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 家属探视无门

人气 750

【大纪元2020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长期在北京维权上访的江苏省常州市钱惠文母子,2个月前因担心被户籍地截访人员带走,向北京警方寻求保护,却反而被送往久敬庄,后由户籍地人员带回常州。钱惠文于6月3日被送往精神病院迫害,至今不让家人探视。

钱惠文的儿子钱志松也一同被带回常州关押在黑监狱里,于7月22日被放出来。钱志松向大纪元记者披露,他出来后被送到他外公家,这时才知道他母亲于6月3日被从黑监狱转送到常州市德安医院,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近日,又传出钱惠文健康状况恶化,身体已经不行了。

关押钱惠文母子的黑监狱。(微博图片)

在精神病院受迫害 家属探视无门

7月23日上午,钱志松去派出所办临时身份证,新闸派出所领导让他上楼谈话,其中提到了钱惠文在精神病专科医院的事,说她是偏执性精神病,政府花钱帮她治疗。他说,“他们这是赤裸裸的迫害,我的母亲我最清楚,和她有过联系的人我相信没人会说她是精神病。”

“同时,他们说让我去工作,可我妈如此被迫害,我有什么理由放弃我母亲?她被带走之前是好好的大活人,现在告诉我她的身体极其不行了,我只能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杀人!”

7月24日,钱志松去了常州市德安医院。

7月27日下午,他前往医院探视母亲,并且准备将一些材料交给医院领导,在还未见到医务科领导的情况下,就被新闸街道司法所和信访办负责人与新闸派出所警察带到派出所做笔录。理由是,他前两天在德安医院报过警。

7月28日上午,钱志松陪同外公到德安医院探视母亲,他们终于见到了江庐山主治医生,并表达希望钱惠文能出院。中午时分,他又到了常州市信访局、钟楼区信访局走访,要求释放钱惠文。但是未有实质结果。

7月30日上午,钱志松提前向医院预约,在拿到探视证后,江庐山医生却拒绝他的探视。“他起初说让我找村委陪同,后又称我母亲情绪起伏,不适宜探视,总而言之不让探视,我不知到底我母亲那里发生了什么。家属要求放人,院方不放,现在连最基本的探视权都被剥夺了。这次必须要向卫健委控告这个医院。”

江苏访民无锡点点说,“家人都没同意送什么专科,他们有什么权力,赤裸裸的迫害。才两个多月就由健康的身体到身体极其不行,可见受了多少折磨。”

江苏访民玛卡妈妈表示,“大活人进去,半死人出来,报复杀人!关进精神病院的目的就是灭口。非正常死亡,肯定是给她用了不寻常、让正常的大活人死的药。”

寻求警方保护反被送入虎口

钱志松讲述事件经过始末:

“5月19日晩上,我和母亲得知常州同区(钟楼区)访民朱平梅来京后在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前提下被地方截访的人带走了,于是在5月20日上午前往东城区管界向北京东城公安寻求保护安全,当时二名警察(警号027763、020522)说,你们母子并没有违法行为,不过,因为地方公安设定了一级临控,要请你们去趟派出所。

“后来,东城公安分局治安队的警察来到派出所,把我们带到了久敬庄。数小时后,常州的公安局高副局长来了,只字不提解决信访问题,只提要将人带回常州。我们多次报警,出警警察不作为。

“在当日晚上8点多中,常州驻京办和钟楼区信访局偕同北京警察(警号057538)共二三十人,强行将我和母亲押进一辆车(牌照:京M508)。车子离开久敬庄后又上来十余个有纹身的黑社会人员。

“在车上,黑社会人员不让我母亲下车去公共卫生间解手,因我母亲肾不好,只能在车上尿裤子多次。

“5月21日早上,原常州市信访局副局长周永明和黑社会人员将我母亲从车上抬出,抬进永定门大饭店旁九头鸟酒楼包厢。包厢隔壁就是女卫生间,他们从头至尾也未曾允许上厕所,任由我母亲尿裤子。

“5月21日下午2点多钟,以新闸街道孙姓委员、司法所副所长徐国荣、庆丰村委村主任顾爱华为首的十多人到达永定门大饭店。晚11点,我们被用胶带绑手绑脚押上了车,在山东淄博境内高青服务区换成大巴车(车牌:鲁c8796)。全程2000多公里,未曾让上厕所。

在黑监狱饱受折磨送精神病院

“5月22日晚上8点半左右,车子抵达常州正章宾馆的黑监狱,我们被关押在320房间。

“从5月22日开始到6月2日,我母亲在黑监狱饱受折磨,先是拉了三天肚子,后又因为哮喘,三餐吃的都是辣菜,咳嗽加重且吐的痰带血。26日中午过后,一个女性的看守者抢夺我母亲自己携带的药物,抗争后,我们二人被绑手绑脚,胶带捂嘴,嘴里都是血。

“6月2日下午,我们做了核酸检测,6月3日下午,我母亲被社会闲散人员强行抬出黑监狱。据我外公说,那时我母亲就被关押至常州的精神病专科医院,至今未放。

钱惠文核酸检测为阴性。(微博图片)

钱志松不堪迫害吞洗衣粉自杀未隧

“6月5日,新闸街道司法所副所长徐国荣到黑监狱和我谈话,言语态度极其恶劣,次日上午,我在百般无奈下吞食了洗衣粉自杀。黑监狱的看守者没有带我到医院诊治,只是找了个医生,然后就让看守者强行给我灌水,再用雪糕棒捅喉咙口,让我吐水。”

钱志松最后表示,“在大肆宣传依法治国的当下,出现这种土匪、流氓、恶霸行为应该吗?何时才能不让百姓寒心?何时才能释放我的母亲?何时才能还我正常生活?”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控公安行政强制 江苏访民被警方非法绑架
江苏女子北京上访 被公安殴打致昏迷架走
国家信访局下周开放 在京各地访民已遭截访
多访民进京被失联 截访大军充斥国家信访局
最热视频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时事纵横】拜登引战狼咆哮 习为何连隐11天
【远见快评】中共军方疫苗泄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闻看点】拜登被迫上架?美称中共威胁空前
【秦鹏直播】拜登罕见派密友访台 中共气炸军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