汇集多方数据,建立研判模型”;

“六是深入细致开展流调工作,千方百计切断传染源”;

“七是督导各地做好外省支援警力后勤保障、工作安排等相关准备。”

“八是加快‘湖北省疫情防控车辆通行证信息管理平台’建设进度”。

图为湖北省公安厅2月21日第30期“疫情防控工作简报”文件截图。(大纪元)

细数湖北省公安厅的这八大任务可知,除了重点保护党政领导和医疗、集中隔离点的安全外,公安部门的工作主要就是一件事——控制包括染病和健康人群在内的所有民众。

但对于如何解决民众被封城封门后的生活、甚至生存困难,湖北省公安厅的防疫报告只字未提。

湖北之外的中国各地公安部门的防疫工作大同小异,重心都是维稳和加强控制。

例如天津市宁河区防控指挥部社会维稳组在2月17日第23号、2月18日第24号“工作专报”中,汇报了公安部门的“防疫”成绩,包括“2月17日,网安支队累计发现涉我市疫情网上负面舆情45条,涉及境内外网上负面舆情21条”,“ 2月18日,网安支队累计发现涉我市疫情网上负面舆情28条,涉及境内外网上负面舆情19条”。

文件显示中共“防疫”宣传 本性未改

宣传,是中共维持统治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中共各级防疫指挥部的文件,披露了政府在宣传上的“成绩”,那就是每天推送成千上万条“正面信息”,对民众实施轰炸式宣传。

如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宣传组在第29期“工作专报”中,列举了该省宣传部门的工作“成绩”,包括2月20日当天“湖北日报官方客户端发稿215条,微信25条,抖音快手号39条,今日头条号72条,微博42条,总浏览量过5000万”;截至当天,“推出新媒体产品共65,686个,阅读量总计超过201.3亿”, “长江云平台全网总阅读量78.4亿,抖音短视频话题‘心系湖北抗疫情’总播放量6.4亿次”,“长江日报全媒体报导1701条,阅读量超1.12亿”。

不过,中共的宣传工作除了炮制、灌输宣传中共的“正面信息”之外,还包括封锁与党不同调的异议声音,以及消灭民众表达不满的声音。中共称之为引导、处置“舆情”。

例如湖北省政府在“关于《重点任务交办通知(2月7日)》的回告”文件中披露,2月1日至8日期间,湖北省各级政府处置了4431条可能引发重大舆情的“不良信息”。

湖北省政府“关于《重点任务交办通知(2月7日)》的回告”文件截图。(大纪元)

湖北省政府在该文件中称“妥善处理重大敏感舆情”,具体措施包括:

1. 成立舆情工作小组。在省委宣传部负责的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宣传外事组下设立舆情核实回应组、舆论引导管控组,第一时间掌握、核实舆情信息,指导市州强化涉疫可疑信息监测排查,做好舆情应对化解工作。

2. 提升舆情发现力。组织全省网信系统24小时全网全覆盖监测舆情,市州网信办每日报告属地舆情动态,荆楚网、长江云等主流媒体,武汉大学等舆情基地,基层核心信息员以及58同镇等商网所属乡镇信息员,结合自身特点、各自优势,每日从不同角度报送舆情。

3. 提升舆情引导力。及时甄别可能引发重大舆情的不良信息,交办涉事地方和单位限时核实、妥善处置,指导在相关平台及时回应。

4. 提升舆情处置力。协调管控新浪微博、微信公号、今日头条等网络平台各类攻击、炒作等负面言论和有害信息样本共3066个。

简单点说,李文亮等吹哨人的遭遇,以及如此惨烈、完全失控的疫情,都未能令中共做出丝毫的改变,封锁真相、控制言论依然是中共防疫宣传工作唯一的中心。

附录:上文中提到的湖北省内部公文(Zip)

责任编辑:叶梓明 #◇

相关新闻
武汉病人目睹:没死的重症病人被装进尸袋
被团购“绑架”的武汉人:蔬菜贵又腐烂
中共空喊“应收尽收?” 不少病患求救遭拒
视频:物资紧缺 荆州救灾物资“领导先拿”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诡计 小粉红觉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踪: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中共欺诈术面面观 红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经营14年的郑州“金博大”商城关门
【有冇搞错】没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