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首席对华顾问余茂春谈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石山

人气 2793

【大纪元2020年09月24日讯】《有冇搞错》。9月23日。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去年请了一个中国问题专家当顾问,随后,国务院一系列针对中共的对策,让中共非常头痛。当然,这些政策和这位专家有关系。这位专家名叫余茂春,是一位华裔学者。昨天,余茂春在一个加拿大智库的研讨会上,专门谈了香港问题,他说中共在香港有四个大失败。我们今天和大家讲述这四大失败

先说余茂春

余茂春,1962年8月8日出生在安徽省,但他成长读书,却是在重庆永川。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

1985年,余茂春去美国留学,在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Swarthmore College),获得硕士,199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了历史学博士学位。之后,他去了美国海军学院(Naval Academy),任东亚史和中国军事史的教授。美国这个海军学院,是美国的顶级军事大学,也是大部分美国海军将领出身的地方。

海军学院,在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里斯(Annapolis)距离华盛顿20多英里,大概40多公里。所以海军学院和华盛顿的政治圈,关系也非常紧密。

余茂春所教的学生,都是美国海军军官,不少人后来进入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工作,据说他们至今仍称余茂春为“余教授”。

1989年六四事件,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非常活跃,余茂春那个时候也一样,参加了很多活动,也参加了对美国政府的游说工作。

余茂春到美国国务院当顾问之后,中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他离开中国太早了,所以“缺少后来逐渐形成的辨别力”。不知道胡锡进的这个辨识能力指的是什么?大家知道,中共在大陆一直封锁网络,压制自由言论,没有资讯自由和言论自由。一个在大陆接受不完整资讯的人,怎么能形成完整的“辨识能力”?这完全是笑话。

所以《环球时报》说不通,只能骂人,说余茂春“充当美国政客的‘狗头军师’和‘反华急先锋’,让全球华人一片哗然”。

余茂春的中学,重庆永川中学,把他的高考状元名字,从校园石碑上铲除。前不久,安徽一个所谓余氏宗亲会,开会批判余茂春是汉奸,宣布将其逐出族谱。余茂春当然哭笑不得,他回应说,自己从未听说过这个族谱,也不认识那些所谓宗亲,然后这样一帮人开除他,根本就是荒谬的闹剧。

好了,说完余茂春,咱们说他昨天的发言。

昨天,余茂春在“麦克唐纳-劳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简称MLI)发言。MLI是一个加拿大的政治智库,位于加拿大渥太华,所以会议是一个网上研讨会,大家通过视讯发言。

MLI的这个探讨会,主要是关于香港的。余茂春说,中共在香港问题上,有四大失败

第一,就是“一国两制”制度的失败。他认为,香港证明了中共提出的“一国两制”是一个“彻底破产”的设想。因为这个设想存在着没有办法解决、没有办法协调的内在矛盾。

因为一般来说,现代国家都是民族国家,所谓Nation State,国家利用民族主义进行民族团结,这个词单独听起来是挺好的。但是对香港人来说,没有政治自由,民族主义就没有任何意义,而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天生和自由是敌人,所以香港人和香港社会无法和专制社会共处。

这就好像如果东德仍被“老领导”埃里希·昂纳克(Erich Honecker)的共产主义所统治,东德和西德就不可能统一。昂纳克是东德倒台时的德国共产党领袖。又比如,朝鲜半岛(北韩和韩国)也是这种逻辑,也就是说,自由社会的人们不可能和一个独裁体制“进行统一”。

余茂春认为,这说明中共的“民族自豪感”,不能代替政治自主和个人自由,香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认为:“港人选择了自由、法治的体制,而不是在民族统一名义下的共产党独裁。所以,这种‘一国两制’的实验以失败告终。”

余茂春还认为,香港“一国两制”的失败,也让中共对台湾“一国两制”的示范效应彻底失败。

第二个失败之处,是中共构建的、在香港精英统治模式的失败。

他说:“毛泽东曾经说过,中共有三个‘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他认为,中共在香港主要运用的是第一个“法宝”,那就是统一战线,这个“法宝”从1997年就开始运用了。

他说,中共在香港的统一战线是一个“从上而下”的、“拉拢精英”的系统。基本来说,它们拉拢香港精英如社会名人、亿万富豪等,如果它们控制住了香港精英,那香港就会呈现中共想要的“稳定”。余教授认为,“中共并不在乎香港的草根民众(大量民众),对他们来说,那只是个象征意义而已。”

然而,去年香港发生了持续的、大规模民众上街游行抗争,证明了中共“统一战线”的失败,甚至有人说香港的抗争可以跟大陆1989年的抗议相比拟,说明中共通过拉拢精英来治理香港的打算,也失败了。

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下。其实中共的三大法宝,在香港都在使用,并没有单独或者主要用统一战线。比如说武装斗争,中共在香港有驻军,保证香港不会有武装叛乱,这是其一。第二,中共已经彻底掌握了香港警队,对香港警察的影响力,几乎已经超过了特首领导的特区政府。另外一个法宝,是所谓党的路线。这个外界比较不知道。其实,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或者从九七以来,中共从来没有放弃过以党来控制香港的做法。

中联办可以控制数千亿的资产,控制香港一半以上的出版社和主要书店,控制香港最少5家所谓主流报纸,可以控制工联会、民建联,可以直接控制香港立法会差不多一半的立法会席位。而这个中联办,就是以前的香港新华社,就是香港工委,就是香港的地下党组织。

所以,三大法宝,中共全都在香港施展了,一个都没有缺少,但相对其它两个,统战却是最公开,也最合法和透明度最高的,所以大家知道的最多。

针对这个统一战线,余茂春也认为:“香港的精英阶层也难辞其咎,林郑月娥和她的政府冷酷回应民众的要求,她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余茂春说,“美国要求林郑通过公开渠道,来倾听人民的声音和要求,但是没用。香港精英阶层的怯懦和投机主义,也是应该被谴责的。”

这一点,其实我也有补充。香港的精英阶层,其实正在扼杀香港的活力。

达伦·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詹姆斯·鲁滨逊(James A. Robinson)两位作者,在他们那本非常有名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的书中,对一个国家治理失败的原因,总结了很多,但其中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统治精英对权力和经济资源的独占。独占就是别人不能染指。当然,香港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体制,但自由体制不能杜绝精英独占,近年香港的情况越来越明显。一般香港市民,无论创业、经商,甚至普通的工作生活,限制都越来越多,大量社会资源被精英占据。我们说的精英,还不只是商界的,包括政府,因为香港政府原则上是由这批精英指定的,比如一些大家族有几个人是那个特首选委会的委员。大家想一下,香港750万人,只有1,200个人有资格选特首,有一家有3个人在里面。

所以香港掌管社会的精英,和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精英慢慢会变成一帮人,最后的结果就是独占性越来越强。而且,香港的金融资本和商业经营,已经和大陆的中共权贵阶层形成了非常紧密的联盟。这些精英,通过港府和大陆中共权贵,反过来影响香港的所有社会政策,包括经济政策,结果是统治精英和商业精英的关系更加密切,等于是扼杀了香港这个社会的活力。

咱们回到余茂春的讲话,第三点,他说,就是中共丧失了国际信誉,中共对香港做出的最大承诺,那就是许诺给其50年的高度自治,包括司法独立、媒体自由,自由和法治。

但是中共打破了自己的承诺,而且是通过粗暴的、法西斯式打破的。所以他认为:“香港事件证明,中共不能被国际社会信任,这是中共付出的巨大的信誉代价,因为一个没有信誉的国家,是不能当国际领袖的。”

我记得我们一直强调,中共在香港推行的这些东西,对美国人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因为给美国一个组合国际联盟的最佳工具。余教授也是这个意思,失去了国际社会的基本信任,当然会表现在方方面面各种问题上。现在中共面对的国际困境,其实是香港政策失败的一个结果。

余教授说的最后一个失败,就是西方社会把香港看作是一个“希望”的实验,是西方社会对整个中国(在中共治下)走向民主的希望,这个希望是过去30年西方世界对华政策的基础,是一个主轴,但是现在这个希望彻底破灭。对香港是以悲剧收场,对中共来说,是进入一个新的不受信任的新的国际环境,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一个风险投资失败,是一个试错的试验,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

我们总结一下,四大失败,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大失败,中共统战策略大失败,中共国际信誉大失败,国际社会对中共绥靖政策大失败。这四个大失败,在国际政治和地缘政治上,都相当重要。

余茂春在研讨会上还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他说,对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保住香港自由的重要性,超过和中国的贸易协议。我相信这一点,因为可以从很多政策中看出来很多迹象。关于川普总统,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世界火药桶拆引信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预期川普连任?北京发战争威胁
【西岸观察】证人指控拜登 大数据分析川普赢
【十字路口】习纪念抗美援朝放狠话 六大动机
【一线采访视频版】无锡37访民盖手印 揭零上访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薇羽看世间】拜登丑闻连爆 习祭抗美民族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