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记者惊魂逃脱:中共半夜审讯 打听成蕾

人气 5221

【大纪元2020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综合报导)两名驻华澳大利亚记者半夜遭到中共公安的“访问”,他们迅速向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求助,之后逃离中国。其中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记者比尔·比特尔斯(Bill Birtles)回顾了这次惊险遭遇。

听新闻:

比特尔斯9月8日在ABC发文说,9月2日晚间他在位于北京的住处,与朋友和同事举办离别聚餐,当天半夜中共公安突然出现,让他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我不想离开(北京),尽管澳洲女主播成蕾被拘留的消息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仍然感到安全,似乎一切正常。”他说。

直到半夜7名警察的出现,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

“我打开门,看到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我还以为他们可能是因为接到吵闹投诉来的。然后我再伸出头,看到另外五个穿着便衣警察。我这时才想,‘哇,这些担忧是真实的’。”

“他们说我‘参与’了一个案件,并告知已经对我实施了出境禁令,还说第二天下午会给我打电话,约我‘聊天’,然后离开了。”

比特尔斯对中共警察的行动非常困惑,“为什么要7个公安在午夜集体出动?为什么要等到第二天下午才能打电话?为什么他们当时不询问我呢?”

中共精心设计的“半夜突袭”

第二天早上,比特尔斯去澳大利亚在北京的大使馆要求救助。之后他大使馆住了4天,中共官员在那段期间仍不断联系他,要求与他面谈。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朋友、在上海工作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迈克·史密斯(Mike Smith)也收到了深夜突然访问。”他说,“显然这是中共安全部门精心策划的。”

“澳洲大使馆建议我不要离开大使馆,拒绝(中共)约谈要求,理由是缺乏安全保障。我这样做了,但电话另一端的人似乎毫不奇怪,好像他们在电话里按照脚本在读一样。”

“但是到了周末,中方要求访问我的问题仍然是关键所在。结果,重点转移到了在去见他们时如何确保我的安全。”

比特尔斯说,“新闻工作者的好奇心驱使我,同时我还认为,如果他们真想通过拘留澳洲记者来升级外交紧张局势,9月2日晚上敲门那天他们就会那样做。”

“所以,我同意跟他们会面。”

夜间在酒店被问话

最终,会谈被安排在夜间,在三里屯的一家中档酒店进行。

“我被带到酒店的22楼,那里有几名男子把守着,他们向我指着一个房间的门。进门后,里面有三名警察、一名翻译和一台摄像机对准我要坐的沙发。”比特尔斯说。

主要审问比特尔斯的警察就是午夜敲门的人,他用京腔询问比特尔斯的基本情况(姓名、工作、在中国工作了多长时间)。

“搞笑的事情开始了,他问我写的故事是不是都跟中国相关,我说是的,然后他要求我列举一些‘重要的(中国)话题’。”比特尔斯说。

“然后,我被问到是否报告过《香港国家安全法》,以及我通过什么‘渠道’获取信息。”

这些看起来都是一些表面的问题,审问的警察甚至还会“开几个玩笑”,但是他马上就转到了一个看似重要的问题,“他们说我参与了成蕾的案件,成蕾因为涉及国家安全而被调查。”

“我认识成蕾,但没有深交。显然我不会是警方打听成蕾的第一个的人。”比特尔斯回忆道,“我说,这是澳中关系有关的话题,然后警察就问我,对当前两国关系的看法。”

“我提出这个谈话(的性质)是政治审讯,但是那个老警察立刻否定了。”他说。

第二天,比特尔斯登上了回澳洲的飞机,他在上海过境时,并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迈克·史密斯相聚,他们在航站楼享用了今年在中国的最后一餐,就乘坐长途飞机回了澳洲。

比特尔斯说,自己在北京工作了七年,对这个城市有深深的感情,现在以这种形式被迫离开,感到“非常失望和悲伤”。

今年早些时候,两名在华的澳大利亚新闻工作者——《纽约时报》的克里斯·巴克利(Chris Buckley)和《华尔街日报》的菲利普·温(Phillip Wen)都被迫被离开中国大陆,他们的许多美国同事也被迫离开。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韩朝边境驳火 传中共公安遭整肃
报导伦敦抗议活动 两名澳洲记者遭遇袭击
【拍案惊奇】传习令南海避战 华为芯片将绝代?
拜登:将在5月底前为全美成年人提供疫苗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缅军屠城 川普:未来不能中共主宰
【远见快评】放生中芯国际 拜登打右灯向左转
【有冇搞错】未来水战争 中共在西藏进行大规划
【秦鹏直播】中共打错算盘 台凤梨卖断货了!
【十字路口】凤梨之乱藏诡计 打压港台为称霸
【时事纵横】小粉红恐吓留学生 中共高铁攻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