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二回 冀州侯苏护反商(中)

君坏臣纲 有败五常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Fotolia)
  人气: 6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君坏臣纲 有败五常

上回提到苏护在午门外题了反诗十六个字。题完后,带领自己的家将一怒绝尘而去。这时纣王觉得很丢面子。本来是好事,他也没想过苏护会跟他闹憋扭。因为大家位子不同。这对很多朋友有借鉴之处。

今天的人们都去想自己,在判断事情的时候,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一般利益者就是这样。利益者“以利益作为生命的全部”。而肉身的来处就具有“贪欲”,男女结合就是排他的、不容外人分享。那就变成了只要是利益,他就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想。

他认为他的想法对方一定会接受(以官压人也好、以事压人也好)——我是大王,我娶你女儿做妻,你封官加爵的,谁能摊上这事呀!本来我要找八万个(美女),现在只找你一个(女儿),你怎么可以拒绝!

他怎么想都有道理——现在很多朋友对很多事情(人与人的互动)不理解,原因即在此。热恋中的情人,一方爱恋别人时,他还真替对方想,为了自己的最终(利益),就替他想。他跨了一步。

如果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很多事情都可以谈明白,如果不明白……在是非中论长短,长来也短,短也长,长长短短永远没有结果。

且言纣王见苏护当面折诤一番,不能遂愿:“虽准费、尤二人所奏,不知彼可能将女进贡深宫,以遂朕于飞之乐?”正踌躇不悦,只见看午门内臣俯伏奏曰:“臣在午门,见墙上苏护题有反诗十六字,不敢隐匿,伏乞圣裁。”

这里纣王就觉得:苏护骂他一顿,骂完,他(纣王)也没杀他,费仲、尤浑还劝了他,让他把女儿送过来。纣王想:“我就找个乐的,我不当回事,你却弄得我很烦心。”

他正烦着,午门有官看见苏护题了反诗,也不敢隐瞒,飞马快报。

随侍接诗铺在御案上。纣王一见,大骂:“贼子如此无礼!朕体上天好生之德,不杀鼠贼,赦令归国,彼反写诗午门,大辱朝廷,罪在不赦!”即命:“宣殷破败、晁田、鲁雄等,统领六师,朕须亲征,必灭其国!”

因为他本来就不高兴,就宣殷破败、晁田、鲁雄(这是他殿前的大将,专门负责派兵的)。这里比较重要的角色是鲁雄。鲁雄在某种程度上是个好官,最后也死了。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个体的好,处在一个不好的环境中又不离开,变相的就是助纣为虐。同样要随着天意被灭掉。

就如香港民众的抗暴活动中,有些人态度不明确……又好比有些人在中共体制内不太接受共产党,但他又尽他之所能地留在这个体制内。所以就看到了,中国当政者(在朝廷)中,总是有那么些人对他(习近平)有点三心二意,对他的做法会有一些另类的安排——他如果不遇到这种事情(三心二意者……)的话,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他的思想伟大。

在平常的环境中可能问题不大,但纣王当时所遭遇的是改朝换代,不仅是改朝换代,连天上的神都在换,三百六十五个神仙都要换,也就是说,他触及的境界太高了,更替的环境太高了,不单是人。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像鲁雄这样的人到时候就完了。

就像今天,当香港人喊出“天灭中共”的时候那是神来了,他也确定了共产党的邪恶程度超过了一般人的认知,才仰仗神的再现。天灭中共就是神力再现,佛法再现。

当驾官随宣鲁雄等见驾。不一时,鲁雄等朝见,礼毕。王曰:“苏护反商,题诗午门,甚辱朝纲,情殊可恨,法纪难容。卿等统人马廿万为先锋;朕亲率六师,以声其罪。”鲁雄听罢,低首暗想:“苏护乃忠良之士,素怀忠义,何事触忤天子,自欲亲征,冀州休矣!”

这里谈到鲁雄见驾。这里纣王就骗人了,他只跟鲁雄说苏护在午门外题反诗,他没说苏护为什么题反诗,鲁雄是个明白人,立刻就想了:苏护乃忠良之士,素怀忠义。什么事跟天子杠上了?还题反诗,弄得大王御驾亲征。相比之下冀州就是弹丸之地,一下就完了。

鲁雄为苏护俯伏奏曰:“苏护得罪于陛下,何劳御驾亲征。况且四大镇诸侯俱在都城,尚未归国,陛下可点一二路征伐,以擒苏护,明正其罪,自不失挞伐之威。何必圣驾远事其地。”

所以鲁雄为苏护奏本,他多少有个概念,人家有想法。苏护如果有鲁雄这一点点,也不会有如此麻烦。

纣王问曰:“四侯之内,谁可征伐?”费仲在傍,出班奏曰:“冀州乃北方崇侯虎属下,可命侯虎征伐。”纣王即准施行。

纣王一听说:“行,四大诸侯谁去啊?”费仲在旁边说:“冀州属于北方,就是崇侯虎属下。崇侯虎下面有两百小诸侯,他是其中一个,所以崇侯虎应该去讨伐。”

这合情合理,机巧的人会钻缝,他总会找机会,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实际是随自己的贪欲。

鲁雄在侧自思:“崇侯虎乃贪鄙暴横之夫,提兵远征,所经地方,必遭残害,黎庶何以得安。现有西伯姬昌,仁德四布,信义素着。何不保举此人,庶几两全。”

费仲说了,崇侯虎应该可以去,纣王答应了。鲁雄又想,重侯虎太暴虐贪婪,如果他提兵远征,所经地方,必遭残害,老百姓会遭到骚扰。让崇侯虎出兵,那他所走过的地方都会以纣王的名义搜刮民财,这是肯定的。打仗就是挣钱的机会。所以强调斗争的哲学就是恶的。

“现有西伯姬昌,仁德四布,信义素着。”人们都相信他,“何不保举此人”这样的话,就两全了!

纣王方命传旨,鲁雄奏曰:“侯虎虽镇北地,恩信尚未孚于人,恐此行未能伸朝廷威德;不如西伯姬昌,仁义素闻,陛下若假以节钺,自不劳矢石,可擒苏护,以正其罪。”

所以鲁雄就跟纣王说……你让西伯侯去(他代表大王),他乃仁义之士,德高望重,他去,等于给大王脸上贴金。他去了把苏护带过来,那不就是大王的威德吗?

纣王思想良久,俱准奏。特旨令二侯秉节钺,得专征伐。使命持旨到显庆殿宣读。不题。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就是:鲁雄这个说法就是让西伯侯和北伯侯相互抗衡。而在书中这两人确实相互抗衡,一个善、一个恶,最后崇侯虎确实死在西伯侯手里(就是死在周文王手里),而周文王(西伯侯)不愿杀生,永远不愿杀生、不愿伤及生命。在他杀了崇侯虎之后老做恶梦,老梦见崇侯虎。然后他也就死了。

所以,都是配着对(相生相克)来的。崇侯虎就是以朝廷名义、用各种方式敛财。跟今天中共的官是一样的,一模一样!都是以国家的名义、法治的名义!

只见四镇诸侯与二相饮宴未散,忽报“旨意下”,不知何事。天使曰:“西伯侯、北伯侯接旨。”二侯出席接旨,跪听宣读:

特使就拿了圣旨到显庆殿,四镇诸侯与二相,饮宴未散,忽报“旨意下”……

诏曰:朕闻冠履之分维严,事使之道无两,故君命召,不俟驾;君赐死,不敢返命;乃所以隆尊卑,崇任使也。兹不道苏护,狂悖无礼,立殿忤君,纪纲已失,被赦归国,不思自新,辄敢写诗午门,安心叛主,罪在不赦。赐尔姬昌等节钺,便宜行事,往惩其忤,毋得宽纵,罪有攸归。故兹诏示汝往。钦哉。谢恩。

所以纣王知道自己找人女儿做老婆是做错事了,羞于启齿。这跟现今很多坏人是一样的,他不说原由——就像今天的香港(民众抗暴活动)一样,真正的原由是因为林郑月娥的做法,而林郑月娥的做法是习近平逼着让她这么干,结果反而说,所有走上街头的都是暴徒。

明白人要知道:哪儿来,哪儿去!明白人一听恶语、谎言,一听就知晓,一看就明白;糊涂人、利益之人不是,他只看在这件事情上是否有利益可图。

崇侯虎那方觉得大王吩咐下来了,那还用说啊!根本不顾虑其他大王要他死。大王让他死咱们就干吧!伤及生命对他来说无所谓,要对主忠诚。同样的,这也是中共体制下对官员的要求。只要有这个要求,那所有忠诚它的官员就是恶的,是伤及别人生命、利益的。他不伤及别人利益他自己怎么能获利呢?

天使读毕,二侯谢恩平身。姬昌对二丞相、三侯伯言曰:“苏护朝商,未进殿庭,未参圣上;今诏旨有‘立殿忤君’,不知此语何来?且此人素怀忠义,累有军功,午门题诗,必有诈伪。天子听信何人之言,欲伐有功之臣。恐天下诸侯不服。望二位丞相明日早朝见驾,请察其详。苏护所得何罪?果言而正,伐之可也;倘言而不正,合当止之。”

从这字里行间……就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我们节目是从生命角度跟大家探讨,有人愿意听、有人听不懂。今天的人太利益、太贪婪,太向往龌齰之事,所以当谈到生命本身的时候他觉得那东西太无味——老想吃肉你给他吃素的,他受不了——他一看就觉得没劲儿!在今天中国人的环境中这成为普世的概念,对生命的认知太遥远。

西伯侯觉得这肯定是有问题,他希望两位宰相能够劝一下纣王——一个是比干,一个是商容,两人都是三朝元老。

比干言曰:“君侯言之是也。”崇侯虎在傍言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今诏旨已出,谁敢抗违。况苏护题诗午门,必然有据;天子岂无故而发此难端。今诸侯八百,俱不遵王命,大肆猖獗,是王命不能行于诸侯,乃取乱之道也。”

你看,对吧!所以强调规矩的,很大程度都是恶的,知道珍惜生命之缘由的,很多是善的。今天中国人的环境中是以恶当道,全是以利益当道。他不去追究其所以,他失去了对生命的认识,他只站在利益上(那无规无矩怎么成呢?)。

成规成矩正是中共要强调的,当政者所谓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说法,以共产党背书,行使着灭绝人伦的事情。当它今天想仰仗智能化产品对所有人进行监控,那就是灭绝人性、灭绝人伦。它跟崇侯虎是一样的。

姬昌曰:“公言虽善,是执其一端耳。不知苏护乃忠良君子,素秉丹诚,忠心为国,教民有方,治兵有法,数年以来,并无过失。今天子不知为谁人迷惑,兴师问罪于善类。此一节恐非国家之祥瑞。只愿当今不事干戈,不行杀伐,共乐尧年。况兵乃凶象,所经地方,必有惊扰之虞,且劳民伤财,穷兵黩武,师出无名,皆非盛世所宜有者也。”

“兴师问罪于善类。此一节恐非国家之祥瑞。”此节不能失,这是一个台阶,这个台阶不能乱,这一乱下去的话就毁了国家之祥瑞。动兵就是凶象,“所经地方,必有惊扰之虞。”

讲到斗争的概念,就是杀戮。习近平讲了八十一次斗争,斗谁?他只能跟人斗,他一跟人斗的时候就是恶的,生灵涂炭。当强调斗争的概念时就会越感觉周围的人都是他的敌人,反过来,他就成了人真正的敌人。

崇侯虎曰:“公言固是有理,独不思君命所差,概不由己?且煌煌天语,谁敢有违,以自取欺君之罪。”昌曰:“既如此,公可领兵前行,我兵随后便至。”

崇侯虎老是打官(王)的名义。今天一样,习近平就是打国家、人民的名义(其他人就打习近平的名义)。西伯聪明,你领兵前行,如果你把苏护干了,你就是头功一件了,我姬昌一点功劳都没有,我远你近嘛!

西伯侯为什么这么说,一个原由就是他认为讨伐苏护其中有诈,他不愿被人骗,他也不去抢功,他的生命定位在一个道理上:不伤及生命。所以当这件事情不清楚的时候,他故意拖后,你在先我在后,你在北我在西,我的兵自然来得晚。我对我生命负责,这事不该干,我躲了。

有些事能干、有些事不能干,有些事要会闪,就像今天香港警察如果会的就请长假,当你身在朝廷没招的时候你躲开它。西伯侯就是这个态势,因为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一线警察也不知道真相,对吧)。

当时各散。西伯便对二丞相言:“侯虎先去,姬昌暂回西岐,领兵续进。”遂各辞散。不题。

次日,崇侯虎下教场,整点人马,辞朝起行。

且言苏护离了朝歌,同众士卒,不一日回到冀州。护之长子苏全忠率领诸将出郭迎接。其时父子相会进城,帅府下马。众将到殿前见毕。护曰:“当今天子失政,天下诸侯朝觐,不知那一个奸臣,暗奏吾女姿色,昏君宣吾进殿,欲将吾女选立宫妃。彼时被我当面谏诤,不意昏君大怒,将我拿问忤旨之罪,当有费仲、尤浑二人保奏,将我赦回,欲我送女进献。彼时心甚不快,偶题诗帖于午门而反商。此回昏君必点诸侯前来问罪。众将官听令:且将人马训练,城垣多用滚木炮石,以防攻打之虞。”诸将听令,日夜防维,不敢稍懈,以待厮杀。

然后写说,崇侯虎的兵有多么的如何如何,好似十里汪洋波浪滚,一座兵山出土来……《三国演义》也都是这么讲。

话说崇侯虎领五万人马,即日出兵,离了朝歌,望冀州进发。但见:

轰天炮响,振地锣鸣。

轰天炮响,汪洋大海起春雷;

振地锣鸣,万仞山前丢霹雳。

幡幢招展,三春杨柳交加;

号带飘扬,七夕彩云蔽日。

刀枪闪灼,三冬瑞雪重铺;

剑戟森严,九月秋霜盖地。

腾腾杀气锁天台,隐隐红云遮碧岸。

十里汪洋波浪滚,一座兵山出土来。

大兵正行,所过州府县道,非止一日。前哨马来报:“人马已至冀州,请千岁军令定夺。”◇(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没有天意给西伯侯关在羑里七年,哪能有周文王去赞伏羲。他真正理解了伏羲八卦、天皇八卦之真正生命内在道理,从而折服于伏羲之下,把八卦以《周易》的方式给人间留下文化。
  • 就是说,晴雯这个女孩虽然生得很美,天然风流,心里却是极安静的。就如她的从来没有派上用场的貌美一样,她的洁身自好的品格,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她只是这样生活着,看似泼辣,实则一派清澈见底。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干嘛,还以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纣王存心就是要杀他们。
  • 袭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欲,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义,有滋有味,有笑有泪,也是生命的善恶同在。 袭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质朴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缝隙太大,质地太薄,既不能抵挡什么,也不能真正带给人什么,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第三十回插图(局部)。(公有领域)
    话说宝玉有一次在园子里看见一位戏班子的女孩,只见她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子来来回回地写一个字:蔷,不知道写了多少遍。
  • 在三界中,循环往复、无终无止,这是一个绝对的道理,所以在一定范围内,好就是坏,坏就是好——如果你真懂得生命道理的话——为什么走出红尘?为什么叫沉默是金,智者无语?
  • 傲慢与偏见
    广受欢迎的《傲慢与偏见》背后,其实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它将爱情、家庭、友情等历久不衰的主题,用诙谐有趣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部小说让我们笑看自己和社会的缺点,同时又激发我们去反思它们。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贾雨村这个人物,放在我们当下的社会里,也很具普遍性。贾雨村式的勤奋、上进、钻营、唯利是图,就如同一件定制的西装,你会发现,太多人都能套上这个定制版,而且大小正合适。
  • 方弼、方相在民间是门神,有一个说法:当初纣王宫里头出妖怪,一到晚上就出妖怪事。方弼跟方相两个人身长三丈(三丈应该高达十米),是纣王殿前的护卫大将军,民间这么传说:只有方弼、方相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殿上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就没了。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在高鹗补续里,宝玉年少出家。当时宝钗已经有孕在身,宝玉和他哥哥的遗腹子贾兰一起参加科考会试,交了卷子出来,就找不到人了。家里四处寻找,也打听不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