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遭中共渗透 巴西成重灾国

人气 6737

【大纪元2020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综合报导)巴西疫情急剧恶化,连日来,巴西是全球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例第二多、单日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饱受疫情打击的巴西受到世界瞩目。

最近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包括巴西在内的194个国家提出了独立调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决议案。但在巴西,针对问责中共的态度,各界表现不一,引发人们就中共对巴西在政治、经济、媒体、国家主权等方面渗透的关注。

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一文已经指出关键所在:受中共利诱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中共加强往来的同时,却不知灾厄也随之而来,就像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巴西疫情日趋严重

5月28日,巴西在24小时内报告了26,417例新确诊病例,卫生部在同一时期记录了1,156例新死亡病例,使死亡总数为26,754例,确诊病例总数为438,238例。

进入5月份,巴西感染人数一路飙升,接连几天,单日死亡数字超过千人。巴西成为拉美国家中染疫最重国家。

疫情面前,巴西国内危机四伏,细细观察,原因离不开中共对巴西的长期渗透影响。巴西经济低迷、政界腐败,导致政党纷争,政客为利益屈服于中共,引来中共病毒伺机侵入。

总统遇挑战:政界腐败 内部倒戈

巴西总统雅伊尔·梅西亚斯·博索纳罗(Jair Messias Bolsonaro)2018年当选,竞选时曾经将中共这个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描绘成“想要主宰其经济关键部门的掠夺者”,并表示在外交政策中趋于拉近与美国的关系,远离中共,增强与其它国家的联系。他也是第一位访问台湾的巴西总统候选人。

2019年1月1日,博索纳罗正式上任。上任1年后遇到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

在政治上,总统博索纳罗不仅要面对亲共的左翼联盟的反对,同时,还要接受有着军方背景的巴西副总统汉密尔顿·莫里奥(Hamilton Mourão)以及政治家奥古斯托·赫勒诺(Augusto Heleno)的挑战。

据澳洲民族台SBS报导,2019年,巴西副总统莫里奥宣布该国正在建设5G网络,且不会对华为实施禁令。同时,他还强调不会与中共的关系“降级”,巴西应该选择“灵活和务实”的立场。

全球中共病毒大流行,博索纳罗致力于保护本国经济,不支持锁国封州戒严,避免可能出现的国内“大混乱”、“洗劫”和“公民抗命”等情况。他的说法有人支持,同时也遭到多州州长的质疑。

多位州长反对总统 三州长染疫

圣保罗州州长若昂·多里亚(João Doria)是最主要反对者之一,同时,他也是富有的商人。2019年8月,多里亚访问了中国,他形容中国之行“富有显着成果”,并表示,圣保罗州有义务和责任在各层级上继续保持与中国良好的伙伴关系。4月6日,由中共举办的“上海—圣保罗抗击新冠肺炎经验交流视频会”后,圣保罗疫情持续蹿升。

圣保罗州与里约热内卢州是巴西疫情最严重的两个州。

曾经的政治盟友、里约热内卢州州长威尔逊·维泽尔(Wilson Witzel)也拒绝听从总统命令,绝不放弃“社交距离”措施,并暗示应该将总统博索纳罗送上海牙的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审判。4月14日下午,维泽尔在推特上表示自己的中共病毒测试呈阳性。

祸不单行,Aljazeera网站报导,5月26日,巴西联邦警察突袭了里约热内卢州州长维泽尔的住所。联邦警察的声明表示,搜查令是其涉嫌腐败调查的一部分。

另有两位州长也感染了中共病毒,他们是帕拉州州长埃尔德·巴尔巴略(Helder Barbalho),阿拉戈斯州州长雷南·菲略(Renan Filho)。

总统之子遭遇中共战狼式围剿

3月19日,博索纳罗总统之子、参议员爱德华多(Eduardo Bolsonaro)发表推文,直指中共是“独裁政权”,他表示,“再一次,独裁政权选择隐藏一些严肃事宜、而不是披露事实,而事实原本可以挽救无数生命。中国(中共)应该被谴责,民主才是解决方案。”“全球大流行的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带着一个名字:中国共产党。”

推文发出后,中共大使杨万明立即发推反击,各大中共媒体集体齐声跟进,实施舆论压力、谩骂攻势。杨万明称巴西总统父子访美回国后感染了“精神病毒”。他还转发了一条推文称“博索纳罗家族是这个国家的‘巨毒’”。

同时,中共环球网以巴西媒体人士的名义称,博索纳罗对其子爱德华多日前发表针对中国的不友好议论也感到不满,并对其进行了斥责。值得注意的是文章中并没有给出那位巴西媒体人士的名字,以及来自哪家媒体。

接下来,该文又称,近几天来,巴西参议长、众议长代表巴西国会向中国(中共)政府和人民致歉,批评爱德华多的不当言辞同巴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相悖。随后又列举了巴西副总统、两位前总统以及拥有二百多名成员的巴西众议院巴中议员阵线和三百多名成员的农贸业议员阵线、参议院巴中友好小组以及巴西主要政党领袖、十多名州长、工商界代表、知名学者、资深评论员、智库和大量网民等纷纷以公告、信函、发帖等形式谴责爱德华多的荒谬言辞,声援中方立场,强调中国抗击疫情举措有力、成效显着,并积极帮助国际社会联防联控,是巴西和国际社会学习的榜样……

事无巨细,环球网似乎在告知天下,中共在巴西已经发起了一场“巴西文革”,煽动仇恨,对爱德华多群起攻之,将中共的地毯式批判做到了极致。

接着,巴西一些政要也积极响应。据巴西“metropoles”网站报导,因弹劾下台的前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批评爱德华多为“不公平、荒谬和屈从于沮丧的驻美大使候选人”。

罗塞夫于2000年加入巴西劳工党,2010年获得左翼联盟的支持,打败右翼后当选总统。2016年,她遭到弹劾。BBC中文网报导,罗塞夫受到弹劾的原因是被控非法操纵预算以隐藏日益增加的财政赤字。巴西劳工党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政党,也是具有马克思主义背景的左翼政党。

巴西众议院议长罗德里戈·马亚(Rodrigo Maia)也为爱德华多的“轻率言论”向中共表示道歉。2019年8月,巴西联邦警察发现了与罗德里戈·马亚有关的腐败和洗钱的证据。联邦警察向最高法院发送了关于调查的最后报告。

另一位因爱德华多推文,向中共道歉的巴西参议院议长奥尔科伦布勒(Davi Alcolumbre)称赞中共抗疫起到了样板作用。奥尔科伦布勒本人在18日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

大纪元特稿指出,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清理中共及其因素。对于所有国家、组织和个人而言,其对中共的态度与疫情轻重呈现正比。

巴西经济过度依赖中国

巴西人口2.15亿,国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五,是拉美国家人口最多、国土面积最大、国民生产总值最高的国家,也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美洲第二大经济体。

巴西有着丰厚的自然资源和充足的劳动力,这也是中共觊觎巴西的主要原因。巴西是中共主导的金砖五国的重要成员,也是拉美国家中中共的第一大商贸合作伙伴国。巴西严重依赖原材料出口来发展经济,有专家认为这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努力,同时大量使用大宗商品相吻合。巴西倾向于从大陆购买成品,埃信华迈(IHS Markit)数据显示,电信和电气设备是巴西最大的进口领域之一。

拉美季刊刊登的自由撰稿人理查德·拉普(Richard Lapper)的文章中写道:总统博索纳罗警告说,中国对巴西的镍矿控制度过高,巴西占据世界85%以上的储备。他表示,如果得到适当的利用,巴西将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之一。然而,他又发现将镍和其它大宗商品从中共的严格控制中分离出来是相当困难的。

占巴西镍产量大部分的巴西金属公司(CBMM),依赖于对国际钢铁公司的出口。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爱德华多·里贝罗(Eduardo Ribeiro)表示,无法离开中国这一主要市场。CBMM由巴西的莫雷拉·萨莱斯家族拥有,占有主要的控股权,但是2011年,五家中国钢铁企业宝钢、中信金属、鞍钢、首钢和太原钢铁收购了这家公司15%的股份。

博索纳罗也曾强烈批评这笔交易。报导中还提到,巴西哲学家奥拉沃·德卡瓦略(Olavo de Carvalho)认为,与中国和睦相处是更广泛的“文化马克思主义”趋势的一部分。14年的劳工党统治使巴西脱离了国内和外交政策中民众所信奉的保守价值观。

在竞选期间,博索纳罗指中共具有掠夺性,他认为北京方面“不是在巴西购买东西,他们是要收购巴西!”他对中共的强硬态度赢得了早已厌恶巴西左翼劳工党长期腐败治国的民众的心。

在博索纳罗的一直坚持下,巴西没有与中共签订“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但是,早在2015年左翼劳工党执政期间,巴西就签署了中国国家电力网以22亿美元建设从亚马逊的贝洛蒙特大坝到里约热内卢长达2千5百公里的输电线路的投资合同。专家认为这是等同于中共“一带一路”作用的“全球能源互联网”中的一部分。

中共方面认为巴西拥有大量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巴西电能的83%来自水电、风电、太阳能等。而中共不惜花费高额费用,从长远利益出发,建立全球能源互联网,也是为独霸全球,达成全球经济共同体的目的。

有消息人士称,博索纳罗有计划寻求将韩国和日本作为替代伙伴,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同时,他也将与美国政府方面就大宗商品出口和基础设施投资达成协议,以遏制中共的“不正当竞争”。

另外,因中美贸易战,中共大量购买了巴西等国的大豆。有人质疑博索纳罗政府对中共政权的态度,巴西外交部长埃内斯托·阿拉霍(Ernesto Araújo)表示,“我们想出售大豆和铁矿石,但我们不会出卖我们的灵魂。”

中共大外宣催生华人离奇行径

而在巴西疫情严重、缺失医疗应对能力、医治物资药品短缺的情况下,在巴西的华人社会中却出现了偷盗医疗用品的犯罪事件,主导者竟然是巴西上海同乡会长郑小云。

4月11日,巴西警方突击搜查上海同乡总会,查出价值约为400万雷亚尔(约76万美元)的医疗物资,有1万5000个病毒测试盒和200万件医疗物品,其中包括口罩、手套、帽子、工作服、酒精凝胶、温度计等。警方透露,这些医疗用品是巴西几家私立医院的订单。

4月9日,巴西瓜鲁柳斯(Guarulhos)的昆毕卡国际机场(Cumbica airport)发生窃盗案。警方这次的出击是来自线人的消息,让当地警察用钓鱼方式将郑小云一伙逮个正着。有分析指出,巴西华人侨领郑小云雇人盗窃医疗防护器材事件动机可疑,目的讳莫如深。

长期以来,在巴西的华人社会中,特别是在侨界、商界里,中共渗透由来已久。中共大外宣透过中文媒体、网络以及建立孔子学院等形式洗脑、钳制华人的思想意识。例如出现在巴西中国商会网站的巴西新闻中,跃入眼帘的都是报导巴西政府对中共控制疫情的赞誉和支持,绝无不同的声音。

巴西面临抉择:弃共还是亲共

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提到:武汉瘟疫虽然给世人带来了病痛甚至死亡,但历史和现实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趋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认清灾厄的根源,明晓中共的真相;脱离中共、拒绝中共,就能远离灾厄、不受瘟疫侵害。

在巴西,中共病毒肆虐,死亡人数不断增加,使这个拉美最大的国家深陷灾难,面对瘟疫的无情,巴西的每个人都在面临着选择:弃共还是亲共?

据美国之音报导,4月4日,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Abraham Weintraub)在其推特上指称中共有一个企图统治世界的蓝图,“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谁会从这一全球危机走出后变得更强大?”他还表示,中国是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源头。4月6日,温特劳布在接受Bandeirantes电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制造商利用疫情牟取暴利。

日前,法新社报导,为抵抗疫情,巴西希望能从中国订购相关的医疗物资。时任巴西卫生部长路易斯·曼代塔(Luiz Mandetta)表示,不知出于何种理由,中共拒绝了巴西的相关订单,尤其是购买呼吸机的订单。他还提到巴西曾经救过中共的燃眉之急;如今,巴西处于危急时刻,中共却见危不救。随后,《环球日报》马上发文将锅甩给了美国中间商。

5月25日,巴西联邦众议员马丁斯(Paulo Eduardo Martins)在推特发文表示,他在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就职前收到中共大使馆的信,要他对蔡总统就职典礼保持沉默。他表示:“独裁的中国(中共)大使馆在这封信中,建议巴西议员不要就台湾总统就职典礼发言。这是一种冒犯。所以,即使我迟到了,我也要祝贺蔡英文总统就职。”

马丁斯得到了巴西网友的支持。他们表示,“大家都要对共产主义说不”、“希望台湾永远自由”。

结语:

《九评》编辑部指出,“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巴西当前遭受中共病毒的危害远远超过战争所带来的伤害,这不是政党之争,也不是左翼与右翼的博弈,而是关乎国家兴亡、生命存亡的问题。

反观澳洲、新西兰,从政府到民众,坚持问责中共,不屈服于中共的压力与威胁,要求独立调查病毒源头。到目前为止,防疫良好,死亡人数很少。这也给巴西做出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中国人自古相信,顺天意而行必有福报,逆天意而为难以善终。巴西防疫绝不是总统一人之事,天灭中共之时,巴西各界民众只有倾听神的旨意,抛弃中共,才有回天之力。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巴西沙排名将确诊  一床难求只能回家
【瘟疫与中共】疫情飙升 巴西面临抉择
组图:巴西疫情严峻 确诊数突破37万
无惧中共威胁 巴西议员贺蔡总统就职
最热视频
【直播】反国安恶法 港人7.1维园大游行
【世事关心】世纪之掩盖
【纪元播报】市区遭占领 西雅图共产魔影挥不去
【重播】美国会有关“港版国安法”听证会
【重播】蓬佩奥新闻发布会:香港新法太离谱
【十字路口】港区国安法刑罚严厉 世界受影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