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醫療物資牟暴利 「倒爺」嘆「人性黑暗」

人氣 2163

【大紀元2020年04月22日訊】疫情期間,中國大陸醫療物資亂象不斷,囤積、倒賣、騙賣現象頻出,次品、假貨也源源不絕。一位醫療物資買手在嘗試倒賣口罩、額溫槍呼吸機後,感慨「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

大陸果殼網旗下的微信公眾號「放大燈」在近日刊登一篇採訪,講述一位「倒爺」的親身經歷和所見的防疫物資交易黑幕。

以次充好的口罩市場

在二月份,全國的3M口罩被國家統一調配,原本的代理商和經銷商都無法繼續正常經營,而民間一些「炒家」則開始找「渠道」拿貨。「倒爺」說,有人搭上中共官方指定的採購員,拿到貨後輕鬆倒賣賺回幾百萬。

一些非正規廠家開始包裝自家產品,利用虛假廣告騙客戶。以一家名為「綠盾」的國產口罩品牌為例,該品牌自稱「戰士執勤都用綠盾口罩」,引得不少客戶購買。後來證實,他們僅遵循國標GB/T32610-2016,即非常低的民用防護標準生產,只能防塵,根本達不到醫用標準。

炒成「期貨」的額溫槍

額溫槍是另一個需求極高的物資。正常時期,一支額溫槍的價格在七八十元人民幣;疫情期間,額溫槍出廠價飆至兩百多,經過七八手的倒賣後,消費者最後要花四百多元才能買到。

一些「炒手」用大訂單向廠家騙取優惠價,一下單就是100萬個、200萬個、甚至上千萬個。付30%訂金後,廠家開始每天出貨,「炒手」同時將到手的貨高價賣掉。當拿到訂金價格相當的貨後,「炒手」會突然違約,不再付剩餘70%的貨款。 

廠家發現這種現象後立即要求買家全款訂購,且不再每天交付一批,而是到最後期限一次性交貨;與此同時,廠家不斷拖延低價訂購的訂單,轉而開始自己囤貨,並直接以高價賣給其他買手。

這些現象導致各方不斷囤貨而不出貨,額溫槍被炒成了「期貨」。

此外,由於額溫槍的關鍵部件「測溫傳感器」漲價太快,部分廠家為節省成本開始造假。他們往空槍殼中裝入一個隨機顯示溫度的顯示屏,無論怎麼測,被測者的溫度都在一定範圍內。

這些假貨或者被用來騙訂金;或者被按比例摻在真貨中混水摸魚地賣出;或在買家交付所有貨款後全出假貨。

呼吸機坐地起價 購買過程多刁難

由於曾經做區塊鏈,這位「倒爺」曾接觸不少外國政府。3月海外疫情爆發後,北非某國政府委託他從中國找渠道購買呼吸機。

他聯繫上一家醫藥央企,訂購1500台812A呼吸機。該央企承諾「要現貨有現貨,要期貨有期貨」,但是當買方付款後、在交現貨的前一天,這家央企卻表示「期貨和現貨都沒有」。

還有兩個西歐國家聯繫「倒爺」買VG-70呼吸機。然而,生產這種呼吸機的北京誼安公司關閉了所有渠道,大多數呼吸機都在某醫藥央企及其下屬的授權經銷商手裡,要拿到貨,必須和他們商談。

VG-70在正常時期的出廠價是10萬人民幣出頭,但疫期被一路炒到四十多萬,「倒爺」所知道的最高價的是一筆1000台的單子,每台單價44萬元。

此外,從北京誼安公司買貨的過程也備受刁難。原本由廠家提供的國外採購函、國內三類醫療器械售賣資質變成了由買家負責;在全國範圍內已經取消的「開戶許可證」被要求提供;醫藥央企的授權經銷商要求提供「資金證明」,且只有在開具當天有效;看貨要隨叫隨到;大半夜公對公帳戶付錢;拖延期貨訂單;收取高通道費用……

「倒爺」北非的客戶在拿到貨後說這是個「crazy market」(瘋狂的市場),還沒買到貨的西歐國家直言這是個「bad seller」(壞賣家)。

買賣防疫抗疫物資70多天以來,「倒爺」最大的感慨是:「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像不到,玩區塊鏈至多會遇到割韭菜的小詐騙犯,但倒醫療物資的是一群老頭子,看著別人去死。」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捐贈者指醫療物資被紅會切斷 官員也搶奪物資
專家:醫療品成武器 中共挾防疫物資鉗制西方
北京「口罩外交」為何引發越來越多反彈
涉盜數百萬醫療物資 巴西上海同鄉會長被捕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迄今最糟毒株來襲 你須知這些
【微視頻】賭王周焯華被查 揭紅電影洗腦又洗錢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況發表講話
【拍案驚奇】Omicron可怕3特質 鍾南山趁機帶貨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遠見快評】Omicron驚全球2原因 有專家說不可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