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洪水虚无主义”的走红说明了什么?

人气 436

【大纪元2020年07月24日讯】“时代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方方的这句名言,是2020年非常能让中国人产生共鸣的一句话。

不过,不同的时代,落到人们头上的灰是不一样的。就今年而言,落在许多国人头上的灰,除了疫情,就是洪水。故民间有“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的说法。

这里不说疫情,单说洪水。

今年的洪水很大,很罕见,仅次于1998年的大洪水。

媒体报导说,中国持续暴雨已经40多天,雨势未见和缓,长江中下游和淮河上中游依然属于超警状态,近日长江中下游更已经采取炸堤、凿船等方式泄洪,造成人命死伤及财产损伤惨重,根据官方统计,从6月1日至7月22日已致27个省市4550多万人次受灾,142人死亡失踪,3.5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1160.5亿元人民币。

按说这么大的洪灾,理应是媒体报导的重中之重。大陆媒体报倒是报了,但跟洪灾的严重程度明显不匹配。而且,即便是这些有限的报道,反映的也不是读者最关注最想知道的内容,诸如洪水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伤害,一线受灾民众的实际困难、实际诉求,以及洪灾带来的启示、教训,而是当局是如何精心部署救灾的,搜救队员是如何奋不顾身抢救灾民的,获救的灾民又是如何感激政府的。一言以蔽之,抗洪报道完全压倒了洪灾报道,配菜成了主菜,主菜成了配菜。

其实,往年遇到洪灾时,大陆媒体也都是这么报道的。不过,引人瞩目的是,今年它们把这种逆袭多年的报道模式玩出了一些新意。

什么新意?

不言而喻,在正常思维里,谈到洪水,人们想到的都是灾难、苦难、悲惨、悲伤……,但大陆媒体在报道今年这场大洪水时,却颠覆了人们的正常认知,重塑了洪水的形象。所谓新,也就是新在这里!

比如,把洪水蔓延称为“水域面积扩大”。于是,恐怖的洪水成了一种中性化、不具伤害性因而也没什么可怕的东西。

比如,把洪水拍的很美,把洪灾写出喜感来,没有反思,无需问责,俨然妥妥的正能量美学范本。

再比如,以十分轻佻的语气报道洪水。中共新华社的洪水报道《报告!我是长江2号洪水》便是一例。

这篇报道是这么写的:

“偷偷告诉你们
我才刚出门
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就快速上涨
……
三峡水库已拦蓄洪水近100亿立方米
相当于拦住了700多个西湖
不过我可算跑出来了
很快就要去武汉了
后面还会去鄱阳湖、洞庭湖和一些支流
不是我吓唬你们
这半个月来
长江中下游和两湖地区
水位超警已经半个月左右
……
因为我脾气不是很好
稍不留神可能就会有山洪内涝
我马上要来了”

这哪是在报道洪水,分明是在拿洪水调侃卖萌!

比这更恶心的是直接讴歌洪灾。如中共鄱阳县委主办的鄱阳报社旗下公众号“鄱阳发布”发表的《洪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一文极为煽情的写道:

“历史罕见的洪灾太坏太猖獗了
我们的家园被它摧残得支离破碎
乱了生活节奏的我们
对洪魔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但理性且顽强的我们没有咒天骂地
反而激起了战天斗地的昂扬斗志
鄱阳发布君真真切切看到了
在滚滚洪流中不仅仅是恶浪的张牙舞爪
还有人性的光辉在浩荡中闪亮
奔涌向前一望无际
洪灾的恶不全是恶,它也催生了善
你能说它是彻头彻脑的坏东西吗?”

以党文化的标准来衡量,这些大概都属于洪灾报道的所谓“创新”。依我看,其本质无非是一种“洪水虚无主义”——洪水完全沦为了背景板,其本身的存在、危害似乎不值一提,抗洪中的感人事迹才是重头戏。在这个充满美好和正能量的世界里,没有道路被冲毁,没有桥梁被冲断,没有房屋被冲垮,没有车辆被冲走,更没有家破人亡。你不会看到负能量的苦难,不会听到负能量的悲鸣——即使有,请从统计数字里自己去发挥想像。明明是洪水滔滔,灾难频频,“洪水虚无主义”却在灾难中营造了一种岁月依旧静好的幻觉。

洪水虚无主义”的走红说明了一点:在中共不断升级的新闻管控下,大陆媒体不再满足于千方百计掩盖现实的阴暗面,而且试图在这种阴暗面里竭力挖掘出所谓美和正能量,以此更巧妙的蒙蔽和麻醉大陆民众。中共对真相的封杀和对国人的忽悠之极端可耻与极为可笑,由此可见一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河北洪灾200多死亡失踪 官方通报难掩人祸
遭四路洪水夹击 武汉或迎大洪峰
大陆洪灾严峻 外媒:习不愿“亲自指挥”?
三峡水库将迎更大洪水 黄万里之子透露父遗嘱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财商天下】美国大媒体的中国生意
【唐青看时事】可防可控秘诀 砸了中美关系的锅
【珍言真语】姜嘉伟:外星人和UFO探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