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网信爆雷涉案750亿 投资人讨债无门

人气 5590

【大纪元2020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江枫采访报导)大陆先锋集团网信平台爆雷距今已经近一年,董事长据称八个月前在伦敦“离奇死亡”,17万投资者迄今讨债无门。

先锋集团及其旗下的“网信”互联网金融平台,是一个拥有全金融牌照、历次检查合规,并多次获奖的大型金融企业和互联网金融平台。

先锋集团及其旗下的“网信”互联网金融平台,是曾多次获奖的大型金融企业和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受害人提供)

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周先生是先锋“网信”的投资人,他5月20日告诉大纪元,他2015年5月在上海市中心看到网信集团的一家门店,专门推销互联网P2P,还摆出中央领导为其站台的资料。

“我们一开始是非常相信政府的,因为先锋集团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而且网信公司的老总包括先锋的很多人,都有政府部门站台,颁发了无数的证书,而且在一带一路的沟通会议上,都是作为金融行业的典型奖励的。而且习近平访问英国的时候,(先锋集团)也是带领手下介绍中国金融的创新,你说这个事情我们能不相信吗?”他说。

2019年6月28日,周先生发现投资平台账户里的钱提出来很慢。7月2日,他发现账户通道关闭,所有投入的资金全部消失。这时先锋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出来保证说:“网信的事情我们全都兜底的,你们不要慌。”

但是当年的10月5日晚,网信官微发布讣告说,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抢救无效,于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终年48岁。

讣告称,张振新家人在伦敦取得由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出具的死因报告,以及由切尔西和肯辛顿区政府出具的死亡证明。

但是在投资人群中流传着张振新是自杀的说法,还有人怀疑他是诈死。

大使馆拒出具张振新死亡证书

周先生说,投资人联系在英国的一些亲戚到伦敦去调查,要求中共驻英国大使能够出一份死亡证明,但是大使馆迄今没有出具。

他说:“其实这个死的事情里面,政府应该完全知道,这么大的一个人物死亡,它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而且涉及到香港上市公司的老总。张振新是先锋集团的老总,中新控股是他在香港的子公司,中新控股还出了一个公告,说张振新死亡了。但是我们要求双重的死亡证明,现在都没有。”

周先生一共投入409万。周先生估计,全国总共有17万投资人,投资金额大概在700亿左右。

周先生说,离谱的是,先锋网信吞掉的不仅仅是投资额,而且连充值账户上的钱也吞掉了。

周先生介绍说,网信APP绑定客户银行卡。去买理财产品的时候,要把银行卡里面的钱转到APP充值账户里面去。转进去之后,投资人可能不会马上投资项目。“这里面的钱可以提现,提到你的绑定的银行卡里面去,你要投资也可以充值,充到这个账户里面去。”

周先生的充值账户里面有5万多块钱。在网信爆雷了以后,这5万块钱也没有了。“这完全不应该的,我没投资,我就是放在你这个账户上,你为什么不给我钱?”他说。

疫情爆发机关关闭 投资人投诉无门

据悉,先锋网信投资人当中,少的投入几十万,多的投入上千万。在投资金额上千万的人当中,有一种情况是整个家族凑钱投资,因为投资金额高,利率就高。大家把结婚钱、买房钱、养老钱拿出来投资。

投资人向政府监管部门申诉,政府承诺过完年有一个对付方案,但随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各地各机关全部都封闭。投资人只好给各部门打电话、发邮件,包括写信给处非办(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北京市金融局、深圳金融局、北京朝阳金侦、北京政府、国家信访办、中纪委、监察委,北京市金融局。

但是,各政府部门都不作为,互相推诿。国家信访局推到金融局,金融局回答投资人说:“这个事情我们正在处理,你耐心等待。”

周先生说:“没有一个准确的回答,都是推三阻四,踢皮球。所以我们写信就是一直不停,一直写信写到最高级的国家信访局,甚至我们还写到现在刘鹤组织的金融委。写信都写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也从来没有回复。”

先锋网信平台的杭州投资人集体维权。(微博截图)
3月25日,广州难友32人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无奈信访办因疫情拒不开门接待。(推特截图)
北京的网信平台投资人讨债。(受害人)
北京的网信平台投资人讨债。(投资受害人提供)

投资人在奔走于各部门的过程中,遭遇各种推诿。有的工作人员放话说,这是党让他们这样做的。党指向哪儿,他们就打到哪儿。有的官员甚至说:“你认为这是诈骗的,你可以自己去法院投诉。”

周先生气愤地说:“这什么话呢?你是监管部门呀,我们不是硬要说你诈骗,你现在政府不回答,就是你的监管责任。你当时站台的时候,说是为了扶持中小企业,搞金融创新,让我们老百姓拿点钱出来,我们获得一点利息,是这么个说法,我们才投进去的。而且这个利息并不高,9%,比银行好一点。”

周先生说,先锋网信当时有国家站台,有共产党撑腰,但现在却一地鸡毛,谁都不作声。当时大力提倡互联网金融的是习近平、李克强、国家金融委和金融局那帮人,现在谁都不吱声。

严密监控下 投资人难举行大型抗议

中共当局对解决还债的事情迟迟没有动作,但对投资人讨债维权的行动却反应迅速。

周先生说:“凡是你三五成群的人,一说要讨还钱,不管是走到经侦也好,派出所也好,还是储非办也好,客气一点的,跟你调解一下,说:你们回去,耐心等待;不客气的,把你赶走,把你抓起来。你稍微口气响一点,马上把你抓走。你说这个政府还在讲道理吗?”

3月25日,广州难友32人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上访,信访办因疫情拒不开门接待,但当局却出动派出所警察驱赶。(推特图片)

投资受害人也很难举行大型抗议活动。周先生说,“只要有组织者,他马上把你抓到警车里带走。在微信里面,如果有什么联络,敏感词、敏感话都不敢提,你只要一说是集会,他马上在一、两个小时之后,派出所(的人)就到你家里来。”

他介绍,由于火车票也实行实名制,投资人一买去北京的火车票,警方马上提早截住,并通过各种方式施压,阻止投资人上访、抗议,包括找当事人的单位领导或子女单位的领导,逼迫子女去劝父母不要去做这个事。而诈骗的事他半字都不提。

周先生还说:“现在是不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是什么世道?简直颠倒黑白。”

网信投资人在5月14日写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信中说:“中国政府的相关部门什么时候成了诈骗犯的帮凶?我泱泱大国何时成了骗子的乐土?”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悟尘:评新规《互联网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
陈思敏:疫期打虎“唐山一哥”倒台 后台不妙
跑路了?客户曝爱钱进平台产品到期无法兑现
【网海拾贝】坑人没坑成,反倒坑了自己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国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战
【罗厨寻味】西葫芦炒牛肉
【珍言真语】袁弓夷:7.1港人抗争已挫败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医3招缓解抽筋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