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商业顾问委员会:澳洲处理疫情优于新西兰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总理强大的商业顾问委员会(Business Advisory Council)向她传达了一个信息,即澳大利亚新西兰更能”共同优化”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经济后果。

理事会主席、恒天然首席运营官Fraser Whineray表示,目前澳大利亚对Covid-19(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及其对经济影响的处理比新西兰好。如果我们不为复苏和改革安排最好的团队,与我们最大的比较国相比,我们将加剧下滑,并失去更多我们最宝贵的资产,我们的人民。”

“这不仅使年轻一代面临债务加剧的风险,而且会使新西兰成为一个不太理想的生活之地,其幸福感也会大大降低。”

上周五Whineray给总理阿德恩发了一封“结案信”,其中包括委员会对总理的“警钟”。当时该委员会计划在9月19日选举前正式解散。

自4月初以来,该委员会一直在建议总理阿德恩成立一个组织,以模仿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强有力的全国Covid-19协调委员会(National Covid-19 Coordination Commission),并认为她的咨询委员会不能很好地达成这一目的。相反,该委员会建议关注成员的能力,包括许多其他商界领袖的能力,来组建一个适当授权的商业复苏特别工作组和改革委员会,因为这对新西兰的未来最具价值。

相反,政府提出了一个基础设施小组和一个由学术界、工会、官员、非政府组织和企业组成的独立建议团队。

Whineray在信中说,成立一个复苏特别工作组和改革委员会将是“新西兰国际声誉提升的勇敢妙举”。

“在研发出疫苗使我们摆脱太平洋孤立状态之前的一年里,我们的方法似乎远远没有达到澳大利亚已经设计好并实行的平衡公众与私人权益冲突的力量。”

“我们尤其指的是2020年3月25日成立的澳大利亚全国Covid-19协调委员会”。

澳大利亚委员会由内维尔·鲍尔(Neville Power)担任主席,他是Fortescue金属公司前首席执行官,现任珀斯机场董事长,并得到由格雷格·康贝特(Greg Combet)、简·哈顿(Jane Halton)、保罗·利特尔(Paul Little)、凯瑟琳·塔纳(Catherine Tanna)和大卫·索迪(David Thodey)组成的执行董事会的支持。还包括Phil Gaetjens(总理和内阁)和Mike Pezzullo(内政)等高级官员。该委员会正在企业对企业、企业对政府网络之间工作,以释放资源、突破瓶颈和解决问题,以便澳大利亚企业和社区得到支持。

Whineray在信中写道:“展望未来,由于澳大利亚即将进入下两个阶段,它似乎走在了前面,我们可以选择坚持我们目前的策略或尝试重置。”

“为了避免公共部门将政府持有的新西兰资源错误配置于非核心活动和公共部门的低生产率,我们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企业与中央政府一起参与进来。”

上周五,据《先驱报》报道,阿德恩的商业顾问委员会即将结束其短暂的退休状态,来帮助财政部长罗伯逊的计划。

阿德恩在预算后举行的一次商业新西兰简报会上说,她计划“摆脱选举前的冬眠”。在她发表上述言论的同一天,Whineray向她发表了顾问委员会的“结案信”。

阿德恩接着告诉商业新西兰简报说,在封锁期间,她曾就有争议的澳新跨塔斯曼隔离圈征求了一些成员的意见。但这似乎与事实不符。

在4月7日的视频会议上,商业顾问委员会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并主张:

  • 幸福是由经济支撑的。幸福的最优化涉及两个指数函数,一个是直接的医疗考虑,另一个是对公民长期幸福造成经济损害的病毒;
  • 加强卫生技术和边境管制。将更强大的技术和能力带到四个关键公共卫生领域的检测、追踪、建模和更严格的边境安排,在不损害临床结果的情况下,通过经济实现更大的福祉;
  • 使用现有健康和安全法重新启动经济活动。建议利用现有的健康和安全立法和重新启动顺序的提议,在所有警报级别恢复更多共有和私有的经济活动;
  • 针对复苏和改革的业务。建议与商业复苏特殊工作组和改革委员会进行非常真诚和大规模的公私部门合作;
  • 加大贸易投入。企业和政府需要非常努力地处理贸易议程,特别是考虑到国际旅游对该国出口收入的损害;

该商业顾问委员会早些时候原计划在3月6日的会议后解散,但由于中共病毒疫情危机,决定延长运作期限。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