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三)看守所的连体械具

人气 863

【大纪元2020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她在吉林女子监狱经历了酷刑迫害,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王晶去年9月出狱,经过半年的调养身心,在记忆逐渐恢复后写下她在监狱的种种遭遇和目睹的一切。

接前文: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 (一) 监狱医院草菅人命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二)审讯室的老虎凳

看守所的连体脚镜手铐

到了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王晶被带到204监舍,她曾经被关在这里过。里面几个老人(一直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认出了是她,有的看见她受到虐待心疼得掉下了眼泪。

被送到看守所之前,她已经三四天没吃、没喝、没睡了。王晶说,她“刚到看守所就想着如何自杀”。

以下为王晶亲述:

在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半夜时分我趁值岗的人不注意,用尽全力奔向卫生间,试图撞碎玻璃窗自杀,一次没成,我又撞第二次,此时惊醒了睡在我旁边的号长(宋丽娟,职务犯罪),她狠狠地将我控制住,然后一直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清早,小王所(男的)和卞洪波队长就拿着给死囚犯戴的连体脚镣手铐来,命令在押人员给我戴上。我说:“你不问我为什么自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用更加侵犯人权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是继续在违法吗?”

我告诉在押人员不要听队长的话,不要替他们做违法的事情。但是,卞洪波不管我怎么反抗都让在押人员强行给我戴上了连体脚镣手铐。

小王所和卞洪波走后,上午8点多钟,管教陆续来上班了,负责监管204监舍的陈丽莉队长直奔我过来,随即拿起一只拖鞋抽我嘴巴子骂着:“王晶,臭不要脸的,谁让你的律师把看守所告了。”我因为戴着械具再加上几天的饥饿疲惫而无法反抗。

204监舍当时有几名在押上访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见此情景纷纷上前阻止陈丽莉对我继续施暴。

看守所中连乞丐都不如的二十个月

我在看守所的二十个月中,大概有一半多的日子里都是戴着械具。吃饭戴着它,上厕所戴着它,睡觉戴着,换衣服也要通过铐子和肢体之间的缝隙。由于脚镣和手铐是连体的,队长还特意把它们之间的距离拉成最近的,所以,走路时是猫着腰,睡觉时总是手脚聚拢,蜷缩在一起的一个姿势。

也因此,铁链上蹭上屎和饭粒、污垢等东西是经常的事,那时根本没有卫生可讲,整个人跟乞丐没什么两样,甚至连乞丐都不如!中共残害忠良就是用这种办法,从肉体和心灵上摧残你,让你的尊严和意志消耗殆尽⋯⋯

在看守所时,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法轮功学员在照顾我。那时我整天戴着脚镣手铐,吃饭、如厕、洗漱都是法轮功学员帮忙的。

进看守所的头六个月,我想尽各种办法自杀,几乎是可以想到和做到的我都试了,绝食、割腕、撞头、吞异物……可都没成功。我的体重从被捕前的120多斤,一下子掉到30、40斤。

成为公安局重点看押人员 被往死里整

那时,我的头发几乎掉光了,人瘦成骷髅,严重贫血,有时半夜因为心肌缺血而动弹不得。看守所没给我打过一个营养袋,反而每个月还抽我一管血,看我有没有电解质紊乱,后来我才发现,这样的验血每月都从我的账上扣去230元。

因为长期的严重营养不良,我的记忆力减退,大脑也开始变得迟钝,甚至连100以内的加减法也算不了了。说话说不明白,说了上句忘下句。

在我身体最脆弱时,有一次我刚被摘下械具没几天,由于我反抗看守所的强迫劳动的违法行为,陈丽莉又进监舍来打我。她叫来打手(其他刑事犯在押人员)把我押出监舍。

在押送途中,陈丽莉又要踢我,于是我用脚挡住她抬起的腿,她大怒说我让她在犯人面前丢了面子,她和另一个队长画杰将我拉进一个没有监控的办公室,给我戴上连体脚镣手铐后,两个人轮番用穿着高跟皮鞋的脚,狠狠地在我身上一顿乱踹。

出了气之后,她俩让犯人把我在地上拖着,一个监舍一个监舍地把我展示给其它监舍的犯人看。

那次被打之后,我的左侧胯骨瘀青了三个多月,并且左腿、左脚失去知觉不能走路,不能下蹲。即使是这样,她们还是给我戴着械具,并且没有给我任何治疗。

在看守所时,我的脑瘤已经恶化了,出现张不开嘴和幻觉等症状,我向一位姓李的女医生反应情况,她羞辱我:“我看你有精神病。”我知道跟她们说了也没用,不会有人在意我的病情。陈丽莉还曾亲口告诉我:“王晶,你就别指望我们会带你去外诊看病了,因为你是吉林市公安局长特别交代要重点看押的人。”

我的办案人、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第五刑警中队的小队长李昂曾对我说:“北京警察和浙江警察都恨死你了,让我们往死里整你,谁让你们这些公民记者专门跟我们作对。”

目睹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虐待

在看守所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其他被政治迫害的人和事,我经常听见法轮功学员车萍萍被拉去灌食时发出惨烈的反抗声,命悬一线还喊着:“法轮大法好!”

访民姜杰24小时被拷在铁窗前近半个月,白天管教让其他犯人虐待她,用擦厕所的抹布塞她嘴,用扫帚捅她眼睛不让睡觉,不让人给她盛饭和水,谁给她就惩罚谁。还有一名不知道姓名的访民被在地拖着,不按管教说的做,就会被当场殴打。

(待续)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六四天网、非新闻获“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奖提名
六四天网二度获国际新闻奖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一)监狱医院草菅人命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二)审讯室的老虎凳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北京内乱加速 美英澳联盟四大趋势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军事热点】台湾汉光军演 显示抗共决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