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一)监狱医院草菅人命

人气 1274

【大纪元2020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她在吉林女子监狱经历了酷刑迫害,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王晶去年9月出狱,经过半年的调养身心,在记忆逐渐恢复后写下她在监狱的种种遭遇和目睹的一切。她希望通过她的披露能让还在受迫害的政治犯尽早获得解救。

关注访民遭受迫害

王晶成为公民记者前是一名访民,她为了姐姐的冤死案件长年上访。在与当局抗争的过程中,她成为了一名关注访民的公民记者。

她在2014年“两会”期间报导访民天安门自焚事件,以及报导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维权人士呼吁“互联网自由”。2016年4月,吉林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王晶有期徒刑4年零10个月。

王晶被关进吉林省女子监狱,历经吉林当局的非法绑架、判刑和关押。在狱中她遭遇被喂药、打针、抽血、殴打等各种迫害后,脑癌复发,住进监狱医院后又发现他们(监狱和医院)草菅服刑人员性命和谋财害命的行为,这让她惊呆了。

去年9月王晶出狱后,身体状况一直很不好,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经过半年的休养,监狱中的种种事情一件件浮上脑海。“吉林女子监狱管教的作风还像文革时期一样左和残忍。而且也是最腐败的,从上到下都在搞在押人员的钱,肆意践踏她们的人权。”她说。

监狱里的腐败

王晶说,“监狱里的警察很腐败,从监狱长到下面的小警察想尽一切办法搜刮服刑人员的钱,甚至不惜牺牲服刑人员的生命健康。”“按国家法律,监狱应该和全省一流的医院合作,而且费用是国家出的。可吉林省女子监狱那时却和一家所有人都知道医疗水平最差的省医院合作,共同诈骗服刑人员和国家的医药救命钱。”

据王晶说,住进监狱医院付的是五星级酒店的钱,得到的却是地狱般的待遇。例如,给她们用的针头是给牲口用的最大最粗的,因此每个人胳膊被扎得又红又肿,一条腿24小时都被大铁链子拴在床上。

她还说,“我明明能吃饭,大夫硬让我半个月禁食、水,然后拼命给我打高价营养袋。这个我在监狱打不过敏,但省医院在里面加了胰岛素故意让我过敏,我出现呼吸困难,胳膊上出现很多血点儿,差点儿没死。多亏我反应快,及时关掉了开关。”

监狱医院草菅人命

因脑癌发病,王晶住进监狱医院,期间,她感觉到省医院没有脑神经外科的专业医生,所以坚决抵抗做手术。后来,她听监狱里的老犯人讲,省医院都是用实习医生给犯人做手术,而且出现好多医疗事故。

她说,“比如,法轮功学员项丽杰,她做手术前胳膊筋折了,但还能动,但手术后那只胳膊却变得彻底瘫痪了,据说是骨头被拿掉了;还有莦蕴玲(郭宏伟母亲),青光眼爆发,有病的那只眼睛没给手术,另一只好眼睛给治坏了。”

王晶在省医院住了41天,先后看见过三次受刑人被拉来不到一天就死亡了。“和我一同住院的几个犯人,一个是70几岁的法轮功学员不肯在省医院做手术,要求保外就医,人都糊涂了,监狱还逼着她写五书。听说,老太太回家后没多久就死了。和我同监室的两个刑事犯,在省医院做了手术后,没几个月也相继死了。”

王晶庆幸自己没在省医院做手术,但她同时也感到后怕。“监狱这不是和省医院合伙草菅服刑人员的性命吗?而且,医院费本应都是国家拿,监狱还逼着犯人自己拿,不存钱就不带去看病,去了也不带到好医院去。犯人自费看病也不给正规发票,这些发票估计又被监狱拿去向国家报销了吧!”

于是,王晶开始不停地写举报信,后来换了监狱长,也换跟一家比较有名的医院合作。但是新官不理旧账。她继续反映,要求监狱纠错,后来遭到队长报复,被关进小号长达37天。

她说,“进小号简直就是在挑战人体的忍耐极限,以及彻底摧毁一个人的人格尊严。这让我元气大伤,得了高血压和严重的咽炎,以及颈椎扭伤和腰椎进一步恶化。”

王晶说,“我在看守所里,还曾和央视工作人员关在一起。和她们探讨过中共不尊重人权的问题,其中一个说,中国人素质差,就该这么对待。该人说她自己因为受贿进来的,她认为受贿是很普遍的事情,也是很理所当然的。我那时想:离中央高层那么近的人都是这种思想,这个国家的老百姓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权贵们拿百姓的生命当蝼蚁对待,难怪会有那么多访民呢?”

(待续)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坐牢最长大陆政治犯之一 秦永敏遭重判13年
坐牢最久陆政治犯之一 秦永敏遭重判13年
受刑23载 再判13年 秦永敏成坐牢最长政治犯
两大陆政治犯入台寻庇护 台湾宣布不遣返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加赛德:中共最惧怕中国人民
【未解之谜】捕捉灵魂的摄影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