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要“超常规方式”速培人才 学者批大跃进

人气 4415

【大纪元2020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采访报导)近日,中共教育部称要“以超常规方式加快培养一批紧缺人才”,来应对核心技术领域被“卡脖子”的问题。有学者认为,中共这是搞教育大跃进,其禁锢思想、腐败成风的体制环境容不下学术自由,难以结出真正的学术成果;投入的巨额教育经费终将被教育界的污吏贪走。

9月22日,中共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发布《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

教育部介绍称,他们将聚焦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以超常规方式加快培养一批紧缺人才,为国家解决“卡脖子”问题,推进科技创新。

《意见》中声称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领导”,提升研究生“思想政治教育水平”和“党建工作水平”,对导师的考核也将“政治表现”列为第一点。

在此基础上,实行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适度超前布局”,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稳步扩大”等措施,到2025年建成“高水平研究生教育体系”,到2035年“初步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研究生教育强国”。

谢田:教育无法大跃进 钳制思想会扼杀科技创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所谓“超常规方式”培养人才是中共继国民经济大跃进、粮食大跃进和科技大跃进之后的又一“教育大跃进”。

他指出,美国实行高科技制裁后,中共突然意识到没有芯片可用等现实问题,整个电子产业可能面临关闭的危险。这时它开始想着去找芯片,或想从基础科学开始培养技术力量,但这是临时抱佛脚,并不起作用。

谢田说,“中共以前可能动员全国的力量做成了一些事情,比方说它认为搞了两弹一星,但两弹一星其实都是靠获得美国的机密资料和俄国、德国的技术做成的,那是有了明确的技术资料,只不过需要投钱投人力,这个一时的可以大跃进成功。”

“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已经看到中共教育大跃进的恶果了,中国高等教育最近二三十年增长得非常快,但结果是教育质量下降。比如说搞的专升本之类的,但是教师质量并没有提高上来,没有足够的师资人才。”

谢田还表示,一个专制的社会不可能出现优秀的教育体制。中共体制是共产党至上,官僚至上,对学术有非常深刻的压制。虽然它可以斥巨资打造硬件设施,甚至高薪聘请优秀的教师,但是没有公开、公平、自由的环境,学术交流就不能实现,科技创新也无法取得。

中共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为了维护政权,它不能放弃对思想的禁锢。因为一旦开放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持反对意见的学者不免要发声,危及其专制统治。

谢田说,“钳制思想可能关闭不了人们的心灵,但是如果不能表达、不能交流,也就产生不了新的理论性的发现,所以中共就陷入这么一个catch 22(第22条军规,指自相矛盾、让人两难的规定与做法)的绝境,根本没法跳出来。它现在搞大跃进式的快速教育,肯定又是浪费一大笔钱,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李元华:学术界外行领导内行 腐败成风

中国历史学专家、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学术界就是一个小社会,所有中国社会问题都会在其中体现出来。

他说,“比如说官本位,在学术界也是官本位,不是学术是老大或研究能力是老大,而是我的官、我的资历是老大。它把官场那套东西拿到学术领域,也是这种作派。”

“真正搞学术研究的人没有话语权,而很多‘老大’都是学痞,或已经多年没在一线研究、和世界水平脱轨的一些人。”这就形成了“外行领导内行”的局面。

李元华认为,所谓“以超常规方式加快培养一批紧缺人才”的说法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一个典型。

“科研哪有什么加快不加快的,有研究成果就是研究成果,没有研究成果就没有,怎么个加快法?学术研究,人才培养都是扎扎实实的。这么多年它喊加快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喊这个词有用的话,今天就不需要喊了,说明这个词是虚的,是骗人的,可能让领导看了会舒服。”

李元华指出,贪污是阻碍科研进步的另一个原因。

他说,“不是说中国人学术能力差,只是说学术环境不允许你踏下心来搞研究。在中国大陆的高校,很多人的精力是花在抢经费。”

“国家经费投入其实并不少,大量的经费被学科里那些‘学霸’所把持……这个钱一到他手里,他就想着以什么方式把它变到私人的腰包里”,而“真正搞科研的人想要申请那些大资金的大项目难上加难 ”。

“真正一线的科研人员手里是没钱的”。

李元华还表示,在造假成风的环境下,中共很多所谓超一流的科研进步都被证明是假的。

他举例,本世纪初,上海交通大学汉芯科技有限公司曾宣称其制造的芯片“经国内权威专家验证,认为这一成果接近国际先进技术,在某些方面的性能甚至超过了国外同类产品”。经证实,这家公司在美国购买摩托罗拉飞思卡尔56800芯片,后打磨掉表面原始商标和字样,再印上自己的商标,是一起贪污巨额研究预算的学术欺诈案。

“研究人员如果不把自己的学术品质看中,只看中金钱的话,那一切向钱看,造假能把钱骗来那我就造假,偷盗能把钱弄下来我就偷盗。在中共体制的环境下,真正的研究成果得不到保护,所以很多人觉得偷盗方便的话,那比真正潜心研究要快。”他说。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王友群:安徽大跃进饿死500万人之谜
高铁再来大跃进 国铁债务势翻倍破十万亿
中科院按美制裁清单立科研军令状 引嘲讽
中共10万亿元芯片大跃进 恐难逃失败命运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新闻看点】FBI约谈关键证人 中共方寸乱?
【思想领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