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失踪青年达数百人 警方不作为(下)

人气 20033

【大纪元2020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自2017年媒体曝光三十多名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后,几年来这一数据已攀升到了数百人,平均每三个月就有一名有名有姓的大学生或同龄社会青年失踪。为了寻找孩子,父母耗费心神,甚至写下酬谢承诺书。

接前文:武汉失踪青年达数百人 警方不作为(上)

2月17日,多名失踪孩子的家长写下承诺书,谁能帮助他们找到孩子,承诺给他(她)十万元酬谢金。据家长提供的一份武汉失踪大孩子名单显示,统计近年来失踪人数为372人,但文件注明仅“找了一半”。

家长们呼吁当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用人脸识别等系统寻找失踪的孩子;希望对于人口失踪案件,能在更短的时间内迅速破案,起码启动相应的程序。他们也希望有关部门重视,以免其它家庭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近几年来,由于警方不作为,都是家长们在苦苦寻找孩子。林飞阳的父亲在儿子失踪后,找了三辆小车在武汉大街小巷跑着找,后来他自己开一个车又在武汉找了一年多。他在寻子车上装了五个喇叭,前面三个,后面二个,后来公安卸下他车上的喇叭,还把他关进去……

有的家长放弃了,没有精力找了。很多家长一直是不甘心,期待孩子的失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武汉大学生失踪不立案

王崇政,1992年12月生,湖北医科大学学生,2017年4月21日在武汉江夏区失踪。

王崇政的父亲王先生告诉记者,发现孩子电话关机失联后,他在洪湖老家报警,警方说这属于失踪人口,不能立案,劝他们等一等,但直到“5·1”儿子还没回来。家人去武汉找人没有找到。

原湖北医科大学学生王崇政,2017年4月21号在武汉江夏区失踪。(网路图片)

失踪王崇政失踪的唯一的线索是,警方调查王崇政的银行卡,卡里有几千块钱,在武汉被取了200元钱后再没有取。

王先生说,“(失踪学生)在武汉读大学的很多,我们联系的应该有三四十人。我在武汉找小孩的时候,也经常见到有失踪的(受害者家人),这种情况遇到很多。”

“你求助警方,他们就说你是不是欠债啊?完全敷衍你。我的小孩肯定不会欠债的。他们以小孩已经成年了,有自己正常的思维,找理由不立案。哪怕你小孩有被害的趋向,他说你没有证据啊。现在大部分的、90%的警方都是这样的,你去报警他们都是比较冷漠的。”他说,“立案就容易找回来。”

孩子失踪后,一家人都很煎熬。“说白了,这种事情不想让公众知道,现在二三年了,全家人都是很难受的,特别是他妈妈精神都不大正常了,(不)像我总是往好的方面想。日子很难过的,感觉人生没有意义了。但是也没办法。”王先生说。

政府不管 跪地上访无人理

潘英豪,2000年2月出生,湖北安陆人,武汉警察(职业)学院大二学生,2018年12月22日失踪。

潘英豪的母亲王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失踪那天是星期六的下午,他和女朋友在一起,接到一个电话说马上过去,走前还哭了。同一天,王女士也接到电话,说她儿子在网上贷了1200元,如果不还会对她儿子不利。王女士最初怀疑是套路贷,但后来也没人再跟她打电话要钱。

王女士第一时间赶到武汉的派出所报案,“他2018年刚满18岁,他们一直说我孩子是成年人。学校也推得一干二净,一直都没消息。”警方一直不立案,一推再推。

王女士担心儿子被骗,“大学生也没什么社会经验,一直在学校读书。我儿子很讲义气的。他本来在学校就是教官,有工资的,每年的暑假在武昌火车站值班,也不怎么花钱的。”

王女士表示,在找孩子的过程中,她得知仅2018年武汉就有8名大学生失踪。发寻人启事的时候,有人把她拉到群里,她才知道有这么多人失踪,以前根本不知道。

原武汉警察职业学院学生潘英豪,于2018年12月22号失踪。(网路图片)

王女士去上访,从武汉的每一个部门一直上访到湖北省信访厅,“国家根本就不管的,你怎么上访都没用的,说破嘴,跪在地上哭都没人理我。武汉的一个记者帮我们报导这个事情,武汉的公安马上就把记者抓起来,把帖子封了。去年还有外地的志愿者帮忙,也被武汉官方给封了,不让报导。”

“我们是70年代的人,就一个孩子,家是农村的,把孩子养大真不容易,别说一个,十个我也心疼啊!我不明白武汉市的政府为什么这么黑暗?我儿子在学校读书、为人处事一直都是很优秀的,为什么偏偏到了武汉的大学就出事了?”她问。

寻人的帖子被封

失踪女生包玲的母亲方女士告诉记者说,“我女儿是2018年4月18日从家里出来找工作,22日晚上打电话有联系,23日失联。我家是武汉本地高新区的,我就去报了案。通话记录从营业厅里打了一份,包括最后的联系人都递给派出所了,派出所一直没答复。”

“我孩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立案,每次都很敷衍我们,像踢皮球一样。希望能早日找回女儿,做父母的都是这样,不找到孩子肯定是死不了心。”她说。

武汉女生包玲于2018年4月23日失踪。(网路图片)

方女士表示,寻人的帖子发出去,每次都是浏览量多了,就被法制、公安部门封了。上次发出的帖子大概也就一个星期左右,浏览量过了8万多,后就封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不管的话,我们自己发帖子寻人,他们为什么要封我们的帖子?”

方女士表示,“我们都报了案,他们不作为。做为父母,我们呼吁社会通过各种途径来帮助我们。”

律师:警方无法无天

由于不少家长反映孩子失踪后警方拒绝立案,记者就失踪人口立案标准询问原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祝圣武。

祝圣武表示,“在法律上失踪必须要立案处理的,麻烦的问题是,他要你怎么证明他失踪?(警方)把这个作为推脱的理由。你说联系不上孩子,警方说你证据不够,要推翻一切合理的怀疑,比如说他可能在某地方打工,不想联系你。这纯属于无法无天。”

“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这种情况已经受理了,他还说你没有达到立案标准。”他说。

祝圣武质疑,这么多人失踪,肯定有人去找国内的媒体求助,自从有个报导几十例的被封杀了,就没有人声音了。这说明这个国家在压制真相,完全可以合理怀疑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么多人失踪,政府不管,民间出面呼吁也不行,说明政府在压制受害者,而且在压制其他人来过问这个事情。

几年来,数百名年轻人在武汉的离奇失踪,当地政府讳莫如深,社会上传言也很多,让家长愈发担忧。失踪学生罗浩的家长提到,他听有人说武汉有贩卖器官组织,把小孩给控制起来了。

还有一名家长说:“就我这几年找孩子的经验,他们都说国家有贩卖人口器官,卖心脏啊、肾啊,一个人的供体可以卖到上百万,还有当官的换这些东西(器官),一般的普通人不要,就要身强力壮的,十多岁的,大学生的,也有说大学生好上当受骗,有这样分析的。”

祝圣武也披露了一个领导因器官衰竭需要换器官,迅速拿到器官的内情。他说,在国内做律师的时候,有同行曾透露他一些活摘器官的内幕。“这位律师姓田,是山东省律师协会刑辩委员会的主任,他给一个临沂的人做辩护,当时济南市中级法院迅速做了一个死刑的判决,把临沂监狱的一个犯人处决,然后说是因为省里面的一个领导器官衰竭需要换器官。毫无疑问中共政府确实在做活摘器官这个事。”

外界担忧,“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或导致中国出现更多强摘器官案例。

今天2月29日,中共官媒高调报导“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团队成功进行全球首例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病人肺移植手术”。病患在该医院的手术等待时间仅为5天。

一天之后的3月1日,浙江一家医院对一名女性武汉肺炎患者,进行双肺移植手术。3月10日,一名73岁的男性武汉肺炎患者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手术等待时间不到5天。#◇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官方为何急“辟谣”
高校禁言 专访杨子立:热血青年令中共恐惧
中共官方贴文:肺炎恐损害男性生育能力
新州:抢劫遗体 中共恶徒意欲何为?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左媒揭赵小兰 两会报告除一国两制
【时事纵横】拜登失言泄真相 两会招“两晦气”
【财商天下】天下第一村华西村 神话背后的真相
【新闻大家谈】纽约州长连环丑闻 戏中有戏?
【秦鹏直播】9成美国人厌恶中共 台欲惩中港贪官
【有冇搞错】收购西方学校 中共悄悄启动文化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