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医疗物资牟暴利 “倒爷”叹“人性黑暗”

人气 2163

【大纪元2020年04月22日讯】疫情期间,中国大陆医疗物资乱象不断,囤积、倒卖、骗卖现象频出,次品、假货也源源不绝。一位医疗物资买手在尝试倒卖口罩、额温枪呼吸机后,感慨“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

大陆果壳网旗下的微信公众号“放大灯”在近日刊登一篇采访,讲述一位“倒爷”的亲身经历和所见的防疫物资交易黑幕。

以次充好的口罩市场

在二月份,全国的3M口罩被国家统一调配,原本的代理商和经销商都无法继续正常经营,而民间一些“炒家”则开始找“渠道”拿货。“倒爷”说,有人搭上中共官方指定的采购员,拿到货后轻松倒卖赚回几百万。

一些非正规厂家开始包装自家产品,利用虚假广告骗客户。以一家名为“绿盾”的国产口罩品牌为例,该品牌自称“战士执勤都用绿盾口罩”,引得不少客户购买。后来证实,他们仅遵循国标GB/T32610-2016,即非常低的民用防护标准生产,只能防尘,根本达不到医用标准。

炒成“期货”的额温枪

额温枪是另一个需求极高的物资。正常时期,一支额温枪的价格在七八十元人民币;疫情期间,额温枪出厂价飙至两百多,经过七八手的倒卖后,消费者最后要花四百多元才能买到。

一些“炒手”用大订单向厂家骗取优惠价,一下单就是100万个、200万个、甚至上千万个。付30%订金后,厂家开始每天出货,“炒手”同时将到手的货高价卖掉。当拿到订金价格相当的货后,“炒手”会突然违约,不再付剩余70%的货款。 

厂家发现这种现象后立即要求买家全款订购,且不再每天交付一批,而是到最后期限一次性交货;与此同时,厂家不断拖延低价订购的订单,转而开始自己囤货,并直接以高价卖给其他买手。

这些现象导致各方不断囤货而不出货,额温枪被炒成了“期货”。

此外,由于额温枪的关键部件“测温传感器”涨价太快,部分厂家为节省成本开始造假。他们往空枪壳中装入一个随机显示温度的显示屏,无论怎么测,被测者的温度都在一定范围内。

这些假货或者被用来骗订金;或者被按比例掺在真货中混水摸鱼地卖出;或在买家交付所有货款后全出假货。

呼吸机坐地起价 购买过程多刁难

由于曾经做区块链,这位“倒爷”曾接触不少外国政府。3月海外疫情爆发后,北非某国政府委托他从中国找渠道购买呼吸机。

他联系上一家医药央企,订购1500台812A呼吸机。该央企承诺“要现货有现货,要期货有期货”,但是当买方付款后、在交现货的前一天,这家央企却表示“期货和现货都没有”。

还有两个西欧国家联系“倒爷”买VG-70呼吸机。然而,生产这种呼吸机的北京谊安公司关闭了所有渠道,大多数呼吸机都在某医药央企及其下属的授权经销商手里,要拿到货,必须和他们商谈。

VG-70在正常时期的出厂价是10万人民币出头,但疫期被一路炒到四十多万,“倒爷”所知道的最高价的是一笔1000台的单子,每台单价44万元。

此外,从北京谊安公司买货的过程也备受刁难。原本由厂家提供的国外采购函、国内三类医疗器械售卖资质变成了由买家负责;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取消的“开户许可证”被要求提供;医药央企的授权经销商要求提供“资金证明”,且只有在开具当天有效;看货要随叫随到;大半夜公对公账户付钱;拖延期货订单;收取高通道费用……

“倒爷”北非的客户在拿到货后说这是个“crazy market”(疯狂的市场),还没买到货的西欧国家直言这是个“bad seller”(坏卖家)。

买卖防疫抗疫物资70多天以来,“倒爷”最大的感慨是:“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玩区块链至多会遇到割韭菜的小诈骗犯,但倒医疗物资的是一群老头子,看着别人去死。”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捐赠者指医疗物资被红会切断 官员也抢夺物资
专家:医疗品成武器 中共挟防疫物资钳制西方
北京“口罩外交”为何引发越来越多反弹
涉盗数百万医疗物资 巴西上海同乡会长被捕
最热视频
【微视频】中共开放炒房?百姓要替恒大们还债了
【拍案惊奇】台商大举撤出大陆 几乎跑掉一半
【新闻大家谈】法国参议员李察访台幕后故事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直播】美智库论坛:中共对宗教开战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