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那些关于借尸还魂的传说

文/周晓辉
您相信灵魂不灭、人有来世吗?(shutterstock)
您相信灵魂不灭、人有来世吗?(shutterstock)
  人气: 1927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到底有没有前生、今世和来生?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如果有,死后去了哪里?南朝时期刘宋一个叫王淮之的人的故事可以给出答案。

王淮之,字元曾,琅琊人。他一向不相信佛法,常说精神和肉体一样都会消亡,根本没有什么前生、今世、来生。元嘉年间,他为丹阳县令。元嘉十年,他因病身亡,但过了一会儿却又醒了过来。当时建康县令贺道力前来看望他,正赶上王淮之苏醒过来。

王淮之告诉贺道力说:“我现在开始知道,佛教所说是不虚的。人死了之后灵魂的确存在,确实是有验证的。”贺道力问道:“你一向不信佛法,今天的看法怎么与以往不同了呢?”王淮之神色庄重地说:“灵魂的确是不灭的,佛教不能不相信。”说完,他就死了。大概他死而复生前曾游历了冥府,亲眼看到了真相吧。

既然人死后灵魂是不灭的,那么民间所说的借尸还魂,即有的人死后,可将灵魂附于他人尸体而复活的事情,也并非是不可能的。《西游记》第十一回就有:“ 魏徵奏道:‘御妹偶尔寿促,少苏醒便说此话,此是刘全妻借尸还魂之事。’”与死而复生不同的是,一个人借尸还魂后,其人格、记忆已经完全转换为另一已亡故之人,这样的例子在古籍中亦有记载。

王淮之告诉贺道力说:“我现在开始知道,佛教所说是不虚的。人死了之后灵魂的确存在,确实是有验证的。”(fotolia)

惊动皇帝的还魂事件

金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出了一件惊动皇上的借尸还魂案。尚书省上奏说:宛平张孝善有个儿子叫合得,大定十二年三月早上,因病死了,但到了晚上却死而复生,说自己本是良乡人王建的儿子喜儿,而喜儿前年已死。王建以家事询问,他都能说得一清二楚。这大概是假尸还魂,尚书省建议将还魂者归与王建。

金世宗的批复是:如果这样判,则恐怕奸邪之徒竞为诈伪,渎乱人伦,还是将还魂者判属张孝善家。

男人还魂为妇人身

清朝乾隆元年、二年间,户部员外郎长泰家有一名仆人的妻子,年约二十多岁,一日忽然中风昏眩,气息奄奄,到了晚上就气绝了。第二天,正准备为其装殓时,她手足忽动,渐能屈伸,过了一会儿竟然坐起,问这是何处。众人以为她在说胡话,并没有搭腔。既而她打量了一下室内,好像明白了什么,连连叹气,之后又默默无语。不过,她的病却是全好了。

让周边人奇怪的是,她死而复生后,却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言辞和走路的姿势都如男子,而且她自己还不会梳头,看见自己的丈夫也好像不认识了一样。

因为觉得异常,大家就仔细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这才说自己原本是男子,数日前死了,魂魄到了冥司后,判官查出他的阳寿还未尽,但应当被贬为女身,所以才借这家女人的尸体复生。还魂前,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睡了过去,一瞬间又醒了,醒来发现自己已躺在板榻上了。

人们遂问其原来的姓名和籍贯,她坚决不肯说,只道:“事已至此,何必还辱没前世呢?”如此一来,人们就不再穷究她的底细了。

借尸还魂后,她起初并不愿与仆人同床共枕,后来,没有理由拒绝后,不得不屈从,但每次行夫妻之事,她都要低声哭泣到天亮。有人曾听到过她的自言自语:“读书二十年、做官三十余年,竟然要忍受羞耻被奴才欺辱吗?”她的丈夫也曾听到过其梦呓:“积累那么多金钱,只是供儿孙享乐,有什么用呢?”丈夫将其唤醒询问,她则回答说不曾说过。

因为知道她是刻意隐瞒,所以知晓此事的人也姑且听之。三年多后,她终于郁郁而终,至死人们都不知道借尸还魂的人是谁。

她说自己原本是男子,数日前死了,魂魄到了冥司后,判官查出他的阳寿还未尽,但应当被贬为女身,所以才借这家女人的尸体复生。示意图。(fotolia)

女子还魂引发的官司

另据《明史》载,洪武二十四年(1391),河南龙门民妇司牡丹死后三年,借袁马头之尸而复生。

乾隆二十一年(1756),安徽灵壁县有一个盲人农妇,患腹胀十多年。一夕死后,在入殓前突然复生,更奇特的是,双眼复明,腹部亦平复。她的丈夫喜极而靠近她,却遭到了强烈的拒绝。农妇说:“我是某村的王姑娘,尚未婚嫁,你怎么能这样呢。”并告诉了农夫自己父母姐妹的姓名和住地。

农夫赶忙跑去查看,看见王家正举家哭其幼女死去,尸体刚刚埋葬。听说女儿借尸还魂,其父母狂奔来到了农夫家。农妇抱着他们大哭,并细说生前之事,件件都符合。

两家为争此农妇告到了当地官府,最终县官王砚庭将此女判给了农夫。

儿子眷念家人还魂

台湾南亭法师曾听国民党前高级军官黄大定老先生讲过一则借尸还魂的故事,故事是在1947年春天,他在锦州去新民团管区视察时,当地官绅们宴请中给他讲述的。

话说新民县城内有一家戏院,管茶炉的老头儿某甲(日久,忘其姓名)有一子,已经四十多岁,跛一足,平日以卖卦为人算命为生。1946年,这个算命先生因病死亡。谁料到当年冬天,他的母亲忽然接到由哈尔滨以北一个小蒿子车站的来信,她请人一看,竟是她儿子来的信。信里面说:儿子离家日久,很想念老父、老母和妻子,信里面还附了五百元的汇票一张。

老母亲先是疑虑,继而惊骇,终至欣喜若狂,便拿着信和汇票去戏院找到老伴儿。老头很生气,就一把将信撕了,扔进了炉子里,汇票也化为乌有。

那青年说:“妈不要骇怪,儿子是死了,但实在没有死。”图为示意图。(fotolia)

到了1947年的传统新年,管茶炉的老头儿去世了,但家里忽然来了一对青年夫妇,衣服华丽,举止娴雅。男的一进门,见到老妇人,赶忙下跪叩头,口称“妈”。老妇人见到这突如其来而又素不相识的青年叫她妈,惊骇得手足无措。那青年说:“妈不要骇怪,儿子是死了,但实在没有死。”

青年其后告诉了母亲来龙去脉。原来,去年在他仅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两个人将他带到空中,当他听到母亲和妻子的嚎啕大哭时痛苦万状,就要求那两个人放他回来。最终他们并不理他,后来经他一再的要求,才终于允许了。

一瞬间,他从空中坠到了万丈深渊,脚一着地,就恢复了病卧在床上的感觉。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不认识的父母和妻子、姨太太,而他自己也变成了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跛足也没有了。他这才明白自己错投了肉躯的宅舍。

过了些时候,他慢慢知晓了他投胎的这个青年的过往。原来他是中东路小蒿子车站的站长,曾留学过日本。后来因为他的举止与以往大不一样,他的妻子产生了怀疑,他这才将自己过去的身世告知,才有了去年寄信和钱的事。因为没有收到回信,所以才亲自过来。

母亲将信将疑,又询问他是否有其它证据,儿子将墙壁上的一张照片拿下来,指着上边的人一个个说他们的姓名、住址和家庭情况。母亲这才相信果真是儿子还魂了,遂忙着招待新儿子、新媳妇,尽欢而散。

后来,这位还魂的儿子还将他前身十七岁的儿子带到哈尔滨找了个差事,以便赚钱养家。

诚所谓大千世界无所不有,借尸还魂绝非天方夜谭啊。@*#

参考资料:
阅微草堂笔记
《金史‧五行志》
《子不语》
台湾南亭法师《六道轮回真实案例:借尸还魂》
冥报记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大陆很多人都知道神笔马良的故事,故事说的是有一个叫马良的善良的孩子,非常喜欢画画。有一天,他得到了神仙赠与的神笔。从此,他画的所有的东西都有了生命:画的鸟可以飞上天唱歌,画的鱼可以游进水里跳起舞,画的犁耙、水车、石磨可以用,画的耕牛可以耕田。用这支神笔,马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传播着善良,与人们分享着神仙的赐予。
  • 一个善念、最纯真不求回报的一个善行,多少年后,就在“要命”的时刻,蓦然,得到最令人惊喜的意外回报!谁主宰了超时空的连系呢?报恩,又怎会适时地巧合发生呢?
  • 宣城太守仁心爱护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报,因为那些小生物竟然“记得”他的善举;急躁易怒气的都尉用热水浇灌蜂巢烫死蜜蜂后,恶报上身意外得让人慑服;万物有灵,能感应善恶,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证!
  • 二零零三年就在萨斯在中国横行的时候,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
  • 不料,徐栩弃官离开的当天,蝗虫即刻返飞到小黄县。刺史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错事,满怀惭愧向徐栩道歉,请他返回县衙复职。
  •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 我结婚后,没等到准生证就怀孕了,当时也不敢声张。因为本村有一年轻夫妻,在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怀孕后,被管“计划生育”的干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办事,把已怀孕几个月的小媳妇拖走做了引产。村里还有一家媳妇怀了二胎,不得不成天东躲西藏,后来在玉米地里被人发现了,也被强行拖走做了引产,当时那婴儿都快足月了。
  •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里,从小就喜爱画画儿,父亲常带我去寺庙临摹佛菩萨的壁画。上世纪70年代很少有旅游的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寺院里跑着玩。有一次跑进一个大殿,看到把门的那些泥塑金刚都瞪着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样,吓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小孩玩捉迷藏是再平常不过的游戏,但你能想像一只50呎的巨大鲸鱼会跟婴儿玩捉迷藏吗?日前,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观鲸船上捕捉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镜头,我们来看看它和她之间的可爱互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