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孔子学院使德国蒙难(3)

人气 1559

【大纪元2020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大瘟疫爆发至今,国际社会越来越清醒,中共长年用经济拴住西方国家的脖颈,此次的中共病毒将其经济伙伴打入痛苦的深渊。不仅如此,中共还在美化自己,企图打造成“救世主”的形象。

接上文:孔子学院使德国蒙难 (2)

孔院为何在巴州受宠?

中国是巴伐利亚州在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有资料显示,2,000多家巴州企业与中国有紧密的经济联系,其中100余家企业在中国设立了生产线,600多家在中国成立了分公司或贸易代表处,包括国际知名企业如西门子、奥迪、宝马、安联、MTU、空客等;同时还约有300家中国企业在巴州落户。

2019年中国同巴州贸易额达339亿欧元,约占中德双边贸易总额的16.5%。

纽伦堡是著名大企业集团西门子公司的诞生地,该市已经成为中德双边经贸关系的重要核心城市之一。

早在2005年,德国的第二所孔子学院——纽伦堡—埃尔兰根(Nürnberg-Erlangen)孔子学院就选在纽伦堡落地。

纽伦堡—埃尔兰根大学建于1742年,具有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大学医学院;在德国以专业种类范围最广泛而著称,具有杰出的工程学院,是欧洲顶尖工业管理者高校联盟成员;还与当地的西门子研发总部、Areva 能源研发等有密切联系。

纽伦堡—埃尔兰根大学。(Akriesch/Wikimedia commons

巴州共有3所孔子学院,另外两所分别在慕尼黑、英戈尔施塔特。

慕尼黑是巴州最大城市,属德国仅次柏林、汉堡的第三大城市,被视为欧洲经济发展最快最成功的城市之一。

德国汽车制造商奥迪的总部设在英戈尔施塔特。2016年奥迪英戈尔施塔特孔子学院由中共汉办发起,由奥迪集团、英戈尔施塔特市政府、英戈尔施塔特工业技术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合作共建。

中方称该学院“致力于中德两国在技术、创新、可持续发展和管理层方面的合作”,使得得该学院在全世界500多所孔子学院中“独一无二”。

按理德国的孔子学院是由中方出资。据巴伐利亚电台(Bayerischer Rundfunk)2020年1月10日的消息,巴州州议会社民党议员马库斯‧寅德斯帕赫尔(Markus Rinderspacher)向州政府质疑何时开始出资给巴州的孔子学院。但州政府避而不答,该议员表示要提起诉讼,因为巴伐利亚“为中共的宣传提供财政支持”。

《巴伐利亚州州报》(Bayerische Staatszeitung)2020年2月4日报导,在寅德斯帕赫尔的施压下,巴州政府给出了答复:自2014年以来,州政府已向巴伐利亚州的孔子学院提供了300,000欧元的资助,纽伦堡市也给该学院资金;2017年州政府给慕尼黑孔子学院项目提供40,000欧元。

寅德斯帕赫尔议员认为,州政府用纳税钱来支持中共是不可理喻的,“借助软实力宣传的中国独裁者在全球的权力扩张是不应该得到巴伐利亚纳税人的支持的”,他要求州政府立即停止这些资助。他的抗议仍在继续。然而,事情远非那么简单。

据中共汉办网报导,今年2月12日,即中共病毒已在中国迅速蔓延,武汉市沦陷,纽伦堡-埃尔兰根孔子学院在纽伦堡交通博物馆宴会大厅举办鼠年新年酒会,来自纽伦堡大区政治、经济、文教、媒体等各界来宾近230人参加了活动,包括纽伦堡市第三市长格赛尔(Klemens Gsell)、埃尔兰根市副市长普劳斯(Elisabeth Preuß)。

两位副市长在发言中高度肯定了2019年纽伦堡—埃尔兰根孔子学院与纽伦堡市的合作。格赛尔表示,纽伦堡市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孔子学院的各项工作。埃尔兰根市市长雅尼克(Florian Janik)致信给巴伐利亚州议员,表示对孔子学院的信任和支持。

而且当地著名的德国汉斯-萨克斯合唱团还为晚会用中文演唱了中共红歌《我的祖国》。

疫灾最严重的两个州

瘟疫爆发后,巴伐利亚州的经济尤其遭到重创。据慕尼黑Ifo研究所的调查显示,疫情对巴州经济增长的影响高于德国平均水平。如果公司停工持续三个月,经济成本将在680亿欧元至1,380亿欧元之间;如果公司停工两个月,成本将达到490亿欧元至940亿欧元。

巴州也是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3月21日,巴州政府在德国第一个实行禁足令,社交接触被限制不得超过1人。

巴州的感染人数为43,050,死亡人数1,907,居德国榜首(截至5月2日)。

英戈尔施塔特385人感染,29人死亡;

纽伦堡有973人感染,36人死亡;

慕尼黑共有5,989感染,169人死亡。

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Markus Söder)4月21宣布,今年的啤酒节取消。据慕尼黑市统计数字,2019年慕尼黑啤酒节的经济产值为12.3亿欧元。

疫情下,昔日慕尼黑市人头攒动的马琳广场已变得空空荡荡。(CHRISTOF STACHE/AFP via Getty Images)
疫情下,慕尼黑的周末菜市场上冷冷清清。(Alexander Hassenstein/Getty Images)

北威州是德国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吸引投资最多的联邦州,国民生产总值位居德国各州之首,排名世界第22位。截至今日,已有1,100多家中国投资企业在北威州落户,其中610家在首府杜塞尔多夫,1,000余家北威州企业进驻中国。北威州被中方认为是“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在欧洲西部的重要地带。

疫情中,北威州受到的经济打击可想而知,它也沦为德国疫情最严重的联邦州之一,仅次巴州,感染人数33,200,死亡人数1,268(截至5月2日)。

杜塞尔多夫有1,074人感染,24人死亡;

波恩有662人感染,6人死亡;

杜伊斯堡共有878人感染,21人死亡。

疫情下的杜伊斯堡商业区。(私人摄于2020年4月19日)
疫情下的杜伊斯堡的商业步行街。(私人摄于2020年4月19日)

启示

一个值得人们关注和思考的现象,《西德报》(Westdeutsche Zeitung)3月22日报导,北威州海因斯贝格(Heinsberg)县长普什(Stephan Pusch)亲自给习近平写信请求防护物品,“该县的口罩和防护服仅够几日的需求”。

报导还说,普什认为中共抗疫取得成效,还有愿望与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建立伙伴关系。他的表现受到中共驻德大使馆极大的“关怀”和“支持”。

如此亲共的县长所在的海因斯贝格县,截至4月30日感染人数1,752,死亡人数66,是北威州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默克尔也在今年3月份亲自和习近平联系,寻求中国防疫物品的帮助;4月底2,500万个中国制造的口罩已运到德国。截至5月3日,德国感染人数已超过16万,近7,000人死亡。

而中共的“口罩外交”已名声狼藉。美国麻州政府近日发布了中国制KN95口罩的测试结果,表明没有测试样本达到FDA规定的N95标准。其中一种样本的过滤功效仅有28.1%。

除比利时退回300万只中国制造的不合格FFP2规格口罩外,荷兰卫生部宣布,从中国进口的60万只口罩因不符合质量标准,已被下令从医疗机构收回。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4月24日表示,有100万个中国造KN95口罩不符合医疗机构所需规格,无法供给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使用。

还有中国推销捷克、西班牙、土耳其等国的相当劣质的快筛试剂让中国的“防疫形象”破灭。中共在国内的“草芥人命”已输出到海外。

中共的所作所为引起国外人的愤怒和觉醒。

4月14日,澳大利亚新州最大的内陆城市瓦嘎瓦嘎(Wagga Wagga)议会通过了一项议案,决定断绝与大陆昆明市的姊妹城市关系。发起该动议案的市议员法内尔(Paul Funnell)认为,中共给世界带来死亡和毁灭,本市不应该与中共政权有任何瓜葛。

4月17日,西班牙第三大党VOX党在欧洲议会提出议案,要求对中共病毒、病毒起源以及世卫与中共关系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并针对全球大爆发的疫情向中共追责。

该党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秘书长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党派发言人奥洛纳(Macarena Olona)先前全都不幸染上中共肺炎,但在该党派做出了对中共谴责的决议后,他们的肺炎测试神奇般转为阴性。

“瘟疫有眼”,这在东西方文化中都有共识。《圣经·旧约》讲述的多次瘟疫都是定向、定时、定地、定约的,即瘟疫指向特定人群、特定地点,往往罪业最大的地方开始施加惩罚。

在《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的预言中详细描述了当今武汉肺炎(中共肺炎)的时间、地点、情形、因由、结果,许多已与发生的事实相吻合。武汉当局听命于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进行大肆诬蔑、诽谤,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滔天的大罪带给武汉巨大的不幸。

历史在警示人们认清灾难的原因。大纪元社论明确指出,病毒是针对中共而来。

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是德国疫情的重灾区,而那里正是建立孔子学院最多的联邦州。

孔子学院已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抵制,从2013年至今,全球近50所孔子学院被关闭。

2020年3月16日,芬兰国家广播电视台YLE发表了其专栏节目“聚焦”(Spotlight)制作的《校园中的中共政府》视频。受访的专家指出,孔子学院是中共宣传机器的一部分,芬兰的孔子学院影响了赫尔辛基大学的声誉与品牌,建议把它移出去。

英国《泰晤士报》4月21日报导,瑞典在上周关闭了最后一所“孔子课堂”。

2005年中共在斯德哥尔摩大学建立了欧洲的第一个孔子学院,2020年在全球蔓延瘟疫期间,瑞典关闭了最后一所孔子学院,已“清零”了4所孔院。

香港“众新闻”4月29日刊发署名文章认为,瑞典此时关闭全国的“孔子学院”与武汉肺炎(中共肺炎)在欧洲爆发有关。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4月30日发表声明,宣布从8月15日开始关闭其校内的孔子学院,指明要跟中共教育部的汉办分隔。

著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 Jr.)对外界说:“关孔子学院与新冠疫情(中共病毒)的大气候有关系。共产党在美国政府、商界、学界、报界的影响力都在下降,而且最近两三个月尤其是最近一个月以来的逆转是很明显的。”

有港媒预测,中共大肆推卸疫情责任,会惹怒西方各国,招致欧美各国以至全球各国关闭“孔子学院”的无可逆转的趋势。

(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美议员再提法案对抗中共渗透 点名孔子学院
【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
欧洲首例 瑞典将孔子学院“清零”
综观世界疫情局势 远离中共是解方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新闻第一现场】一国两制终结 香港浴血反抗
【现场视频】广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县遭遇洪灾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踪:香港抗议国安法
【直播】川普总统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日仪式
【现场视频】鞍钢冷轧厂突发大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