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险遭强摘器官的前中国商人的自白

人气 7024

【大纪元2020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美国华盛顿DC报导)“(警察说,)你不是想绝食饿死吗,如果你的血样匹配了,就给你找个地方帮你达成心愿,你身上的零件(指器官)还能给好人做点‘贡献’。”

“第一次被抽血化验是2002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抽血时,先把针头插入我手臂,再把一个这样的管插到针管里,抽满血后,把这个活塞式容器拔出,不用拔出针头,再把另一个塞进去,再抽出满满一管血。针头非常粗,不是平时皮下注射的那种针头。”

“马三家劳教所的医生为我抽血。在那个时候就明确的说,抽血看你是否有病,然后就给你送到陆军总医院或者苏家屯。”

以上是大陆前成功商人、法轮功学员于溟,于2020年3月10日在美国国会山,由“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VOA)”举办的最新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报告的新闻会上的发言。

于溟作证说,他在被中共关押期间,警方对他发出明白无误的死亡威胁,告诉他要用他的零件(指器官)做贡献;他也被多次被抽血。

于溟,来自中国大陆辽宁沈阳,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是一家拥有上百名员工的服装工厂的创办人和经营者,家庭幸福,儿女双全。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由于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非法劳动教养3次,共8年,因为拒绝转化、认错,先后被转移6个劳教所,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北京团河劳教所。

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法轮功信仰者人数超过共产党员以及法轮功“真、善、忍”等原则与中共格格不入等为理由,下令迫害法轮功。这场迫害,持续二十多年至今。

以下是于溟在这次新闻会上的作证发言(略有删节):

以亲身经历作证“中共强制摘取人体器官”

我叫于溟,是来自中国大陆辽宁沈阳,我曾是一名成功商人,有一个服装公司,一百多名员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善良贤惠的妻子,和一对聪明可爱的儿女。我因为信仰和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罪以及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在中共国的监狱和劳教所前后4次被劳教和判刑,并被关押了将近12年。

在这期间遭受酷刑折磨虐待包括:包括无数次电击;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抻刑;被绑在铁椅子上坐了三个月;吊在大铁门上一个月的时间,还有近半年时间单独关押在铁皮笼子里。我在这个过程中也被警察多次强制抽血化验,为摘取我的器官做准备。

第一次被抽血化验是2002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由于我拒绝放弃信仰,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北京团河劳教所认为我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在4月上旬的一天,由北京团河劳教所警察二大队大队长刘国玺,警号1153176,姜海泉、田雨、刘心诚四个警察带领于某、潘某等四个被关押的劳教人员一起强制用绳子把我捆绑起来,之后,用两只针管式的容器(有一端不是封闭的),印象中非常粗,直径至少2cm,长度能有7-8cm,听狱医聊天说是美国进口的。抽血时,先把针头插入我手臂,再把一个这样的管插到针管里,抽满血后,把这个活塞式容器拔出,不用拔出针头,再把另一个塞进去,再抽出满满一管血。针头非常粗,不是平时皮下注射的那种针头。

当时他们就说,你不是想绝食饿死吗,如果你的血样匹配了,就给你找个地方帮你达成心愿(就是指杀死我、活摘器官),你身上的零件(指器官)还能给好人做点贡献。但抽血过后几天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听每天强制来鼻饲灌食的医生和警察聊天说我血型不好,还是配型不好,我没听清楚。

第二次被抽血化验是2006年11月,那是我第三次被绑架,当时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由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4个警察带着去公安局指定的医院。当时被关押进入看守所之前就要强制检查身体。我被抽血、验血。不知道抽血的医生叫什么。除了验血,还做了X光胸透扫描。

第三次被抽血当时我被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北京正在举办2008年奥运会。我们在劳教所的很多人不按照中共要求放弃信仰和认罪,所以就被中共当局警察暴力殴打、体罚虐待。

2008年9月,我当时被单独关押在一间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屋子里,当时多次受到死亡威胁。六名警察对我发出死亡威胁。他们是: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所长高洪昌 、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大三大队副大队长于江 、 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三大队内勤干事李猛、苏巨峰、王瀚宇、刘俊等人。

期间还对我殴打虐待,包括数次30万伏电棍电击;被双脚脚尖着地,双手吊拷在门上一个多月时间;电针插入头上穴道电击;灌食不明药物;在死人床上用抻刑把双手双脚抻开绑着近一个月;固定在铁椅子上三个月;锥子和牙签扎手指缝等等,我头上至今还有一道长十多公分的大疤痕。

在那里我多次被强制抽血化验采样。在警察于江、李猛、王瀚宇的监视之下,由马三家劳教所的医生为我抽血。在那个时候就明确地说,抽血看你是否有病,然后就给你送到陆军总医院或者苏家屯。这话听着好像是有病了送去治疗,其实根本就不是,真正原因是没病才送到那里。那里是“摘取器官”的地方而不是治病的地方。

由于2008年“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事情已经在网上被揭露了,所以我很清楚他们所说那两个地方陆军总医院和苏家屯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后来说我有轻度脂肪肝和身体其它不良反应不符合标准才没有对我采取进一步措施。在这之后有一年之久不让我家属会见,一直到我被释放。

虽然我最后能够活着出来,但是我知道,中共政府当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年的过程中,很多人死于被“活摘器官”。但是苦于真相一直被中共掩盖,我们没办法拿到证据。所以我这些年没到美国之前,一直在中国各地医院秘密走访调查。

2019年6月,由尼斯爵士和其他几名法官组成的英国独立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法庭,采用我提供的部分我在中国医院做的调查视频资料,那里清楚地说明中国大陆目前还在做这些器官移植手术。而且肯定还有“活体器官移植库”存在。这种器官移植手术最快一周之内就可以找到配型。今天我要把更多的第一手证据播放。这也是这些年来第一次在国际社会曝光这么完整的中共当局隐瞒罪恶的视频。

各位嘉宾,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已经超越了一切政治见解。我们必须了解:中共政权带给人类的威胁是全球性的,他们给人类带来的是毁灭性灾难。较之在死难者的坟墓前献花,更应该在生命被中共政权摧毁前,尽全力拯救他们。

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帮助苦难中的中国人民解体中共!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器官移植大会前 张越被快速移送司法立案
器官移植大会香港举行 医生计划场内抗议
器官移植会召开之日 云南“双百院长”受审
中共借国际器官移植会造假 为活摘罪行漂白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一线采访视频版】民众厦门举横幅要中共下台
【远见快评】新邮件新证人席卷民主党大佬
【新闻看点】拜登中资项目 贺锦丽等大佬卷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